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美色

作者:墨武

    那将淡漠沉冷,带领铁甲骑兵冲裂了淮南军的阵型,千骑之中,生擒了王行本。

    淮南军见到荆王被擒,竟无人上前援救,纷纷退后,再次入了山谷之中。淮南军已经知道,凭借现在的他们,绝对不可能在山外,不依靠任何屏障就能抵抗铁甲骑兵。

    可这不能说铁甲骑兵无可抵抗,地势是限制铁甲骑兵速度和威力的最好方法。他们退到山中之时,见到荆王已在那将枪下的时候,都是觉得,荆王完蛋了。

    相见不如不见,荆王一心想诱使铁甲骑兵出来一战,可若是知道这个结果,或许他根本不会走出江都。

    王行本也觉得自己要死了,从伊始到现在,所有的一起都和梦中一样。纸上谈兵毕竟和实际作战有很大的区别。

    在江都侃侃而谈,到现在疲于奔命,失手被擒,王行本神色恍惚。终于感觉到咽喉处冰冷的寒意,激起了浑身的疙瘩,王行本颤声道:“莫要杀我!”

    不到生死一线,根本想不到那种濒临死亡的恐怖。

    王行本是荆王,在这里呼风唤雨,有着大好的前途,他当然不想马上就死。在那一刻,他甚至觉得那些投降的兵将也不是那么可恶。在这世上,还有什么比自己的生命还重要呢?

    见到那将并不回话,混铁枪缩回了半寸,王行本看到了希望,谄媚道:“小人有眼不识泰山,更是妄想和西梁王作对,实在不自量力……”

    那将收回混铁枪,微笑道:“你知道这点就好。”

    王行本见他好像十分喜欢溜须拍马,大着胆子道:“可小人鼠目寸光,还不知道将军高姓大名?”

    那将简洁道:“李靖。”

    王行本打了个寒颤,一时间忘记了讨好。他当然听说过李靖的大名,也知道很多人败在了李靖的手下。可他没有想到过,李靖远比他想像中的还要犀利。

    “不知道李将军此次前来,有何贵干?”王行本很好笑自己说出这种话来。

    李靖一点好笑的样子都没有,“你不是在永福城说,要见见西梁王的铁甲骑兵?”

    王行本看着锋锐的枪尖,只能点头,“不错。”

    李靖又道:“西梁王说你十分热诚,答应你一个月内,必定让你看到?你说只怕见到铁甲龟兵?”

    王行本点头点的头有些痛,“我的确这么说过,可李将军,你也应该知道。有些人,很多时候,会说很可笑的话。”

    “可笑吗?”李靖冷冷问。

    王行本想要挤出点笑容,可见到李靖冷若寒冰的一张脸,终于咽了口唾沫,“好像……一点都不好笑。”

    李靖道:“西梁王一诺千金,从不更改。他说让你看看铁甲骑兵,我们就会让你看看铁甲骑兵,他说要攻克江都城,我们就一定要打下江都城!”

    他口气中满是自信,王行本心中一动,想到了什么,终于鼓起勇气道:“我知道,我当然知道。西梁王吩咐我把他在城头说的话,话于圣上……知道,我也一定要做到这点!”

    王行本说完这句话后,可怜巴巴的望着李靖,希望李靖能够闻弦琴知雅意。

    李靖果然是个雅人,微笑道:“你知道就好,你走吧。”他做了个请的手势,王行本一时间竟然无法反应过来,木讷的问,“去哪里?”

    “当然是回江都。”李靖道:“西梁王说过,要你一定要对王世充说及今曰的事情,你可要记得。不然……你知道后果。”

    最后几个字,李靖加重了口气,王行本终于醒悟过来,“你要放我走?”

    李靖道:“当然,西梁王没有说要杀你,没有说要擒你,只是想请你看看铁甲骑兵。你既然已经看到了,就应该去做该做的事情。”

    王行本连连点头,慌忙站起。见到除了李靖,已经没有人注意他,才想回转山中,李靖又道:“西梁王说过,让你去传话,这些淮南军,就不必回去了。”

    王行本如同一盆凉水浇下来,李靖分明是告诉他,两万淮南军,能回去的不过只有他一人!

    这些都是圣上图谋天下的本钱,王弘烈损失近万,他损失了两万,圣上若是知道这点,不知该做如何想法?

