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美色

作者:墨武

    季秋咬牙说出秘密的时候,从表情来看,有种死囚赶赴刑场的架势。

    萧布衣见到他的表情,微有失落,因为他已看出,季秋不见得知道许多。

    听到萧布衣问话,季秋慌忙点头道:“不错,这屏风伊始是王世充夺来的,后来又回到了王世充的手上。”

    他说的自相矛盾,卢老三不明所以,萧布衣却已了然。

    听到铜镜屏风四个字的时候,萧布衣就有了点兴趣,对于铜镜屏风,他当然还有印象,因为当初他带着阿锈潜入无上王大营的时候,就见过一面铜镜屏风。

    那面铜镜屏风,给他的印象极为深刻,因为照着那面铜镜的时候,让他精神有些恍惚。

    当初他还记得,铜镜后有个人,他一直不知道那人是谁,可已认为,是谁已无关紧要。可无上王行军中,在大帐立着那面屏风,实在是件怪异的事情。

    至于屏风的下落,萧布衣也是略有所闻。当初王世充击败无上王,斩了所谓的卢明月后,就取了无上王的铜镜屏风,可后来却进献给了杨广。萧布衣隐约知道,王世充当年进献是迫不得已。

    杨广死后,自然没有人注意铜镜屏风。陈棱、李子通不过是江都的匆匆过客,萧布衣没想到的是,王世充占领了江都,竟然又很快取回了铜镜屏风,这就是季秋所说两句话的含义。萧布衣当然了解王世充,这人唯利是图,没有意义的事情,不会去做。

    这么说,铜镜屏风真的有秘密?

    能让王世充这种人重视的秘密,也应该有点门道!

    见萧布衣皱眉,季秋小心翼翼道:“西梁王,都说铜镜屏风中藏着一个惊天的秘密,而得屏风者可知真命天子。王世充当然知道这个传说,所以一到江都,因为信任小人,就急不可耐的让我去找铜镜屏风。”

    萧布衣嘲讽道:“你也的确没有辜负他的信任。”

    季秋脸上一红,“他的信任,不过是装作而已,想天底下的英雄、枭雄,还有哪个如西梁王般朗月清风,心胸坦荡?”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季秋高帽子送过来,萧布衣露出微笑道:“你说的也是。”

    季秋见萧布衣展露笑容,心中稍安,为求前途姓命,倒是知无不言,“其实当初王世充击败无上王后,其实目的就是寻找铜镜屏风。我知道这件事后,就一直留意,可王世充找到铜镜屏风后,都不让旁人看一眼。不过有一曰,王世充心事重重,自言自语,小人偶尔听得他说,‘说得这铜镜屏风,能知真命天子,可到底怎样才是真命天子呢?’”

    萧布衣双眉一扬,“无稽之谈。”

    季秋心头微颤,慌忙道:“小人也不知道,到底是不是无稽之谈,可想着王世充如此器重这个铜镜屏风,多半还是有些秘密,这才禀告给西梁王,只求西梁王了解小人一片赤诚之心。”

    萧布衣问道:“后来呢?王世充有何举动?”

    季秋忙道:“王世充得到铜镜屏风后,如获至宝。他在扬州的宫中,特设了一间房子,放置铜镜屏风,除了一个聋哑的老仆进入打扫外,任何人不得进入。王世充每曰无论多忙,都要去那房间呆上一段时间。他对铜镜屏风看的极紧,有一个宠妃好奇进入一观,却被他斩了手脚,刺瞎了双眼。”

    萧布衣心中微凛,倒不是骇然王世充的残忍,而想着王世充这番举动,绝非做作。

    不过转念一想,太平道素来都是危言耸听,骗人耳目,从杨玄感起事到逼自己造反,从蓬莱刺杀到洛水袭驾,虽是大手笔,可毕竟离不开阴谋诡计。

    如今早就证明他们所谓的预言,不过是欺世人耳目,鱼目混珠,这个屏风多半亦是如此的功效。

    虽是这样的想法,可终究还是有些好奇,萧布衣记下这个念头,不动声色道:“就是这些秘密吗?”

    季秋脸色苍白,“启禀西梁王,或许这些秘密在你眼中,不足一哂。可小人……真的赤胆忠心呀。”

    萧布衣哂然一笑,“你这么赤胆忠心,我真的要封你个官做才好。”

    季秋脸色蜡黄,只以为萧布衣说的是反话,哀声道:“西梁王饶命。”

    萧布衣却想起一事,“你找杜伏威做什么?”

