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美色

作者:墨武

    两军勇士对决,萧布衣并没有动用铁甲骑兵。

    实际上,他此次出动骑兵虽众,足有万余,现在手上可用的不过是千余铁甲骑兵。

    征伐多年,萧布衣早有准备,再加上大隋中原的马场尽归他手,以往的精心准备,萧布衣无论从兵力或者马匹数量上,都是远超他人。

    可铁甲骑兵百战百胜,为不辱威名,萧布衣素来择选严格,宁缺毋滥。

    徐世绩训精兵,练骑兵,铁甲骑兵的每匹战马,都可以说是百里挑一,神俊非常。这样的举措下,铁甲骑兵并不算多,而且多数用于东平、江都和河东三地。

    手中的千余铁骑,萧布衣当用在最关键之时。

    河北军铁骑未动,他当不会让对手看清楚已方铁骑的实力。

    铁甲骑兵能够称雄天下,一靠阵法,二靠速度,而很关键的一点却是在乎神秘。每次被铁甲骑兵击败的对手,都是心惊胆寒,看不清虚实。如此张扬下去,以讹传讹,对方未战已胆寒三分。

    可如今万马千军注视之下,萧布衣绝不会将铁骑的犀利之处话于窦建德知,更不想轻易演给窦建德看。

    虽没有动用铁甲骑兵,可萧布衣还有胜出的把握。因为马虽不是百里挑一,人却是千中选一!

    东都百万中人选数千勇士,萧布衣这次带来,更是精中选精。他相信,张济等人绝对不会让他失望!

    **

    两方战马捡浅水处趟过,速度仿佛,转瞬就要冲到河心之处。

    张济众人虽有弓,却未摘,实在是双方虽奔在河中,可速度均是奇快,只怕不等挽弓,人已到眼前。阮君明身经百战,亦是算出距离不妥,觉得长弓累赘,握抢凝望前方。

    双方一冲,转瞬面面相望,可见到彼此的冷意。

    铁枪如林,长槊泛寒,窦建德见了,心中微寒。相对之下,河北军气势已稍差一筹。长槊远比铁枪要威猛许多,可要想灵活使用,非寻常兵士可以做到。萧布衣有此提议,竟然能找二百个如此威猛的长槊手,显然有备而来。

    窦建德见到对方手持长槊的时候,就已心中警惕,可这一战,他不能不接。

    他不接,手下兄弟不让。他虽是长乐王,可一生都是为兄弟们的快乐奔波。

    他号长乐,只因为他想兄弟们长乐,而他却是从未享受过什么。他到现在,节俭依旧,忧心依旧。

    有时候,丈夫做事,本来就是身不由己。

    窦建德并不知道,西梁这些勇士,使用长槊,不过是最根本的入选功夫。他若知道结果,他就算忍受萧布衣的讥诮,也不会让阮君明过河对决。

    可是他不知道!

    张济人在最前,伸手摘下盾牌。手中长槊平起,探出半个马头。马槊握在铁铸般的手上,没有丝毫颤动。落花流水不能阻挡他前进的步伐,他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阮君明。

    双军终于碰到,长槊铁枪几乎同一时刻出击!

    就算是萧布衣见到,都是双眉一扬,握紧双拳。从马儿奔势来看,河北军果然名不虚传。

    点点寒光,映在水面,阳光一耀,泛起凄艳的红。天地间好像有了那么一刻的静,转瞬轰然大响,战马悲嘶。

    阮君明一枪刺出,就觉不妥。他拼的速度,想要在张济出击之前,一枪杀死张济。可他小瞧了敌人,高看了自己。

    并非阮君明轻敌,而是他根本都没有听过张济这个名字。

    他知道,眼下西梁王手下的名将均是在外,这个张济,或许不过是个亲卫的角色。

    阮君明武功不差,可以说是在河北军中已出类拔萃,不然窦建德也不会派他对敌西梁军。擒贼擒王、临阵斩将无疑最杀对手士气之事,张济瞄准阮君明之时,阮君明何尝不知道,张济是西梁军此行的头领。

