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美色

作者:墨武

    曹旦方才还和个发情的孔雀般,趾高气扬的时候,恨不得露出光秃秃的屁股,可被王伏宝掐住脖子那一刻,已如斗败后要被宰的公鸡,垂头丧气,心胆俱寒。

    他的计划很简单,用迷药控制住王伏宝和窦红线,王伏宝虽勇猛难敌,他却相信,中了迷药的王伏宝,自己只要再准备十几个手下,制服他绰绰有余。

    可场面变化极快,让他目不暇给,只见到王伏宝掀翻了桌子后,然后何稠受伤,手下退后,然后自己就落在了王伏宝的手上。

    窦红线手上是一泓宝剑,点点滴滴流的都是何稠的血。在王伏宝发动的时候,窦红线只做了一件事。拔剑,一剑刺伤了何稠的腿。

    不但王伏宝和个猛虎一样,窦红线也和没事人一样!

    “不可能,我明明看到你们喝茶了。”曹旦颤声道。

    王伏宝冷冷道:“不过我咳嗽的时候全吐了出来。”他松开了大手,让曹旦可以喘气,但他已掌控大局,不怕曹旦飞到天上去。

    曹旦目光移向窦红线,脸色阴晴不定,他搞不懂自己的计划有什么问题,为何窦红线也好好的和没事人一样。

    窦红线看出了他的心思,轻声道:“方才王将军说了孙安祖。”

    “那又如何?”曹旦眨眨眼睛,事后也不知。

    窦红线叹道:“孙安祖就是被歼细下了药,这才被官府捉住杀害。王将军突然和我提及此事,当然是想告诉我,茶中可能有问题。既然如此,我如何会喝?刚才红袖遮掩的时候,我把茶都倒在了袖子里。”

    曹旦恍然大悟,这才注意到窦红线衣袖有些湿,脚下还有水渍。方才他只顾得得意,哪里想到这些事情,更不知道王伏宝早就提醒了窦红线,自己却全然不知。若说窝里反,他或许比王伏宝略胜,但是这些经验,他却远远不及王伏宝和窦红线。

    “你如何会怀疑我?”曹旦涩然道。

    “因为我根本不相信你是那种尽释前嫌的人。”王伏宝简单明了道。

    窦红线手持宝剑,上前一步道:“舅舅,你为何要害我?”

    曹旦干笑道:“红线,我……不是想害你,我只是不想你插手此事。”

    窦红线长剑遥指,“你为何要害我爹?”

    曹旦大惊失色道:“你说什么?我为何要害长乐王?长乐王不是去易水了吗?”

    王伏宝心思如电,已望向了何稠,“何稠,这些想必是你唆使?”

    曹旦虽还有十数个手下,可知王伏宝威名远振,竟不敢出手。见王伏宝转了风向,慌忙道:“不错,王将军,就是他唆使我下毒害你。其实我下的不过是迷药,就想打王将军几下而已。当然,是轻轻的打几下以泄长久的幽怨。我想王将军大人不计小人过,肯定不会和我一般见识。”

    王伏宝冷哼一声,见曹旦说的真真假假,知道要是落在曹旦的手上,岂止轻轻打几下,说不定骨头都被他拆了。但曹旦说的没错,他的确不应该害长乐王,毕竟长乐王是曹旦的后台,要是倒了,曹旦半分好处都没有。

    何稠中剑倒地,由始至终,哼也不哼,见到曹旦惊惶的样子,悠然道:“曹大人,你说要搞死王伏宝,我就帮你下毒。到现在,你把一切罪责推到我身上,我也无话可说。但你以为,以王伏宝手段之辣,他杀了我后,你能逃得了姓命?”

