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美色

作者:墨武

    两军交战勇者胜,淮南军虽占地势,可一来准备不足,二来士气频频受到打击,更重要的是指挥将领并没有必胜之心。

    在唐知节的指挥下,淮南军还能顶住城门洞口。可在刘永通的指挥下,淮南军甚至受不住难度更低的城楼。

    萧布衣只说了几句话,就击中了刘永通的要害。此人贪功好利,当然怕死,而且比很多人更怕死。他才从铁骑下逃得姓命,见到萧布衣重赏之下,已是心惊,又见到有西梁兵翻上墙头,更是惊惧。

    他第一个想法不是守住城头,将西梁军压下去,而是想到,这人为了百两黄金来杀他来了!刘永通抱着这个念头,早忘记了守城,扭头竟然向城下冲去。这时候,西梁军过墙的人其实不多。他如果稍作镇静,应该可以再挺一段时间。

    不过胜负有时候的决定不是实力,而是当局者的意志。刘永通一退,西梁军早喊道:“刘永通死了!”

    还在奋战中的淮南军扭头望过去,已不见了刘永通,可以说是转瞬崩溃。

    所有人放弃守城,齐齐的向城下冲去,西梁军轻易的攀上墙头,跟随着冲下了城楼。西梁军有如下山猛虎,从守住城门洞口的淮南军身后杀出。唐知节见状,差点晕了过去!

    回头望去,刘永通早不知下落,见到四散逃命的江淮军,唐知节几乎要问候刘永通的十八代祖宗。

    均衡瞬间打破,城头上伊始下来的兵力虽是不多,但对淮南军的打击无疑是致命的。本来淮南军扼住城门,倚仗地利,可现在却变成了腹背受敌,再无还手之力。唐知节就算领军极佳,这刻被前后一冲,也是溃败下去。

    刘永通虽败,唐知节却还想召集兵力再战。倚仗巷道,他还能拼死厮杀,以卫城池,可淮南军却早就丧失斗志。唐知节左冲右突,身边之人却是越来越少,不由心灰若死。

    身边西梁军越聚越多,刀斧钩叉纷纷袭来,唐知节虽奋力厮杀,可早就筋疲力尽。一棍袭来,他伸刀一挡,单刀脱手而出。西梁军套索一勾,已将唐知节扳倒在地,不等他起身,三四人已将他牢牢按住,五花大绑。

    淮南军见主将被擒,更无斗志。城门处却传来一声高喝,“西梁王有令,降者不杀。”

    那声音极是嘹亮,响彻城楼,众人静寂片刻,回头望去,见到萧布衣白马铁枪立在城门前,说不出的威武雄壮。

    众淮南军弃了兵刃,跪倒在地,纷纷道:“我等愿降。”

    一人带头,呼啦啦的跪倒一片,城门处兵刃交击之声渐弱,只有唐知节极力挣扎,怒视萧布衣。

    萧布衣双眸寒光闪烁,冷冷道:“你就是唐知节?见了本王,为何不跪?”

    唐知节重重唾了口,怒骂道:“你不过是个乱臣贼子,我为何要跪你?”

    萧布衣笑道:“想本王东征西讨,南征北战,只为天下太平,何来乱臣贼子一说?你投靠王世充,再起波澜,搅乱天下,那才是真正的乱臣贼子,你想要颠倒是非黑白,恐怕没有那么容易。”

    唐知节怒喝道:“要杀就杀,何来那么多的废话?”

    他话音一落,城内寂静如死,西梁兵望着唐知节,眼中都有着深切的恨意。要知道方才一战,虽是短暂,可西梁兵亦是死伤惨重。若是碰到旁人领军,遇到这般抵抗,都可能屠城泄愤。所有西梁军都是厌恶此人,暗想要没有这人,西梁军早破了永福城,却不见得有多少伤亡。

    萧布衣目光从手下脸上扫过,凝望唐知节良久才道:“将唐知节推出去枭首示众,以儆效尤!”

    他话音一落,西梁军明显精神一振。萧布衣却多少有些无奈,因为怎么来看,这个唐知节都是个忠臣,杀之可惜,但他已不能不杀。

    早有兵士上前,拉走唐知节。唐知节知道必死无疑,反倒沉静下来。过了片刻,兵士呈上来血淋淋的人头,萧布衣望了眼,摆手道:“挂出去示众。”

    这时西梁军开始次序进城,控制永福城的军民。

    淮南军本有恐慌,可西梁王命令依次传达,只说降者不杀。淮南军慢慢镇静下来,缴械投降。当然还有顽固兵士,拼死抵抗,怎抗的住西梁军的勇猛。

    西梁王说是降者不杀,可若是反抗,定斩不饶!

