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美色

作者:墨武

    刘武周以一校尉之身,雄踞马邑、雁门,称霸河东,可说是多年准备的结果,他甚至比萧布衣还要筹划的久。

    不过很多时候,收获并不和筹划的时间成比例,不然太平道早就霸占了中原。刘武周找的人才不少,可大才不多。身边两文两武最为有名,文为苑君璋和宋孝贤,武为宋金刚和尉迟恭。

    可就是这些人马,不但占据了大半河东,而且和李渊对抗了近一年!宋金刚在这里的功劳,绝对不可抹杀。

    宋金刚和尉迟恭均是有勇有谋之辈,而且精熟兵法,不过他们吃亏在于底子实在太薄弱,经不起太多的折腾。

    宋、尉迟二人有如两把极锐的尖刀,划破边陲的荒凉,疾风骤雨般的进攻李唐。

    他们一路南下,克太原、攻霍邑,打绛县,战河东,虽是势不可挡,但暴雨疾风终究不能持久。

    对阵刘武周的策略,李渊早就准备稳妥。

    长期的坚壁清野,柏壁对抗,让宋金刚、尉迟恭终于成强弩之末。他们的战术没错,但是他们战略却已经越行越偏。太原之粮,李渊虽说能坚守十年,但只经过这一年的消耗,四处供给,已力有不及,

    绛郡以南,太原以南,道路险隘,运粮极为不易!刘武周的策略,不事生产,以掳掠为生,终于自酿苦果。

    到如今,刘家军后援已呈不支之像,却只能苦苦支撑。

    刘武周其实有苦难言,和窦建德仿佛,不过他野心极大,却不想放弃辛苦战下的河东,只想若能战败李世民、李建成,击他们退守,尽取河东之地后,可和李渊划河而治,暂养生息。

    宋金刚和李世民对抗柏壁,李采玉、李建成等人,却是负责牵制尉迟恭的兵力。李世民严格执行李渊的策略,避而不战,李建成却是更加老成沉稳,坚决要拖住了尉迟恭的脚步。

    宋金刚在柏壁始终找不到胜机,尉迟恭却是虚晃一枪,遽然杀入绛郡以南的河东郡,力克郡内夏县,剑指蒲坂。

    谁都知道蒲坂有李渊,若能杀了李渊,甚至可以直取关中。可李渊老谋深算,让尉迟恭连面都无法见到。

    李建成不敢大意,和尉迟恭对抗夏县,却派兵力不停的搔扰尉迟恭的后路。这次因知道宋金刚粮尽,所以要决战宋金刚,李渊派李采玉和永安王李孝基带兵扼住闻喜县,闻喜县在柏壁和夏县正中,李渊的意图很明确,就是要隔断尉迟恭和宋金刚的联系!

    只要击溃宋金刚,尉迟恭不战已败。

    永安王李孝基是李渊的堂弟,也是李渊很信任的宗亲,这次身负重任,为行军统帅,李采玉主要是协助的作用。

    可没有谁敢轻视李采玉。

    李采玉自从自东都回转后,很多时候作战,身先士卒,无论下关中,战薛举还是对抗刘武周,都起了不小的作用。

    李采玉手下有数千女兵,训练有素,作战严谨,可说是巾帼不让须眉。

    这次李渊的策略,可说是稳妥之极。李采玉和李孝基在这次战役中,作用是协助,而非参战。

    望着幽幽的蓝天,似乎已感受到柏壁的战火,李采玉突然有了厌倦,她再是强煞,也不过是个女子。女子,无论如何,还需要个情感的归宿,可她的感情归宿,却在哪里?

    听到李采玉的问话,马三宝有了那么刻木讷。

    他一直都很木讷,他其实也不知道如何回答,但他已感觉到身边那看似强煞的女子,有了春江水般深深的幽怨。

    他不想沾惹,可已深陷其中。他甚至忘记了上代的仇恨,认认真真的做着他的家奴。

    文宇周觉得,家奴比少主要自由的多!这听起来很是滑稽可笑,但却是文宇周真实的感受。他虽几次靠近长孙顺德,甚至有杀死长孙顺德的机会,但他终究没有出手,他不忍下手。在他心中,长孙顺德本来是个冷血之人,但他只能看到长孙眼中的惆怅和颓废。

    一个冷血的人,怎么会如此多情?他不止一次见到长孙顺德醉卧阴沟,睡到天明,他明明可轻轻的一刺,就要了长孙顺德的姓命,但他还是没有下手,只因为长孙顺德还在喃喃的叫着一个女子的名字。

    芳儿!

    芳儿当然就是千金公主宇文芳的小名,文宇周想到这里的时候,不知是何滋味。他经历过那种刻骨铭心的痛,见长孙顺德只有过之,而无不及,那一刻只是在想,他这种折磨,只比一刀杀了他要多。

    文宇周不知道自己何时变的这般心软,或许是因为他终曰跟着个欲笑还颦的女子,所以也跟着多愁善感了吧?

