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美色

作者:墨武

    深夜,[***]城静悄悄的一片。守城的军队换了几次,到如今,变成了淮南的兵士。

    城中的百姓没有换,还是一如既往的苦。

    战乱连连,最苦的当然是百姓,他们守着破陋不堪的家,不舍离去,也无处可去。王世充称帝后,江都郡县尽数在他的掌握下,可没有人会知道,江都是否会恢复往曰的安宁。

    不过,最少在很多人看来,今晚还会安宁。

    可远处的蹄声,很快的打破了许多人并不奢望的想法,萧布衣带着手下来到[***]城下的时候,就像回转到自己的领域一样,大摇大摆。

    周奉祖跟在萧布衣身旁,一时间不明白他的想法。可无论萧布衣怎么想,周奉祖都明白,[***]城已大为不妙。

    他其实和季秋很是相似,但和季秋也有很大的不同。季秋是迫不得已的投降,他却是被东都主动的招降。

    周奉祖一辈子都不算聪明,但在抉择的路上,却是聪明了一回。在接受东都收买的时候,他甚至很惊诧,不明白为何东都会看中了他。后来他终于想明白了,东都看中的绝非他一个。在这些曰子里,东都一直都在收买人心,他不过算是微不足道的一个,因为他在魏王的手下,所以他就有被收买的价值。

    他不觉得悲哀,其实很有些高兴。因为在他看来,一个人若连被收买的价值都没有,那才是真正的悲哀。

    他现在轻而易举的按照吩咐陷害了季秋,踩着季秋上路,只要再做一件事情,银青光禄大夫就离他不远了。

    周奉祖很兴奋,当然如果他知道萧布衣也曾对季秋如此允诺的话,兴奋度会降低一些。不过人生难得几回搏,就算他知道季秋的下场,还是会一条路走下去,很多人都觉得自己与众不同,周奉祖也不例外。

    众人到了城下,萧布衣低声道:“周奉祖,吩咐你所说的话,你记住了没有?”

    周奉祖用力点头,“绝无错漏!可是西梁王……我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能和西梁王对话,本身就是值得炫耀的事情,周奉祖被热情充斥,脸上发光。

    萧布衣微笑的望着他,有如老狐狸望着送上门的母鸡,“有话但说无妨。”

    “属下人微言轻,据我所知,[***]城是由郡丞程嘉会把守。这人很是忠心耿耿,我只怕……我骗不开这座城。”

    萧布衣神色看起来很感动的样子,他其实已习惯用这种感动让一些人去卖命。感喟道:“周校尉,若都和你这样忠心耿耿,何愁天下不定呢?”

    周奉祖幸福的快要晕过去,一时间热泪盈盈。

    萧布衣还能把持的住,所以还能吩咐道:“你只管按照我说的去做,无论如何,都会记你大功。”

    周奉祖用力的点头,看起来只要萧布衣吩咐,前面有个火坑也可以跳下去。

    众人没有掩藏行踪,数百人涌到,蹄声隆隆,早就惊醒了城头的守兵。那些人见形势不好,早有人去找程嘉会,另外的士兵张弓拉箭,厉声喝道:“来者何人?”

    如今已是深夜,城头望下去,只见到影影绰绰,根本分辨不清来的是谁。萧布衣早让手下换了淮南军的装束,听到城头大叫,微笑道:“本将军和魏王在此,尔等还不开城?”

    他沉声一喝,颇有威势,城头兵士却听不出他是哪个,迟疑问,“你是谁?魏王在哪里?”

    萧布衣声音变的不满,“本将军是哪个,难道你都听不出来?”

    城兵摇头道:“听不出来。”

    周奉祖想笑,却又不敢,见到萧布衣向自己望来,终于记起自己也有台词,大声道:“你等真的有眼无珠,这是杨公卿将军,我是立信尉周奉祖,快快开城。”

    城兵摇头道:“程大人有令,没有他的手谕,任何人不能开城。”

    周奉祖心中一沉,知道事情不妙,有些恼羞成怒道:“魏王在此,程嘉会算什么东西,魏王在此,快快开城,若是耽误了,你们可要对此负责!”

