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美色

作者:墨武

    周奉祖说佩服之时,言不由衷。听到张亮的判断,他更想说的是,对方不见得想要和谈,说不定想要将他们吊到城内后,来个瓮中捉鳖,大卸八块。

    但张亮、张济兄弟一样齐心,已坐到了竹篮之中,周奉祖找不到拒绝的理由,只能共同进退。

    竹篮‘咯吱吱’的响,像是随时都会掉到城下。周奉祖向下望去,有些心寒,只怕城头兵士割断绳索,那他们估计不死都不行。

    没想到竹篮竟然安然无恙的到了城头,周奉祖暗自琢磨,张亮说的不错,要是想杀,刚才将他们丢下去就可,用不着这么大费周折,这么说,这些人还有和谈的意思?

    张亮跨出竹篮,已有六七杆长枪抵在他的身前。张亮面不改色,镇定问,“这是什么意思?”

    墨愈脸色苍白,半晌才道:“我可以带你去见程大人,但是不能让你带兵刃。”

    张亮点点头,“绝对没有问题,你们不绑住我,已说明诚意。”他高举双手,早有兵士过来解下他的佩刀,除此之外,他并没有什么兵刃在身上。张亮在被搜身的时候,顺便报上三人的姓名,他介绍周奉祖的时候,郑重其事道:“此为朝中银青光禄大夫周奉祖,你们可能见过。”

    墨愈冷哼了一声,众兵士有羡慕、有鄙夷,神色不一而足。

    周奉祖惶恐中夹杂着兴奋,暗想张亮都知道自己的身份,这么说他们已经承认自己的身份?他想到这里的时候,已想到宏伟雄壮的东都,暗想一定要活着去那里。

    搜过张亮,墨愈又望向了张济。张亮看了眼张济,沉声问,“我可以一个人去。”

    张济摇摇头,也是举起双手。兵士上前例行公事的搜身,张亮知道张济是萧布衣手下的勇士,亦是可以说是杀手的角色,本以为他会有很多利器,所以方才不想他被搜身,没想到搜查后的结果很奇怪,张济身上并没有任何兵刃。

    张济咧嘴微笑下,有点森然之意。墨愈并不知道,张济最厉害的兵刃就是一双手,是以强笑道:“这位诚意更足。”

    墨愈脸色有些苍白,总是保持微笑,张亮心中一动,微笑道:“我们代表西梁王前来,当然诚意十足。”

    周奉祖并不废话,直接解下了佩刀,低声道:“张大人,我和你们共进退。”他想不共进退也不行,更不敢孤身留在这里,索姓光棍一些。

    墨愈点点头,沉声道:“跟我来。”

    他转身向城内走去,张亮三人跟在他的身后,再往后,又是数十兵卫虎视眈眈的监视着三个人。

    墨愈走了一段路,突然低声道:“张大人,不知道魏王现在如何?”

    张亮也是低声道:“昨晚不知是谁,竟然将魏王拒在城外,魏王疲于奔命,已被西梁王所擒。”

    墨愈身躯一震,半晌才道:“他没事吧?”

    他虽然是关切的口气,可眼中却有种渴望,张亮看着他的一举一动,正色道:“当然没事,西梁王甚至考虑,如果可能的话,会放他回去。不过杨公卿将军倒是逃走了,这刻……只怕已到了江都了吧?”

    张亮说这话的时候,当然大有深意。墨愈转过身去,周奉祖不知道是幻觉还是真的感觉,他竟然听到墨愈一声叹息。听到魏王没事,按理说,墨愈应该高兴才是,他又叹息什么?众人默默前行,周奉祖一直想着这个问题,陡然心中一颤,已想明白墨愈为何会叹息,墨愈就是昨天城头拒绝魏王的人,墨愈更希望魏王死,如果魏王不死,那死的就很可能是他墨愈!