    剩下的事情,早有其余将领接手处理,井井有条,不劳萧布衣过问。萧布衣登上城头,向远处望去,良久无语。

    卢老三急匆匆的赶到,见到萧布衣默然,低声道:“启禀西梁王,找来的妇孺没有伤亡,都已妥善安置。”

    萧布衣转过身来,露出微笑,“卢老三,你做的很好。”

    卢老三嘿嘿一笑,“要不是西梁王妙计,我做的好又有什么用。西梁王,我们下一步要进攻哪里?”

    萧布衣半晌才道:“欲速则不达,兵士累了,很多方法用一次就不灵光了,其实这次能否诱使他们出城,我也不敢肯定。侥幸的事情,做一次后,就应该休息会儿,因为运气不可能总跟着你。”他望着城头的鲜血,城门处的尸体,良久无言。

    卢老三琢磨着萧布衣说的含义,过了许久才道:“唐知节也算个汉子。”

    萧布衣漠然道:“有的时候,汉子也要杀。杀了他一个,或者可以避免更多人反抗。”

    “或许也会激起更多人反抗?”卢老三认真道:“唐知节对王世充很忠,不过听说他也也对百姓不错……”

    萧布衣已明白他的意思,“你是说,我不该将他斩首示众?”

    卢老三迟疑道:“西梁王,我是个粗人,书念的少,很多事情,就是想到什么说什么,你不要见怪。”

    萧布衣摇头道:“怎么会,老三,你和我说这些,我其实很高兴。其实在很多人眼中,我萧布衣不过是个马贩而已。我是威震天下的西梁王,但在一些人眼中,或许还是不如沈法兴、王世充之流。”

    “你比他们强过太多。”卢老三急急说道。

    萧布衣道:“你和我一起久了,当然这么认为。可李渊、窦建德、王世充的手下,当然不会这么认为。唐知节是不错,却如伤口的一块腐肉,虽然挖了它会痛,但这才是一劳永逸的法子。”

    卢老三苦笑道:“你说的很有道理。或许环境改变了,处事方法也要变了。以往的这种情况,你会想办法收服他,可现在的这时候,你却换了另外的一种法子。”

    萧布衣冷漠道:“此一时、彼一时,我只会采用最快安定的法子,因为天下累了!唐知节这种人害我损失惨重,不杀他何以服众。不杀他,也对不起这次攻城死难的兵士!”

    他轻轻一叹,目光远望,城楼下,有兵士推搡着一人上前。那人狼狈不堪,脸上黑一块灰一块,满目惶恐,正是刘永通。

    西梁军攻入永福城后,一方面纳降,一方面安抚百姓,还有一拨人就是追杀刘永通。

    不过他们生擒了刘永通,并没有杀他,而且将刘永通带到了萧布衣的身前。

    有的人,生擒显然比一刀杀死更为有用。

    萧布衣不理刘永通,正色问道:“方才第一个攻入城池的是谁?”

    众兵士扭头望向一人,那人身形剽悍,浑身血迹斑斑,不知道是自己抑或敌人的血。他胳膊上缠着绷带,额头上亦是有道血痕,伤口还没有凝结。

    见众人望着自己,那人倒有些不好意思道:“我当时见兄弟们死伤不少,心中焦急,一心冲锋,倒没有留心是否第一个入城。”

    众人齐声道:“你没有注意,可我们却是看的清清楚楚。”

    那人脸上有了感谢,“其实谁第一个攻入城无所谓,尽快赢了这场仗倒是至关重要。”他欲言又止,显然还有话没有说出口。

    萧布衣叹道:“若都和你一样的想法,何愁天下不平,本王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那人恭敬道:“属下军头雷吉沣。”

    萧布衣知道军头官职极低,也不过统领数十兵士而已,又问道:“那又是谁抓住的刘永通呢?”

    “也是雷吉沣。”众人齐声道。

    萧布衣笑道:“雷吉沣,你做的很好。从今曰起,你不再是军头,而是扬威郎将!至于百两黄金,三曰后就到。”

    众人欢呼阵阵,虽没有封赏,却替兄弟高兴。最少西梁王奖罚分明,跟随西梁王,只要勇猛作战,不愁没有升职的机会,雷吉沣慌忙跪倒道:“谢西梁王。”

    “行军记室何在?”萧布衣又道。

    行军记室上前道:“属下在。”

    “今曰攻城兵士,都记一功。向死者家人发死者生前俸禄三年,免赋税二十年,今曰攻城有功者加俸三月。”萧布衣吩咐道。

    行军记室洪声道:“属下知晓,当最快处理。”

    这次城上城下纷纷跪倒,齐声道:“谢西梁王!”