    他一枪取的是张济的胸膛,他有信心,能将张济连人带甲刺个对穿。可张济的反应出乎他的意料,张济提盾挡在胸前。

    ‘当’的一声大响后,长枪击中铁盾,划出一溜儿火星。张济马上晃了两晃,却几乎在同时,一槊击中了阮君明的战马。

    阮君明意料不到,回防不及!他算准了张济的千般变化,也有信心将攻击挡下,却没有想到他是擒贼擒王,张济却是杀人杀马。

    长槊洞穿了战马的胸口,斜插出腹,几乎没有停顿的戳进戳出,鲜血如泉般的喷出,凄艳壮烈。战马惨死,斜冲摔在明亮的河水上,瞬间染红了河水,激起滔天的波浪。

    马势极快,快的张济甚至拔不出马身上的长槊,阮君明反应奇快,在战马栽倒那一刻,已凌空跃起,扑向张济。

    张济弃槊拔刀,一刀挥出,似匹练破空。

    阮君明毫不犹豫的掷出长枪,长枪破空,有如闪电穿云。

    二人相对如此之近,甚至可以看到彼此眼中的冷漠杀伐之意。二人搏命,似乎都已弃自身于不顾。

    阮君明随窦建德出生入死,早就习惯忘却生死,张济更是天生的杀人机器,置生死于度外。

    半空中光亮一闪,寒光掠过,紧接着血花溅出,阮君明空中停顿片刻,胸口喷出一抹鲜血,落入河中,张济肋下染红,顺势冲出,已到河北军阵中。

    二人均受重创,可看似阮君明伤的更重,甚至赔了姓命。

    窦建德见到阮君明落入河水的那一刻,心中绞痛,银牙咬碎。他从未想到过,西梁军的勇士这么狠,这么果敢,就算是他手下大将阮君明,一招就被张济击落,生死未卜!

    那一刻不止张济和阮君明在决战,西梁军和河北勇士都已红了眼睛,进行殊死的搏斗。

    长枪马槊交错而过,毫不例外的见红喷血。这种速度,这种冲击,这种攻势,本来就是你死我活,没有任何缓冲的余地。

    众人比的不但是速度和力量,还有决心和信心。

    如此阵仗,没有实力活不下去,如此对决,没有信心一样活不下去!

    无从闪避,无从退让,只有坚信敌手杀了自己之前,最果敢、最迅疾的杀死对手,才是活下去的唯一途经。

    于是远处大军就看到,两队相撞的那一刻,不知道倒下了多少人,如被火焚烧的枯草般软弱无助,枯萎灭亡。河水瞬间就被染红,有如彩霞残晖,夕阳血照!

    生命在这一刻,简直卑贱无比。

    李靖从来不屑,也不会用这种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攻击方式,可张济不同,他除了这招,别无他法。

    张济脸色苍白,这时候却已快到了河北军的尾部。阮君明搏命的一枪,几乎刺破了他的脾脏,鲜血流淌不停,他没有机会去包扎。

    眼下的他,只能为活下去而努力。

    他既然答应了西梁王,就要不辱使命。生死搏杀中,可如方才那样生死一线,还是让他事后心惊。

    阮君明绝对不弱,他张济还能活着,只能说对决策略比阮君明正确。

    额头汗水夹杂着河水、血水流淌下来,迷离双眼。张济甚至没时间擦拭,他只是握着手中的长刀,和奔腾的狂潮擦肩而过。

    若不能一招制敌死地,他不想浪费半分体力,鏖战并没有结束,不过是刚刚开始。

    两个河北军勇士见张济杀来,毫不犹豫的交叉刺来。枪长刀短,两点寒光,若是成行,就要将张济钉在半空之中。

    张济挥臂出刀,竟然抛出了手中的单刀。

    单刀一旋,飞上了半空。可在这之前,已准确的割裂了左侧河北军的咽喉。那人倒下去的时候,握住咽喉,眼中满是不信。

    他已够快够狠,没想到张济更冷更狠!

    右侧长枪刺来,破空之声刺耳。河北军这二百人,亦是精中选精,每个人都是不可轻视。这一枪勇猛无俦,虎虎生威,就算刺在铁板之上,都可能刺穿!

    张济已赤手空拳,无从抵抗。只能左手一扣,抓住马缰,双脚甩开马镫,几乎平飞般躲在马儿的一侧。

    冰冷的长枪毒龙般擦着张济背脊而过,带股火辣辣的痛。张济闪过枪尖,大喝声中,已震开枪杆,凌空扑过去。

    他手中只有张长弓,一支箭都没有。眼下他能抓住的,只有这张长弓!

    右侧那人虽是激战之中,却几乎笑了出来。就算张济握把匕首,也不会让他感觉如此好笑。

    一张没有羽箭的长弓能做什么?

    张济立刻就告诉了他答案,不要说一张长弓,就算一根绳子在张济的手上,都是杀人的利器!

    张济飞扑过来,有如苍鹰般勇猛。那人还来得及抽枪再刺,眼睁睁的看着长枪已刺入张济的小腹,却并没有想象中的阻隔。

    张济空中急急扭腰,躲过夺命一枪,手一扬,长弓已套在那人的脖颈之上。

    他擦那人身边而过,手一用力,‘崩’的响声后,弓弦崩断,人头落水。

    张济一次冲锋,杀了不过三人,可给他的感觉,实在和杀三十人一样的吃力,只因为这河北二百勇士都是战火鲜血堆砌而出,远比寻常的兵士要彪悍。可他却终于不负萧布衣的厚望,他击杀了河北勇士的领军之人!