    想到这点,周奉祖高兴起来,昂头挺胸,觉得胜券在握。他已经知道,墨愈现在面临个艰难的选择,而这个选择,对他们有利。

    众人来到郡丞府的时候,程嘉会脸色肃然的坐在高位之上,凝望着三人。在他两侧,又站立着不少精兵强将。

    张亮微皱下眉头,在周奉祖还是处于兴奋的时候,感觉到有些不妙。

    李靖识人能力亦是很强,张公瑾、郭孝恪、陈孝意和张亮都是他一手选拔出来的军事骨干。

    实际上,这些人并没有辜负李靖的期望,眼下张公瑾正在与尉迟恭并肩同李渊作战,鏖战河东。郭孝恪却是西进数百里,扼住潼关的出兵之路,陈孝意、张亮一直都是跟随李靖,也是身经百战,张亮或许领军能力稍逊,但是察言观色的能力极强。

    他方才和墨愈谈了几句话,其实就已经开始了说服工作。

    [***]城现在还是在王世充掌控中,可守将却被萧布衣施巧计离间。他们拒绝了王弘烈、杨公卿入城,直接导致了淮南军的惨败,甚至魏王被抓。以王弘烈的斤斤计较,王世充的残忍狡诈,很难让人相信,他们不会疯狂的报复。

    墨愈肯定是最担心的一个,所以张亮第一个就要说服他,张亮也看出,墨愈很有希望投靠。可看到程嘉会的那一刻,张亮一颗心怦怦大跳,他在程嘉会眼中看不到畏惧,只见到痛恨、愤怒和自责。

    程嘉会对王世充很忠心,这个念头从张亮脑海中一闪而过,让他开始谨慎起来。程嘉会终于开口道:“西梁王让你们来做什么?”

    张亮马上道:“西梁王其实想要你等归顺。”

    ‘嚓’的一声响,众人拔出腰刀,怒视张亮。张亮并不畏惧,淡淡道:“西梁王气量宽宏,虽是擒住了魏王,却是以礼相待,我不过是使者,你们却是横眉立目,拔刀相向,不觉得过于小气了吗?”

    府中沉寂了许久,众人脸上表情不同。张亮说了几句话,透漏了一些信息,第一就是魏王被抓但是没死,第二就是西梁王的仁义,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是,王弘烈在西梁王的手上,他们不能动西梁王的使者,不然王弘烈的处境可想而知。

    程嘉会嘴角抽搐几下,“久闻西梁王歼诈狡猾,昨晚一见,果然名不虚传。想必假冒杨将军的大将军就是西梁王了?”

    张亮犹豫片刻才道:“不错。”

    众人哗然,程嘉会冷冷道:“如此狡诈之人,很难让人相信什么气量宽宏。”

    张亮哈哈大笑,视众人于无物,“古人有言,繁礼君子,不厌忠信;战阵之间,不厌诈伪。西梁王攻城取城,若还效仿腐朽夫子之举,那不是忠信,而是愚蠢。程大人竟然以此推人,岂不可笑?”

    他言语铿锵,众人沉默无言,显然是已被张亮言辞打动。程嘉会却问,“所以你今天来,就是想用忠信来劝我投降?你们害老夫失去了最佳救援魏王的机会,逼我于不义,然后再用这个来威胁我归顺?”

    程嘉会虽老,可双眸炯炯,言辞亦是犀利。张亮并不畏惧,沉声道:“想西梁王仁义无双,万民敬仰,天下归心实乃大势所趋。如今百姓思安,王世充乱臣贼子,却妄起争乱。他得先帝信任,却背信弃义,妄据江都,以抗东都铁骑。却不想西梁王平定江南……”

    张亮话未说完,程嘉会已怒拍桌案,忿然站起道:“住口!”

    张亮微微一笑,“程大人想封我口易,想封属下之口、天下人之口,只怕很难吧?”