    曹旦再次犹豫,这些事情和他当初的设想完全违背。窦建德回转乐寿后,就狠狠的训斥他一顿。曹旦不敢忌恨窦建德,却把一腔怨毒算在了王伏宝身上,只想有一曰能狠狠的揍王伏宝一顿,或者杀了他,也是无妨!王伏宝从黎阳回来,长乐王去易水亲征,曹旦得到这个消息后,心中大喜。

    消息是何稠传给曹旦的。

    曹旦虽是窦建德的大舅哥,可在河北军中,其实声誉极臭。窦建德洁身自好,不贪分文,他却贪财好色,又喜争功,一言不合,就仗地位大打出手。众人都对他颇为厌恶,除了投奔的隋臣何稠。

    何稠虽和曹旦认识不久,但真可谓白头如新,倾盖如故,听说曹旦要收拾王伏宝,他倒第一个为曹旦出谋划策。他知道曹旦的心意,于是劝他这个时候下手,而他下了迷药后,老虎都捉的住,不要说捉一个王伏宝。曹旦怦然心动,热血上涌,哪里考虑到许多,生平第一次当机立断来擒王伏宝,哪里想到老虎没有捉到,反倒把自己送入虎口中。

    可王伏宝勇冠三军,没中迷药,再借曹旦个脸盆做的胆子,还是不敢下手。

    狗急了咬人,老虎急了,可要吃人!他大好的家财,怎么想要死?

    王伏宝突然道:“曹大人,只要你把何稠交给我处理,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吧。”

    曹旦微愕,转瞬大喜,“好,这个反骨仔,随便王将军处理。”他转身要走,心中得意,暗想王伏宝也不敢拿他如何。

    没想到才走一步,差点撞在王伏宝的身上。曹旦骇了一跳,连连倒退,“王将军,你要如何?”

    “曹大人难道就这么走了?”王伏宝冷冷道。

    曹旦脸色铁青,“你还要如何?留下我的一只手?”

    “那倒不必,只请曹大人喝杯茶,然后剩下的由红线处置。”王伏宝沉声道。

    曹旦犹豫不决,一旁有个护卫大怒道:“王伏宝,给你鼻子上脸,莫要得寸进尺,你以为……”他话未说完,只见到一个钵大的拳头飞来,惨叫一声,凌空飞了出去。撞到墙上,软软的倒下来后,鼻梁软趴趴的耸着,径直昏了过去。

    众人才想动手,又被吓的噤若寒蝉,声音都不敢说大。

    王伏宝收回了拳头,冷然的望着曹旦。曹旦看了窦红线一眼,哀声道:“红线,你可要照顾我。”

    窦红线点点头,曹旦心一横,拿过茶壶倒了一杯茶喝下去,片刻后天晕地转,已倒了下去。王伏宝让窦红线带人,将曹旦和他的手下关在一间柴房中。窦红线知道王伏宝稳妥行事,一切照办。王伏宝逼问何稠道:“到底是谁指使你害我和红线?”

    “曹旦。”何稠淡淡道。

    王伏宝突然笑了,一伸手,已掰断了何稠的一根手指。

    何稠闷哼一声,脸色苍白。十指连心,王伏宝当然知道哪种逼供的方法,最能让人说实话!

    “谁指使你害我和红线?”王伏宝又问了一句。

    “曹旦……”何稠咬牙道。

    王伏宝伸手,再次扼断他一根手指。何稠额头汗珠子流下来,嘴唇出血,可却不求饶。窦红线已赶到问,“王将军,他不招吗?”

    “他不招我也知道了。”王伏宝缓缓起身,“何稠,你一直表现的不是个硬骨头。但你这刻出奇的镇静,死咬曹旦,却不改口,这当然说你还有秘密?”

    何稠眼中闪过奇异之色,没想到王伏宝聪明如斯。

    王伏宝一伸手,敲在何稠后脑上。何稠眼前发黑,两眼翻白,已昏了过去。脸色变的凝重,王伏宝肃然道:“红线,眼前我们……有个极大的危机。曹旦或许没有害长乐王的心思,但是何稠肯定有。他一介文官,手上早准备了迷药,还敢鼓动曹旦害我们,这种举动,若无后台,很难相信。”

    窦红线听的心惊肉跳,“后台是谁?”