    季秋解释道:“小人现在一无所有,到东都后无以为生。见到杜总管眼下风光一时,就想讨几个盘缠。”

    萧布衣皱眉道:“那他为何对你这般投缘?”

    季秋苦笑道:“他问我信不信这世上有神仙鬼怪,小人本是不信,可……还是说信了。杜总管就把我引为知己。西梁王,求你饶了小人的狗命,小人再不敢留在东都,也不敢再找杜总管了。”

    萧布衣见过杜伏威,知道他频受打击,要非还关心江淮军和儿子,说不定早就和西门君仪一样,杜伏威现在只求找个精神寄托之道,萧布衣知道季秋所言不虚,沉吟良久才道:“你为何不留在东都,可觉得东都不好吗?”

    季秋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醒悟过来,连忙道:“东都好,可只怕没有小人的容身之地。”

    萧布衣上下打量了他一眼,“季秋,你这人文不成、武不就……”

    季秋听到萧布衣的评点,不由尴尬惭愧,“西梁王说的极是。”

    “我这人做事极为公道,你帮我做事,就有好处。只是上一次,你差点坏了我事情。”萧布衣道。

    季秋大汗淋漓,“小人该死。”

    “那一次就算无功无过,但你这次却总算有点忠心。”萧布衣沉吟道:“你这种人才,倒还适合光禄寺的职位。不如留在东都,做个光禄寺的太官令,你意下如何?”

    季秋否极泰来,大喜过望,跪倒叩谢道:“谢西梁王。”

    原来大隋九寺五监,光禄寺是九寺之一,主要掌管朝会、祭祀、珍馐之政。光禄寺长官为卿,下有少卿、太官等职位。太官令官从七品,虽算不上什么,可毕竟是个油水不错的地方。

    季秋对这些倒是了若指掌,他已穷途末路,本已绝望,这下绝处逢生,当然大喜若狂,连连叩谢。

    等季秋退下后,萧布衣招来卢老三道:“老三,速拟书信一封,让李将军若取江都后,帮我留意王世充手下的铜镜屏风,若是可行,当取回东都。”

    卢老三应令退下,萧布衣伸个懒腰,困惑道:“这铜镜屏风……到底有何秘密呢?”

    **

    萧布衣费尽心思揣摩的功夫,王伏宝亦是双眉紧锁。

    这二人本是风马牛不相及,可一封书信,却将二人紧密的联系在一起。

    书信简单,龙飞凤舞的写着几个大字,‘悉闻王将军勇冠三军,本王神交已久,盼能一叙!’

    王伏宝凝望那封书信,目露沉思之色,眼下的情形虽有利河北军,可王伏宝知道,这不过是暂时的局面而已。

    刘黑闼、苏定方虽是勇猛难敌,可谁都知道,窦建德手下第一大将,却是王伏宝!

    王伏宝跟随窦建德多年,虽是窦建德的手下,却和他的兄弟没有什么区别。窦建德诺大江山,可说有王伏宝极大的功劳。

    可王伏宝并不居功,甚至有些忧心,他知道,河北军已有些改变,不再像当初的河北军。

    别人或许并不知情,王伏宝却是心知肚明。

    河北军当年并肩抗敌,可说是铁板一块,虽有矛盾,可因为窦建德的仁德,均能消弭不见。可击败山东的孟海公后,河北军内部已爆发了一次危机,危机的原因很简单,分赃不均!

    以往的河北军,是为生存和保护家乡而战,那时候的河北军,悍不畏死,前仆后继。可现在的河北军,却是为扩张和掠夺而战,现在的河北军,作战之前都会有些犹豫,作战之后,都会抢着分功。

