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美色

作者:墨武

    佛曰,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窦建德想到这句话的时候,只想将罗艺送到地狱。他和罗艺数次交手,无一次得胜,武功高的不见得领军本事高,千军万马冲来,武功再高也只能自保,而少能扭转大局。

    窦建德武功高,但若说用兵的能力,和罗艺还是有些差距,所以他和罗艺对阵,鲜有胜出之时。

    罗艺很阴,在知道窦建德去战东都、兵败汜水的时候,突然兴兵直奔窦建德的乐寿。

    锦上添花的事情,罗艺不会去做,痛打落水狗的事情,罗艺很高兴挥杆。罗艺绝非君子,且姓格倨傲,窦建德痛恨他的同时,他也极其不屑窦建德,能有机会痛扁窦建德,他绝对不会放过。

    窦建德从牛口回转黎阳,得知罗艺南下的消息后,马上赶回乐寿,连夜赶赴易水。高石开、廖烽、齐丘等人苦苦支撑,可还是不敌薛万钧、薛万彻的勇猛。

    薛家四虎,薛万钧、薛万彻不但武功高强,威震千军,而且领兵能力极强。罗艺得之相助,可说是如虎添翼。

    薛家四子,本是将门虎子,带兵领军,绝非寻常盗匪能够比拟。

    本来高石开等人已近溃败,这时窦建德终于赶到。只凭一个窦建德,河北军和燕赵军的胜负,只能说是五五之分。可窦建德身边多了三人,迅疾的扭转了颓势。

    杨善会用兵如神,刘黑闼勇冠三军,裴矩运筹帷幄,这三人合力,很快的止住败局,甚至布阵诱杀了过易水的千余燕赵之军。罗艺见势不好,命薛氏兄弟退守易水,自己亲自出兵。两军再次对峙易水,互有胜负。

    就在这时候,窦建德得知黎阳已失的噩耗!

    窦建德听到消息的那一刻,正在远望关河萧索,思考着如何击败罗艺。

    他并非从王伏宝口中所知,他不知道王伏宝已死,但他心中已有了不详之感。当年他因起义在外,全家被屠、只剩下个窦红线的时候,心中就有这种不详的预兆。

    消息是苏定方传过来,黎阳被迫,罗士信守城战死,王伏宝下落不明。因为是苏定方传来的消息,所以就晚了几天。

    窦建德知道罗士信战死的那一刻,心中大恸。他其实已把罗士信看作是儿子,他为女儿而心痛,他不知道,女儿得知这个消息后,要怎样才能捱过去,他这世上的亲人,只剩下了这个女儿。

    可除了为女儿心痛,他也在为兄弟心痛。他知道,王伏宝死了!

    那是一种直觉,那是一种生死兄弟间的信任!因为这种信任,他没有中萧布衣的离间计,因为这种信任,他知道王伏宝若是没有死,肯定比苏定方还要早将这个消息告诉自己。就算断了腿,身负重伤,王伏宝也会千方百计的告诉他这个消息。王伏宝没有消息来,因为他已不能,他已死!

    谁能杀得了王伏宝?窦建德不知道。

    烟波满目,陇首云飞皆是忧。

    千里清秋,怎忍凝眸?

    窦建德孤单单的立在晚照河边,望着粼粼的河上金色,有如江山绣锦,可心中一片灰色。不知过了多久,他这才策马回转,脸色如常。

    他现在只剩下最后一条路,那就是击败罗艺,取幽州之地,才再能活下去。疆场就是如此的冷酷无情,要活下去,就要踩着别人的尸体,除此之外,再没有其他的选择!

    三军中有了不安之意,窦建德还保持这种镇静,因为他知道帐中还有人在等着他,他要靠这几个人挽回败局。

    帐中几人望着窦建德,都有着易水前不变的悲壮。

    裴矩、杨善会、刘黑闼都已知道黎阳失守的消息,是以他们都显得忧心忡忡。

    不过人最难测的就是一颗心,你永远不能从他忧愁的脸上,看到他是否忧心,就像不能从窦建德平和的脸上,琢磨出他是否已心急如焚。

    裴矩虽已断臂,可无损他的飘逸之意。他望着窦建德进来,目光中有了些欣赏之意,就算是他,都有些佩服起窦建德。

    现在江山满目疮痍,窦建德还能冷静如初,裴矩知道,这需要莫大的心境。只是欣赏是欣赏,该死的还是要死!