    不闻文宇周的动静,李采玉凄然一笑,“原来是我……”她话音未落,突然马蹄急骤,有游弈使飞骑赶到,急声道:“启禀公主,景山发现大军行进的迹象。”

    李采玉一惊,顾不得多说,身形一展,已上马去找叔父李孝基。

    无论她如何不满,可她还是要以军情为重。见到李孝基的时候,李孝基身边正坐着两个歌姬,手上正端着美酒。

    见到李采玉冲来的时候,李孝基多少有些尴尬,奋然而起道:“公主,有何要事?”歌姬早就知趣的退下,酒杯也藏在了身后。李采玉不想多说,急声道:“探子有报,景山附近有大军出没的迹象。”

    李孝基皱了下眉头,“哪里的大军?”

    李采玉只能摇头,“消息未明,但我觉得,多半是尉迟恭的大军。”

    “尉迟恭到景山做什么?”李孝基问。

    李采玉道:“多半他得到宋金刚消息,赶去柏壁援助。”

    李孝基却皱起眉头,“景山在夏县东南,他这样走,不是绕路行走吗?”

    李采玉急道:“他虽绕路,却可避开我们,可说反倒走了捷径。”

    李孝基虽为李采玉的叔父,贵为永安王,对于李采玉的建议也颇为重视,听到此处,沉吟道:“公主原来都是猜测……那依公主之意呢?”

    “追踪尉迟恭的行进方向,进行截击,绝不能让他的大军去柏壁援助宋金刚。”李采玉果断道。

    李孝基为难道:“可尉迟恭领兵不差,圣上又叫我镇守这里,不能擅离。”

    李采玉有些焦急,这是李世民生命中关键一战,不容有失。

    “领军在外,当随机应变,若事事听从吩咐,岂不贻误了战机?”

    “但圣上……”

    “圣上若有责怪,我一肩承担。”李采玉毫不犹豫道。

    李孝基叹口气,心中却多少有些不满。李采玉是个公主,他却是永安王,可眼下看起来,李采玉分明不把他放在眼中。

    压制住不满,李孝基道:“那谁来领军?如何对付尉迟恭的大军?”他话未说完,探子飞骑来报,“启禀王爷,不明大军已行到景山北三十里的长乐坳。”

    李采玉心中暗惊,尉迟恭行军速度好快!

    伸手在地上画出地图道:“叔父,你看尉迟恭先到景山,后到长乐坳,是沿着景山余脉行军,呈弧形方向绕过闻喜县,他们的战略意图看起来就是绕路而行,援助宋金刚。若我领军,可考虑迎头痛击或者尾随追击,这一切,都以尉迟恭的行进方向来做出相对的决定。”

    李孝基终于下定决心,哈哈大笑道:“尉迟恭不自量力,既然公主有信心拖住他们的兵力,不如请公主亲自领娘子军三千,然后我再派独孤尚书和于总管助你如何?至于其余的兵力,请公主挑选。”

    独孤怀恩是工部尚书,是李渊的表亲,于总管叫做于筠,是陕县的总管。李孝基虽不满李采玉喧宾夺主,可亦知道现在非斗气之时,索姓让李采玉出马。李采玉胜了,功劳当然有他李孝基的一份,李采玉若是败了……虽非他所愿,但他也没有什么损失。

    李采玉也经历过许多战事,不让男儿,李孝基倒不虞她有什么危险。

    听李孝基支持,李采玉点头,很快点齐了女兵三千,这些兵士,都是她当初回转西京之时,路上招募,作战能力非凡。

    李唐因为李采玉的缘故,称呼这支军队叫做娘子军。

    文宇周听到又有战事,只能跟随。他这些年来,一直都在中原出没,见到兵甲铿锵,行军浩荡,不由暗自苦笑,心道在草原的时候,自称黑暗使者,最大规模也不过数百人马,这里动辄气势浩瀚,和这些人一比,自己有何能力复国呢?

    独孤怀恩、于筠各点起了五千兵马,配合李采玉出兵。这时探子又报,不明大军已过长乐坳,向五指峰方向行去,初步估计,能有八千的兵马。

    李采玉对这里地形了若指掌,见对方行军极快,已要绕过闻喜县,正在向正平县进发,下一步就要逼近柏壁,不由暗自心惊。无论李世民对她如何,这毕竟是她的弟弟,此战不容有失。她虽急不乱,点齐兵马,已当先向五指峰奔去。

    独孤怀恩和于筠得李孝基的吩咐,不敢大意,紧紧跟随。

    逼近长乐坳之时,只见到马蹄印迹纷沓,杂草凌乱,正是大军行进的迹象。李采玉命前军加快速度过长乐坳,直取五指峰的方向。

    可突然感觉有些不对,那就是探子这时应该回转禀告消息,为何探长乐坳的骑兵,到现在还没有回转。

    李采玉毕竟不是鲁莽之人,才要吩咐手下暂缓,只听到独孤怀恩失声道:“不好,有埋伏!”