    程嘉会气的浑身发抖,怒声道:“天下未定,到底会落谁手尚不得知,张亮,你莫以为你是使者,我就不敢斩你。”

    张亮脸色不变,冷漠道:“我来到这里,就没有准备活着回去。”

    府中静寂一片,周奉祖脸色苍白,张济由始至终,根本就没有说一句话。他向来出手的时候多,说话的时候少,而且他更喜欢用武力解决问题。这里虽是淮南军的地盘,可张济丝毫不怕,他甚至等张亮一声令下,就冲过去抓住程嘉会!

    擒贼擒王,这招很老套,但却是极为管用的方法。更何况,以张济的眼光来看,这也是唯一的法子。

    程嘉会见到张亮冷漠的表情,脸色阴晴不定,他当然还不准备斩了张亮,因为魏王还在萧布衣的手上。如果他斩了张亮,萧布衣斩了王弘烈,那真的一发不可收拾。

    手一挥,程嘉会冰冷道:“张亮,你真的以为我无路可走,那真的大错特错。我想圣上必有明断,我忠心耿耿,他不会怪责。”

    张亮又是大笑起来,“的确,你把我们三个绑了去见王世充,邀功抵罪,说不定他不会怪你!”他口气中,着重了你这个字,墨愈众人已经脸上不是颜色。他们都知道王世充的脾气,可说是睚眦必报,魏王被擒,总要有人顶罪。可程嘉会若是不顶罪,那肯定要责罚到旁人的头上。

    张亮侃侃而谈,却还是留意众人的脸色,见状又道:“只是我们三个不成器的人,真的可以顶一个被擒的魏王和近万惨败的淮南军吗?程大人,你未免太高看我们了吧。”

    “不能不说,你的确很聪明,聪明的总能先一步想到别人的心思。”程嘉会冷冷道:“不过聪明的人,素来都是活不长?”

    “聪明的人能否活的长,我并不知情。”张亮摇头道:“可我知道,蠢人一定活不长,有些人,就算被人卖了……”

    “够了!”程嘉会厉喝一声,“墨愈,将他们绑起来。”

    墨愈稍作犹豫,已带人上前,张济才要动手,张亮却是用眼神止住。三人转瞬被五花大绑起来,周奉祖脸色苍白,没想到自己转瞬步了季秋的后尘。本来想要投降,可转念一想,事态还未明朗,西梁军很快就要杀到,倒不着急叛变。

    墨愈才把张亮三人捆起来,程嘉会又是一声厉喝,“石泰,把墨愈也捆起来!”他这道命令实在出乎意外,墨愈脸色大变,惊惶问,“程大人,你为何要绑我?”

    程嘉会冷冷道:“墨愈,你擅做主张,拒魏王在城外,当有罪过。我不斩你,只要将你押到圣上面前定夺。”

    墨愈急了,不由破口大骂道:“程嘉会你这个匹夫,你说谁都不能开城,我照你的吩咐,你现在可是想我当替罪羊了?”

    程嘉会脸色铁青,“带下去,明曰押往江都。”

    墨愈大急,“程嘉会你这老匹夫,你今曰拿我当替罪羊,若是圣上不满,你明曰找谁?我若死了,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他一路破口大骂,满城的军民表情复杂的望着四人,更有兵士有些兔死狐悲的表情。张亮望见,嘴角带丝微笑。

    等四人被投进了牢房,竟然被关在一起。周奉祖傻了眼,本来他以为就算说服不了程嘉会,可墨愈也能倒戈帮他们。哪里想到过,墨愈也是身陷囹圄。

    张亮、张济并不紧张,坐在牢房中,背靠着土墙。墨愈骂的嗓子都有些沙哑,一直到了晚上,才有人送饭前来,清汤寡水。众人看似都是无心下咽,周奉祖更是脸色苍白,低声问,“张大人,怎么办,我们若是被押到江都,必死无疑。什么不斩来使,原来都是他妈的扯淡。”

    张亮倒还轻松,“如果现在就砍头,当然没有办法,最多只能让西梁王给我们风光大葬……”

    周奉祖眼泪都快流出来,喃喃道:“我不要大葬,我只要大夫。”

    张亮一笑,“要将我们押到江都,岂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你要知道,西梁大军已过历阳到了这里,从[***]到江都,都是我们的人手。他们除非从天上飞过去,不然要送我们到江都,简直痴人说梦。所以我现在更希望他能送我们出去,那我们……不就得救了?”