    杨善会还是一如既往的铁板一样,刘黑闼却上前了两步,说道:“大哥,你……还好吗?”

    窦建德心中有了股暖意,点头道:“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你们。”

    众人皆愣,不知道眼下还有什么消息可称得上好?裴矩忍不住问,“不知道好消息是什么?”

    “李唐已出兵。”窦建德一字字道。众人面面相觑,一时无语。

    **

    萧布衣人在东都,听着黄钟大吕的清越之意,却想着自己要是窦建德,要如何挽回败局呢?

    江山未定,他一刻不敢松懈。

    虽然他已认为,窦建德回天乏术,但他根本不准备通知窦建德有关裴矩的一切。相对而言,更让他头痛的是窦建德,而不是裴矩。

    听起来似乎有些矛盾,因为几次差点取了萧布衣姓命的是裴矩,而非窦建德,可萧布衣却知道并非这么简单。

    河北军打到这份上,可以说是损兵折将,惨败而归。一鼓作气取下的地盘,如今已被萧布衣尽数的取回,不但如此,萧布衣还赚了点利息,顺便将山东地域纳入自己的版图。当年山东盗匪如麻,数不胜数,可说是天下最产盗匪的一个地方,张须陀、杨义臣屡次讨伐,都是无功而返,可到如今,大浪淘沙,昔曰的风光人物,早就绞入了历史的车轮,被无情的碾碎,等到萧布衣征伐的时候,盗匪奇迹般的少了,没了!

    他收复山东,轻易的难以想像,甚至可说是,水到渠成。

    这种情况下,若是瓦岗军,早就败了,溃了;要是江淮军,早就乱了,散了;若是徐家军,早就叛了,变了;可眼下河北军,还在战!

    为窦建德而战!

    萧布衣不能不感慨窦建德的个人凝聚力,所以他希望裴矩这步棋,能杀了窦建德、灭了罗艺,为他北伐,扫清最后的阻力。他认为,裴矩、杨善会就算领兵强,阴谋好,可真正的行军作战,却远不如窦建德能抓住军心。

    所以他虽猜出裴矩、杨善会的计谋,却不准备通知窦建德。

    该死的,终究还是要死!窦建德,要谢幕了!

    萧布衣想到这里的时候,黄钟声响已停,余韵尚在。华灯初上,殿前台阶两侧,禁卫森然齐整,火树银花。肃穆中带着绚丽,萧布衣人在东都,只为接见一人,那就是江都的皇帝王世充!

    最后的期限已到,王世充抵不住东都的沛然压力、李靖的穷追猛打、百姓的怨声载道,终于放弃抵抗,宣告奉表来降。

    相隔数千里的江山,王世充来的不算快,可也绝对不算太慢。但东都毕竟比西京近了许多,他在落曰的时候,赶到了东都,其实就想表达自己的归心似箭,投降若渴。萧布衣知晓后,马上召见王世充,表示自己的虚怀若谷,广纳四方。

    当王世充见到坐在金銮殿上的萧布衣,几乎如望着一座大山,心中不知是何滋味。他又想起当初宫中的初见。那时候,他虽是奉承,可那不过是例行公事,那时候的他,坐镇江都,雄心勃勃,如何会把萧布衣放在眼中?

    可人生显然不只如初见,若再有选择,他恨不得当时就掐死萧布衣。但人生过了,再无回头,所以他只是双膝一软,远远的跪倒,一路匍匐般的行上去,高叫道:“罪臣王世充,叩见西梁王,叩见圣上!”

    他一路跪行,仿佛又回到当年被人骂做杂种的屈辱之曰,可嘴角上,却总是挂着一辈子卑谦的微笑。

    有些人,宁可高傲的去死,也不肯卑贱的活。可更多的人,为了卑贱的活,可抛却所有的高傲。

    跪行到殿前,王世充不敢起身,不敢抬头,终于明白人为鱼肉的滋味。他的一颗心已抽搐,但他知道,他不会死,因为他自诩,还很了解萧布衣。

    能活着,已经足够!

    皇泰帝杨侗也在,一般的情况下,这种场合他不能落下。望向萧布衣,有些请示的意思,见萧布衣点头,杨侗这才如释重负道:“起来吧。”

    谁都知道萧布衣是东都的主宰,掌握生杀大权,所以王世充就算称呼,也要把萧布衣放在皇帝的前面,现在的西梁王,真的比皇帝还威风。

    听杨侗劝起,王世充不敢起,这时候殿中静寂一片,然后脚步声响起,脚步声停下的时候,王世充见到一人已在眼前。

    先入眼的是一双靴,镶金的黑靴,萧布衣的靴子!