    “或许是裴矩……”王伏宝叹道:“可无论如何,我都没有时间去询问,我要去通知长乐王,让他小心。长乐王武功其实很强,若是一对一,裴矩不见得奈何了他,但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我一定要告诉他疑点。我马上就走,这里的事情,就交给你处理。你即刻去找齐善行、凌敬、宋正本商议对策,应对危机。这三人,应该不会背叛长乐王。至于曹旦、何稠,暂且押起来,不要让他搅乱大局即可。”

    “那王叔叔,你小心!”窦红线忐忑道。

    王伏宝微微一笑,“自从士信和我翻脸,你好久没有叫我王叔叔了。”

    窦红线红了脸,“王叔叔,我知道在你心目中,我们都和你的孩子一样。我们若有过错,只要能改,你一定肯原谅。”

    王伏宝虽是笑,可眼中却有秋夜的忧,点点头道:“好的,我走了,红线……你保重。”

    窦红线可以说自幼就认识王伏宝,见他沉稳厚重,疆场上果敢魄力,绝不拖泥带水。这种依依惜别的神色,她很少见到。心中不知为何,有了不详之意。

    “王叔叔,你保重。”

    王伏宝点头,已大步出了府邸,找了两匹快马,风驰电掣的向西北行去。

    易水离这里还是颇有些距离,长夜漫漫,他觉得,天明之前,赶到易水,还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他一心赶路,却没有注意,一只信鸽从他身后飞起,在天空盘旋两下,然后从他头顶飞过,没入黑暗之中。

    信鸽的方向,正和他行进的方向相同。

    王伏宝没有留意空中的飞鸟,只是催马前行,思绪如脱缰的野马。他那时,想到了很多很多。疾风如刀,冷意入骨。王伏宝一口气奔出了数十里,过七里井的时候,又忍不住的徘徊片刻,这里正是他们大胜薛世雄的地方。暗笑自己有些老了,不然怎么会有如此的伤感愁绪?振奋精神,催马急行,前方不远处,有处虎山,并不高大。过了后,再过高阳,踏徐水后,易水就很快能到。

    王伏宝关心窦建德的安危,催马急行,路过虎山山角的时候,只见到路边林木森森,如鬼影飘零。冷风一吹,残月入云,王伏宝心中蓦地有了警觉之兆。

    他低喝声中,已飞离了马鞍,拔刀在手。

    林子高处,一道巨影打来,疾风突起。王伏宝早早离鞍,巨影几乎擦他身边而过,将正奔驰的骏马,活生生的钉在了地上。

    巨影赫然是根巨大的竹子!

    鲜血喷撒,马儿腰背四肢抽动下,已然毙命。王伏宝一身冷汗,落在地上,斜睨暗器袭来的方向,心有余悸。

    陡然间大喝一声,王伏宝向左扑去,一刀斩出。长刀斩风,一刀斩空。王伏宝心中微惊,可立刻察觉背后金刃剌风。身形急扭,向一旁躲去。随着一声闷哼,肩头鲜血飙出。王伏宝稍侧身躯,反手出刀,连斩三刀。

    等三刀过后,王伏宝已退到一颗合抱的大树下,目光冷峻。他肩上虽受了一剑,但却望也不望。方才他判断失误,一刀斩过去,一个就在他身边的人,趁机刺了他一剑。若非他反应奇快,说不定已被刺中要害。

    可那声响明明是自己出刀的地方,偷袭的人,怎么会跑到了身后?王伏宝目露沉吟,还是临危不乱。

    偷袭那人终于出现,站在他身前数丈外,长剑下垂,剑尖带血。

    鲜血一滴滴流淌,宝剑弘亮,照不到那人的脸。

    那人微笑道:“都说刘黑闼、苏定方虽勇,可王伏宝才是窦建德手下第一高手,勇冠三军,今曰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那人声音暗哑,长衫飘飘,密林中有股飘逸之气,只是一张脸在月影笼罩下,显得有些诡异。王伏宝心中有股寒意,感觉眼前之人是前所未有的大敌,这次前来,显然要杀了自己。更多的恐怖涌上心头,这人对自己的行踪了若指掌,那窦红线、窦建德那面情况更是不妙。舔舔干裂的嘴唇,王伏宝涩声道:“你是谁?”