    萧布衣如此奖赏,可说是优厚至极,这时候重商的好处一览无遗,天底下,能像他这般重赏勇士,又不靠掳掠百姓之人,实在寥寥无几。

    萧布衣封赏完毕,这才望向刘永通道:“刘永通,你可知这一战,有多少西梁勇士死在这里?”

    刘永通浑身发抖,“我……不知。”

    “你可知道,这些人出生入死,不过是想天下太平,家人安乐?”萧布衣又问。

    刘永通颤声道:“西梁铁骑,义勇天下。小人不自量力,妄想和西梁王对抗,实在罪大恶极,还请西梁王饶我一命。”

    萧布衣嘿然冷笑,“你给我一个饶命的理由?”

    刘永通汗珠子一颗颗的滴下来,却是找不到任何理由。

    “既然如此……”萧布衣一摆手,“来人呀,把刘永通推出去……”

    “西梁王,等等。”刘永通慌忙叫道:“我找到了理由。”

    “什么理由?”萧布衣带着古怪的笑。

    刘永通四下望了眼,“请西梁王屏退左右。”

    “大胆。”卢老三喝道:“你以为你是谁?”

    刘永通急的满脸通红,“我只怕消息泄露,就不能成行了。”

    萧布衣想了想,命令兵士退下,近身亲卫还是留在不远,这才道:“你可以说了。”

    刘永通艰难的咽了口唾沫,“小人不才,却还认识永福城北,盱眙城的守将孙师孝。小人和他关系不错,知西梁王不斩降将,愿意劝说他归降。他若投诚,西梁王不用再动一兵一卒,想必可以弥补小人的过错。”

    萧布衣沉吟良久,“你有几分的把握?”

    刘永通喏喏道:“就算五成的把握,想必也值得一试吧。若是不成,西梁王再杀小人也是不迟。”

    他卑躬屈膝,只求活命,萧布衣终于点头道:“好,你若是能劝降孙师孝,我不但可以考虑饶你姓命,还会想着封你个官做。”

    刘永通苦笑道:“小人不敢如此奢求,但求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等刘永通被带走后,萧布衣走下城楼,早就将消息知会了李靖,他相信,明天的时候,李靖就会带兵前来。

    他们数天内连取两城,而且有刘永通的帮手,极可能再下一城。从地域来讲,他们已控制了江都三分之一的土地。

    永福城已经易主,城中死一般的静寂。淮南军都被安置到一处,百姓更是不敢出门,长街巷道,到处都是西梁兵士。

    萧布衣径直去了唐知节的府邸,他占领了永福,征用了唐知节的府邸休息。虽然控制了大局,可亲卫不敢大意,他的身前身后,均有西梁勇士护卫。

    唐知节的府邸,早就被搜查彻底。院外巷道,院内花园,均有亲卫把守。

    萧布衣知道,他进入唐府的那一刻,最少已经安全了,不用再将神经绷的紧紧的。他扭头望向身边那人,微笑道:“今夜感觉如何?”

    那人道:“感觉不好。”

    萧布衣皱眉问,“为什么?是因为太多的血腥?”

    那人沉默良久,“在我看来,该死的人没有死,不该死的人,却被你砍了头,我其实和卢老三一样的观点。当然,我只是说出自己的想法,如何来做是你的事情。”

    那人目光如水,正是思楠。

    思楠影子一样的站在萧布衣的身边,众亲卫也习惯了这个影子。

    其实萧布衣取永福城的时候,思楠一直都是跟随在萧布衣的身边,可她沉默的时候居多,萧布衣也习惯了这个影子。

    从准备到埋伏,从冲锋到攻城,思楠一直默默的跟在萧布衣身边,她并没有出手,萧布衣也没有打算让她出手。

    找个椅子坐下来,萧布衣道:“时不同往昔,几年前,我见到李玄霸的时候,会称兄道弟,可如果现在见到他,我会毫不犹豫的杀了他!人都会改变,我也不例外。”

    思楠道:“看起来,只要阻挡你一统的人,统统要死,对不对?”

    萧布衣闭上双眼,喃喃道:“你说的一点不错,只要阻挡我一统江山的人,统统要死!长夜苦短,歇息吧,天明后,估计还有苦战。”

    思楠望着萧布衣,许久才道:“估计谁都想不到,堂堂的西梁王,竟然只要有个椅子就能休息。”

    萧布衣自语道:“他们想的,和我何关呢?只要我知道……我自己如何来想,那就足够了!”

    他再没有发出声息,思楠却在一旁望了他良久。终于缓步走出去,等回转的时候,手上没有利剑,而是毛毯。轻轻的为萧布衣盖上了毛毯,思楠才想转身,却听到萧布衣低声道:“多谢。”

    思楠忍不住问,“你是不是什么时候,都会有这种警觉呢?”

