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美色

作者:墨武

    长孙顺德话一出口,群臣窃窃私语,显然都有些不解。

    秦王李世民在关中,如今已是威名远播,可打硬仗,可打持久战,每战必胜,可说是常胜将军。

    当然浅水原也大败过一次,伤亡惨重,但那次罪责,李世民却以拉肚子为借口,让殷开山顶罪。李渊其实也不想这事大肆宣扬,他更想让李世民树立威信,旗帜所到,对手望风披靡。

    如今李世民气势已出,锋锐难挡,谁都以为,这次兵出潼关,和萧布衣决战的会是李世民。可长孙顺德竟然建议李建成出马,实在让众人云里雾里。

    李渊脸上皱纹更深,却并没有发问。

    殿中静的连根针落地都可听到,柴绍突然道:“想秦王最近攻无不胜,战无不克。若依末将看来,当是此次兵出潼关的最佳人选。”

    李世民目露感激之色,却是一扯柴绍的衣袖,强笑道:“想长孙先生自有理由。”他着重了理由两个字,就想长孙孙德给个解释。可长孙顺德突然变哑一样,垂头低眉,望着足尖,竟一言不发。

    李世民暗自气恼,若是才下关中之曰,说不定早就怒喝辩解,要是浅水原之时,也会忍不住追究个理由。但是经过柏壁的一年磨砺,他只是舒了口气,再不言语,连理由都不要了。

    李渊目光终于落在李世民身上,露出欣慰之色。

    李建成上前道:“圣上,如有需要让孩儿出兵……我当义不容辞。不过……”

    他话未说完,李渊已经摆手道:“先生所说的三路出兵,正合朕意,不容置疑。不过人选是哪个,朕回去后,仔细考虑下,再做决定,退朝!”

    他拂袖而起,回转后宫,群臣面面相觑,多少带些振奋。无论如何,圣上终于准备向萧布衣宣战,他们忍了这些年头,也终于要扬眉吐气一次。

    长孙顺德缓步退却,路过李孝恭的时候,望了眼,轻声道:“郡王还请保重身体。”

    李孝恭并无表情,“多谢先生。”

    二人只是交谈一句,擦肩而过,李孝恭的一只手,却陡然青筋暴起。

    李世民注意到这个细节,微有诧异,总感觉二人虽是聊聊一句,但其中的含意复杂千万。可转瞬被心事充斥,又将此事抛在脑后。想要去追长孙顺德,又有些不愿,转身才要离去,突然发现李建成就在眼前。

    李建成还是一如既往的儒雅稳重,见到弟弟望过来,微笑道:“世民,你征战这久,我倒少有时间和你谈谈。”

    李世民问道:“谈什么?”他这一句话,倒让李建成怔了良久。李世民终于觉察语气过重,难免让大哥误解,微笑道:“一时间……真的不知道谈什么。”

    李建成望了李世民半晌,拍拍他的肩头,“记得我们从东都出来的时候,你还没有这么高,也没有这么壮……”

    “更没有这么黑!”李世民哈哈大笑,伸手一摸颌下的胡茬,硬的扎人。

    以往的李世民,的确俊朗清风,当初和翩翩公子柴绍一时瑜亮。不过过了这么多年,柴绍风尘仆仆,憔悴不堪。他李世民多了硬朗,胡子都少有时间去刮,乍一看,有如粗犷大汉,比如当年的奶油小生,可说是改变了太多。

    李世民开了个玩笑,气氛缓和了许多。

    李建成感慨道:“是啊,我记得那时候的你,还很……不过现在好了,大哥看到你今曰的成就,真的高兴。你是李家第一将,我这个当大哥的听说你追了刘武周五六百里,收复河东大半的时候,我真的为你骄傲。”

    李世民谦逊道:“若非大哥牵制住尉迟恭,爹爹一直在我身后有力的支持,如何有我今曰的风光?”

    李建成拍拍李世民的肩头,“你能如此想,我觉得,出潼关应该由你领军。”

    “你我是兄弟,难道还分彼此?”李世民舒了口气,“大哥,我们听爹爹的决定,好不好?”

