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色美人

作者:如猫似狗

    卫英神色无比复杂的看着冯宏,冯宏不知道她也就罢了,她又怎么能不知道冯宏,早在他们没到这里之前,就已经把在片里把冯宏看了个透彻,她跟张元那些人来这里,原本就是想对付眼前的医生。

    然而此刻连自己的身体都给了眼前这个男人,卫英心里在愤恨的同时,更多的不迷惑,她一时间根本不知道要如何决定。

    便在卫英怔怔看着自己的时候,冯宏再次开口道,“对了,你现在最好别乱,好好躺下来,需要住院一段时间。”

    卫英沉默了片刻,才像是喃喃自语的说道,“可是我现在哪有那么多钱住院啊?”

    冯宏等的就是这句话,立刻笑着说道,“这样吧,住院的钱我帮你付了,你只要安心在这里养病就可以。”

    “什么?”卫英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的敌人。

    然而冯宏此刻的笑容里充满了和善,根本看不出一丝她印象中的猥琐与阴险,完全像是个大善人应该有的面目和举动。

    只见冯宏伸出手轻轻在怔怔发呆的卫英肩上拍了拍,轻声说道,“我刚才也说了,我会对你负责的,你这病虽然花的钱多一些,但我一定会帮你治好,而且……”

    说到这里,冯宏故意停顿了下来,因为他要确定卫英是什么反应。

    “不过什么?”当冯宏突然停下来之后,陷入发呆状态的卫英突然焦灼的看着冯宏。

    看到卫英焦急的模样,冯宏叹了口气,作出一脸深情的看着卫英,片刻后才像是做出什么重大决定一般,咬了咬牙才郑重无比的说道,“你相不相信一见钟情这种事?”

    卫英的双眼顿时睁大了起来,“你说什么?”

    冯宏又是露出一副不好意思的表情,脸上死挤活挤总算是挤出了一丝羞红之色,避开了卫英的目光后才轻声说道,“其实,在我第一眼看到你时,我就已经喜欢上你了,只是一直不好意思开口,刚才给你检查身体的时候,一时忍不住才会……”

    此话一出,卫英当场愣住了,她万万没想到刚刚初次见面的冯宏居然会说出这么一番惊天地、泣鬼神的话,一时间,卫英简直就像在做梦一样,一点真实感都没有。

    眼前这个男人可是他们的敌人啊,没想到会对自己一见钟情?

    虽然她在那堆流氓里漫谈了很长时间,但也正是因为如此,见惯了那群流氓的丑恶面孔,她才会觉得冯宏这番话的可贵。

    见卫英睁大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自己,冯宏更加卖力的把自己一张脸振得通红,支支吾吾的问道,“你、会不会觉得我这种话太唐突或者太让人不可思议了?”

    卫英还是没有回答,冯宏的这种举动对于她来说,莫过于太阳打西边出来一样,太具有震撼力了。

    冯宏知道适可而止,不然就露出马脚了,在卫英还在发呆的时候,冯宏忽然起身,“好吧,是我太唐突了,对不起,就当我刚才的话没有说过好了。”

    说完冯宏转身就向外走去,在向外走去的时候,冯宏心里还真捏了把冷汗,要是卫英一直什么话都不说,就让他这么走出急诊室,他还真的拉不下脸再次回头,那样的话,戏就演不下去了。

    然而就在冯宏刚刚走到门口时,卫英却突然开口了,“等等。”

    冯宏故作疑惑的回头问道,“你还有什么事吗?如果只是因为害怕没有钱住院的话,你放心,我刚才已经答应你帮你付医药费了,钱的事你完全可以不用担心。”

    然而卫英根本不在乎冯宏的话,只是一脸复杂的看着冯宏,片刻后才轻声说道,“你知道我是谁吗?”

    冯宏摇了摇头,但却又点了点头,“知道啊,你不是叫卫英吗?你是我的病人,我怎么可能连你的名字都不知道呢?”

    卫英咬了咬牙,起身走到冯宏面前,才凝重无比的说道,“你难道没发现我身上有纹身吗?”

    冯宏点了点头说道,“这个我早就发现了,那又怎么了?”

    卫英翻了个白眼,“难道你就没有联想到其它的什么东西?”