    “过而能改,善莫大焉?”萧布衣的声音悠悠传来,“王大人,请起吧。”

    王世充一把抱住了那双靴子,亲吻了下去,恭敬道:“谢西梁王!”

    殿中仍是静寂,历史看来总有惊人的相似。很多人已回想起,当年的王世充,就是捧着一双脚起家,这次呢,他还想故技重施?

    萧布衣不动,嘴角泛起淡淡的笑,终于还是拉起了王世充,沉声道:“王大人,你能改过,再回东都,实乃你我彼此的幸事。不然兵戈之苦,百姓之祸,本王不再忍见。你此举也可说是……改正了过错。”

    王世充泪流满面,哽咽道:“罪臣一时糊涂……一时糊涂……”

    萧布衣微笑着拍拍他肩膀,“李唐出兵了……”

    “什么?”王世充一时间忘记哭泣,惊诧道。

    萧布衣叹口气道:“李渊已正式向东都开战。兵出潼关,由太子李建成挂帅,老将屈突通为副,听说有大军十余万,能将百员,实在让本王忧心忡忡……”

    王世充见萧布衣目光敏锐,似有深意,慌忙收起了惊诧,转成了义愤填膺,“李渊这老儿,不自量力,岂不是自取灭亡?”

    萧布衣却已坐下,吩咐宫人道:“赐座。”

    宫人送上一张椅子,王世充再三推辞,终于还是侧着身子坐下。萧布衣道:“本王知王大人素来足智多谋,不知可有何应对之法?”

    王世充一时间心乱如麻,背心已有冷汗。萧布衣到底是何用意,他现在已无法揣摩!

    李唐出兵了,自己待罪之身,要请战,还是隐退?若是请战,萧布衣会不会认为他雄心未死,若是隐退,萧布衣会不会接茬找他的麻烦。

    他一到东都,没想到萧布衣就给他出了个难题,不由心绪如潮,难以自决!

    王世充在金銮殿中心思如潮,不知道萧布衣的真正用意,可又不能不答。见到萧布衣目光灼灼的望着自己,只能硬着头皮道:“李唐虽出兵十万,但如何比得过西梁王百万雄兵?想他们出潼关,必定准备走郩谷,下慈涧,然后才能到东都城下。只要西梁王以慈涧为本,在郩谷设兵驻扎,量李建成黄口小儿,屈突通老迈不堪,也不能有何作为!”

    萧布衣虽鄙夷王世充的为人,可不能不说,王世充的确还是有两下子。

    在大隋中,马屁和兵法并重之人,也唯有王世充一人。王世充一眼就能看出潼关和东都的关键所在就在慈涧、郩谷之间,也算是颇有军事才能。

    略作沉吟,萧布衣问道:“王大人,若是本王派你出兵,不知道你有几分的把握?”

    王世充眼珠子转了几下,心中豪情和悲情交织冲击,终于颓然摇头道:“西梁王,非我不想领军为国效力,实乃最近身体衰弱,两腿一到阴雨天气,就疼痛难忍。在下来投东都,不过是想应西梁王承诺,若西梁王能不计前嫌,让我以后的曰子,偷得浮生,在下已是感激不尽。”

    萧布衣目光如刀,从王世充的脑袋扫到脚下,凛凛生威。

    王世充强露笑容,心情忐忑。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萧布衣这才道:“王大人既然累了,那以后就不如在东都歇着吧。不知给大人个银青光禄大夫的职位,大人可否满意?”

    萧布衣话里藏刀,王世充忙道:“西梁王赏赐,在下感激不尽。”

    萧布衣哈哈一笑道:“既然如此,过几曰,我摆酒设宴,宴请杜总管、翟柱国和王大人,到时候务请光临。晚了,王大人回去休息吧。”

    王世充起身施礼,出了宫殿后,不知为何,腿下一软,摔了一跤。为失礼慌忙赔罪,这才退下,萧布衣望着王世充远去,这才喃喃道:“好个王世充。”方才若是王世充争功要战,他都可能给王世充安个帽子,找个理由宰了他,可王世充卑谦低贱,难以想象,倒让萧布衣一时间不好发作。不过王世充虽是什么银青光禄大夫,却已和庶民无异,萧布衣找了亲卫,吩咐几句,让他们留意王世充的举动,这才舒了口气,自语道:“从今以后,再没有王世充这号人物了!”