    那人微笑道:“我是谁很重要?”

    “你是天涯?”王伏宝突然想起一事,失声道。

    那人沉默良久才道:“不错,天涯就是我!”

    王伏宝目光一扫,见天涯双臂完好,心中惊疑不定。若罗士信、萧布衣所言是真,那天涯就是裴矩,裴矩却已断臂,裴矩现在应在易水,怎么会提前拦截于他?既然如此,眼前这人当不是符平居!可若不是符平居,此人为何要冒充符平居,他意欲何为?

    可这人无论是否是符平居,显而易见,他都是武功极为高明之辈,此人到底是谁?

    “你要做什么?”王伏宝心思飞转。

    那人笑道:“王伏宝,你这么聪明的人,怎么会问这么愚蠢的问题?”

    “我看不出哪里愚蠢。”王伏宝已恢复了冷静。

    “现在你面前有两条路。”那人轻声道。

    王伏宝讥诮道:“一条当然是死路了?”

    那人抚掌大笑,“王将军真的聪明。”

    王伏宝突然疑心大起,伊始他只觉得这人是天涯,难免心生恐怖。可谈了几句,发现此人声音特意压低。这人这般做法,难道是熟人?

    要知道王伏宝身经百战,一辈子都在刀尖上行走,看似粗蛮,但是心细如发。只想知道更多,琢磨着退路,王伏宝沉声道:“那另外一条路呢?”

    “退回去。”那人惋惜道:“王伏宝,你是个汉子,我不想杀你。”

    王伏宝冷笑道:“我现在不知你是谁,但已知道你和谁一伙儿。”

    那人长剑一颤,滴落了最后一滴鲜血。摇摇头道:“其实……”他话音未落,陡然上前,手腕一抖,长剑幻出三点寒星,分三路刺来。

    这人脚下行云流水,长剑使出,快不可言。

    王伏宝断喝声中,连劈数刀。他单刀不挡长剑,却是径直向对手脖颈劈去。这种打法,两败俱伤,那人心中微惊,他一剑可以刺王伏宝个透心凉,可难保不让王伏宝濒死一击砍了脑袋。脚尖一点,在退开之前,已连刺王伏宝三剑,可三剑却均是浅尝辄止。眼前一道刀光闪亮,疾风割脸。

    脸上一道血痕泛出,辣辣作疼。那人心中暗惊,知道王伏宝绝非善于之辈,方才要是躲的稍慢,说不定已和王伏宝同归于尽。才待再攻,王伏宝却是不肯恋战,脚尖一点,已向北方飞掠而去。

    才行数丈,陡然间林中枯枝飞起,一杆长枪飞刺而来,力道勇猛,骇人听闻。

    王伏宝一惊,却是不乱,伸手一探,握住了长枪,单刀顺枪杆削去,寒意森然。

    使枪那人微凛,弃枪一滚,已到王伏宝脚下。滚动之中,已抽单刀在手,急削王伏宝双腿。那人身手活络,赫然也是善战之人。手持长剑之人已然赶到,一剑劲刺王伏宝背后。

    王伏宝两面对敌,怒吼声中,夺得的长枪已奔雷般向后刺去。身形一展,高高跃起,闪过削腿的双刀。用力抓住身边大树的枯枝,翻身而上。再一用力,从树上竟向另外一颗大树上跃去。他不想恋战,只想逃走,找到窦建德后再说其他。

    手持长剑之人目光一凛,闪身躲过长枪,反手一抓,从暗处抓出张长弓,已抽出把弯刀搭在了弓上。

    月残如刀,刀弯似月。

    月在中天,弯刀在弦。

    那人长弓搭上弯刀,却是凝而不发,冷望半空中王伏宝那个身影,双眸中露出冷酷之意。王伏宝才要搭上树枝,陡然间树上一声断喝,长枪刺来。

    原来伏击的还有第三个高手!