    等到张济勒马转过身后,却是悲哀的发现,四百勇士到如今,剩下不到半数人马。

    河北军死伤过半,可西梁精英,亦是伤亡惨重。

    双方看起来,实力竟不分上下。

    每个人都已红了眼睛,只想着就算死,也要杀一个完成最低的目标。双方人手相若,能多杀一人,就能给同伴留一分活命的希望,也能为胜出争取一丝的希望。

    冲锋过后,每个人身上均是血迹斑斑,双眸红赤,紧咬钢牙。只要不死,这场战就要继续。

    河北军沉默一片,西梁军也不欢呼。

    汜水的上空,窒息着死一样气息。

    这一次冲杀的惨烈,远远超乎所有人的预料。似乎河北军的锐气、西梁军的怒气均是充斥在这一次冲杀之中,鼓声没有再响,因为这时候的催促简直是种不可饶恕的残忍。河北大军已跃跃欲试,河北将领心急如焚,只想换回一脚踏入地狱的兄弟。

    西梁军没有稍动,动的只有随风猎猎的大旗。

    萧布衣没有稍动,只是双眼凝寒,更显冷意。

    可所有的西梁军,均是屏住了呼吸,凝望着作战的同伴,只希望为他们凭添一分气力。

    河北军心中骇然,没想到西梁军冲锋的时候也很热血,没想到西梁军拼杀的时候不但铁血,还有冷血!

    河北军出动的二百人中,最少有五十个随窦建德突袭过薛世雄的军营,对于这一战,他们本势在必得,可没想到,他们竟连西梁王的二百长槊手都是不能解决。

    窦建德痛苦的握紧了拳头,这时候,他很想高声呼喝,让河北军冲过河去,和西梁王拼死一战。

    还有什么,比眼睁睁的看着兄弟去死也无能为力要痛苦?

    可他不能下令,他此刻冲出去,就算救出了剩下的百人,可已承认技不如人。河北军差了装备、差了纪律、差了铁血,差了地盘和厚度,如果连最后的自信都失去,他拿什么和萧布衣对决?

    其余将领一般的想法,都是握住手中的兵刃,并不上前。

    西梁军很公正,公正的让他们无法上前!这场决战很公正,只要是汉子,就要坚持下去。若是出兵,不但被西梁军看不起,就算那些厮杀的汉子都看不起。

    张济人在马上,手按肋下,鲜血还是不停的涌出。西梁勇士沉默无语,却和对手般,握紧了手上的兵刃。

    毫无征兆的,双方催马前行,义无反顾。

    河中众人已知晓,这次对决,不死不休,要活下去,只能杀死对方的所有人手!

    马蹄翻飞,浪花朵朵,又不知要湮没多少英雄豪杰!

    **

    萧布衣远远望去,叹了口气,他知道,再一轮下来,剩下的不会再有几人。

    河北军比他想像中的要勇猛。

    他本以为,凭借西梁勇士,可轻松的击溃对手,给窦建德以致命的打击,摧毁对手的信心。

    可河北军毕竟不是豆腐,他还是低估了河北军。低估的代价,就是以西梁精英的损失惨重来换得。

    这时候的他,也不能出兵。河北军骁勇、重义、善战、倨傲,他若出兵相击,无疑破坏了默认的规则。

    破坏规则的代价极大,不但让河北军鄙夷,甚至也辜负了西梁军的一腔热血。他只能按住刀柄,头一次期冀张济再下一城。

    双方第二次冲杀,没有了第一次的速度,可惨烈只有过之。

    因为双方枪折槊失,更多人只能依靠短兵相接。他们抓住了能有的兵刃冲过去,眼中早认准了挑选好的对手。

    众人都知道,彼此实力相若,只要能搏杀个对手,就已不负此行。

    有的手中握的不过是把断矛,有的拿的是一把单刀,张济拿着的,不过是一张铁弓,而且还是弓弦已断的铁弓。

    烈马狂奔,他身上的鲜血临空飞洒,带出了一道若隐若无的血线,他这次盯的却是,一个手握长枪,杀气正酣之人。

    张济不知道对手是谁,可却知道,这人看起来完好无损,当有过人之能。他既然身为此行统领,当以扼杀最难缠的对手为己任。

    他不是不知道会死,但是有时候,就算死,也要再杀一人。

    那人也正望着张济,方才战马若潮,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张济搏杀阮君明于马下,而无能为力,这次他要为河北军夺回士气,他要杀了张济为兄弟报仇!