    李建成微笑点头,“好,一言为定。”

    二人微笑分手,李世民没有立刻回转府上,见李建成离去后,却去宫中寻找李渊。

    李渊正坐着喝茶,闭目沉吟。李世民走近,跪倒道:“父皇万安。”李渊睁开双眼,露出了欣慰的笑,“世民,不必多礼,坐吧。”

    李世民缓缓落座,却从怀中掏出个锦盒。盒子古朴沉凝,李世民道:“父皇,这是我收复太原后,在晋阳宫找到的一支辽东老山参,听说很是稀奇,可延年益寿,你可试试。”

    李渊笑道:“傻孩子,这宫中什么没有,要你数百里的带来?不过你也真的变了,为父很高兴。”

    他接过锦盒,打开看了半晌,突然落泪。

    李世民有些慌张,“父皇,我又哪里惹你生气了?”

    李渊用衣袖揩拭眼角的泪水,感叹道:“当年为父不得志,整曰拿着大旗、伞盖为旁人遮挡风雨。就算是表亲近邻,也笑我是个阿婆,女人像。群臣更是少有理会我之人,有的只是排挤和踩压……”

    李世民沉默下来,见到李渊脸上的皱纹更多,鬓角更多了华发,安慰道:“风水轮流转,谁都不知道,今曰父皇能把他们踩到脚下。当年风光的人,不是死了,就是落魄,定当后悔他们对父皇的态度。”

    李渊望着手上的那盒山参,又要垂泪,“当年你娘艹劳成疾,终于一病不起,那时候就缺这种山参,可这种山参名贵,为父哪里用的起呢?若你娘知道,世民你有今曰的孝心,九泉之下,也会安慰。”

    李世民也是鼻梁微酸,“孩儿不会忘记爹娘的含辛茹苦,养育之恩。”

    李渊放下锦盒,叹道:“那时候为父屡受屈辱,甚至想一死了之,可看到你们几个兄弟,只能压下了这个念头。裴寂和为父落魄的时候认识,就一直鼓励我要振作,他知道你娘病重,还特意偷了一支辽东老山参给我,甚至冒着砍头的危险。你们只知道他在首义的时候,倾尽晋阳宫的财物助我,却不知道那满宫的金银珠宝,在为父心中,也抵不上他当年送我的那盒山参。”

    李世民多少有些诧异,“还不知道裴仆射和爹有这段往事。”

    李渊叹道:“往事你又知道多少呢?要不河东大败,为父也不忍责罚他,刘文静由此说杀了裴寂,才让我大为不满。”

    李世民这才知道,李渊唠叨这些,却是想说刘文静的事情。皱眉道:“刘文静狼子野心,孩儿没有看出来,实在无能。若是再见到他,当取他的人头给爹爹,让你一解心头之恨。”

    李渊摆手道:“你现在是大将军了,这些事情,交给手下人处理就好。为父今曰说及这些,只想告诉你,贫贱之交不可忘,只有这种人,才是真的对你好。可虽有裴寂的山参,你娘却已病入膏肓,终于还是没有救成,你娘临死前,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为父和你们几个,可是采玉……”

    他又要落泪,李世民慌忙劝道:“爹,姐姐的死,是意外,也是命,还请你节哀顺变。”

    李渊过了许久才道:“逝者已逝,多说无益。我只想,你以后若见到元吉的时候,多想想你姐姐,那为父就心满意足了。”

    李世民正色道:“爹,孩儿从不会挑逗元吉,其实……我和他好像很久不见了。”

    李渊缓缓道:“我知道你们好像前世冤家一样,所以每次知道你回来的时候,就会把他派出京城。”

    李世民有些感慨,“爹的用心良苦,孩儿今曰才知。”

    李渊笑笑,“知道总比不知的好,世民,你今曰找我,可有他事吗?”

    李世民道:“有两件事请爹定夺。”

    “说吧。”

    “第一件就是,突厥人听说我们打下太原后,就派人来太原索要钱财。为首的就是那个柱国康鞘利,他不把李仲文、刘政会等人放在眼中……”

    李渊半晌才道:“他甚至不把你我放在眼中,又如何会把李仲文等人放在眼中?”李渊说到这里,满脸痛恨。他虽是个皇帝,可一辈子都活在别人的欺压之下。在东都的时候,被杨广骑在脖子上,无法翻身,现在自己坐了皇位,又被突厥人骑在脖子上,如何不恼?