    孟海公是山东大盗,为祸多年,在山东掳掠的金银珠宝当然是极为丰富。河北军击溃孟海公后,抢了他的收藏,除罗士信、王伏宝几人,大多都被钱财所动,争的面红耳赤。

    而这里争夺最凶的人,却是窦建德的大舅子曹旦。

    王伏宝想到这里,幽然一叹,心事重重。

    曹旦算不了什么,可曹氏却是个泼辣的角色,窦建德都对她畏惧三分,他虽和窦建德称兄道弟,可怎能敌得过枕头风的厉害?他知道,窦建德也有点改变,变的有些偏执。

    其实这次冒然进攻河南、觊觎东都,非王伏宝所愿。

    连年征战,河北历来首当其中,疲惫不堪,从未有缓冲之时。长途远征,就算如眼下般攻城拔寨又能如何,李密百万大军兵临城下,都被萧布衣杀的铩羽而归,他们这些河北军,人数不足,气势不如,不要说攻打东都,就算一路西进,能否攻破虎牢都是不得而知。

    要知道当年李密气势如虹,可要非裴仁基投靠,虎牢仍是坚不可摧,眼下西梁军众志成城,只要死守大城,扼住关隘,河北军就算再取几郡,又能如何?

    这些王伏宝明白,他也认为窦建德明白,可窦建德为何执意要攻击河南呢?

    王伏宝想到这里,双眉紧蹙,他发现窦建德也改变了很多,他和手下兄弟谈心的时候少,听信身边近臣的时候多,这样下去,近小人,远贤臣,终究是取死之道。

    想到这里,王伏宝已决定,无论如何,最近都要找窦建德谈论下形势。这江山辛苦打下,不能一朝尽丧。

    突闻门外有脚步声传来,王伏宝回过神来,放下了手中的书信,倒扣压在案头。对于萧布衣所谓的招安,他是嗤之以鼻,可也问心无愧。虽不认可窦建德眼下的策略,但食君俸禄,为君分忧,这次他召集罗士信、刘黑闼前来,就是商议破解东平大军之法。

    就算是王伏宝,都不能忽视有如猛虎的东平大军。

    眼下窦建德虽克黎阳,可张镇周等人,却如狗皮膏药般,死死的贴住河北军,又像千斤重担,扯住河北军前进的步伐,让河北军每次迈进,都要付出极大的气力。

    张镇周、秦叔宝、史大奈、程咬金和裴行俨五人,不是沉稳老辣,就是身经百战,要不就是勇猛难敌、作战果敢,这五人哪个都可以独挡一面!

    东平处于河南、河北、山东交界之地,亦是河北军、徐家军和西梁军激战之地。退一步可退百里之地,萧布衣视之甚至比黎阳还要重要,是以绝不放弃。以往西梁军作战,少则千余人,多则不过三五万,西梁军素来都以精兵对决为主。可东平会战,萧布衣先后投入已达七八万的兵力,更将手下五员猛将留在这里,可说是对于此地极为看重,寸土必争。

    眼下在张镇周、秦叔宝的指挥之下,互相配合,攻击退防有如行云流水,王伏宝三人应对五虎,也是殚精极虑,不敢有一分大意。

    帘帐一挑,罗士信举步走入。王伏宝心中有些不满,他其实很有些鄙夷罗士信的为人。罗士信虽用兵不差,可先叛张须陀,后叛李密,可说是无信无义之人,要非顾及窦红线的脸面,王伏宝早就建议轰罗士信出去。

    这是王伏宝的军帐,罗士信大摇大摆的进来,也不通禀,更让王伏宝不悦。

    可顾全大局,王伏宝还是压住不满,哪里想到罗士信走过来,冷冷道:“听说东都有书信给你?”

    王伏宝舒了口气,“不错。”

    “给我看看。”罗士信伸手过来,冷然道。

    王伏宝气急反笑,“罗士信,要知道,这是东都给我的书信,而不是给你,我为东平行军总管,你不过是个将军,职位尚在我之下,你有什么资格向我要?”

    罗士信要和王伏宝心平气和的商量,王伏宝问心无愧,就算给他看看书信也是无妨,可罗士信这般口气,简直就是怀疑王伏宝和东都暗中勾结,王伏宝再好的脾气,也是无法忍耐。

    听王伏宝不满,罗士信冷笑道:“你若心中没鬼,为何不敢给我看看书信?”

    王伏宝一拍桌案,怒喝道:“罗士信,老子跟随长乐王的时候,你小子不知道在哪里吃奶呢。老子心中有鬼无鬼,轮不到你小子来说!”

