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美色

作者:墨武

    萧布衣一直想帮思楠寻找亲人,寻找秘密,可他没有想到,思楠的秘密还没有发现,竟然不经意的发现了昆仑的行踪。

    如果要萧布衣描述昆仑的话,绝对可以用神龙见首不见尾来形容。

    他听过太多昆仑的玄虚,却不知道,昆仑竟然救过陈宣蓉。可转念一想,又觉得大有可能。昆仑救过思楠的母女,而且教了思楠一身极高的武功,他很早以前认识思楠不足为奇。

    扭头向思楠望过去,思楠像是明白了萧布衣的心思,缓缓摇摇头,“我不记得。”

    按照徐老头的描述,萧布衣设想到,思楠如果是陈宣蓉的女儿,那她还很年幼,自然不记得当初的往事,也不知道,自己早就见过昆仑。

    虽然没有什么明确的证据,但萧布衣已肯定,思楠就是双胞胎中的一个,不然根本无法解释她为何那么像陈宣华,这当然有种遗传因素。可正因为这样,他转瞬有了另外的疑惑,因为根据他的消息,思楠也知道,老高丽王有个妃子叫做容妃,而当初宇文述进献的假陈宣华,就是容妃的女儿,假陈宣华应该是陈宣蓉的另外一个女儿,可疑惑就出现在这里,容妃一直在辽东,可思楠记事的时候,还有母亲,这就可以说明,容妃绝对不是思楠的母亲,这个又如何解释?

    萧布衣心细如发,发现矛盾所在,想不明白怎么回事。思楠的面纱却是无风自动,显然心中极为激动。

    萧布衣知道思楠聪明,多半也想到了这个疑问,是以用手按在她手背之上。

    没想到思楠用力一挣,叫道:“不会的。”

    萧布衣没想到思楠会有这么大的反应,倒是吓了一跳。思楠马上觉察到自己的失态,却不多说什么,将头扭到一旁。

    知道要更清楚的解释自己的疑惑,还需要知道下文,可萧布衣还是忍不住问,“老人家,神仙可否蒙面,你是否看清楚神仙的面容了。”

    萧布衣饶是镇定,问到这里,一颗心也是砰砰大跳。他只怕得到一个意料中,却极失望的答案,没想到徐老头摇头道:“神仙蒙面做什么呢?”

    “那他长的什么样?”萧布衣急声问道。

    “神仙……当然长的仙风道骨了。”徐老头答道。

    萧布衣得个正确,却根本没有用处的答案,可他并不着急,微笑道:“神仙也有多种,比如说弥勒佛就是个笑面的大肚子,难道你说的神仙也是那样?”

    徐老头笑道:“当然不是,神仙和佛不一样的。”他这句话有些难以理解,蒙陈雪本来一直沉默无言,突然道:“他像个道士吗?”

    徐老头点头,“的确如此。”

    萧布衣心头狂跳,一张脸红彤彤的吓人。徐老头见了,不由害怕。

    蒙陈雪按住萧布衣的手,柔声道:“老人家,他以前,也得到神仙的关照,所以很激动。”

    徐老头轻叹道:“原来如此,神仙他神通广大,当然救过的人不止我们。”对蒙陈雪所言,徐老头并没有任何怀疑,相反,却有了知己的感觉,自语道:“神仙可不像弥勒佛,相反,他比客官你还潇洒些。”

    萧布衣忍住激动,含笑道:“我不过是个凡人,当然比不上神仙,老人家,麻烦你详细描绘下,我不知道,你我所遇到的,是不是同一个……神仙。”

    思楠也被萧布衣的问话吸引,扭过头来,仔细倾听。徐老头道:“他面色红润,三缕长髯,说他很年轻也有人信,可若说他有五六十,也大有可能。你们要知道……神仙可是容颜不老,所以他可能活几千岁也有可能呢。不过他的一双眼睛显得很年轻,也很好看,很有悲天悯人的含义。”

    徐老头越说越离谱,萧布衣却是越听越觉得心惊。听到徐老头的描述,他隐约想到了一个人,因为他当初见到那人的时候,也是和徐老头一样的感觉。那是他从未怀疑的一个人,甚至可以说是让他可以仰视的人。

    可那人竟然是昆仑?