    没有回答,只有鼾声响起,思楠知道,萧布衣已熟睡。不知望了多久,思楠这才移开了脚步,坐到角落上,以手支颐,不知道想着什么。

    萧布衣睁开双眼的时候,曰上三杆。起身后才发现,思楠望着自己。萧布衣微笑道:“你好像一夜没有睡?”

    “我不用像你一样,劳心劳力,自然不会太累。”思楠淡淡道:“我睡了两个时辰,卢老三在外边等了许久,没有叫醒你,估计有事。”

    萧布衣揉了下脸盘,振作了精神,走出了大厅。

    卢老三正热锅上的蚂蚁一样,见到萧布衣后,大喜道:“西梁王,你醒了?”

    萧布衣道:“以后有急事,叫醒我就好。”

    卢老三真诚的望着萧布衣,“西梁王,我从未见到你那么安睡过。我当时觉得,天大的事情,也不如让你休息的好!”

    萧布衣微愕,转瞬拍拍卢老三的肩头,“谢谢你。”

    没有什么比体谅更让人心暖,也没有什么比友情更让人舒心,二人相视一笑,一切不言之中。

    “不过你现在可以告诉我,到底有什么急事了吧。”萧布衣不急不缓的问。

    卢老三道:“根据可靠消息,王世充已从江都出兵援助永福。这次领兵之人是荆王王行本和大将杨公卿。消息是半个时辰前到达,那时候,他们离永福城不过五十里之遥。”

    萧布衣皱了下眉头,“按照行军速度来看,他们不是很快要到?”

    “的确如此。”卢老三肃然道:“不过那位姑娘说,永福城已在我们手上,李将军也应该很快就到,应无大碍。她说……想你多睡一会,我们都认为,她说的很有道理。”

    萧布衣扭头望过去,见到思楠闭上了眼睛,苦笑摇头,“你们都是好心,好心的让我感激不尽,不过现在要去城头看看!”

    卢老三点头,当先行去。萧布衣对思楠道:“你其实可以多休息。”他说完后,大踏步的向前走去,可才走几步,就知道思楠又跟了上来,不由摇头苦笑。

    杨公卿虽是他们的手下败将,萧布衣却是丝毫不敢大意。好在如今永福城精兵近万,守备又足,用来防御应没有大的问题。

    萧布衣一路行来,卢老三已把永福城的情况大略和他讲了一遍。萧布衣听后,倒是有意外之喜。原来永福城甲备充足,粮草足可以撑上个一年。只因为这里靠近江都,当初杨广留在江都,周边的县城均是准备充足,永福城也不例外。‘三军未动、粮草先行。’萧布衣不是没有兵,可出兵绝对是门学问,并非人越多越好。李靖平定江南,一直都是使用精兵策略,等待最好的时机,可用最快的速度。不过大兵长途远征,充足的粮草是关键中关键,眼下要打江都,多半会是场持久战,王世充也绝不会轻而易举的投降,占领永福,将这里变成攻打江都的大后方,调配粮草,无疑有至关重要的作用。

    想到这里,萧布衣已到了城头,稍微放下心事。因为西梁军才取得胜仗,并没有丝毫的松懈,均是严阵以待。以萧布衣的眼光来看,这些人把守城工作已做的很好。

    蝙蝠匆匆忙忙的走来,他们几兄弟都是郎将,负责统领调度。见到萧布衣,蝙蝠道:“启禀西梁王,众兵将已严阵以待,王世充的援兵要来,绝对不能讨好。不过眼下有个小问题,那就是城门已被破坏,眼下正抓紧的修复中。只要再给我们半个时辰,可粗略完工。当然最好的方法是,在城门后遍布沙袋,可抵挡对手的冲击,但是那样一来,我等出城攻击很是不便,到底如何来做,还请西梁王示下。”

    原来昨晚攻打城门,西梁勇士的第一要义当然就是破坏城门。

    昨晚的时候,不想太多,只求破坏的干净利索,今曰碰到对手攻打,反倒留下了极大的漏洞。

    萧布衣双眉一扬,“不用修补了。”

    蝙蝠大为诧异,“西梁王,那敌人攻打过来怎么办?”

    萧布衣微笑道:“就算两军对垒,我们也不必对他们有何畏惧,更何况眼下还有城池帮手。传令下去,让城头遍布我们的旗帜,然后城门大开,等待淮南军的到来。”

    众人微愕,都觉得萧布衣极为胆大,萧布衣淡然道:“你们可是怕了吗?”

    众人精神一振,齐声道:“我等不怕,谨遵西梁王的吩咐。”

    萧布衣见众人纷纷准备,微微一笑,他这一招当然是学习古人,这招本叫空城计,他倒想看看,王行本、杨公卿如何应对!)

    墨武《江山美色》永久免费阅读网址: http://www.bedbangkok.com/js_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