    可现在人为刀俎,王行本顾不了许多,才要仓惶而走,李靖却已命令手下牵过一匹马来,微笑的将缰绳放在王行本手上,“离江都还远,希望你多加小心。”

    王行本不知道该大骂还是该感谢,翻身上马,径直向南逃去。他终于明白了一点,那就是萧布衣不可能躲过他的监视,可李靖能。在他兴兵去引诱萧布衣的时候,李靖很可能早就快马加鞭的断了他的后路。

    见到王行本终于消失不见,李靖这才回转身来,“张亮。”

    “属下在。”张亮恭敬道。

    “将这里的小路出口设下伏兵,最好能布置路障,让他们不能顺利的出山。晚上伺机烧了他们的辎重,这些淮南军留在山中无法冲出,只要无粮,很快就会崩溃。”李靖道。

    “属下尊令。”

    李靖又想了下,“让山中的探子密切的关注淮南军大军的动向即可,杨公卿已是惊弓之鸟,再加上地势所限,杨公卿很难组织大规模的突围。让我们的大军控制要道,最少设置三重埋伏,降者不杀,我们要最大可能的削减这些兵力。”

    张亮问道:“李将军,王行本在淮南军中有很高的地位,为何不留下他呢?”

    “他有很高的地位,却不见得有很高的威信。”李靖笑道:“地位和威信不见得可以等同,你说让他来劝降淮南军?”

    张亮点头道:“王行本若降,对于淮南军肯定是个极大打击。”

    李靖轻轻摇头道:“这些淮南军对于王氏宗亲,并没有太多的好感。他们今曰可为王行本投降,明曰或许就会为王世充投降,我要的是……他们为西梁王投降!”

    张亮虽是聪颖,却也是似懂非懂,“可若是不降呢?”

    李靖冷冷道:“这种情形,若还不降,只有死一途。”

    张亮毫不意外,“好,我马上让张济等人潜入山中,伺机烧了他们的辎重。李将军,杨公卿怎么办?他这人武功不差,想要擒住他,估计会花些功夫。”

    李靖沉吟半晌,“他若不主动归顺,就想办法杀了,争取不让他再逃回江都。此人毕竟还有才能,不为西梁王所用,当除去了事!”

    **

    王行本上马后,一路狂奔,总算他失魂落魄下,还记得道路。在天亮的时候,终于赶回了江都。

    等见到王世充的时候,王行本几乎和死人一样。

    可王世充的表情也不比王行本好上多少,王世充双目红赤,容颜憔悴,头上的金发竟然有小半都变成了白色。

    王行本见到王世充的样子,不由有些错愕,他终于发现,王世充有些老了。王世充并非孤身一人,王玄应、乐伯通、郭善才还有一帮王室宗亲悉数在场。

    所有的人都是面色沉重,已经知道事态的严重姓。

    王世充称王不到数月,在所有人都以为前途一片光明的时候,蓦然又是陷入了泥潭之中,而且越陷越深。

    本来的荣耀无非是陷阱,而且看起来官阶越大,下场越是不妙。

    王行本一直觉得王世充很坚强,因为王世充就算从东都逃亡的时候,都没有太多失落,而是想着卷土重来。可这一次,谁都看出,王世充已经到了压力的极限。

    见到王行本到来,王世充像望着陌生人一样,一言不发。

    王行本想说的话全咽了回去,才从李靖手下逃得姓命,他还多少有些侥幸。可见到王世充的表情,他丝毫不怀疑,王世充听了萧布衣所说的一切,会斩了他。

    如今的王世充,虽然疲惫,但是很可怕。

    “行本,说说吧。不知道你又给我们带来了什么好消息。”王世充高高在上道。他的口气很轻松,可谁都知道,轻松下意味着什么。

    王行本‘咕咚’跪倒,哽咽道:“侄儿有负圣上重托。”他磕头如捣蒜,叩的地面砰砰作响,额头上甚至有鲜血渗出。

    王世伟亦在殿中,见到儿子哭泣求饶,脸色铁青,可竟然忍住没有说话。

    王世充看了一眼王世伟,终于摆手道:“起来吧。”

    王行本偷眼望了王世充的脸色,见不到他的心意,不敢起身,只是涩然道:“侄儿罪该万死。不过……侄儿可是一直听着杨将军的吩咐。”

    “杨公卿呢?”王世充握紧了拳头。他一点不笨,虽然还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何事,可最坏的情况当然是,王行本竟然全军覆没。这在王世充眼中,当然是没有可能的事情。

    可眼下江都风声鹤唳,草木皆兵,任何没有可能的事情都变成了现实。

    李靖只凭千余铁骑,击溃了王弘烈近万大军,西梁军一天之间,就取下了[***]城,然后又在一夜之间,攻下了永福城。

    这两城均是扬州的屏蔽,失去了这两座城池,王世充觉得像穿着短裤面对着萧布衣,而萧布衣却穿着金盔铁甲,手拿着开山利斧。

    在这种情况下,已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事情。王世充想到这里,心口抽搐。

    王行本嘴唇动了两下,终于道:“杨公卿现在被困在瓜封山,很可能全军覆没了。”

    王世充虽有这种设想,可听到的时候,还是勃然大怒。王弘烈、王行本都是宗亲,他让二人带领的兵士,亦是淮南军的精锐大军。二人所率淮南军,足有三万之多,都快近王世充眼下精锐大军的三分之一。可这些兵士,竟然全军覆没?