    思楠的目光从徐老头身上,移到了萧布衣的身上。她心细如发,已从萧布衣的表情看出了什么,但她什么都没有说。

    徐老头又道:“事隔多年,我想神仙可能还是原先的样子吧。”

    萧布衣继续问,“那个李八百又是什么样的人物?”

    徐老头摇摇头,“我不知道,李八百带着个狰狞的面具,我不敢去揭开。不过李八百对神仙的厌恶,就算面具都挡不住。”

    蒙陈雪想要说什么,终于还是忍住。萧布衣见她脸色有些奇怪,心中有些诧异,可毕竟徐老头所言,很值得回味。暂时将疑惑藏起,萧布衣问,“后来呢?”

    “后来神仙说,我根本不需要任何人怕。李八百,你可知道,破誓后是什么后果?”徐老头疑惑道:“客官,神仙说的是什么意思?”

    萧布衣想了半晌才道:“李八百当初多半有什么誓言,可违背了。神仙他……所以要惩罚他?”

    徐老头兴奋道:“多半如此,那个李八百是地狱的恶鬼,神仙的任务,就是要收了他!”

    萧布衣知道绝对不是这回事,却还是点头道:“多半如此了,后来呢?”

    徐老头沉湎道:“李八百恶狠狠道,昆仑,我不服!神仙笑了,笑的很好看,他说,我也不需要你服!你违背了誓言,太平令下,就该受天谴!”

    徐老头淡淡的几个字,萧布衣思绪万千,却已平复下来,喃喃道:“我不需要你服,说的好。”

    徐老头不解其意,又继续道:“神仙说后,举起手掌。他本来手掌如常,可举起来的时候,竟然泛起淡淡的金色光芒……”

    思楠低呼一声,萧布衣马上问道:“思楠,怎么了?”思楠低声道:“他说的不错,昆仑的确有这种功夫,有一次,我见到他独自施展功夫,一掌击在巨石上。巨石没有碎,可等过几曰后,巨石上留下个掌印,就算石匠去雕琢,恐怕也做不到那么清晰完整。”

    萧布衣暗自凛然,他习练易筋经后,武功突飞猛进,可要说练就这种出神入化的武功,当然做不到。

    徐老头疑惑道:“原来姑娘也认识神仙?”

    思楠点点头,“后来呢,神仙杀了李八百吗?”

    徐老头摇摇头,“我不知道。”

    思楠不解道:“你就在当场,怎么会不知道?”

    徐老头道:“李八百听说要遭天谴的时候,我看的出来,他真的很害怕,他厉喝道,等等。神仙就问,等什么?李八百道,我虽破誓,可除了被天谴,当然还有个选择。神仙笑道,是呀,剩下的选择就是过天梯。李八百,你真的觉得,自己过得了天梯吗?遭受天谴,你不见得会死,但是过天梯,依你现在的功夫,没有任何活命的机会!”

    萧布衣忍不住一震,“过天梯?”

    徐老头疑惑问,“客官,当年之事,他们所说的我都不懂。可我都记得清清楚楚,天梯又是什么?”

    萧布衣摇摇头,只是道:“或许是天上的一个梯子吧?”

    他说了和没说一样,徐老头却明白了,“是呀,肯定是天上的梯子,而且很难走过去。我听说天上有那种梯子,跌下去就是地狱,有刀山火海,一定是这种梯子了,不然李八百也不会听到神仙的问话,怕的厉害。他只是说,他有权选择,他要是被天谴后,生不如死,那他不如过天梯。”

    徐老头暂时陷入沉默中,萧布衣却是心绪如潮,难以置信。他知道要是解释,只怕一天一夜都说不明白,更何况他本来也不是很明白。天梯他当然知道,当初去巴蜀的时候,大苗王所言他是清楚的记得。大苗王曾说,百余年来,这天梯上只过了一人,摔死十三人。苗王不会撒谎,也没有必要撒谎。过去的那人当然是虬髯客,那李八百当然就是摔死的十三人之一了?

    天梯如此神秘,可天梯是在苗人境内,而三司本是五斗米教中人,昆仑是太平道的首领,难道五斗米和太平道又有什么瓜葛?太平道的昆仑惩罚叛逆,为何要借用五斗米教的天梯?

    太平道的创始人是张角,五斗米是张陵,他们提出的主张极其类似,难道这两教还有想不到的纠葛?

    或者说,昆仑所说的天梯和巴蜀的天梯截然不同?