    冯宏还是一脸无辜的模样,“我只知道你是我的病人,同时、同时还是我这么长时间以来唯一喜欢的一个人。”

    听到冯宏的话,卫英眼中的神色又陷入了挣扎之中。

    冯宏当然知道卫英为什么会露出这么挣扎的神色,更猜到卫英叫住自己是想说什么话,但冯宏戏都演到这里,自然要把纯情男人的身份演到底。

    “好了,你先在这里休息,我马上去为你安排病房。”

    说完,冯宏又要转身离开,但刚刚转身,却被卫英一把拉住了,“我有些话想跟你说。”

    被卫英拉住,冯宏不得不停了下来,一脸期待的说道,“嗯,你有什么话就直说,我能够承受。”

    冯宏说得就像准备接受什么不能接受的事情一样,搞得卫英都有种想要笑出声的冲动,不过也只有对冯宏一点也不了解的卫英才会这么相信冯宏了,要是换成跟冯宏早有关系的女人,早就因为冯宏这种恶心的话晕头转向不知道天南地北了。

    不过冯宏这种表情落在卫英的眼中,却感觉新奇无比,尤其冯宏眼中那双诚挚无比的眼眸,更是让卫英有些感触,跟那群流氓混迹的时间长了,对于感情这种事她根本就看得很淡,位冯宏今天给她的感觉完全不一样,完全超出了她对感情的认知。

    沉吟了片刻,卫英才郑重的说道,“你知道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吗?”

    冯宏哪里会不知道卫英说的是来这里对自己下黑手的事,但却笑着点点头,“这还用问吗?当然是生病了才来到这里。”

    卫英翻了个白眼,“我说的不是这个。”

    “那是什么?”

    卫英终于再也受不了冯宏这种“纯情”到又傻又愣的程度,直接说道,“其实有人要暗中对你下手,你这段时间如果没什么事,最好不要外出。”

    冯宏诧异的看了卫英一眼,敢情这小妮子把这种事情跟自己说,应该算是已经接受自己了,然而冯宏却还不得不继续做出一脸疑惑,“我又没得罪谁,谁会对我下手?”

    看着冯宏那张有些天真的脸,卫英苦笑着摇了摇头,“看你年龄也不小了,怎么思维还像个小男孩一样,你就真的不知道我在说什么吗?”

    卫英在说这些话的时候,还忘记了一点,冯宏已经是小宁医院的主任,能当上一个医院的主任,心智又怎么会像卫英想象中那么单纯呢?

    冯宏恍然大悟的说道,“哦,我知道了,你是想说你身上纹身的事情吗?这个没什么奇怪的,我要不是为了在医院工作,我也想去纹身呢,呵呵。”

    ;听到冯宏的话,卫英只差没晕过去,没办法,她只能将冯宏拉到椅子上坐了下来,把真实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了冯宏,其中张元是怎么跟冯宏惹上的矛盾,又准备怎么对付冯宏这些事全都一股脑的抖露了出来。

    冯宏在听到这个震撼性的消息后,惊得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难以置信的问道,“你、你说什么,这不可能,怎么会凭白无故的招惹了这么一个人?”

    卫英叹了口气,“好了,该说的我也都说了,信不信随便你。”

    冯宏哪里不信,之前就在客来宾馆服务员那里知道了这个消息,刚才也只是做做样子罢了,片刻后冯宏才缓缓坐回到了椅子上,故作惊恐的再次问道,“你说的是真的?”

    卫英同情的看着冯宏,但在看到冯宏一脸“震撼”的样子时,却又疑惑的问道,“对了,听张元说,你那天是带着一个女人去开房?”

    此话一出,冯宏心里顿时一跳,但也只是片刻间,冯宏心里就有了主意,“我怎么会做出那种事情,那个人是我妹妹,那天我路过那里,车坏了,所以才去那里休息一下而已,没想到会无缘无故的得罪了那个叫张元的服务员。”

    听到冯宏的解释,卫英的表情顿时变得有些不自然,毕竟才跟冯宏认识几个小时,她能跟冯宏说这么多已经是极限了,直到此刻,卫英女流氓的形象才彻底暴发了出来,立刻瞪起了双眼,“我只是随便问问,你跟我解释那么多做什么?”

    冯宏心里暗暗咂舌,卫英虽然对于感情单纯了一些,但对于人情世故却早就超越了她这个年龄应该有的标准。

    不过卫英越是展现她那女流氓彪悍的一面,冯宏就越有征服的快感,见卫英已经发怒,冯宏只得投降,“好了,我只是怕你误会才跟你解释这么多而已,既然话都已经说到到这里了,那我现在就去为你处理住院的事情,你只需要在医院里好好养伤就可以了,对了,这是我电话,如果你有什么事,可以随时给我打电话。”

    一边说着,冯宏将自己的片递给了卫英。

    卫英一把从冯宏的手里抢过那张名片,才不咸不淡的说道,“好了,你这两天最好别出去,如果要出去的话,先跟我说一声,哪个地方有危险我会通知你。”

    冯宏心里不禁有些得意,没想到几小时就把这少女搞定了,不但享受了卫英这个女流氓的第一次,还把卫英这个原本想要对自己不利的人拉了过来,只要有卫英从中作梗,对于张元这伙人,冯宏也好对付得多。

    冯宏点了点头,“好,那我先去给你办理住院手续。”

    说完,冯宏离开了这里,而后到住院部给卫英安排了一间贵宾房,才向医院外走去。

    虽然很有可能有人在监视着自己,但大白天的,冯宏倒也不怕张元会做出什么太过份的举动,所以才大摇大摆的走出了医院。

    来到医院外,冯宏立刻给客来宾馆的服务员打了个电话。

    “他们有说什么时候对我对手了吗?”