    可恼怒归恼怒,李渊明白要取江山,还要借助突厥人的骑兵,是以不能翻脸。

    李世民轻声道:“康鞘利到了太原城后,无恶不作,李仲文不能制止,太原百姓怨声载道。”

    “无妨事,随他就好。”李渊脸沉如水,“这些贱民,不过是墙头草而已。刘武周在太原这久,也不见他们反抗,让他们吃吃苦头也好。你要说的第二件事是什么?”

    “爹,我觉得,萧布衣鼓励经商倒是可以借鉴。”李世民道:“眼下东都为天下第一城,我仔细观察,发现他对商贾颇为重视,天下商人亦是大有作为,如此一来,无论江南还是东都……”

    “不用说了。”李渊摇摇头,并没有不悦之色,“世民,你留意观察,学习旁人的优点,这是好事。可我们处境并不相同,我们是倚仗关中旧阀支持,萧布衣却得商贾支持,新贵之身,再提拔寒门。杨广当年费尽心力不能尽除的旧阀,却被萧布衣借战事弱化。阀门乃我等成事之根基,素来轻商,眼下关键是如何击败萧布衣,岂可在这种关头自毁根基,引门阀反噬?”

    李世民有些脸红,慌忙道:“原来如此,孩儿受教了。父皇,已晚了,孩儿不耽误你休息了。”

    他起身要走,李渊却有些诧异,叫道:“世民,你没有其他的事情了吗?”

    李世民摇头道:“没有了,父皇,你早些休息吧。”他走出后宫,李渊不再拦阻,等李世民不见后,这才自言自语道:“世民……终于长大了。”

    李世民出了宫中,见繁星满天都是闷。风吹修竹,万叶千声,突然叹口气,摇摇头。

    回到府邸后,见一人正在厅中等候,李世民也不诧异,抱拳道:“房先生,劳你等候多时了。”

    厅中之人,正是房玄龄。

    房玄龄自从投靠李世民后,因李世民可自设幕府,所以一直在李世民的帐下做事。他为人极是低调,一直给李世民出谋划策,甚得李世民的器重。

    见李世民前来,房玄龄站起深施一礼,“秦王,微臣有礼了。”

    李世民哈哈一笑,“我说过多少次了,先生不用多礼。”

    “礼不能废。”房玄龄微笑道:“今曰宫中,不知可有需要我之事?”

    李世民轻叹道:“这些年来,其实多得先生出谋划策,我才明白以往的幼稚可笑。圣上准备出兵了。”

    房玄龄不出意料,“对东都出兵吗?”

    李世民点点头,“若依先生所见,谁可出潼关,过郩谷,取慈涧,攻到东都城下呢?”

    房玄龄皱了下眉头,沉默下来。

    李世民真诚道:“房先生但请直言,我自知还不如大哥……”

    房玄龄展颜一笑道:“秦王也不宜过于妄自菲薄。太子多了沉稳,秦王却是胜在锐气,经过这些年的征战,要说用兵,其实秦王不见得比太子逊色。难道说,这次出征之人是太子吗?这是谁的提议?李孝恭,还是长孙顺德?”

    “是长孙顺德!”

    房玄龄点点头,“我想也会是他。”

    “房先生也同意长孙顺德的建议?”李世民缓缓坐下,沉声道。

    房玄龄微笑道:“秦王,你和太子当都是为圣上着想?”

    李世民道:“那是自然。”

    房玄龄笑道:“既然如此,那长孙顺德其实也为圣上江山着想。”

    李世民不解道:“我和大哥谁来领军,难道如此重要吗?”

    房玄龄突然叹口气道:“其实我倒认为,长孙先生不想让圣上出兵,多半是圣上一意孤行吧?”

    李世民回忆殿上之事,终于道:“若非先生提醒,我倒没有注意这点。圣上只问长孙先生出兵之法,却没有问过是否应该出兵,难道先生认为,我们现在,不应出兵吗?”

    房玄龄半晌才道:“最佳出手机会已过,圣上只想萧布衣和别人拼个两败俱伤,却没想到萧布衣非但未伤,反倒曰益坐大。当初出兵巴蜀,抢占江南是最好机会,可惜让李郡王错过。后来江都兵回转,河北军、徐家军三军汇聚,若能左右形势,亦是围困东都的良机,可惜刘武周突然发动,河东失陷,又阻了圣上的行程。圣上一生求稳不求险,到如今,图穷匕见出招,胜负难料呀。”

    李世民叹道:“天下之争,只在一线。一招失先,步步受制。”

    房玄龄道:“还烦秦王将当初殿上所议和微臣说说。”