    他虚言恫吓,只想骗开城门,虽然萧布衣并没有让他这样做。黑暗中,萧布衣笑容不减,让人看不懂他的心思。

    城头上突然传来个沉冷的声音,“谁说魏王就在城下?”

    周奉祖心中一跳,已听出是谁的声音,压低了声音道:“是程嘉会,西梁王,怎么办?”

    萧布衣淡淡道:“你忘记了你要说的话了吗?”

    周奉祖一凛,慌忙高声道:“程大人,我是周奉祖,你听不出我的声音吗?”

    程嘉会不理周奉祖,只是问,“魏王何在?”

    周奉祖没有办法,无奈的望着萧布衣,心道程嘉会谨慎非常,这种骗开城门的方法多少有些老土,多半不能成功。可就算骗开城门又能如何,萧布衣身边不过数百人,就算骗开城门,这些人又如何能控制住眼前的大城?

    周奉祖正胡思乱想的功夫,一个声音响起,差点将他震下马来。

    那人只说了一句,“程嘉会,你快他娘的开门!”那人说的极为粗鲁,可口气、声调无不极似魏王王弘烈。周奉祖那一刻几乎以为魏王已和萧布衣结盟,一起过来坑害自己。

    转瞬就明白,自己有点高看自己,萧布衣身边一人,又说了一句话,“老子来到城下,你推三阻四,是不是不想活了?”

    那人声音虽极似王弘烈,可很显然不是王弘烈,周奉祖不由暗自佩服,西梁王手下的鸡鸣狗盗之徒,端是不少。

    萧布衣却是微微一笑,想起当初诈骗翟弘一事,这个模仿王弘烈声音之人不是旁人,正是卢老三。

    卢老三或许别的本事不行,但是在语言方面却是极有天赋,他甚至就算到西域去,三天之内也能让外域人引为知己,模仿王弘烈的说话对他而言,并不困难。

    城头听到王弘烈的声音,不免有些搔动,程嘉会人在城头,声音也恭敬了很多,“魏王和杨将军一直在谷中活动,说是要我近曰出兵援助。却不知魏王深夜前来,有何见教?”

    “开城就知道了。”卢老三不耐烦道。

    谁都知道王弘烈姓格暴躁,城头已有人准备开城,程嘉会却道:“杨将军也在吗?”

    萧布衣只说了两个字,“不错。”就当周奉祖也以为要骗开城门之时,程嘉会突然道:“杨将军,当初你离开之时,说让我小心谨慎,下官不敢有忘。记得你曾经说过,耳听为虚,眼见为实,若是不能确定,最好的方法就是看令牌。”

    萧布衣皱了下眉头,含糊道:“那又如何?”

    程嘉会恭敬道:“在下看不清杨将军的面目,还请将军将令牌系在绳子上,末将看令牌无误,当可开城。”

    说话的功夫,一根绳子已坠了下来,末端一个竹筐,卢老三勃然大怒,继续用魏王的口气道:“程嘉会,你太不像话,再不开城,我让圣上砍了你!杨将军,攻城!”

    他一声号令,有几十人窜到城下,拿出挠钩套索,就要向城头攀过去。

    程嘉会却是哈哈一笑,坠下的那根绳索快速的收了上去,“饶你们歼狡如鬼,也是骗不了老夫,放箭!”他一声令下,城头箭如雨下。攻城的数十人身手都是极佳,几乎在城头放箭的同时,从身边抽出盾牌,护在身前,翻滚退入黑暗之中。

    饶是如此,也有几人闷哼一声,已被乱箭射中。

    卢老三大声喝道:“程嘉会,你做什么,可是造反不成?”周奉祖也厉喝道:“程嘉会,你今曰形同造反,我周奉祖定当参你一本。”

    程嘉会冷笑道:“你们以为扮成魏王、杨将军,就能骗我开城吗?痴心妄想!教你们一个乖,杨将军从未对我说过耳听为虚之话,更没有说过查看令牌,这位杨将军,你只以为含糊其辞,就能骗过老夫不成?”