    张亮说话的同时,不忘记斜睨墨愈一眼。

    墨愈一直盯着张亮,见没有狱卒注意,慌忙道:“张大人,其实我想帮你的,可没想到老狐狸这么狡猾,竟然把我也抓了起来。”

    “帮我,怎么帮?”张亮悠闲的问。

    墨愈恨恨道:“程嘉会那匹夫,只想推卸责任,竟然让我送命。在下不才,也认识不少兄弟,都知道西梁王宽厚仁义,只可惜投靠无门……这次张大人前来,本来想希望张大人美言几句,哪里想到,唉!”

    他一声长叹收尾,无穷懊悔,张亮一直看着他的表情,终于道:“我们要是能出去的话,有多少人能为我所用?”

    墨愈微愕,“我手下有几百人,但大伙都是看不到前途,只要有人振臂高呼,聚集千把人不成问题。这城中守军不到五千,我们若能杀了程嘉会那老贼,当能以[***]城献给西梁王。”

    张亮想了半晌,斜睨远处的看守,低声道:“既然如此,我们就杀出去。”

    “怎么杀出去?”墨愈沮丧的道:“我们都被捆着。当初我怕老匹夫怀疑,还特意将你们捆的结实些。本来想出去就放了你们,哪里想到,程嘉会竟然把我也捆了起来。”他说话的时候,望着牢房大腿粗细的围栏,更是无奈。

    在墨愈看来,他们只凭自己,根本逃不出去。

    张亮笑笑,终于望向了张济道:“现在该看你的本事了。”

    张济望着牢房外道:“这里有两人把守。我进来的时候看到了,外边还有十一个狱卒。”

    “那又如何?”墨愈诧异问道。

    张济沉声道:“这个牢房我也冲不出去,要钥匙。钥匙在靠门口那个狱卒的身上,我们要想办法诱使他过来。”

    “他过来你能如何?”墨愈奇怪问道。

    张济突然吐了下舌头,这个时候,这个动作绝不合时宜,可他一吐舌头的时候,墨愈见到他舌头底好像泛着寒光,不由吓了一跳。

    张济不说二话,一低头,再次吐舌,已将胸前的绳索割了个口子。众人这才发现,原来他口中竟然藏个小刀片,墨愈差点把舌头吞下去,搞不懂他如何能正常说话,还能含着刀片。

    这在墨愈看来,简直是不可思议。

    张济第三次吐舌之时,已割断胸口处一根绳子。绳子一断,他当然可以稍微活动些。然后他滚了一下,再站起的时候,背后的双手已经到了胸前。

    五花大绑的时候,双手要被反剪捆绑,可他将双手移到前面,好像轻而易举。

    墨愈看的几乎直了眼睛,张济轻易的割断双手的绳索。张亮露出笑意,暗想西梁王派来的人,果然非同凡响。

    张济这些动作,都是在阴暗角落进行,又是极为轻微,并没有引起狱卒的注意。

    见张济使个眼色,依在牢房的围栏边时,张亮突然哑着嗓子道:“水……给我水喝。”

    近处的狱卒懒得搭理,吩咐门口那人道:“你去给他们倒点水喝。”

    门口那人很不情愿,走过来喝道:“有尿,你们喝不喝?”他已走近了牢房的围栏,还待再要嘲笑。早就抵在围栏边的张济蓦地伸手,他一伸手,就掐住了狱卒的脖子。狱卒不等反应,就被另外一只手抓住头顶,只是一扭,‘咯’的轻响,那人已被扭断了脖子,软软的倒下。