    李八百姓李,那他或许和李家道有关。能让昆仑出手,李八百肯定亦是个了不起的人物。萧布衣现在早就知道,太平四道中,茅山道主是王远知,龙虎道主是虬髯客,楼观道主是裴矩,可饶是他如何探听,却不知道李家道的道主。他当然没有想到,原来李家道主早就死了。那李玄霸呢,到底在李家道中充当什么角色?

    萧布衣心乱如麻,瞥见思楠也是目光复杂,知道她也和自己一样,竭力的想从中找出头绪。

    蒙陈雪反倒最为镇静,又问,“难道说,神仙后来带走了李八百?”

    徐老头连连点头,“夫人说的一点不错。不过神仙带走李八百之前,还为我们治了病,他真的是神仙,轻而易举的就让受伤的人止住了痛。”见到萧布衣脸色异样,徐老头道:“客官,你不舒服吗?”

    萧布衣这时,却是想起了初入草原一事。他一直奇怪虬髯客为何有孙思邈的灵丹妙药,但却从未深想,可现在,好像一切都有了解释!

    他不能想象这个答案,从未想到是这种答案,可除此外,他还有什么解释?

    蒙陈雪有些担忧,轻轻的握住了萧布衣的手。她知道自己做不了什么,她唯一能做的是,默默的在萧布衣身边,希望自己的关切,能给萧布衣带来分力量。

    萧布衣终于回过神来,向蒙陈雪笑笑,转望徐老头道:“那……你后来,又见过神仙吗?”

    徐老头摇头道:“再也没有了,我能够见一次神仙,已是仙缘,我已经心满意足了。”

    “那蓉儿公主后来去了哪里?”萧布衣问道。他本来的目的就是探查当年的真相,没想到却不经意的知道了昆仑的往事,可算是无心插柳。点点滴滴的汇聚,萧布衣已知道,真相不远,不过他还是没有忘记找徐老头的目的。

    徐老头涩然道:“李八百的手下抢走了蓉儿公主的一女,蓉儿公主一直记挂着那个失散的女儿。神仙知道后,就说去找,可惜……神仙也有做不到的事情,蓉儿公主记挂女儿,死了丈夫,悲痛欲绝,却从未放弃寻找另外一个女儿的目的。她带着我们,不知哪里得到的消息,一路北寻,苦苦寻觅。哪里想到苍天弄人,我们路上碰到劫匪,都被冲散,自此以后我就再也没有蓉儿公主的下落。我自此后颠簸流离,可寻了几年,也再没有找到蓉儿公主,然后因为一件意外留在了马邑,一直到现在,只怕……她们都不在了。”

    说到这里,徐老头浑浊的双眸中落下几滴眼泪,擦了下,这才道:“那首歌,蓉儿公主学了去,主公过世后,她就天天唱,每次让人听到,都想流泪。我当年唱的时候不觉得,过了许久的波折后,才真正明白这首歌的意思,可是……我已太老了。”

    他说到这里,唏嘘一叹,又哼起那首歌来。

    厅中满是凄凉沧桑的声音,蒙陈雪听到‘富贵满月难长久,红颜老于红烛前’的时候,心中微酸,想要落泪,转瞬又有些庆幸。

    心酸是因为感慨世人多苦,庆幸是因为自己遇到了萧布衣。

    各人心思复杂,萧布衣问道:“这首歌,你经常唱吗?”

    徐老头摇摇头,苦涩的笑道:“很少。我一直以为,很少有人能知道这首歌的真正意思。可那天见到你和那个小姐在一起,我觉得她很悲伤,我希望……你能劝劝她。”

    萧布衣一怔,从未想到过,老人竟然是这般心思,见到老人满面沧桑,萧布衣不由肃然起敬。

    众人都是沉思起来,思楠突然颤声道:“蓉儿公主身边的婢女中,有没有一个女子,脸上有道伤疤,从额头到耳边?”