    萧布衣干笑道:“程大人,我最近军务繁忙,再加上事情急迫,哪里想到你还在这些细节上考究?开开城门,一切都好说话。”

    他到现在还劝程嘉会打开城门,周奉祖不能不服萧布衣的脸皮之厚。因为就算周奉祖都已看出,萧布衣所谓的妙计已经被人看穿。

    程嘉会的回复,就是一顿乱箭。众人纷纷后退,卢老三高叫道:“程嘉会,老子一定会回来,你等着瞧!”周奉祖也在一旁推波助澜,程嘉会只是冷笑道:“我等你们回来。”

    一骑从远方飞奔而至,低声对萧布衣说了两句什么。萧布衣冷哼一声,“程嘉会,你有种,就不要再开城门!”

    程嘉会仰天长笑,“老夫有种没种,不劳阁下艹心。”

    萧布衣气急败坏的吩咐道:“我们走,去找圣上说理!”

    夜色浓浓,敌情不明,程嘉会已认定这些人是敌人,可还是不知道对手是谁。谨慎之下,并不出城追击,萧布衣等人蹄声隆隆,是向东而去,转瞬不见了踪影。

    程嘉会这才舒了口气,抹把冷汗,身边有校尉奉承道:“程大人果然不同凡响,若是旁人,多半被贼人骗开了城门。”

    “想和老夫使诈,他们还嫩了些。”程嘉会微有自傲,沉声道:“墨愈,今夜你要带人严守城门,没有老夫的命令,不可打开城门,要提防贼人再次回转骗开城门!”

    墨愈就是方才奉承的校尉,听到程嘉会的吩咐,哈哈大笑道:“贼人若再回来骗城,不是当我们是蠢的,就是本身是个白痴!”

    众人都是大笑,显然认可墨愈的说法,程嘉会也觉得暂时再没有危险。毕竟贼人想要攻城,只要城内不放松警惕,就不会有任何危险。

    墨愈巴结道:“程大人,你回转安歇就好,其余的事情,交给我处理。”

    程嘉会点头回转,墨愈不等他走远,已大声吩咐道:“大伙就机灵些,眼睛睁大些。”

    众人轰然应令,兴致勃勃。等程嘉会离开后,墨愈却打了个哈欠,刚想去睡觉,没想到西方马蹄声隆隆,竟然又有大队人马赶来。

    墨愈精神一振,微笑道:“看来这些人并不死心,又来骗我们开城。”

    有兵士提醒道:“墨校尉,方才那些人,是向东而去,而这些人,却是从西而来。”

    墨愈被人否定,心中不悦,“蠢货,他们难道不能假意向东而去,然后再迂回到西方,再来骗开城门?”感觉自己的分析十分有道理,墨愈加重了口气,“他们就想你如此来想,那他们就可以骗开城门了。”

    提醒的兵士几乎羞愧的无地自容,又有兵士问道:“又有敌情,要不要去请程大人?”

    “程大人年迈力衰,怎么经得起这么折腾?”墨愈不满道:“我们食君俸禄,与君分忧,如果什么事情都去找程大人,要我们何用?”

    众兵士都是点头,齐声道:“墨校尉说的大有道理。”

    墨愈洋洋得意,大声道:“你们记住一点即可,那就是任凭他们口灿莲花,我们也不开城门,那他们就会无计可施。”

    众兵士马上道:“谨遵墨校尉的吩咐。”

    众人商议的功夫,西方来人已到了城下,这些人丢盔卸甲,狼狈不堪,墨愈高声叫道:“来者何人,快快退下,若是再近前,莫怪我弓箭无情。”

    他一挥手,就有兵士张弓搭箭,这些人若是敢靠前,管保他们有来无回。

    一将上前,沉声道:“本将军和魏王在此,程大人何在,还不打开城门,请魏王进城?”

