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看着一室混乱,老夫人抚了抚额:“去,把王大夫请来给四姑娘看看,你们也都下去。”

    等众人都退出去,老夫人吩咐王嬷嬷:“把老伯爷请来说话。”

    王嬷嬷面有难色。

    老夫人面色一沉:“怎么?”

    王嬷嬷是老夫人心腹,见老夫人发问自是不敢隐瞒,忙道:“老夫人,老伯爷今日一早出去斗鸟,此时还未归。”

    老夫人一口气差点没上来,忍了又忍才道:“世子快下衙了吧,吩咐下去,等他一回就立刻来见我。”

    建安伯世子在户部任着一个郎中的职,在勋贵中也算不错了。

    “是。”王嬷嬷应了一声,想了想低声道,“老夫人,婢子刚才去请四姑娘,发现……”

    “发现什么?素月,这个时候,有什么话别吞吞吐吐的。”

    府中发生了这样的事,实在令一贯冷静的老夫人也有些烦躁了。

    四姑娘再不好,也是她嫡亲的孙女,发生这种事虽不至于像前朝那样为了保住家族名誉处死,但也难办。

    要么是男方认了这门亲事,要么是送的远远的,或是嫁在外面,或是等风头过了再悄悄接回来。

    也有家风严苛的人家,直接命女儿绞了头发当姑子的。

    镇国公府不是那么好进的,老伯爷不管事,如今也只能等着世子回来,商量一下怎么处置。

    “老夫人,婢子发现,四姑娘脖颈上……有淤痕。”王嬷嬷狠了狠心,说了出来。

    “当真?”老夫人长眉一挑。

    世子夫人带着妯娌几人从长公主府回来,就来她这请罪了,浑身湿透的四姑娘是直接裹着被子送回去的,惯常伺候的丫鬟婆子早被关了起来,这么重要的事竟是才发现。

    王嬷嬷忙道:“这个打死婢子也不敢妄言。”

    老夫人长舒一口气,靠在太师椅椅背上:“去,看看世子回来没。”

    “娘,孩儿回来了。”老夫人喝了一盏茶后,立在门侧的侍女挑开八角珠帘,走进来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男子,身姿挺拔,蓄着短须。

    这就是建安伯世子甄建文。

    “大郎,今儿个的事,你都知道了吧?”

    甄建文点头。

    “那你如何看?”

    甄建文看了看老夫人脸色。

    老夫人眼帘低垂,看不出喜怒。

    甄建文面沉似水:“四丫头已经十四了,再送走避风头恐怕会耽误了姻缘,若是匆匆嫁了,也找不到合适的,可镇国公府也不是好进的——”

    心中暗恼这个侄女糊涂。

    甄府六个姑娘里,甄妙容貌是最出挑的,他的长女又嫁进了长公主府,若是谋划得当,这丫头嫁个好人家不是不可能,也给家族添份助力。

    没想到这丫头平日看着掐尖好强,实则是个蠢的,难道以为这样就能当世子夫人不成!

    “那就逼他们娶。”老夫人睁开眼,精光一闪而过。

    甄建文一愣。

    就见老夫人又半闭了眼,轻声道:“四丫头羞愤撞了柱子,她脖颈上有於痕。”

    甄建文再次怔住,随后脸上露了笑,长揖一礼:“孩儿懂了。”

    不到明日,建安伯府四姑娘落水醒来后,羞愤撞柱以证清白的事就传遍了满京城。

    能撞柱以证清白,京城中人对甄妙的印象倒是好了点。

    只是十三四岁的小娘子,说不准就真是因为贪玩而产生的意外呢。

    “意外?她若是意外,我罗字倒过来写!想进门可以,那就当妾从侧门抬进来。”镇国公府怡安堂里,看起来十**岁的青年一脸薄怒,冷笑道。

    镇国公老夫人窦氏早屏退了左右,看着盛怒的孙儿叹了口气,招手让他过来。

    镇国公世子罗天珵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了过去坐在老夫人下首。

    老夫人疼惜的看着孙子:“明哥儿,没有这样的说法,建安伯府出来的嫡女,哪有当妾的道理。”

    端坐的青年修眉如剑,目若朗星,说出的话却带着丝丝寒气:“那就随她自便好了,反正孙儿绝不要这样的妻子!”

    是的,他绝不要,绝不要这个上辈子红杏出墙,又害得他不得善终的女人!

    那一世,也是这样的落水,他的二叔二婶巧舌如簧,劝着他应下了这门亲事。

    而今,他死活不松口,才有了这场祖孙谈话。

    老夫人正了脸色:“明哥儿,既如此,你当时和甄四姑娘一同落水,又何必想置人于死地?”

    问出这话,窦氏有些心寒。

    长子长媳去得早,这孙子是她一手带大的,虽宠出些脾气,却也是个心善的,万没想到会做出这种事来。

    “明哥儿,你前两次婚事都没成,若是这事再传出去,又该如何是好?”

    一同落水,名声受损是女方的,可要是传出镇国公世子在水里想把人家姑娘掐死的狠毒名声,就算世子之位安稳,以后想娶什么好人家的姑娘就难了。

    罗天珵浑身一震,死死握着拳头。

    可恨他刚一睁眼,就看见了那个厌恨了多年的女人,一时控制不住下了杀手。

    若是,若是他早一刻醒来,也不会再把自己和那个荡/妇牵扯在一起。

    祖母说的对,他的名声不能有暇,他还要当稳了镇国公世子,把前世欠他命的那些人,一一连本带利的讨回来!

    丰神如玉的青年脸上蒙了一层寒霜,缓缓跪下,一字一顿道:“孙儿愿娶。”

    沉香苑常伺候的丫鬟婆子都不见了踪影,新来的无不把脚步放得很轻。

    整个沉香苑都静悄悄的,只剩一株老桃树花开正艳。

    甄妙半靠在秋香色引枕上,小脸煞白,额头还裹着纱布。

    “紫苏,帮我拿一册书来。”

    身穿紫丁香色比甲的紫苏是老夫人身边的大丫鬟,最是沉稳,被拨来暂时打理沉香苑。

    说着暂时,其实就等于拨给四姑娘作贴身丫鬟了。

    不论心里如何想,这丫鬟面上却没露出半分不情愿,听了甄妙的吩咐一扭身去了西屋的小书房,抱着一册书进来递过去。

    甄妙伸手接过来就囧了。

    只见书册上写着两个大大的字:女诫!

    瞥一眼,再瞥一眼。

    大丫鬟紫苏站得笔直,头微垂,一脸恭敬。

    甄妙叹气,老老实实把女戒接了过去。

    她还属于斩监侯阶段,女诫就女诫吧。

    正随手翻着,就有小丫鬟禀告:“姑娘,二姑娘、五姑娘、六姑娘来了。”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