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话音刚落,就进来三个小娘子。

    打头的小娘子身量高挑,白净的鹅蛋脸,水润的大眼,正是甄妙嫡亲的姐姐,排行第二的甄妍。

    她今年已有十六岁,与户部左侍郎的嫡次孙订了亲,正在备嫁,所以平日是鲜少出门的,这次赏花会也没去。

    后面跟着的就是二房的双生姐妹,甄冰、甄玉。

    “二姐、五妹、六妹,你们快坐。”甄妙把书放到一侧的案几上,直了直身子。

    甄玉瞥一眼书册,笑了:“女诫?呵呵,四姐是该好好读读了。”

    甄妙郑重点头:“恩,正读到‘择辞而说,不道恶语,时然后言,不厌于人,是谓妇言。’”

    甄玉脸顿时气红了,讥道:“哼,四姐,你做下那等事来,还有脸讽刺别人!”

    甄妍脸一板,一双大眼盯着甄玉:“六妹慎言,四妹顽皮意外落水,自有父母长辈去教训,哪有做妹妹的指着鼻子去骂的道理,难道二伯娘就是这么教导你的么?”

    甄玉要气死了,这一家子,都睁着眼说瞎话啊。

    “什么顽皮落水,分明是——”

    “六妹!”甄冰拉了孪生妹妹一把。

    甄妍抿了唇,微抬着下巴:“五妹,我看六妹有些糊涂了,你且带她回去歇着吧,若是要我再听到她胡言乱语,定要禀告祖母处置的。”

    “恩。”甄冰站了起来,冲甄妙道,“四姐,你好好歇着,过几日妹妹再来看你。”

    说完扯着甄玉往外走。

    甄玉甩开她的手,扭头冷笑:“四姐,天在做人在看呢,黑的白不了,你倒是凭着低三下四的手段得了好姻缘,三姐可是被你害惨了……”

    见甄冰甄玉离开,甄妍扫一眼紫苏:“紫苏姐姐,劳烦你带她们下去,我有话对四姑娘说。”

    “婢子不敢当。”紫苏施了一礼,领着小丫头退下。

    “二姐——”甄妙满腹疑问。

    刚才甄玉的话中,透露的信息可是太多了。

    “伸手。”

    “二姐?”

    就见甄妍从袖子里抽出一条戒尺,啪的一声打在甄妙手上。

    “这一下,是替娘打的。娘向来好脸面,你做下这等事,生生把她气吐了血,我打你,你服不服?”

    见甄妙点头,甄妍又打了一下:“这一下,是替三妹打的。她身为庶女,婚嫁本就不易,祖母替她费心寻的亲事,就被你给搅黄了,我打你,你服不服?”

    甄妍是打定了主意教训妹子一顿,以防日后惹下更大的祸事来,这两下并没手下留情。

    甄妙疼的眼泪汪汪:“二姐,你说三姐的亲事黄了?”

    三姑娘甄静是大房的庶女,也是整个建安伯府唯一的庶女,前不久和礼部尚书杨裕德幼子的第三子定亲。

    “你虽撞柱以正清白挽回了些颜面,却不知杨尚书家风严谨,三妹本就是庶女,出了这种事,退亲也在意料之中。”

    甄妙听了,很是羞愧。

    这个时代的女子被退亲,可是件天大的事。

    她可没脸说什么这是原主犯下的错,和她没关系。

    笑话,既然借了人家的身子活着,享了人家身份带来的便利,那就该担负起原主的责任和错误。

    想她甄妙,虽然有那么一点点二吧,三观还是正的。

    “二姐,我这就去给三姐赔不是。”甄妙撑着身子要起来。

    甄妍按住她:“行了,等你养好再说,现在三妹心里正难受着,看见你就更难受了。”

    甄妙耷拉着个脑袋:“呃,知道了。”

    看着她这蔫样,甄妍倒是觉得比以往掐尖好强时的样子顺眼多了,语气就略软了些:“我就打你这两下,是要你记住了,无论娘还是三妹,都是女子,这世道女子就不容易,你一时算计什么,是福是祸自己担着就罢了,关键一损俱损一荣俱荣,连累了别人你真就能心安了?至于伯府的名声,且看你日后在镇国公府的表现,能否把这丢了的脸面给挣回来了。”

    甄妙刚开始还虚心听着,到后来震惊的抬头:“镇国公府?”

    甄妍看嫡亲妹子这傻样,又觉得不好了,就这呆样,在镇国公府能活下去么。

    “不错,镇国公夫人已经派了官媒过来,把你和镇国公世子的亲事定下了,等来年你及笄就嫁过去。”

    甄妙傻了:“镇国公世子?哪个镇国公世子?”

    甄妍狠狠瞪了妹子一眼,这一刻,她忽然有些相信妹子是不小心落水的了。

    “自然是和你一起落水的那个,不然这世上还有哪一个镇国公世子?”

    轰的一声,甄妙整个人都不好了。

    那个人!

    她仿佛又回到冰冷刺骨的水中,喉咙中都是水,呛得她喘不过气来。

    那双冰凉修长的手搭在她脖子上,越掐越紧,越掐越紧。

    她尝到了喉咙深处涌上来的血腥味,可更令她胆寒的,却是那双明明很美,却充满着冰冷恨意的眸子。

    厌恶,憎恨,狂怒。

    她仿佛能从那双眼睛中看到这世界上最负面的情绪。

    她丝毫不会怀疑,那个人再出现在她面前,会毫不犹豫的掐死她。

    见甄妙忽然像遭雷劈似的定住,眼睛发直脸色发白,浑身还不停抖着,甄妍也骇了一跳,抓着甄妙手腕冷喝道:“四妹,你怎么了?”

    一个软软身子扑到她怀里,像刚从水里捞出来的小猫似得,声音也软软的:“二姐,我怕。”

    她真的怕,第三次了啊,这坑爹的老天!

    甄妍身为三房嫡长女,自幼端庄大方,哪被人这样抱过,当下有些手足无措,可不知怎地抱着瑟瑟发抖的妹子心就有些软了,轻拍着她的背安慰道:“别怕,镇国公夫人是个明理的,既然定了你,只要你自重自爱,她老人家定会怜惜的。世子没有娘,你也不用担心嫁过去,婆婆挑你的理儿。”

    女子过得顺不顺心,主要看内宅中和婆婆妯娌们的相处。

    没有婆婆压着,世子又是独一个,有妯娌也是其他房的。

    男人对落水这种事肯定不像女子一般死死抓着不放,只要把世子的心慢慢拢住了,天长日久的日子也就好过了。

    甄妙听了身子一僵。

    她更怕了好么,要是有个婆婆,时时在她面前伺候着,好歹还有个躲的地方啊!

    为了避免第三次被掐死,甄妙缓缓抬头:“二姐,我不想嫁。”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