    徐老头一震,“你说的是……红英吗?当初为了保护蓉儿公主的女儿,被贼人砍了一刀,所以留下了一道难看的刀疤。”

    思楠霍然站起,身躯有些颤抖,徐老头吓了一跳,“姑娘,你怎么了?”他本来对思楠一直并不留心,可见到思楠站起来,突然脸色巨变,伸指道:“你……你是……”

    徐老头话未说完,思楠已转身奔出厅中。她举止十分突然,萧布衣甚至连拦的机会都没有。可萧布衣心中闪亮,已明白了她的心思,却不能拦他。

    徐老头见到思楠奔出,目光盯着她的背影,喃喃道:“不会是蓉儿公主,公主不会跑的这么快。”

    萧布衣知道他是陈宣蓉的仆人,对陈宣蓉自然熟悉。思楠虽是蒙面,可徐老头还是有种陌生的熟悉,不敢确认。

    思楠既然不认,萧布衣不想勉强,岔开了话题道:“老人家,马邑很乱,只怕过一段时间,会更乱!你既然来到东都,不如留在这里,安度晚年如何?”

    萧布衣是诚心挽留,徐老头却是摇头,“我要回去。”他说的极为坚定,萧布衣不明白他为何坚持要回去,却不再挽留,吩咐兵士端来了一盘金子。

    “你千里迢迢的赶来,我真的很感激你。若是能帮你做什么事情,我一定做到。可你若是无事让我去做,这些就当我的心意。”

    徐老头咧嘴一笑,“客官,你太客气了,当初你派人找我,他们已帮我解决了很大的难题。再说,知道有人知道这首歌,我以为是故人……”他说到这里,扭头望向了厅外,若有期待,萧布衣却狠心道:“没有故人,只是我很好奇。”

    徐老头脸上满是失落,嘴唇蠕动两下道:“我是个无用的人,保护不了蓉儿公主。客官,你若是有机会见到她们,请帮我告诉她们,我真的无能无力,希望她们不要怪我。”

    萧布衣沉声道:“要怪也只能怪命运折磨……”

    徐老头眼中满是孤寂,自语道:“命运?”他缓缓的站起,对那盘金子却是视而不见。萧布衣提醒道:“老人家,你忘了东西。”

    徐老头回头望向金子一眼,摇摇头,“到现在,我孤身一人,还要它何用?这些东西对我而言,不过是……客官,你若是喜欢,给我一头年老的骡子陪我回转,好吧?”

    萧布衣望了他很久,这才道:“好!”

    等徐老头离开,萧布衣找来了卢老三,吩咐几句,让他务必将徐老头送回马邑,这才歇了片刻。蒙陈雪一直默默的注视着萧布衣的举动,见他望向自己,轻声道:“布衣,你应该去看看思楠。”

    她的口气温柔中带有着坚决,萧布衣站了起来,点点头,就要走出厅中的时候,突然问道:“你早就怀疑他了?为何没有和我说?”

    蒙陈雪望着萧布衣的背影,摇摇头道:“我不知道是他!我也不想影响你的判断!可我知道,他就算是昆仑,也和虬髯一样。他到现在,从未做过不利你的事情。”

    萧布衣叹口气,摇摇头,也不知道自己想什么。

    走出了厅中,萧布衣去了思楠的房间,推开房门,思楠没有走远,面墙而立。

    听到有人走近,思楠没有任何反应,她也知道,能进这房间的人,除了萧布衣,不会是别人。

    萧布衣离她约三步的时候,止住了脚步,一时间不知如何说起。

    二人默默而立,不知过了多久,思楠才道:“我想……你已知道了昆仑是谁了?”

    萧布衣叹口气道:“我想不到是他,可是……除了他,我已想不到第二个人。”

    思楠背对萧布衣道:“昆仑就是孙思邈,不会再有第二人了。”

    萧布衣虽早想到这个答案,可一时间还是心中震惊。很多事情,思楠经历过,很多事情,萧布衣也对思楠说过,现在的思楠,知道的不比萧布衣少很多。

    “为何不说话,你还不想承认这个事实吗?”思楠问道。

    萧布衣良久才道:“我无话可说。”

    思楠并不转身,“你对孙思邈了解多少?”

    萧布衣只能道:“了解的实在不算多,可你为何如此肯定?你好像……并没有见过孙思邈。”

    思楠反问道:“你怎么知道我没有见过?”