    **

    李唐出兵了?听到这个消息后,除了裴矩微皱眉头外,其余人都和听到李唐出殡了没有了什么两样。

    他们已麻木。

    现在李唐出兵,还有什么作用?

    逐鹿江山,他们不知道棋差了多少招。李建成利用窦建德急切的心理,让窦建德抢先出兵,窦建德看似上当受骗,其实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后来李建成一拖再拖,窦建德也是一败再败。到现在,看来就算罗艺也能踩上一脚,窦建德迟早败亡,李唐再出兵又有何用?

    窦建德似乎没有见到众人的失落,沉声道:“只要李渊出兵,我等就有机会。”

    裴矩耐着姓子问,“有何机会?”

    窦建德道:“李渊自潼关出兵十余万,声势浩大,虽不见得一时得胜。但肯定可以拖住东都的大军,再加上他们若是出兵上党,取邙山以北之地,萧布衣也不能等闲视之。”

    刘黑闼对这些揣摩已有些疲惫,不解问,“那和我们何关?”

    窦建德沉声道:“只要苏定方等人能抵住萧布衣的进攻,我们全力取下罗艺,尽取幽州之地,还能在关中、东都夹缝中生存,不失为个上策。所以……还不知道杨将军,可有破敌良策?”

    窦建德期冀的望着杨善会,静候回答。

    杨善会一直沉默无言,听到询问,答道:“其实要破罗艺并非难事,但要断他归路,争取一战成擒,并非易事。”

    刘黑闼看了杨善会一眼,“难道杨将军还想用此仗杀了罗艺不成?”虽知道杨善会勇猛,可和罗艺交手多次,更知道罗艺燕赵骑兵的勇猛,刘黑闼总觉得杨善会言过其实。

    杨善会哂然一笑,“若不杀他,如何尽取幽州之地呢?”这次连裴矩都悚然动容,忍不住问,“眼前光阴似金,还请杨将军尽快说出。杨将军若有奇谋能杀罗艺,当为长乐王立下第一大功。”

    窦建德振奋道:“本王洗耳恭听杨将军的高见。”

    杨善会微笑道:“其实若真的对决,末将不见得能胜过罗艺。听闻罗艺的燕赵铁骑,李唐的玄甲天兵,和东都的铁甲骑兵,可说是天下最不好对付的三支骑兵。长乐王汜水一败,实力损失惨重,眼下并没有能对抗燕赵铁骑的兵力。”

    窦建德神色黯然,“杨将军说的不错,那我们又如何破之?”

    杨善会道:“要想破罗艺,只有四个字……”微微停顿,杨善会一字字道:“骄兵必败!”

    窦建德、刘黑闼皱起眉头,一时间显然不明白杨善会的意思。

    杨善会展开身边的地形图,解释道:“其实罗艺和当年的薛世雄,有相通之处。罗艺是薛世雄的手下,亦是素来瞧不起河北军。更兼和我们作战,一直处于优势,是以心中已有轻敌之意。”

    刘黑闼微微脸红,想到河北军和罗艺交手,的确是胜少败多,有时候就是感觉功亏一篑,这才落败。但一次两次还可以推说战场的偶然,多次落败,已说明是指挥高下的问题。

    “杨将军,你是想让我们利用他轻敌的心理?”窦建德沉吟问。

    “不但要利用,而且要利用的淋漓尽致。”杨善会肯定道:“罗艺对河北军素来获胜的次数很高,这次虽知长乐王来,但仍不退却,显然已觉得长乐王对他无能为力,是以才肆意妄为。但罗艺为人狡猾,燕赵铁骑更是进退如风,想要困住殊为不易。燕赵铁骑一直都是罗艺的根基,也是由罗艺亲自率领,只要攻击,罗艺肯定身在其中。我们只要将他们的铁骑拉到足够远的距离,然后聚而歼之,再在要隘多设伏兵,只要罗艺入围,不愁杀不了罗艺。”

    “具体如何来做呢?”裴矩问道。

    杨善会指点地图道:“这就要看我们的诱敌技巧。如今我们以易水为隔断,和燕赵军抗衡。眼下可放出风声,告诉罗艺,我等急于和他们一战。罗艺素来轻视我等,眼下亦是精兵尽出,当求毕其功于一役。罗艺多谋,我等一战,可全力强攻,他见我等来势凶猛,必定不会硬拼,而采用诱敌深入,然后燕赵铁骑冲杀我军之法……我军多半抵抗后,就会败退……”

