江山美色

作者:墨武

    季秋本来觉得,银青光禄大夫离他已经不远,可听到周奉祖所言,他已经知道,形势极为不妙。

    乌江县留有四十三个人手,均是从淮南军中选拔出来,以备潜入历阳、协助陈正通破城之用。这些人其实都是极为彪悍,只可惜的是,他们碰到了更为彪悍的西梁勇士,这才被血腥屠戮。

    按照萧布衣的意思,所有的事情很简单,他们将四十三人斩尽杀绝,先除后患,然后让季秋诱使王弘烈出兵,王弘烈贪功,只要季秋说出历阳的紧迫,让他今晚出兵大有可能。只要王弘烈出兵,萧布衣就有机会伏杀这些淮南兵。

    要杀这四十三人,季秋才能表示忠心,要杀光这些人,季秋才能安心来骗王弘烈出兵。

    萧布衣为了稳妥,为季秋换下一双沾血的鞋子。当初季秋换上另外的鞋子后,只是感激萧布衣考虑的细心,可他没有想到,破绽就是这双鞋,而四十三人虽是死绝,可还有他人见到了当初的情形!

    周奉祖绝非无的放矢,季秋明白这点,所以整个人如同冰窖般,双耳嗡鸣,只见到周奉祖指手画脚,唾沫横飞,却已听不清周奉祖说些什么。

    不知过了多久,季秋见到王弘烈阴沉如冰的时候,这才清醒过来,大叫一声,“魏王饶命,我是被逼的。”

    他话音一落,周围静寂下来。王弘烈有如就要噬人的怒狮,咆哮道:“周校尉说的竟然是真的?季秋,你敢骗我!”

    ‘呛啷’一声响,王弘烈已拔出宝剑。

    季秋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可却知道,再不为自己辩解,再没有活命的机会。他可以为高官厚禄背叛王世充,当然也可以为姓命再次背叛萧布衣。

    危机关头,脑海中异常的清醒,季秋‘咕咚’跪倒,哀声道:“魏王,你在杀我之前,能不能听我最后几句?”

    王弘烈咬牙道:“你还要说什么?”

    季秋挤挤眼睛,挤出几滴眼泪,痛不欲生,“魏王,我该死,百死不足恕罪。我前去联系陈正通,不知为何,竟然被萧布衣得到消息。他当时派数百人围攻我,我力尽不敌,这才被擒。萧布衣于是逼我诱你出兵……”

    杨公卿却是脸色大变,失声道:“萧布衣到了历阳?”

    季秋连连点头,“的确如此,我知道萧布衣已带万马千军到了历阳,只怕……他们要攻江都了。”

    “于是你投靠了萧布衣,就来陷害我?”王弘烈咬牙切齿道。

    季秋慌忙道:“其实我没有打算出卖魏王,可我想……小人一条命,就算死了又能如何,可魏王和杨将军都不知道萧布衣的消息,若是仓促应战,只怕难以抵挡。小人于是想,就算死,也要死得其所,这才假意投靠了萧布衣,告诉他们乌江县的情况,以取得萧布衣的信任……”

    “你取得信任的方法,就是牺牲了魏王的四十多个手下?”周奉祖哈哈一笑,幸灾乐祸的补充道:“真的是滑稽。”

    季秋恨不得掐死周奉祖,可知道这时候唯有悲情能够打动王弘烈,哽咽道:“四十多人的姓命,再加上个我,也不足魏王姓命的百分之一重要!”

    他这一句话打动了王弘烈,因为王弘烈已放下了宝剑,半晌才道:“然后呢?”

    “然后我成功的让萧布衣信任了我,这才得以回转。”季秋可怜巴巴的望着王弘烈,“我只想告诉魏王,萧布衣已率大军逼近[***]山,就在七里坳埋伏,而且手下猛将无数,还请魏王何去何从,速做抉择。只要魏王无恙,我就算被人误解,千刀万剐又有何妨?”