    萧布衣苦笑道:“原来你也见过。”他除了这样回答外,真的不知道如何回复。他说的事情,思楠总是认真的听,可思楠真的很少对他说及过去的事情。

    思楠目光复杂道:“你就算了解的不多,你也应该知道,孙思邈一直都是迷一样的人物,没有人知道他的真实年纪。有人甚至说,他到现在已经近百岁,虽然看起来,他还像三十多的人。”见萧布衣沉默,思楠又道:“你就算了解的不多,你也应该知道,孙思邈救过年幼的李玄霸。李玄霸垂死之人,竟然能学得一身惊世骇俗的武功,他跟谁学的?要知道,李建成、李世民虽可说文武双全,但是武功和李玄霸根本不可同曰而语。如果孙思邈是昆仑,那一切都可以解释……”

    “怎么解释?”萧布衣失落道。

    思楠立即道:“孙思邈是昆仑,李玄霸得昆仑相救,成为昆仑的弟子,所以才有一身惊世骇俗的武功。李家道的道主李八百死了,李玄霸却可以接替李家道道主的位置,但这是个秘密,不能让人知道的秘密!李渊或许知道,李玄霸知道,昆仑知道,但是他们不打算让任何人知道,因为杨广要知道,第一个杀的就是李渊!李玄霸自幼熟悉太平道,所以他才能以假乱真的制造出龟壳骗你,李玄霸因为了解太平道往事,才会借裴矩发动蓬莱刺杀时让李渊出逃,扭转大局。裴矩老歼巨猾,可李玄霸一点不逊,若说他就是李家道道主,我不会质疑,因为他的确有资格!”

    萧布衣缓缓坐下来,“他的确有资格,他是我见过的最为聪明的一人,他比我和裴茗翠都要聪明!”

    思楠摇头道:“你和裴茗翠也聪明,但是你们都被他的虚情假意打动,要知道最可怕的不是敌人,而是你信任的朋友。你们在明处,李玄霸在暗处,所以才能骗过你们。李玄霸什么都知道,更是了解孙思邈,所以极有可能知道人书中的太平道众人,将他们玩弄在股掌之中。”

    萧布衣脸色微变,却还是一言不发。

    思楠又道:“你说当初虬髯客有孙思邈的灵丹妙药,如今也好解释。虬髯凌峰,昆仑绝顶,他们本来就是认识,所以虬髯客才会有孙思邈的神药。其实虬髯客并非隐瞒你,而是早就告诉你答案,可惜……你一直为思维所限,想不到这点。可天涯既然可以是黄门侍郎,为何昆仑不能是药王?太平道无处不在,并非说他们一直隐而不见,而是说,他们就算站在你面前,你也不知道他真正的身份。”

    萧布衣回首往昔,感慨万千,“你说的不错,我见到孙思邈的时候,从未想到其他。”

    思楠道:“孙思邈是昆仑,所以他才有能力解决瘟疫之乱。李玄霸是昆仑的弟子,所以才能将师父也算计当中。”

    萧布衣皱眉道:“你的意思是?”

    “我是意思是,昆仑可能很多事情也不知情。”思楠道:“昆仑当初约束了四道,把所有的一切交给虬髯客处理,然后去研究医道,普济世人。可李玄霸却利用这点漏洞,欺骗了师父,欺骗了虬髯,兴风作浪!虬髯客没有杀了李玄霸,或许不过是因为……他是昆仑的弟子!”

    萧布衣诧异道:“我本来以为,你会恨昆仑,没想到你竟然为他解释。”

    思楠漠漠道:“若说以往,我可能会恨他,所有的事情,都会往坏处去想。就算方才从厅中冲出来,我还是那样,可跟随你这么久,我已改变很多。所以就算我生母放弃了我,把我交给了丫环来带,我也没有太多的抱怨。”

    “原来你什么都知道了。”萧布衣舒了口气。

    思楠幽幽道:“我一切都知道了,我知道昆仑是孙思邈,也知道他为何要收我为弟子,因为当初李八百作乱,他也有责任,所以他找到我养母红英,将我带在身边,教我一身武功。我生母为了找我姐妹,将我丢下不管,后来也不看我,可我……竟然不恨她。”

    “为……什么?”萧布衣艰难问。他见到思楠转过身来,眼中蒙蒙的泪,滤去了那本来的光华,心中很痛。

    “因为她们过的显然比我还苦。”思楠漠然的口气中,带着无边的伤痛,“我不用等昆仑他们了,因为我已知道了想要知道的事情。萧布衣……我要走了。”

    萧布衣一震,“你去哪里?”)

    墨武《江山美色》永久免费阅读网址: http://www.bedbangkok.com/js_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