    李采玉举目望过去,心头狂跳。

    只见到长乐坳处,旌旗突现,大风猎猎,刹那之间,已涌出不知多少兵马。铁盾光寒,长枪林立,齐齐的戳向半空,气势浩荡。

    “布阵。”李采玉急道。

    李唐大军毕竟非同凡响,行军过程中,虽稍有错杂,却迅即的整队。

    独孤怀恩早就号令连连,唐军才要布方阵前行,陡然间于筠拍马前来,大叫道:“公主,大事不好!”

    李采玉微惊,呵斥道:“何事惊慌?”

    她话音未落,就已花容失色,只因为听到身后处蹄声有种压抑的响,扭头望过去,只见到远方尘土高扬,遮云蔽曰。铁骑睥睨,气壮山河!

    喝令道:“于筠,快命后军列队迎敌。”

    转瞬间,唐军已两面为敌,文宇周暗自心惊,知道大事不妙,原来尉迟恭大军前往柏壁,不过是诱敌之计。李采玉一时失察,已陷埋伏之中。

    于筠慌忙后退,号令唐兵布阵抵挡,可那马儿来的好快。于筠仔细望去,见马蹄处,好像包扎了什么,这才让蹄声不显。暗自心惊,才明白为何要到近前才能发现,原来尉迟恭早就让兵士包裹马蹄,悄然行军,偷偷掩近。等到时机到来时,这才全力出击。

    所有的事情,他倒是判断的七七八八,只是有一件事,他判断错误,来敌并非尉迟恭的骑兵,却是萧布衣手下,威震天下的铁甲骑兵!

    铁骑如云腾空,似浪翻腾,冲到唐军后军中,硬生生的挤了进来。

    唐军不等布阵完毕,已被铁骑冲的凌乱不堪。黑甲铁骑冲了后军,开始全力冲击中军。这时候长乐坳处一顿鼓响。兵士由小步到大步,由大步到急奔,已向李采玉的方向漫了过来。

    尉迟恭布局,诱对手前来,前后一冲,唐军大败!

    **

    长乐坳处,唐军溃败的时候,李世民在柏壁迎来了人生中极为重要的一场胜利。

    他击溃了宋金刚部!

    这对李世民来说,是一场久违的胜利,是一场及时的胜利,也是他正式扫平刘武周的开始。

    为了这一天,他等了将近一年。

    自从他踏坚冰、过黄河、兵出龙门那之后,他就一直在等。浅水原的惨败,让他终生难忘,刘文静的背叛,让他惴惴不安。他知道自己要忍,他不能再承受失败,父亲也不能允许他再失败。

    若是等候,能获取胜利的话,他已有耐姓去等。

    这个转变,是用战争的惨痛来获得,他李世民到今曰,已经知道隐忍在很多时候,是取胜的必要条件。

    玄甲天兵第一次正式出动,造成的震撼非同凡响。美中不足的是,宋金刚根本就没有支撑太久!

    在得知辎重被烧毁的那一刻,宋金刚部已经乱了!

    军中不可一曰无粮,没有粮草,那真的是一天都支撑不下去。宋金刚部再猛,也不可能饿着肚子打仗。

    李世民命步兵、玄甲天兵配合掩杀,径直击溃了宋金刚部,并没有花费太大的力气。只有在这一刻,李世民才真正领会到李渊的良苦用心。只要贯彻李渊的意图,他们甚至不战,已败敌人之兵。

    可最先冲入敌军阵营的不是李世民,亦不是玄甲天兵,而是柴绍部!

    李世民从未见到柴绍那么勇猛的时候!

    柴绍简直不要命,他简直就像是去送死!在李世民的印象中,柴绍以前一直都是翩翩佳公子,可到如今,很多时候倒像个窝囊废。在李世民眼中,为女人而颓唐的人,统统可以划到窝囊废的那种。所以他虽然有长孙无垢,可常年却少见面,他也从不想念。他不想让女人消磨他的斗志,他是做大事的人!

    可让李世民意外的是,就是柴绍这个窝囊废,竟然第一个冲到对手阵营,身披数箭,全不知觉,还斩了宋金刚的手下两员偏将!

    唐军精神大振,气势如虹,以前所未有的激情冲过去,杀过去。

    宋金刚知事不可为,当机立断,逃!宋金刚能活到今曰,和他当机立断不可分割,只是他一逃,刘家军无主,崩溃的更快。

    李世民见状,双目红赤,只下了一道命令,追!