    季秋说的极为动情,王弘烈已被打动,周奉祖冷哼一声,不等说什么,杨公卿已经质问道:“你表面上忠心耿耿,可你方才对魏王所言,让他出兵,又是怎么回事?你明明知道萧布衣就在七里坳埋伏,你还想让魏王出兵,其心可诛!”

    帐内静寂一片,只余粗重的呼吸。

    季秋满头是汗,内心恐惧,对于这点,他实在无法自圆其说。突然灵机一动,季秋道:“其实我也是逼不得已,萧布衣让我前来,当然也不会放心我。在我来到这里之前,他已让我吞下一种毒药,若是没有解药,七天后就会毒发身亡。魏王,小人当然是有私心,所以只能暂时按照萧布衣的吩咐,可真的不希望魏王出兵。我只想如果能造成个出兵的迹象,骗取解药,然后再对魏王说出实情。”

    季秋说的真挚无比,自己都有些相信这些真实的谎言。王弘烈犹豫不决,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

    周奉祖出奇的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眼珠飞转,显然想着什么。

    陡然间营寨外脚步声繁沓,有兵士急匆匆的冲进来道:“启禀魏王、杨将军,[***]山的西北、西南两处,发现有大军出没的迹象。”

    杨公卿脸色凝重道:“可知道是哪里的人马?”

    兵士摇头道:“对方人马没有标识,我们暂时不能发现是哪路人马。”

    王弘烈顾不得季秋,怒拍桌案道:“萧布衣如此嚣张,我不攻他,他反倒要想着打我?杨公卿,速命大军集合,我们这就去七里坳和他一战。”

    “万万不可。”杨公卿慌忙摆手道:“魏王,萧布衣有勇有谋,我们不可仓促作战。”

    “你这么说的意思,就是我不是他的对手了?”王弘烈脸色铁青。

    季秋为求减免罪责,哭泣道:“魏王,小人知道罪不可恕,也请你小心从事。”

    周奉祖却道:“季秋,我们凭什么相信你?”

    众人意见不一,面红耳赤,杨公卿沉声道:“大敌当前,我等岂可自乱阵脚?”

    王弘烈头脑清醒些,知道杨公卿说的大有道理,慌忙问,“杨将军,依你建议呢?”

    杨公卿正色道:“魏王,我只是实话实说。非我涨他人的志气,灭自己的威风,实在是……当年依圣上之能,尚在萧布衣手下吃瘪,铩羽回转。萧布衣手下能臣猛将无数,末将对他们,并无必胜的把握。”

    王弘烈冷哼一声,却还忍耐着听下去。杨公卿又道:“萧布衣蓄谋已久,诱魏王出兵,不可不防。两军交战,还是实力最为重要,我想就算圣上知道这里的情形,想必也早有定论……”

    “你他娘的能不能爽快的说一句话?”王弘烈终于不耐烦道。

    杨公卿却也不恼,“眼下魏王所率精兵,实乃是圣上的心血。对阵萧布衣,我们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只要不折损人手,就算是成功。圣上知道,当不会责怪!”

    “那你的意思是?”王弘烈心思飞转,一时间也有了犹豫。他是鲁莽暴躁,可毕竟还有脑子,现在还不服萧布衣的人,死的死,亡的亡。事实摆在面前,让王弘烈也不敢太过狂妄。他刚才虽是叫嚣,可对萧布衣也有些发怵,这时候杨公卿给个台阶,他当然要考虑就坡下驴。

    杨公卿正色道:“若依末将的意思是,萧布衣既然在七里坳埋伏,等我们入彀,我等不如连夜拔寨,赶往[***]城,让他扑个空。[***]城地势扼要,可说是江都的前沿。只要我们守住[***],让萧布衣无法逼近江都,那就是大功一件!至于以后如何,想必圣上必有定论。不取历阳,只能算是没有功劳,不失[***],才是固本之计,还请魏王明断!”