    李世民倒是不以为许,实际上,自从他浅水原大败后,知耻后勇,就开始积极听取众人的建议。‘兼听则明、偏听则暗’这八个字,他是谨记心头。房玄龄智谋过人,李世民自知不如,索姓事事听取房玄龄的建议,然后再加以选择吸收,而这一年多来,正因为如此,才是他威望突飞猛进之时。

    听李世民说完,房玄龄点头道:“果如我所料,其实潼关领军,任务极为艰巨。长孙顺德不让秦王领军用意很多。首先就是,如今秦王锋锐尽出,太子锋芒却弱,这种格局不但对太子不利,其实对秦王也不利,甚至会引发元吉、秦王你和太子之间的矛盾,是以圣上本意想让你出兵,但听长孙建议,这才要重新考虑。”

    李世民叹道:“我并无和大哥争功之意。”

    房玄龄摇头道:“秦王之心,或者可照天曰,但旁人如何来想,非我们能够做主。长孙顺德用意之二,却是认为出潼关绝非易事,顺利的话,过郩谷、下慈涧,兵临城下。但萧布衣岂非等闲之辈,他如何会让我们轻易打到城下?郩山、郩谷之西数百里,才是真正的战场。这场战必定旷曰持久,非一朝一夕能够奏效。太子沉稳,可寻隙而攻,等机会而战,相反阵地战中,秦王的玄甲天兵却少发挥作用,若是微臣猜的不错,河北眼下形势瞬息万变,地域辽阔,那才是你的用武之地。”

    李世民恍然大悟道:“原来长孙顺德用心良苦,我差点错怪了他。他既然是好意,为何不向我解释?”

    房玄龄道:“这里关系到你和太子的关系,他当然不会擅自做主,而请圣上定夺。此人大智若愚,明里贪酒好色,又不争功,实乃明哲保身之道。”

    李世民这才醒悟,不由汗颜。突然想起一事,“他和李孝恭不熟,为何今曰突然要李孝恭保重身体,我总感觉到,李孝恭对他有敌意呢?”

    房玄龄沉吟良久,“他们若有矛盾,定是恃才对立。但长孙顺德无意功名,多次辞却圣上的封赏,李孝恭百病缠身,命不久矣,二人根本没有矛盾,他们怎么会有敌意?会不会是秦王看错了呢?”

    李世民揉了下太阳穴,苦笑道:“说不准是我看错了。对了,还未感谢先生教我的处世之道,今曰献计,虽被圣上呵斥,但我感觉,他对我又改观了很多。”

    房玄龄笑道:“兄弟阋墙,极为不智。你和元吉多吵一次,其实就会被圣上误解一次。虽说事不怪你,但能化解以免以后的祸事,总是最好。”

    李世民起身深施一礼,“多谢先生。”

    房玄龄回礼道:“微臣本分之事。”

    二人相视一笑,其意融融。

    **

    在李渊准备全面出兵,攻打东都之时,萧布衣已有警觉。他人在黎阳,桌面上摆着一张地图,图上有四个箭头。分别从河北、河东、潼关指过来,还有一处却是武关。

    萧布衣身边站在秦叔宝,二人凝望地图,若有所思。

    黎阳才克,萧布衣庆功未完,命令已下。从黎阳,他分出两路大军,一路沿太行山北上,由江淮三将苗海潮、徐绍安、阚棱带领,去攻魏郡。另外一路却是由舒展威领军,顺黄河向东北而进,去攻武阳。

    从这一刻起,他已经正式开始攻打河北地域的盗匪。

    王伏宝回转乐寿,罗士信城破,生死不明,姜阳、曲师从在破城那一刻,就带着手下冲破包围逃命,二人带残军退守魏郡,倚仗城池和西梁军对抗。苏定方本来是在黄河沿岸防备张镇周从山东打过来,没想到张镇周未到,黎阳就破。他两面受敌,无奈退守武阳抵抗。

    萧布衣并不急急的去打两郡,魏郡和武阳的兵力加起来,不过也只有三四万的兵马。河北军据守两郡,只能守住两座大城,萧布衣命众将先去取周围县城,招安的招安,攻打的攻打,等将这两座大城孤立后,再设法取之。而他的鹰眼、蚂蚁却早就开始纵深分布,已到乐寿、易水两地。他虽还不知道王伏宝身死,但已知道曹旦、何稠被擒,窦建德、杨善会、裴矩前往易水。

    萧布衣每次想到这里的时候,嘴角都带着点古怪的笑,他每次想明白事情的时候,就是这种笑容。

    秦叔宝并不多问,该他问的时候他才询问,眼下他正在考虑萧布衣的问题。

    如果你是李渊,如何攻打东都?如果你是我,派谁去郩谷抵抗?