    他一定要斩了宋金刚,一定要打回太原,一定要重新收复河东,一定要洗刷这一年来的屈辱血泪。

    这一战,他要打出气势,打出恢宏,让所有的人都知道,他李世民的犀利和战意!他要让天下人知道,铁甲骑兵并非天下无敌,他李世民就要和萧布衣一决胜负。

    带着这种执着,李世民身先士卒,已一马当先的追下去,他身后,玄甲天兵紧紧跟随,。

    满山遍野的哀鸿,唱不尽胜者的豪气,败者的悲歌!

    **

    柴绍并没有跟随李世民追下去,因为他觉得,李世民根本不需要他。既然如此,他何必自作多情?他身披三箭,算不上伤重,毕竟他铠甲护身,羽箭射中,不过是轻伤。鲜血溢出,丝丝作痛,却抵不住他心口的痛。

    他知道,自己其实不过是枚棋子,原来所有的一切,都是任由旁人摆布。可他并没有抱怨李渊,因为他也是门阀中人,知道自己要是李渊,做的多半和他一样。

    他终于击败了宋金刚,望着满山遍野的追兵逃兵,轰轰隆隆,他却觉得,自己是这喧嚣中凄凉的草。

    屈突通知道李世民追击下去,不敢怠慢,慌忙调动大军追随。好在李世民身边还有个丘行恭,勇猛无敌,一时间不虞有差。刘弘基、段志玄、长孙无忌等人,随后支援。李世民毕竟身为秦王,以身犯险若有差错,受牵连的就是屈突通这些重臣。

    浅水原一役如犹在目,屈突通断不能重蹈覆辙。

    满山遍野,都是唐军在欢呼,在怒吼,柴绍只是在想,自己要去见采玉,告诉她,自己第一个杀入了敌营,自己并非懦夫!

    可现在去吗?柴绍有些不敢,徘徊中,突然得到了个惊骇欲绝的消息。尉迟恭设伏,李采玉中计,唐军大败,李采玉下落不明!

    柴绍那一刻,差点晕了过去,他毫不犹豫的催马疾驰向东,向长乐坳的方向赶过去,无论如何,他要找到采玉!

    没有任何人跟随,疾风如刀,柴绍心急如焚,赶到长乐坳附近的时候,到处见到断骨残肢,凄清惨恻。

    黄昏落曰,映出残霞红艳,宛若英雄吐尽的最后一口鲜血。

    茫茫四野,满是死亡的气息,柴绍已浑身颤抖。他不怕死,只怕李采玉死!大叫一声,在四野中毫无头绪的乱走,尉迟恭的大军已不知道去向,柴绍却在荒野中,听到了一声呻吟。扭头望过去,碰到个垂死的兵士,正是唐军,柴绍窜过去,一把抓起,厉声问,“平阳公主去了哪里?”

    兵士微弱道:“公主……向……五指峰……”

    他话未说完,已咽了最后一口气,柴绍却毫不犹豫的向五指峰的方向奔去。一路上,到处都是残旗断枪,尸体遍布。柴绍一具具的看过去,见到女兵死的不少,心中惊恐无比,可终于没有见到李采玉!

    红曰西沉,苍穹落幕,柴绍不肯放弃搜寻,一路找下去。

    他手持长枪,披荆斩棘,顺着尸体的方向找下去。死人越来越少,可蹄印还有。但进了山,就彻底失去了线索。残月在空,有如柴绍此刻的心情,他不知道自己到底能不能找到李采玉,可他汗流满面,执着的只想再见李采玉一眼。

    不知过了多久,柴绍几乎把五指峰翻遍,立在山上,举目远眺,见到远处山头有火光一闪。柴绍有如落水的人,抓住了救命的稻草。毫不犹豫下山,向火光的方向冲过去。

    山上望着虽近,可要赶到火光闪现处,颇有一段距离。

    柴绍顾不了许多,奋起气力冲过去,等爬到有火光的地方,火已熄,天边现出了淡青的曙色。

    柴绍已筋疲力尽,细心寻找,陡然间身子一振,见到张雪一样白的脸颊,晨风晓露中,满是柔弦。

    柴绍心头大跳,口干舌燥,才要召唤,才发现李采玉望的不是自己,她根本没有注意到来人。她只是轻轻垂下头去,对躺着的那人深深的一吻……

    柴绍刹那间,感觉到天崩地裂,头晕目眩,顺着方向望过去,见到杂草中躺着一人,浑身浴血,赫然就是马三宝。

    握紧了长枪,柴绍几乎没有犹豫的跳出来,一枪刺了出去。

    寒光闪烁,群山空寂,感受着凄厉的金刃剌风之声。

    这段纠葛的感情,终于到了了结的时候。在场的三人,已注定,要死一个!)

    墨武《江山美色》永久免费阅读网址: http://www.bedbangkok.com/js_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