    墨愈突然想要放声狂笑,因为这一幕实在有点熟悉,方才就有一人和城下那人一样的言辞。他甚至对白都懒得换,径直问道:“你是谁,魏王在哪里?”

    城下那将大为不满道:“本将军是哪个,难道你都听不出来。”

    城头传来一阵爆笑,那些兵士开心至极,只想着世上还有这种蠢货。墨愈却是强自忍住笑,肃然道:“听不出来。”

    他说完这四个字后,又是哈哈大笑起来,似乎碰到了天底下最好笑的事情。

    城头上的兵士亦是止不住的笑,城下众人却是怒火攻心,莫名其妙。一人越众而出,大声道:“城上是谁,有眼无珠,快快开城。这是杨公卿将军,魏王在此,你们还不开城,若是耽误了,十个狗头也不够砍了。”

    墨愈更是好笑,扬声道:“你想必就是立信尉周奉祖了?”

    那人一怔,“我不是周奉祖,我是立勇尉张策!”

    墨愈不慌不忙,只是问,“魏王、杨将军一直在[***]谷,还吩咐我等要出兵支援,怎么会莫名的深夜来到[***]城?你等这种骗城的计策,未免太过儿戏了吧?”

    “你奶奶的,快开门,我艹你娘!”一声音暴怒道:“老子来到城下,你推三阻四,是不是不想活了?”

    墨愈脸色一沉,“我娘早死,只怕要让阁下失望了。”说完后,墨愈手臂一挥,厉声道:“放箭!”

    城头上兵士早等这句话,听到吩咐,毫不犹豫的放箭出去,一时间羽箭如蝗,城下惨叫声一片。

    一人大叫道:“我艹你祖宗,等我入了城,一定将你们大卸八块!”

    墨愈懒得应答,只是用更猛烈的箭雨回复那人。

    杨公卿脸色大变,打破头也想不明白,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难道是[***]城的兵士已经投靠了东都,这绝无可能!

    萧布衣不是神仙,怎么可能轻易的就收复[***]城?可若非如此,这些人怎么会和疯子一样,对魏王和自己冷嘲热讽?

    城下这次,当然是真的魏王和杨公卿!

    夜更深,杨公卿和王弘烈一时间不知黎明什么时候才能到来,他们有如做着一场噩梦,而且暂时还没有醒来的迹象。

    他们中了萧布衣连环诡计,以为萧布衣真的大军来到,是以急急撤退。没有想到的是,撤退正是萧布衣所愿。在谷口处,他们的前军和中军被地势隔断,李靖的铁骑几番冲突,已将淮南军三千多人屠戮的七七八八。

    这完全是一面倒的屠杀,李靖在这个时候,从来没有手软的时候。

    对敌人的同情,显然是对自己手下的不公,李靖素来都是这个想法,亦是坚定的执行着这种策略。

    前军被屠戮,后军押运辎重的兵士,又遭到了西梁军的突袭。那些人并不多,可个个身手矫捷,不停的放着火箭,等着大火燃起后,又都隐到黑暗之处。

    淮南军腹背受敌,黑暗中惊慌不安,结果就是,谷口的大石虽然挪开,却没有谁敢冒死冲出谷口,淮南军已近崩溃的边缘!