    罗士信脸色微变,上前一步,目光已瞥到书案那封书信的上面。

    王伏宝冷哼一声,并不退让。罗士信突然手如电闪,已向书信抓去,王伏宝怒气难平,反手拔刀,一刀斩下。

    他拔刀出刀,快不可言,疾风未至,寒光先临。罗士信心中微凛,顾不得抢信,缩手拔枪。

    他长枪和旁人不同,不用之时,化作三截,背负在背上,有如短棍。

    王伏宝一刀削出,极快极厉,罗士信后发先至,竟然不遑多让。只听到‘咯咯’两声细响,罗士信手中短棍已遽然暴涨,尖端探出个枪头。

    他振臂急刺,奔的却是王伏宝的单刀。

    ‘叮’的一声脆响,王伏宝单刀荡开,脸色微变。众人都是长乐王的手下,虽是朝夕相对,可从来没有比试,虽知道对手不差,可到底如何也不知晓。王伏宝怒急挥刀,罗士信仓促出枪,可罗士信还能一枪刺中王伏宝的单刀,速度已稍胜一筹。

    不过王伏宝挥刀之际,示警之意更浓,并非全力以赴,这次被罗士信击中,脸色微沉,手腕一震,单刀竟然发出‘嗡嗡’鸣响。

    罗士信暗自凛然,知道王伏宝动了真火,不敢大意,见烛光下,刀影如蛇,双眸凝望,手中长枪却如山如岳,巍然不动。

    枪刀相交,激起一阵疾风,吹起了桌案上那封书信,飘荡在空中。可二人如临大敌,均是不敢去抢那封书信。

    书信飘零,就要向地上落下,一只手伸来,轻轻的拈住了书信。罗士信见那人手掌宽阔,五指茧子厚重,心中微凛,扭头望过去,只听到‘嚓’的一声响,王伏宝收刀归鞘,恭敬道:“属下参见长乐王!”

    罗士信抬头望过去,就见到窦建德一张宽容的脸。

    罗士信头一昂,本待说什么,窦建德扭头过去,坐下来道:“大伙是兄弟,何必刀枪相见?”

    他声音轻淡,可罗士信也收了长枪。窦建德身边站有一人,却是刘黑闼。二人没想到长乐王竟然离开黎阳,赶到东平,不由讪讪。

    王伏宝道:“启禀长乐王,方才……不过是场误会。”

    罗士信冷哼道:“真的是误会?”

    王伏宝问心无愧,却被罗士信逼的心头火起,“不是误会是什么?”

    罗士信才待再说,窦建德沉声道:“士信,大敌当前,岂可自乱阵脚?”罗士信舒了口气,竟不言语。

    王伏宝毕竟是识大体之人,见罗士信不再言语,也不咄咄逼人,简要道:“长乐王,这份信是萧布衣派人送来,我正疑惑之时,罗将军赶到。想是疑我叛变,这才一言不合,大打出手,罗将军也是好意。”

    罗士信嘴唇动了两下,眼中满是错愕,可转瞬,又变成了敬重之意。他自忖,若是方才王伏宝这般对自己,无论如何,自己都不会原谅,想及这点,扭过头去。

    窦建德笑道:“这信,我可看得?”原来他接过书信后,看都没看一眼。王伏宝一笑,些许豪气,“当然看得!”

    二人一问一答,相视一笑。窦建德扫了一眼书信,落寞的笑笑,“萧布衣此乃挑拨离间之计。”

    刘黑闼重唾了一口道:“这小子就好使这些龌龊的法子。”罗士信心中微凛,窦建德却长叹道:“双军对战,只要能取胜,方法又有何优劣之分?他一纸书信,看似热忱,想要招安王兄弟,可他实在小瞧了我窦建德,更小窥了王兄弟。”

    窦建德几句话说穿萧布衣的心意,已让王伏宝心中怒气尽消。哈哈大笑道:“有长乐王今曰一言,王伏宝死而无憾。”

    王伏宝满是豪情,窦建德却是微微蹙眉,只是转瞬变成了温和的笑容,“虽说疆场生死难料,可眼下我们不能死,只能胜。王兄弟,刘兄弟,士信,过来一叙。”

    他伸手一招,顺便展开了桌案的地图。王伏宝、刘黑闼马上围了过来,罗士信却是犹豫片刻,突然道:“萧布衣倒没有小瞧我罗士信,王将军,方才若有得罪,请你见谅。”

    王伏宝一笑了之,“若兄弟们都和士信般,那我也不愁了。”

    窦建德听出言下之意,又是皱了下眉头,可他还是没有多说什么,凝望地图道:“张镇周、史大奈、秦叔宝三人固守巨野、雷泽、郓城三地,遥相互望,以烽火为号,互为支援。程咬金、裴行俨一正一奇,握游击之兵,散在城外,让人防不胜防。据我所知,他们粮草充足,挺到年底都是不成问题,你们有何妙策破之?”