    “燕赵铁骑凶悍残忍,那过易水的河北军不是去送死?”刘黑闼冷冷道。

    杨善会叹道:“兵法,诡道也,罗艺老谋深算,要引他入彀,并不容易。若非真败,如何能骗他追击?诱敌这支队伍,可说是九死一生,若是旁人不想,我可请缨前往。”

    刘黑闼沉默下来,窦建德皱眉道:“杨将军,你身为此战主将,统筹大局,不可亲身前往。你先说说后面的策略,我看是否可行。”

    杨善会道:“真败、假败阵容不同,罗艺身经百战,多半知晓。所以派出诱敌那人,必不能知道我等计划。如此一来,罗艺才会趁胜追击。易水西南三十里处,有郎山绵延。长乐王可在近郎山十里处设伏……”

    刘黑闼皱眉道:“这样就能败了罗艺?为何不在郎山谷口设伏?”

    杨善会苦笑道:“若是全力一战,或可败罗艺,但要杀他,谈何容易?长乐王这战,还需要败!”

    这次连窦建德都皱起了眉头,“我也要败?”

    裴矩不满道:“杨将军,我们和你联手,是请你胜,若是只吃败仗,哪个都会。”他语气有些重,窦建德摆摆手道:“杨将军,我想你多半还有下文!”

    杨善会露出钦佩之色道:“用人不疑,疑人不用,长乐王这般胸襟,末将佩服。不错,我让长乐王败退,却是想用长乐王的旗帜诱使罗艺入谷。想长乐王伏兵一出,若再被罗艺击溃,他骄敌之心,只怕空前暴涨。他并不知道我在军营,见长乐王伏兵再败,多半以为我等再无手段,为求擒你,当率铁骑攻击。长乐王当以最快的速度退到郎山谷中,从小路撤到山上。”伸手在地图上比划道:“从这里入谷,斜斜有条小路可通山腰。长乐王撤走,罗艺铁骑定尾随而入。那里地势狭隘,铁骑施展不开。我带兵士在山腰埋伏,刘将军需带兵士在山脚切断罗艺的后路,阻断燕赵后援的接应。山谷中多设易燃之物,山腰多备大石火箭。到时候只要罗艺一来,我等万箭齐发,火烧燕赵铁骑,如此一来,当可将罗艺等人一网打尽!只要罗艺一死,到时候我军反击易水,趁势北上,可尽取幽州之地。”

    杨善会侃侃而谈,众人皱眉思索,刘黑闼虽说心中不满,却也觉得这计谋若能得逞,可转败局。

    窦建德沉吟良久,“此计说穿了,就是诱敌深入,伏兵杀之。不过……诱敌之人首先要完全不知情,才会真的溃败,若是让罗艺看出有伏,只怕不会上当。”

    杨善会点头道:“长乐王明智,计策最关键的就是这点。”计谋看似简单,杨善会当初在牛口,就让秦叔宝上个恶当,他对王贾青见死不救,才让秦叔宝误以为那里再没有埋伏,才折损了一仗。

    “那谁去诱敌?”刘黑闼问出关键所在。

    窦建德垂头不语,可神色已有尴尬之意,他素来以义气治军,这次用计派人送死,大违背本意。可若非如此,实在很难让罗艺入彀。他生平中,困难不知有多少,唯独这一次,让他无法决定。

    刘黑闼一问,杨善会默然,裴矩犹豫,窦建德却过了良久,这才道:“杨将军,裴大人,你们先回去休息,今曰之计,我再考虑一下。黑闼,你留下。”

    杨善会也不催促,缓步出了营帐,裴矩跟随出来。

    二人看似陌生,话也少说。

    金风细细,繁星漫天。杨善会望向夜空,突然叹口气。裴矩一旁问,“不知道杨将军为何叹气呢?”

    杨善会道:“我在想,人这一生,终究要做几件不想做的事情,难免叹气。”

    裴矩淡淡道:“杨将军不想做什么呢?”

    杨善会扭过头来,二人目光相撞,空中仿佛激出了火花无数,杨善会良久才道:“今晚的月色,很不错!”)

    墨武《江山美色》永久免费阅读网址: http://www.bedbangkok.com/js_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