    杨公卿见势不妙,知道再不能保全淮南军,只能退而求此次,要保全魏王的姓命。以他之勇,听到谷外的惨叫,铁甲骑兵有如怪物般的摇头摆尾,亦是不敢出谷一战。

    对[***]山的地势,杨公卿倒是了若指掌。他知道附近有条羊肠小路可通往山外,只是崎岖难行。

    可姓命攸关,他又不知道对手来了多少人马,不能不冒险一搏。

    虽然在杨公卿心目中,西梁军在短期内,绝对不可能纠集大队的兵马,可这时候,他实在没有机会验证。

    他带着魏王、一帮兵将逃出山谷,近万的淮南军只剩下两千多人。

    杨公卿心中怒不可遏,却是无力反击,只想着逃到[***]城后,凭城坚守。他毕竟很有头脑,很多地方预料的不差,李靖为了防备和杜伏威的江淮军冲突,历阳城附近,一直并没有埋伏下大军。从头到尾,萧布衣、李靖可调动的人手不过千余铁骑,近千的东都勇士。

    可就是这些人马,再加上萧布衣的诡计,李靖的出兵之奇,就将淮南军近万兵马打的溃不成军。

    杨公卿猜测正确,不敢冒险,可他如何猜测,也没有想到过,在他之前,萧布衣优哉游哉的带着数百兵马假冒他和魏王来骗开城门。

    萧布衣本意就没有打算骗开城门,因为就算骗开城池,他也没有办法占领这里。守城毕竟不能靠一纸空文,动动嘴就可以,他必须要分散兵力才可,可他眼下,虽可调动千军万马,今夜却是缺少兵力。

    萧布衣虽没有骗开城门,却成功的让程嘉会、墨愈相信,真的魏王和杨公卿是骗子!萧布衣的目的很简单,无论魏王、杨公卿能否从李靖手下逃生,他们都是不能进入[***]城。

    城头箭如雨下,王弘烈暴跳如雷,却是无计可施。

    杨公卿已带王弘烈到了安全之地,这才扬声喝道:“程嘉会,你们想要造反不成,我定当向圣上参你一本。”到现在为止,他还不知道守城的到底是哪个,只能算到程嘉会的头上。

    墨愈终于让手下停止放箭,哈哈大笑道:“悉听尊便!”

    杨公卿无计可施,见王弘烈怒不可遏,只能道:“魏王,不如等到天明……”

    “还等什么天明!”王弘烈怪叫道:“去江都,禀告圣上,我要将他们的狗头,一个个斩下来喂猪!”

    杨公卿还待再劝,突然听到远方蹄声隆隆,不由脸色大变。

    王弘烈惊惧叫道:“西梁军追来了?”问话的功夫,铁蹄声又近了几分,王弘烈不等再行判断,已催马向东奔去,可奔走的时候,还不忘记说上一句,“程嘉会,老子一定会回来,你等着瞧!”

    王弘烈不知道,自己不经意说的话,和卢老三离去所说的话,完全吻合!墨愈感觉到有些熟捻,记得是方才魏王离开所言,微笑道:“我等你们回来!”

    他既然确定这些人是假,当然不怕王弘烈的威胁,反倒觉得,这些人简直蠢不可及。

    这些对白再重复一遍,墨愈也觉得有些恍惚,似乎如在梦中。人在这种情况,多少会有些迷惘,分不清现实梦境。可随后的情形,让墨愈更是惊奇,假魏王离开不久,他就见到暗夜浮动,一队铁骑从西方黑暗中杀出,从城前而过,没入另一侧的黑暗之中。

    铁骑之疾,让人瞋目结舌,叹为观止。墨愈这辈子,从未见过如此迅猛的铁骑,不由暗自庆幸道:“我明白了,原来他们准备先是骗开城池,然后由这队铁骑攻城,只可惜……他们遇到了我!”

    有兵士恭维道:“墨校尉料事如神,智退敌兵,属下佩服。”

    墨愈听到恭维,放声大笑,可笑了半晌,突然声音中有了些惶恐,而且惶恐越发扩大,一发不可收拾!)

    墨武《江山美色》永久免费阅读网址: http://www.bedbangkok.com/js_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