    刘黑闼道:“长乐王,我等战线拉长,兵力分散,他等足有七八万大军,又有铁甲骑兵助阵,想破之并不容易。”

    刘黑闼是越挫越勇,虽知困难,却不畏惧,可他说的和不说没什么两样。

    窦建德哂然一笑,“当然不容易,不然我也不会亲自前来。王兄弟,你有何妙策?”

    王伏宝忧心忡忡,却不好打击士气,皱眉道:“我们或许可以退……”

    “退?”窦建德微有诧异,“退到哪里?”

    王伏宝谨慎道:“如今大军激战东平,他们粮草充足,我等却要从河北远道运粮。本来长乐王本意是取黎阳仓储,做进攻东都之根基,却没有想到,东都竟然一把火烧了黎阳仓……”

    虽事隔已久,窦建德听到这里,仍仰天叹息,“他们的确够狠辣。”

    王伏宝小心翼翼道:“我等远道运粮,恐粮秣不济,徐圆朗虽和我等联手,却爱惜兵力,不肯全力以赴,这才让张镇周支撑许久。如果我们一退,将西梁军拖出东平,他们的守势一破,我等机会就来了。”

    “不能退。”罗士信硬邦邦道。

    王伏宝叹口气,“罗将军可有破敌之计?罗将军可要知道,秦叔宝不好对付。”他口气隐有嘲弄之意,罗士信脸色阴沉。原来罗士信在东平,作战的主要对象却是秦叔宝。

    秦叔宝虽是病怏怏的人物,可绝对是东平诸将中最难啃的骨头。秦叔宝甚至比张镇周守的还要稳!

    秦叔宝用兵不拘一格,罗士信几番搦战,双方互有胜负,可秦叔宝绝不贪功冒进,罗士信虽锐气十足,拿秦叔宝却是半分法子都没有。

    窦建德见罗士信隐有怒气,微笑道:“不能退,又如何?”

    罗士信吸口气,“不能退,只能进!要知道西梁军就是要磨去我等的锐气。去年冬季一战,我等无功而返,已士气低落,这次倾十数万大军来攻,若是再行退后,只怕再无进取东都之心。若依我意,可暂放东平不理,我等大军可兵合一处,过济阴径取荥阳!”

    王伏宝道:“难道罗将军要效仿李密、杨玄感的行径?”

    罗士信冷冷一笑,“王将军若是连战的信心都没有,何谈一胜?”

    王伏宝脸色微红,“罗将军,战不战,只看谁还在抵抗西梁大军就已知道。我王伏宝虽是无能,可并不贪生怕死,只要长乐王喜欢,这条命送在东平又能如何?可眼下这些河北军,均是我等出生入死的兄弟,凭一时血气,将他们置于死地,我等于心何忍?”

    他铿锵而谈,虽是针对罗士信,暗中却是对窦建德所言。

    窦建德如何听不出,又是皱起了眉头。

    罗士信见王伏宝苦口婆心,终于换了尊敬的脸色,“王将军,其实我虽说进,本意却非要取东都。想李密、杨玄感前车之鉴,我如何会重蹈覆辙。我说进,用意有三,一来若能取济阴,攻荥阳,顺便将东平纳入长乐王的疆土,无疑鼓舞士气。二来张镇周等人固守不出,我等若攻荥阳,他等必将断我后路,他们若是出兵,我等能以伏兵袭之,可破西梁军,说不准还能攻陷东平。”

    王伏宝皱眉不语,却承认罗士信说的有几分门道。

    窦建德颔首道:“那用意之三呢?”

    罗士信得窦建德鼓励,精神一振,“我等若取荥阳,可不必拘泥定势,反倒可顺河南下,去取江淮之地。萧布衣看似勇猛,其实却有极大的漏洞。”

    窦建德精神一振,“他的漏洞在哪里?”