    王伏宝一惊,一颗心已沉了下去。他人在空中,无处借力,长枪凛冽,丝毫不差于方才使枪那人。

    身形急扭,半空微滞,王伏宝躲过长枪。伸手一探,才要抓枪借力,没想到长枪来势如雷,去如闪电。那人一刺就收,竟让王伏宝抓了个空。

    王伏宝无从借力,一颗心随着身子沉了下去,这时候只听到身后破空之声凄厉。

    扭头望过去,竟见一明月向他斩来!

    明月泛寒,倏然而至,王伏宝心中茫然,躲无可躲,只是尽力一扭,大叫一声,已被明月斩中背脊,破胸而而出。

    鲜血一蓬,染红了夜的凄凉。

    王伏宝受创极重,可那一刻并没有惊慌,只在想,自己很快就要见那些死难的兄弟了。

    那明月透过他的身躯,带着鲜血惨烈的飞出,‘夺’的声,钉在前方的树上,颤颤巍巍,泛着月光一样的寒。天上明月如钩,偷袭王伏宝的那个明月,却是搭在弓弦上的那把弯刀!

    王伏宝落地,摇摇欲坠,牙关中却迸出了几个字,“你是……罗……”他说完这句话后,就要仰天倒下去。树上那人飘然落下,身材魁梧,神色剽悍,一枪戳向了王伏宝。

    他那一枪恨意极浓,王伏宝虽眼看要死,但他还是不肯放过。

    射出弯刀那人突然大叫声,“万备,小心!”

    长枪入了王伏宝的小腹,可王伏宝频死之时,惊天地的一声吼,手中长刀电闪飞出。

    万备亦是嘶吼一声,就要闪躲。可惊惶之中,忘记撤枪,长枪铁铸般不动,王伏宝最后一刀,又激发了最后的潜能。极厉极猛,声到刀到,声音激荡半空,单刀已砍透了万备的胸膛!

    远处有人一声喊,“万备。”声音凄恻,有如饿狼临死的嚎叫。那人飞扑过来,枪杆扫去,持弓那人并不上前,只是叫,“万述,小心!”

    可冲上那人势若疯虎,一枪杆扫飞了王伏宝。

    王伏宝飞刀而出的时候,已然毙命。飞到半空,摔倒在地,滚了两滚,再没有了动静。只是双眸圆睁,显然死不瞑目。

    扑上来那人却是一把抱住了中刀那人,鲜血染了一身,并不去管,泣然道:“万备,你不能死!”

    可那刀,是王伏宝频死愤然一击,从前胸砍出了后背,怎能不死?

    万备双眸涣散,断断续续道:“仇……”

    “爹的仇我们会报!”万述连连点头,万备这才嘴角露出丝惨笑,头一歪,已然毙命。

    万述嚎啕大哭,天地动容。

    王伏宝就算不死,多半也不明白,为何这二人对自己有如此深仇大恨?

    射出弯刀之人缓步走过来,望着地上的王伏宝,摸了下自己的脸,卸了乔装。但脸上隐有血迹,方才那一刀,也是极险。叹口气道:“万述,逝者已逝,节哀顺变。”

    万述终于勉强抬头,血泪满面道:“总管,万备临死还不忘复仇……你……”

    “你放心,我答应你们的事情,一定会给你们做到。我既然立誓要给薛将军复仇,当全力以赴!王伏宝是第一个,窦建德很快就要成为第二个!”

    月光透落林子,落在那人的侧脸上,如在那人脸上堆上一层冰屑。那人双眸有如鹰隼之目,桀骜不驯,赫然就是幽州总管,罗艺!)

    墨武《江山美色》永久免费阅读网址: http://www.bedbangkok.com/js_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