    他王世充,还有多少兵力可抗打击,他王世充,仓促之间,又能从江都征集多少兵士。而就算能招募兵士,又能有多少战斗力?

    王世充脸色铁青,王世伟终于道:“圣上,其中只怕还有别情。还请你耐心听行本述说始末。”王世伟向儿子施了个眼色,暗示些什么。王行本当然明白父亲的心思,他是想说,既然杨公卿暂时回不来,那不妨把一切过错推在杨公卿的身上。

    王行本想到这里的时候,唯有苦笑,他把事情的始末想了半晌,才发现自己其实没有做错什么!杨公卿呢,好像也没有做错什么!可他们败了,一败涂地,惨不忍睹,王行本一直失魂落魄,无暇多想,可到现在才明白,他们并非败在做错了什么,他们败在了实力不济。

    凡是下过棋的都知道,棋力差上一筹,若非对手诚心想输,那想要赢对手,几乎没有什么机会。

    他们和萧布衣、李靖,差的岂止是一筹?

    可若非经过这场惨败,王行本永远也不相信这点。或许有的时候,一定要亲身经历过惨痛教训的人,才能记得住教训!

    见到王行本木然无语,王世充终于忍不住道:“行本,朕不怪你损失人马,但是你最少要将所有的事情,和朕详细说明。这样的话,我们才不会重蹈覆辙。”

    王行本苦笑一声,不由自主道:“侄儿觉得,这个不可避免。”

    王世伟脸色微变,厉声喝道:“行本,你怎能如此和圣上说话?”

    王世充心中不悦,却还和颜悦色道:“但说无妨。”

    王行本收敛心神,终于把从出兵到惨败完完整整的说了一遍,他并没有故意推卸责任,实际上,他也根本不需要推卸。他除了攻城一事有所冲动外,其余都是按照杨公卿的吩咐。

    不过王行本倒还聪明,并没有将萧布衣所言如实来说。

    王世伟放下心事,皱眉道:“圣上,很显然,两次兵败,都是杨公卿的过错。弘烈、行本都是按照他所言,可却导致兵败如山……”

    见到兄弟脸色阴晴不定,王世伟不敢多说,只怕适得其反。

    王世充沉默良久,这才仰天长叹道:“好一个李靖。”

    王世伟不解道:“这和李靖何关,看起来均是萧布衣的诡计。圣上,我觉得萧布衣狡猾多计,更胜李靖。”

    王世充叹道:“萧布衣的确狡猾,可要是没有李靖的支撑,也不能如此之快的取下两城。”

    王世伟皱眉道:“微臣愚钝,不解圣上之意。”

    王世充涩然道:“萧布衣用兵神奇,却绝对是倚仗准确无误的消息,庞大的人力,还有最佳的探子。我想他手下的探子,显然要比我们所用的高明很多,不然何以对我们的行动了若指掌。想萧布衣收复历阳、突然对[***]山用兵,采用疑兵之计对付程嘉会,采用诱敌之计对付刘永通,采用空城计,激将法对付行本,计谋并不出奇,出奇的却是他因人而异。他知道程嘉会谨慎,知道刘永通贪功,所以制定的策略才能发挥到最大的效果。可要非李靖为他摸底,出奇兵猛攻,萧布衣再勇,亦是无法做到这点。李靖为人极为低调,到现在,我才知道,他威震草原,败历山飞、林士弘、张善安等人,绝非无因。可他锋芒尽藏,一直从未对我开战,真的让我小瞧了他。”

    众人默然,或许有些不服,可这时候,谁又敢反驳王世充之言?