    王弘烈良久才道:“你让我退兵?”

    杨公卿啰嗦了一堆,无非是顾及王弘烈的脸面,听他开门见山,不再犹豫,“不错,我请魏王为求稳妥,连夜撤兵,圣上若是责怪的话,末将可一肩承担。”

    王弘烈望向西方,那里是历阳的方向。不知望了多久,这才道:“好,吩咐下去,连夜撤兵!”

    方才还是准备出兵的命令,这一刻变成了撤兵,自然引发了不少议论。不过既然魏王下令,倒无人敢有意见。一时间山谷沸腾起来,淮南军毕竟训练有素,若论单兵作战,或许不如江淮军凶猛,可若说集团、大规模的行动,远比江淮军要纪律严明。

    拔营有条不紊,季秋却是大汗淋淋,不知王弘烈对他如何处置。稍微有些奇怪的是,周奉祖居然没有再多说什么,让季秋多少有些心安。

    由诱骗出兵,变成让王弘烈撤兵,季秋知道,自己彻底的失败,银青光禄大夫不用想了,就算保全姓命,自己此生在王世充手下,也不会再有任何机会。

    可自己,能保全姓命吗?想到这里,季秋打了个寒颤。

    王弘烈已道:“押季秋回转江都,请圣上定夺。”

    季秋慌忙道:“谢魏王。”

    谷中拔营已毕,杨公卿见到王弘烈听从自己的建议,不由大为欣慰。要知道王世充派他前来,就是要约束王弘烈,少做错事,虽然闻萧布衣前来,就连夜逃命很不体面,可毕竟比万余兵士全军覆没要好。

    心中多少还有些疑惑,那就是历阳初定,萧布衣又如何会这快的从鹊头镇运兵到了历阳?疑惑一闪而过,杨公卿已传令下去,淮南军依次出谷,前往[***]城。

    [***]城离[***]山并不算远,不到百里的距离,杨公卿开拔的时候,只想着,不到天明就可到[***]城,到时候坚守城池,等待王世充的旨意再做决定。

    他虽然心中有些畏惧萧布衣,可他不认为萧布衣有实力突破他固守的城池,他心中其实也想和萧布衣一战。

    临出谷的那一刻,望着漆黑的夜空,杨公卿心中陡然有了不安,似乎觉得有点不对,又想不出哪里出了问题。

    王弘烈虽是魏王,但杨公卿是这里的主将,他竭力的让自己镇定下来,回忆今晚发生的一切。左思右想,自己的决定都不应该有什么问题,这时淮南军前军已出了山谷,迅即布阵前行。

    这时候淮南军显出极好的作战素质,虽是黑暗行军,却是错落有致,有条不紊。

    杨公卿坐镇中军,和王弘烈一起并辔前行,四下望了眼,突然问道:“魏王,周奉祖呢?”周奉祖算不上什么大人物,不过和王弘烈关系不差,一直充当王弘烈的亲卫,这刻魏王撤离,当追随左右。

    杨公卿随口问了一句,王弘烈微愕,转瞬有些恼怒,招呼个亲卫前来,命令他去传周奉祖过来。二人交谈的功夫,也已接近了谷口,两侧山峰对峙,颇为险恶。

    突然心中升起警觉,杨公卿勒马问道:“怎么不见谷口兵士来报军情?”

    杨公卿毕竟有领军才能,这里虽离杨公卿驻营地方有些距离,但是为了魏王的安全,杨公卿还是派人在山峰两侧,群山周围安排下探子,留意周围的动静。

    本来撤离谷中,这是要道,两侧山峰也应该有人把守监视,这时撤离,应该有兵士前来通禀情况,可是两侧山峰静悄悄的没有动静,让杨公卿不免诧异。

    可他虽是吃惊,却不担心,因为他记得,在两侧山峰,最少安排了七处哨卡……就算敌人前来,也不可能知道这七处暗卡。

    但七处哨卡怎么会没有一处前来禀告?杨公卿想到这里,一颗心又提了起来,这时候中军亦是快到了谷口。

    杨公卿不闻前军有何异常,心中稍安。转瞬又感觉自己实在有些疑神疑鬼,他也是见过大场面的人,怎么一听萧布衣的名字,就有些心神不定?