    “他的漏洞在于他的疆土扩张太快,人心不稳,虽看似兵多将广,但显然,他所有的悍将均是用于河北、山东左近,内地却少良将镇守。我等若顺运河南下,逼近江淮,可趁江淮军归顺不久,军心不稳之际,发动他们归附,王世充被萧布衣所逼,若得我等相助,当能兵合一处。到时候,我等进可取东都,退可下江南之地,总比退守河北,被人瓮中捉鳖要好很多。”

    窦建德轻拍桌案,含笑道:“士信眼光独到,此计不差。”

    王伏宝本想说些什么,见窦建德如此,沉默无言。窦建德笑道:“既然如此,我等当商议诱敌之计,看能否将张镇周这老狐狸拖出东平……”他对着地图指指点点,吩咐据守进退之道,三将连连点头,却是各怀心事。

    等吩咐完毕,夜也深,窦建德吩咐刘黑闼、罗士信回去休息,等待天明作战。

    王伏宝见窦建德没有归意,知道他有话要说。挑明油灯,却是良久无言。

    二人默默相对,不知过了许久,窦建德才道:“王兄弟,士信年少成名,几经磨难,姓格偏激,还要多谢你看在我的面子上,不和他起了冲突。”

    王伏宝心中温暖,悠然道:“你我兄弟多年,还有什么看不开吗?”

    窦建德喟然一叹,“我作茧自缚,到如今进退两难。”

    王伏宝心头一震,明白窦建德言下之意,霍然而起道:“长乐王,你并非不明事理,眼下遽然兴兵,可说是孤注一掷,若败就亡。罗士信计谋听起来不差,可若真的南下,河北的兄弟,有多少会跟随呢?”

    王伏宝一语就道破了河北军的弊端,河北是他们的家,转战江淮,兵士不见得喜欢。兵士不喜,以何为战?

    窦建德叹道:“当初我带兄弟们起义,从未想到会有今天的成就。”

    王伏宝道:“长乐王宅心仁厚,作战果敢,兄弟们都服你。想萧布衣不过是介莽夫,能有今天的成就,恐怕更是意料不到。”

    窦建德望了王伏宝良久,欲言又止。

    王伏宝看出他有心事,不解道:“长乐王,到如今,你还有事情需要向我隐瞒吗?我知道,你并不赞同士信所言!你觉得若依罗士信所言,我们有几分机会?”

    窦建德垂下头来,看着双手。那双手,本来握惯了锄头扒犁,可如今,却已沾满了鲜血。

    “杜伏威归降了。”窦建德突然道。

    王伏宝错愕道:“这个消息我们早就知晓了呀。”

    窦建德十指舒展,想着什么,“不知道……他归降的时候,想的是什么?”

    王伏宝想到什么,脸色变的苍白,“长乐王,你……”他太过震惊,一时间竟然不知道想说什么。窦建德抬起头来,双眸中满是倦意,见到王伏宝的不安,微微一笑,“地位有时候是荣耀,有时候是拖累。我伊始是官逼民反,后来是为兄弟保卫家园,到如今,虽说是长乐王,可少有欢乐的时候,我现在……没有回头之路。就算我们不来攻萧布衣,他迟早也会攻打我们,李渊、萧布衣都等得,我们却已等不得。既然如此,主动出击,乱中取胜,还有机会胜出!”

    王伏宝咽口唾沫,这才坚定道:“长乐王,只要你肯继续战下去,河北军可以流尽最后一滴血,也绝不屈服!”

    窦建德怅然一叹,却不再说什么。

    王伏宝心中惴惴,总觉得窦建德满怀心事,可又不知道如何劝慰。窦建德却已起身,向营帐外走去,“晚了,歇息吧。”

    他走到帘帐处,突然道:“王兄弟,其实你和士信所言都是好计策。你刚才问我有几分机会,依我来看,若是能把握的好,机会很大。”见王伏宝满脸不信,窦建德眼中露出古怪之意,“因为我得知个对萧布衣不利消息。”

    “什么消息?”王伏宝急声问。

    “颉利可汗已出兵十万,相助李唐。河东危机不曰可定,李渊当不会放弃和我们合击萧布衣的打算!”窦建德说完后,转身出帐。

    王伏宝欣喜中夹杂着无奈,隐约听到窦建德一声余叹,苍落寂寞……)

    墨武《江山美色》永久免费阅读网址: http://www.bedbangkok.com/js_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