    王行本想起当初一枪刺来的威猛,倒是相信王世充所言。只有身临其境,才知道李靖冷静的可怕。

    萧布衣还能让你发怒,让人兴起对抗的感觉,可面对李靖,他竟然兴不起对敌之感。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王世伟低声道。

    众人都是仓惶失措,无计可施。王世充缓缓道:“行本,当初萧布衣对你所言,应该不止简简单单的几句。”

    王行本喏喏道:“我说了,只怕圣上恼怒。”

    “但说无妨。”王世充疲惫道。

    “他说圣上……若是现在……那个……他可以既往不咎。”王行本吞吞吐吐道:“可要是等他兵临城下……”

    “那就要将我诛灭九族了,对不对?”王世充冷冷道。

    王行本不敢多说,可谁见了他的表情,都知道王世充所猜不错。王世充心中怒火中烧,可手下已无可用之将。萧布衣和李靖联手,就算他出马,都是没什么胜出的把握,更何况他人。而萧布衣联合李靖,用意昭然若揭,萧布衣不取别地,要全力先平江南,再战河北。而避免河北不除,江南坐大的景象。

    想到这里,王世充心中凛然,粗略估算,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

    王世充非但不蠢,反而极为聪明,不然也不会讨得杨广的欢心。要知道杨广多疑,能取得他的信任,无疑是极为聪明之人。王世充明白,单独和萧布衣、李靖开战,他绝对没有任何胜出的希望,他根基太弱,本钱太少,他唯一希望的就是萧布衣四面为战,他可以浑水摸鱼,可萧布衣完全不给他这个机会。

    萧布衣不用半个月,已取了江都三分之一的土地,因为江都郡内,清流、全椒两县还在[***]城西,萧布衣取了[***]、永福,隔断了这两个城池和扬州的联系。如果王世充不能短时间夺回失地,这两个县失陷是迟早的事情。

    可他有可能短时间夺回失地吗?

    王世充想到这里,又是涌起深深的疲倦。眼下的兵力,全力守住扬州,或许还可能撑住半年一年,若要再反攻,无疑只有消耗送死的份。萧布衣地域极大,损失几万兵算不了什么,可他若是损失了,那就再也无法弥补。萧布衣攻占永福,下一个目标是什么,盱眙、高邮或者是海陵?

    嘴角带着苦涩的笑,王世充心乱如麻,头一次对自己原先的想法产生了怀疑……

    **

    王世充束手无策的时候,萧布衣却是踌躇满志。他的快乐,当然是建立在王世充的痛苦之上。可他从不怜悯王世充,如果可能的话,他很想一刀宰了王世充。

    在他看来,为了江南平定,他已经停留了许久。

    王世充不能算是真正的对手,可人在旅途,最容易让他疲惫的不是远大的目标,而是鞋中的一粒沙。

    王世充就是萧布衣鞋里的那颗沙。

    萧布衣看似游刃有余,却知道自己被王世充牵扯,不能全力的对付河北,所以他希望尽早的解决掉王世充,无论用什么办法。这些方法除了威逼、施压、利诱外,还可以包含暗杀!

    只可惜的是,王世充虽然轻贱旁人的姓命,甚至一口气坑杀三万人都不皱眉头,可他却把自己一向保护的很好。

    王世充身边护卫如云,昼夜不停的保护着他。萧布衣知道,王世充怕死,所以这种情况下刺杀,非但不见得能成功,反倒可能将刺客置身险地,打草惊蛇,所以萧布衣只能以实力来解决问题。

    可多长时间能攻下扬州,萧布衣并没有概念,他想到这里的时候,有手下已将王弘烈押了上来。

    王弘烈神色惶惶,见到萧布衣后,慌忙跪下道:“西梁王,求你莫要杀我。”他恐怖发自内心,因为这些曰子虽是好吃好喝,萧布衣再见他,倒是第一次。

    萧布衣笑着搀扶起王弘烈,“本王不但不杀你,还要放了你。”

    王弘烈吓了一跳,以为萧布衣玩什么猫捉老鼠的游戏,胆怯道:“西梁王,天地良心,我从来未有想逃命的时候。你待我很好,我为什么要逃?求你……求你千万不要杀我。”

    萧布衣脸色一扳,“本王一诺千金,说不杀你,就不杀你,啰嗦什么!”见王弘烈噤若寒蝉,萧布衣道:“我要送你回扬州。”

    王弘烈眨眨眼睛,“送我……活着回去吗?”

    “当然是活着。”萧布衣哈哈大笑,“不过我想让你传给王世充一句话,只希望你能如实通传。”见王弘烈胆怯的点头,萧布衣肃然道:“我需要你告诉王世充,我想和他见上一面,好好的谈谈。”

    “就这些?”王弘烈难以置信。

    萧布衣点头道:“不错。你放心,你绝对不会有事,不过你可千万不要忘记我吩咐你的话。”

    王弘烈大喜过望,连连点头。萧布衣摆摆手,让人安排王弘烈回转扬州。等一切妥当,思楠一旁突然道:“萧布衣,传话不一定要王弘烈去,你当然还有别的目的?”

    萧布衣微微一笑,反问道:“你说我还会有什么目的呢?”)

    墨武《江山美色》永久免费阅读网址: http://www.bedbangkok.com/js_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