    张济伸手一捞,解下他的钥匙,转瞬去开牢门。

    他动作快捷,可钥匙叮当响动,已经惊动了另外一个狱卒,狱卒见状大惊,奔过来喝道:“做什么?”他犯了个很严重的错误,就是在张济开门之前,只想将他逼回去,却没有想到向外边的伙伴求救。

    狱卒根本不知道,张济手段之毒辣,杀人之诡异,远远超乎他的想象。

    见到狱卒奔来,张济已打开了门锁,狱卒拔刀就砍,没想到牢房内突然飞出一段绳索,套在了他的脖子之上。

    绳索本来是用来捆绑张济,没想到转瞬变成他杀人的武器。

    狱卒慌忙伸手去扯,没想到张济抢先发力,已经将狱卒拉了过来,双手用力,竟然将狱卒凌空拉起。狱卒蹬了两下腿,墨愈和周奉祖甚至能听到绳索勒断喉管的声音,不由都是脊背发寒,毛骨悚然。

    张济勒死狱卒,有条不紊的为众人解开绳索,这才取了狱卒的刀分给张亮和墨愈二人。周奉祖嘴张了两下,不敢索要兵器,只取了个锁链在手。众人兵刃在手,都是精神大振。张济当先领路,到了外边的牢门前,缓缓的推开的牢门。

    ‘咯吱’响后,有狱卒走过来问,“怎么了?”

    他话一出口,就满是诧异,“你们怎么出来了?”他本来以为走出来的是同伴,哪里想到走出来的竟是囚犯。那一刻他的诧异无以伦比,张济却是绝对冷静的一挥拳头。

    ‘砰’的一声大响后,狱卒胸骨塌陷,人已倒飞了出去,倒在地上的时候,烂泥一样。

    张济不需要兵刃,他的双手,已是极为厉害的兵刃。这一拳有如锤子般的击在对手身上,那人就算没有立刻就死,只怕命也去了半条。

    守在外边的狱卒大惊,纷纷涌过来,张济如虎入狼群,东挡西杀,张亮亦是身手不凡,转瞬斩了一人。在墨愈和周奉祖还在盘算可以分担几人的时候,剩下的狱卒已全部倒地,有的毙命,有的痛苦呻吟,惨不忍睹。

    四人才解决了狱卒,突然听到墙外嘈杂声阵阵,脚步声繁沓,看样子最少有数百人涌了过来。张亮饶是镇静,也是脸色微变。‘咣当’大响后,大门被一脚踢开,张济在门倒那一刻,已窜了过去,一拳击出。墨愈突然高叫道:“手下留情,自己人!”

    张济一拳停到半空,风声一阵,竟吹的为首那人毛发皆立。

    狱外有了那么一刻宁静,冲进那人几乎吓坐在地上。见到墨愈才道:“大哥,我来救你。”

    墨愈快步上前道:“勇士,这位乃舍弟墨水。这次应是看我被擒,这才过来劫狱。”

    身后闹哄哄的一片,都是道:“程嘉会为求前程,置手下姓命于不顾,实在让人心寒。我等特来帮助校尉。”

    张亮倒没想到墨愈还有点威信,心思一动,大声道:“程嘉会不仁,王世充残忍,左右是个死,不如杀了程嘉会,开城投降东都,可得前程!”

    众人齐声道:“不错,正该如此。”

    人心惶惶,这种口号最有蛊惑,众人出了牢狱,直奔郡丞府而去,一路上高喊口号,很快就有更多的人加入。张亮心中暗喜,知道大有可为。到了府门前,有兵士阻挡,可转瞬被众人打死,冲到程嘉会卧房前,程嘉会赤脚而出,仓惶问道:“何事?”

    墨愈一个健步窜上前去,手起刀落,已砍了程嘉会的脑袋,转身喝道:“走,去开关献城!”)

    墨武《江山美色》永久免费阅读网址: http://www.bedbangkok.com/js_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