    寻找周奉祖兵卫已经回转,竟然带来个不正常的消息,周奉祖不见了。他们找了许多人问,最后一次见到周奉祖的时候,是他领命出营后,径直向远山走去,就再没有人见过他的下落。

    王弘烈大为诧异,杨公卿却是不安之意更浓,突然叫道:“快去找季秋前来。”他话音才落,就听到有异响从两侧的山壁传来。

    黑暗中,看不真切,只觉得山上有极快的东西滚落,而且轰隆之声渐响,要传到山脚之时,不但地面有些抖动,就算周围的群山都在颤抖。

    众兵士大叫起来,声音中满是凄惨惊惶之意,仿佛坠入了人间地狱。众兵士再不是纪律严明,而是纷纷拥挤,乱作一团。王弘烈吃了一惊,慌忙问,“何事?”随着他话音落地,只听到‘砰砰’的数声大响。紧接着马儿悲鸣,军士怒吼惨叫,淮南军大乱。

    山上竟然滚下了无数的大石!

    大石来势凶猛,从半山腰滚下,何止千斤之力,谷口狭隘,众兵士簇拥,眼睁睁的看着大石撞来,却是无处闪避,是以悲声惨叫。大石不但压死了战马,撞死了兵士,还将出口之路挡住!

    杨公卿眼睁睁的看着大石滚下,没有半分办法。可心中更惊惧的念头涌起,淮南军中了埋伏,自己落入了萧布衣的圈套?

    **

    萧布衣人在谷外的高地,听到谷内惨叫的时候,露出丝微笑。他身边一人,脸色平静,听到谷中大乱,叹口气道:“老三,我虽不喜欢用你的这种诡计,可不能不说,你总是能牵着他们的鼻子走。”

    那人却是赫赫有名的李靖。

    王弘烈和杨公卿只怕做梦也想不到,他们躲避的西梁军没有在[***]山西侧的七里坳埋伏,反倒神奇的到了[***]山东侧!

    他们更是想不到,名震天下的萧布衣和李靖,此刻正在等着他们入伏。

    所有的一切,都是萧布衣一手策划,见出谷的淮南军已有搔乱,显然被谷中的异动惊动,不再是阵容齐整,萧布衣双眉一扬,微笑道:“二哥,你的机会来了。”

    李靖无奈摇头,“按计划行事吧,你要小心。”

    萧布衣点头,却是带着数百人手向东而去,那里正是[***]城的方向。萧布衣知道,有李靖在此,混乱中的淮南军败局已定,他要去做另外的事情。

    倾听着远方的动静,李靖终于举起混铁枪,他的目标就是,已出谷的淮南军!

    淮南军本来有万余的兵马,可经过萧布衣的巧计,已分裂成两部分,前军三千多人,依李靖判断,击之可获全胜。

    只要击溃这三千兵马,谷中不战自败!

    眼下西梁军并没有大军出没,那些大军出没的迹象,不过是些假象。到现在,李靖、萧布衣手下不过两千余人,李靖现在可调度的兵马,不过是铁骑千余,可只要有这千余的兵马,李靖就已心中有底。

    铁枪落下,马蹄隆隆,铁甲骑兵几乎在瞬间就提到了最高的速度,如同饿虎下山般,向远处的淮南军扑去……

    有的时候,兵多不见得有用,李靖想到这点的时候,已离淮南军一箭之地。他镇定的发出了第一道命令,“射!”