    电话里传来了服务员无奈的声音,“你的影子都找不到,怎么下手啊?”

    冯宏皱了皱眉,“事情总不能一直这么拖下来,得尽快想个解决的办法才行,不然那些威胁一天不除,我也一天不得心安。”

    “这样吧,要不你直接报警吧,他们住在我这里,只要时机一到,可以一举将他们捕获。”

    服务员恍然大悟,“对呀,我怎么没想到这个问题?”

    然而电话里却又传来了服务员萎靡的声音,“可是可以将他们一兴趣捕获,但他们又没有犯下什么罪行,最多去警察局录下口供又被放出来了,到时候不但你,就连我也难逃他们的报复。”

    听到服务员的话,冯宏深以为然,但片刻后却突然想到了刚刚搞定的女流氓卫英,立刻兴奋的问道,“如果我有证人证明他们犯过事,又怎么样?”

    “那当然可以了,但我这里都是一群亡命徒,如果没有十足的把握,还是不要轻举妄动得好,不然我也得跟着你遭殃。”

    对于服务员冷嘲讽的话,冯宏顿时有些愤怒,“既然这么怕死你还做这一行?我告诉你,钱我都已经给你了,不管有没有把握,你都得配合我的行动,还有,如果你敢私通他们逃跑,我最大的敌人将会从张元变成你。”

    电话里的服务员沉默了一阵,才无奈的说道,“好吧,我也只是建议一下而已,既然已经收了你的钱,我自然会信守规则,你什么时候有行动提前告诉我,我可以安排他们聚在一起,方便你一举把他们抓住。”

    挂了电话后,冯宏只是在医院外随便买了份快餐,就兴奋的回到了卫英的病房里。

    看到冯宏提着一份快餐给自己,卫英看向冯宏的目光又变得柔和了许多,却还是依然一句话也没说,默默的将那份快餐吃完后,才突然问了一句,“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难道你早就知道我的身份?”

    冯宏翻了个白眼,有些不快的说道,“如果你真的不相信就算了,我给你付的医药费就当是我借你的,如果你以后有钱了可以还给我,我不会拒绝的。”

    卫英避开了冯宏的目光,似是喃喃自语的说道,“这个世界真的有一见钟情这么荒诞的事吗?”

    冯宏更加不高兴了,“什么叫荒诞,我就觉得很奇妙啊,以前我也不相信这种事情,但遇到了你,我就相信了。”

    卫英苦笑着摇了摇头,“你这样做值得吗?”

    冯宏一脸郑重的说道,“值得,怎么会不值得,虽然我是小宁医院的主任,但到现在为止我还是单身呢。”

    不提这事还好,一提到冯宏主任的身份,卫英刚刚变得柔和下来的眼眸突然又凌厉了起来,一瞬不瞬的盯着冯宏,“我倒是忘了你还是这家医院的主任,说,你到底打的什么主意?”

    听到卫英的话,冯宏顿时才发现自己说错话了,就算卫英心思再简单,也知道一个诺大的医院主任不可能像他表面说的那么简单。

    想到这里,冯宏急忙解释道,“我能有什么主意?我刚才都已经说了,我对你一见钟情,别说你不相信,就连我都觉得有些难以说服我自己,但事实就是这样,我也没办法,而且我之前根本就不知道你们要对我不利,你……”

    还没等冯宏的话说完,卫英就挥手打断了冯宏的话,“好了,我不想听这些,我也不管你打的什么主意,你能这么对我,确实让我很感动,所以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让你出事。”

    听到这句话,冯宏才松了口气,此刻他来找卫英,只是为了说服她把张元一伙人的犯下的事说出来,而且还能到警察局作证,那样的话才能彻底解决冯宏的后顾之忧。

    不过冯宏一时间还真不好开口,尤其在卫英刚才已经怀疑了之后,冯宏更是害怕此刻直接说明来意,会引起卫英的反弹。

    沉吟了片刻,冯宏才猥琐的说道,“嗯,既然你也不想看到我出事,那么我们是不是想个办法把这事给彻底解决了呢?”

    卫英皱了皱眉,“怎么解决,张元可把你恨透了,要他回心转意放过你,连我都没有办法。”

    冯宏嘿嘿笑道,“如果这样不行,可以想想其他办法嘛。”

    “你还有什么办法?”

    冯宏故作沉思了片刻,才像是想到了什么妙计一般,兴奋的看着卫英说道,“嗯,要不我报警吧,你不是说他们现在住在客来宾馆吗?我报警的话可以一起把他们抓住,只要他们被逮捕,我就安全了。”

    卫英叹了口气,“哪有那么容易的事情,就算他们进了警察局,警方也没有理由让他们坐牢,因为他们根本就没有什么把柄在警方手里。”

    冯宏一脸可惜的说道,“唉,难道他们之前就没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