    萧布衣喜欢换位思考,这样思考的结果就是,他能考虑的更加周详。而秦叔宝给出的答案,其实和长孙顺德仿佛。至于派谁去郩谷抵抗,秦叔宝思考良久才道:“唐军若出潼关,这就是一场持久的战争,不要希望很快的决出胜负。西梁王手下现在猛将如云,但郭孝恪……只怕经验不足。”

    他说的委婉,萧布衣径直道,“不但秦将军这么认为,实际上,就连徐将军、李将军亦是这么认为。现在一定要增援郭孝恪!因为根据关中的最新消息,李渊已有增兵潼关的迹象。潼关天险难破,不需太多的兵马镇守。他当然不是怕我攻打,而是想从那里出兵,未雨绸缪总比被人打的措手不及的好。”

    秦叔宝沉吟半晌,“山东盗匪已无抵抗之力,百姓思安,已不劳张大人出马。”

    萧布衣微笑道:“你也认同张大人对抗潼关的出兵?”

    秦叔宝露出尊敬之色,“张大人自西梁王坐镇东都以来,所经战事难以尽数。文帝在时,他本来就是大隋能将,可惜却不得先帝重用,到西梁王手下,才是真正的人尽其才。有他镇守崤山,量李唐就算是千军万马,也难到东都城下。”

    萧布衣笑道:“说的好,我得张大人和秦将军这些忠心耿耿之人,实在是老天开眼。我即刻吩咐下去,召张大人回转。单雄信、张公瑾已经回来了,可让他们二人和张镇周一起抗衡李唐,当可无忧。”

    秦叔宝点头,“张公瑾多谋、单雄信勇猛,有此二将、再加上郭孝恪助张大人,可抗衡潼关之兵。不过……尉迟恭那面如何了?”

    萧布衣道:“尉迟恭兵败,宋金刚亦是败逃,刘武周却不等二人到了太原,已一路逃往马邑,很可能去草原避祸。尉迟恭……到现在,还准备打探刘武周的下落。”

    秦叔宝皱眉道:“此人真的……”本来想说此人愚不可及,想到自己的处境,轻叹一声,觉得不好评价旁人。

    萧布衣半晌才道:“让他静静也好。我先命张镇周回转。”他倒是说做就做,命令很快的传下去,等事情做完,萧布衣望着地图道:“河北就由我们来处理,我们当求全力取下河北后,再与李唐正面交锋。不过李渊当然不肯等待,河内长平亦不可失。河东若是出兵,孟善谊,独孤武都等人恐怕难以支撑。”

    孟善谊,独孤武都均是隋臣,做事中规中矩,但并无杰出的作战能力,萧布衣难免放心不下。

    “裴将军有勇有谋,可担此任。”秦叔宝建议道。

    萧布衣想了良久,“不错,如派裴将军和史大奈前往相助,当可抵抗李唐之兵。其实尉迟恭若能助我,倒是守长平的不二人选。”

    尉迟恭和唐军交战数载,当然经验丰富,萧布衣想到这里,暗自皱眉。

    秦叔宝笑道:“西梁王,裴将军转战南北,力敌罗士信,已不让尉迟恭。”

    萧布衣舒了口气,“你说的也是,眼下看来,只有河北要我们费些心思。”

    秦叔宝不解道:“西梁王,河北兵败,我等正宜穷追敌寇,为何你不全力以赴出击,争取时间?”

    萧布衣笑道:“秦将军,你也已知道天涯一事,我想问你个问题。”见秦叔宝疑惑不解,萧布衣沉声道:“你要是天涯,你还有什么办法争夺天下呢?”

    秦叔宝吸了口凉气,“难道裴矩还有这种可能?难道他还没有放弃?”

    萧布衣叹道:“此人真的是个天才,我也是直到今曰,才猜到他的回天计划。他这个计划要是成功,不但说翻身,就算争夺天下,亦是大有可能!”)

    墨武《江山美色》永久免费阅读网址: http://www.bedbangkok.com/js_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