    伴随一声令下,羽箭如蝗,铁骑速度之猛,几乎就在羽箭落下时,已冲入了淮南军的阵营。

    长枪攒刺,刀光胜雪,一时间,谷口前,黄尘滚滚……

    杨公卿心急如焚,大石还是不停的滚落,谷口根本无法再出人马。可就算冲出去,亦是无法集合作战,转瞬要被敌手屠戮。西梁军狡猾非常,他们根本不和淮南军硬碰硬,他们捡了淮南军最弱处敲击,让近万兵士根本无从发力。

    杨公卿明白这点,勉强冲到谷口处,大声喝道:“搬开石头,张策,廖良,带人手去山上捉拿敌军。”他已看的明白,其实两侧山峰的人并不很多,可就是这些不多的人,却利用地势将他们牢牢的困在谷中。

    石头推下来容易,要搬开实在困难,杨公卿不是不明白这点,可除了此招,他一时间亦是无法想出其余的计策。

    他百般谨慎,千种小心,哪里想到过,还是落入到萧布衣的算计之中。

    淮南军稍定,才要去搬石头,捉敌兵,突然间身后一片大乱,杨公卿回头望过去,只见到后方押送辎重的地方已起了熊熊大火,不由得目瞪口呆!

    **

    萧布衣听到身后铁骑隆隆的时候,一时间亦是热血沸腾。今曰之事,可说是落在他的算计之中。扭头望向身边的一人道:“周奉祖,你做的很好。这银青光禄大夫一职,非你莫属了。”

    周奉祖露出卑谦的笑,“也要西梁王计策好才行,王弘烈自诩明智,杨公卿狐疑谨慎,季秋自作聪明,他们却都没有想到,所有的反应,全在西梁王的算计之中。”

    萧布衣微微一笑,“你的消息十分可靠,杨公卿谨慎非常,若非是你,我也不能轻易的拔除杨公卿布下的暗卡,偷袭他们,更是不太可能的事情。”

    周奉祖恭敬道:“属下尽力而已,西梁王雄才伟略,一统天下指曰可待。可笑王世充不自量力,妄想阻挡西梁王东进的步伐,”

    要是王弘烈、季秋等人在此,多半会惊落了下巴,他们多半也想不到,周奉祖居然已被萧布衣收买。

    杨公卿倒是开始怀疑起周奉祖,可惜大局已定。

    周奉祖是个小人物,可这个小人物有时候也能发挥出意想不到的作用。萧布衣微微一笑,心中暗道,季秋也是小人物,可这会多半是身陷囹圄,更是做梦也想不到,他不过是枚棋子,关键的人物却是周奉祖!

    其实萧布衣的计策说出来很简单,不过当然还是虚虚实实。他不是想诱使王弘烈出军,而是想逼迫王弘烈退军。王弘烈固守,萧布衣拿他无可奈何,王弘烈一退,萧布衣就有出手的机会。

    淮南军的战斗力毕竟不容小窥,再加上杨公卿领军,历阳初定,萧布衣一时间无法派大军过境,可萧布衣却知道,他还是有机会给与淮南军兜头一击。

    这场若胜,不但能更好的安定江淮军,还能给王世充以相当的打击。

    萧布衣出计,往往是在敌人觉得不可能的时候!

    他早就收买了周奉祖,这个人虽是无足轻重,可和季秋搭配一起,却起到意料不到的作用。季秋的那双鞋,当然是萧布衣留出的破绽,乌江镇消息泄露,亦是萧布衣话于周奉祖所知。

    周奉祖几句话就让季秋再次背叛,可季秋所言,引发杨公卿的狐疑,再加上伪装的大军埋伏,终于让杨公卿为求稳妥,急急退却!

    杨公卿这一退,萧布衣就得到东进的时机,望着远方的[***]城,萧布衣嘴角再次露出笑意,因为他知道,那是他再战的舞台,而能否力压江都,围困王世充,就看此时!)

    墨武《江山美色》永久免费阅读网址: http://www.bedbangkok.com/js_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