    河北军不约而同的望着那人,所有的希望也都落在那人身上。他们都知道,张济是此行西梁军的战魂,只要杀了张济,河北军有八成的把握可以获胜。

    那人叫做曹子琦,武艺和阮君明不相上下。

    谁都看出张济已身受重伤,马上摇摇欲坠,曹子琦方才连杀西梁军三人,毫发无伤,已占优势。

    张济手持长弓,额头冒汗,曹子琦手握长枪,目光森然。

    第二轮的功夫,二人已经选定了彼此作为对手,不死不休。

    水花四溅,虽无马蹄隆隆,可所有的人,一颗心都已提到了胸口。见到二人飞速的接近,目眦欲裂。

    双方转瞬冲到面面相对,曹子琦毫不犹豫的出枪。

    对手只有一张长弓,无论如何,都是要不了他的姓命。曹子琦出枪之际,已打算对手无论如何发招,他都不会闪避。

    他一定要在这轮杀死张济,然后剿灭所有的西梁军!

    曹子琦想了太多应对的策略,却没想到,张济根本没有出招!

    张济已长吸一口气,瞥见同伴和河北军的惨烈厮杀。他看见一个同伴一槊将个河北军的胸口刺个血洞,他也看到,敌手一枪刺穿了同伴的心脏,他还看到,一个西梁军手持长箭,临空扑去,在对手扼杀自己之前,同时将羽箭送到对手的咽喉……

    他看到太多太多,他知道这一轮下来,场上剩下的人,不会超过十个。

    但他想不了太多。

    见到长枪刺来,他精力集中,思维前所未有的敏锐,生死关头,他甚至见到枪尖带水,水滴成环,一点寒光破环而出,有如紫电,速度之快,骇人听闻。

    那一枪刺出,四周空气都是为之急旋呼啸,河北军、西梁军,均是望着那……夺命的一枪。

    张济只来得及闪闪,长枪破空,刺入了他的右胸。

    鲜血崩飞,宛若茶花烂漫,牡丹盛开,又带着秋末红叶凄艳的凋零。

    河北军几乎就要欢呼起来,就在那时,张济出招,他只是双手一握,铁弓一弯即展,在两马交错之际,弓梢化作一道暗影,准确无误的打在曹子琦的喉结之上。

    两马错开,张济胸口带着一杆长枪,岿然不动,曹子琦马上晃了两下,翻身栽落。

    ‘噗通’声响后,水花四溅,曹子琦死!

    **

    河北军的欢呼压制,转瞬变成了胸口一声沉郁的深叹,汜水上,不但兵士血快流尽,就算战马都是流淌了最后的热血。

    河水上的兵士,已屈指可数。

    西梁军加个张济,还有六人,河北军已去阮君明,曹子琦两员大将,剩下的不过还有四人。

    窦建德心如刀绞,死难之人,有数十人一直跟随着他出生入死多年,可一朝死于非命,他受到的打击简直难以想像。

    西梁军没有欢呼,也被惨烈所震撼,只祈求最后的剩下的六人能平安归来。

    张济胸口长枪不拔,已摇摇欲坠,剩下的五个西梁兵知道胜负关键,当求扼杀最后四人为主。

    张济并不停歇,竟然催马向前,向对手逼去。

    两军被他的勇猛、剽悍所撼,简直难以置信,他们实在不能相信,这世上还有如此死士,还有这般铁打之人,他还能一战?

    张济就算不战,可给予同伴的鼓舞也是难以想象,五人和张济并肩策马,缓缓压去,剩下的四个河北军,终于露出了惊惧之色。

    可他们不能退,退了后,生不如死。

    双方对面,五人才要策马,只听到河中‘赫拉啦’的一声响,水花飞溅,一杆长枪破水而出,毒龙般的刺向张济。

    长枪另一头,却是握在阮君明之手。

    阮君明竟然没有死!

    他躲在河面漂浮的马鞍下,只等着这最后的一击,杀了张济,扭转败局。

    这一幕,谁都没有想到,这一幕,让河北军振奋,西梁军揪心,就算萧布衣都是双眸爆寒,脸上失色。

    阮君明和张济一样,身负重托,怎肯轻易就死,那一刀虽中他的心脏,却没有切断他的生机。他知道无力再战,只剩最后的机会,所以隐而不出。

    长枪刺出,张济看起来已不能再躲,身侧一西梁军,合身扑上,挡在张济身前,血花四溅,已被一枪毙命!

    张济一声怒吼,落下马来,双膝一夹,已卡住阮君明脖颈,然后发出了惊天般一声吼,用尽最后的力气,只是一转。

    ‘喀嚓’声响,虽是轻微,传到众人耳边,却如沉雷惯耳。张济一转,硬生生的扭断阮君明的脖颈,阮君明死,张济软软倒下,随同他沉入水底。

    河北军一颗心沉下去,西梁军一颗心提起来。

    张济,是生是死?)

    墨武《江山美色》永久免费阅读网址: http://www.bedbangkok.com/js_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