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嗯?”甄妍眉毛挑了挑,慢悠悠道,“四妹再说一遍,刚才我没听清楚。”

    看着那来回晃的小戒尺,甄妙眼又开始花了,总觉得端庄美貌的二姐和传说中的容嬷嬷有点像。

    见她沉默,甄妍叹口气:“妹妹好生养着吧,胡话是不能再说了。”

    说完不着痕迹的把戒尺收起,转身出去了。

    甄妙知道说不嫁只是个笑话,沉默了半天,拿起一旁的引枕蒙在头上,愁得睡着了。

    因为她也算好的能见人了,又陆陆续续的有人来探望,其中就有大嫂虞氏。

    甄妙把原主记忆拿出来翻了翻,发现虞氏竟然是武将之女,还是个巾帼不让须眉的人物。

    只是原主力争当名门淑媛,向来看不起这个嫂子,姑嫂的关系自然不大好。

    虞氏过来,放下礼物又寒暄了几句,就要起身告辞。

    “大嫂,您能不能再陪我说说话。”

    虞氏讶然的看了甄妙一眼。

    这小姑往常见了她都是一副嫌弃神色,今个儿开口留人,委实有些稀奇。

    虞氏是个爽朗性子,直言道:“琴棋书画,嫂子都不大懂,只会舞枪弄棒的,恐怕妹妹听了嫌污了耳朵。”

    甄妙听了都快激动的哭了,她要的就是舞枪弄棒啊。

    既然婚事没有更改余地了,一年时间把身体练结实点,到时候也禁揍啊。

    姑嫂二人,一个愿意听,一个说的是自己擅长的话题,一来二去的倒是聊了小半个时辰。

    “大嫂,这么说,要想打好基础,就要从蹲马步练起么,还要泡特殊的药浴?”

    虞氏正要点头,忽然脸色一变,用帕子捂着嘴干呕了一声。

    甄妙一怔,大嫂这样子,应该是有了,电视上都是这么演的。

    虞氏先是脸色一红,随后见小姑没有任何反应,也愣了。

    正常小娘子不是这样表现的好么。

    甄妙回过神来,一脸纯洁的问:“大嫂,您怎么了,是不是吃坏了东西?”

    “呃,没,没。”虞氏支支吾吾的,很快寻了个借口匆匆告辞。

    又养了十来天,甄妙把列女传也看完了,终于好的差不多了。

    捧着个细口大肚白瓷瓶,里面错落有致的插了几束桃花,带着紫苏去给老夫人请安。

    老夫人住在宁寿堂,坐落在建安伯府中心轴靠后的位置,离甄妙的沉香苑不算近。

    甄妙到时,已是香汗淋淋。

    “四姑娘来了。”

    话音一出,里面就静了静。

    甄妙抱着花进去,磕头,声音脆生生的:“孙女给祖母请安。”

    老夫人抬眼看去,见她笔直跪着,敛眉垂首,整个人静静的,只有怀中抱着的红桃一颤一颤的,让人说不出的喜欢。

    老夫人忽然就觉得这个孙女有些不一样了,不由盯着多看了几眼。

    屋里的人都不由安静了下来。

    “祖母,四妹摘的桃花倒是好看,孙女正缺一朵簪花呢,跟您讨几朵可好?”甄妍开口笑道。

    老夫人斜她一眼:“你这猴儿,有什么好东西都惦着,现在连你妹妹的桃花也不放过了。”

    说着扫一眼甄妙,淡淡道:“起来吧。”

    甄妙站起来,又向大夫人和二夫人问了安,和姐妹们打了招呼,然后就看着甄妍、甄冰甄玉围着老夫人说笑。

    她有些明白原主为什么那么争强好胜了。

    除了嫁出去的大姑娘,甄妍端庄大方又懂事,最得老夫人欢心。

    二老爷进士出身,一直在外任职,为了尽孝两年前把妻女送了回来。

    爹有本事又不在跟前,老夫人对甄冰甄玉两姐妹自然要怜惜些,更何况双生子本就罕见,更多了一份宠爱。

    三姑娘是庶女不提,只剩下甄妙,爹是个混日子的,前面有嫡姐珠玉在前,这姑娘默默变/态了,也是有迹可循啊。

    甄妙一直安静呆着,期间甄妍施了好几个眼色也没反应。

    一来争宠什么的她不会,二来她还算个戴罪之身,现在上蹿下跳的平白惹人笑话。

    二货也是有自尊的,好么。

    只是一屋子的妇人小娘子,谈论的话题实在有点催眠,甄妙躺得久了还有些体虚,安静着安静着,就安静地睡着了。

    老夫人眼角余光扫了甄妙一眼,见她虽不做声,身子还挺得笔直,不由暗暗点头。

    这四丫头,经此一事,倒是有些样子了。

    刚想再敲打几句,就发现这货睡着了。

    老夫人一口老血差点没喷出来,强压下去,装作心平气和的道:“你们都下去吧,四丫头留下。”

    听到“四丫头”三个字,甄妙一下子惊醒,眼角余光瞥见众人都起身告退,忙跟着站起,浑水摸鱼的道:“孙女告退。”

    老夫人再吐一口老血,咬牙切齿:“四丫头留下!”

    甄妙坐着能睡着,这还是前世上学练出来的,除了刻意观察她的老夫人和二姑娘甄妍,其他人居然没有发现,只是多看她一眼,就纷纷退了出去

    倒是甄玉从甄妙身旁经过时一声幸灾乐祸的冷哼:“不要以为和镇国公世子订了亲,祖母就待见你了。”

    人一走,老夫人脸就沉了下来:“孽障,还不给我跪下!”

    “祖母?”甄妙老老实实跪下,仰着脸,清亮的大眼满是疑问。

    老夫人胸口一闷,抬抬手:“你们几个都退下。”

    紫苏并老夫人屋内的几个丫鬟都退了下去,只剩王嬷嬷在身后站着。

    老夫人这才发作:“孽障,你居然,居然敢给我坐着睡着了!是不是到了镇国公府也这样,你非要把建安伯府的脸面都丢尽了不成!”

    甄妙倒吸一口气。

    真是犀利的老太太啊,当年他们号称孙悟空的班主任都没发现过好不好。

    甄妙满脸羞惭,半仰着头:“祖母,孙女错了,孙女这些日子总是睡不好,到了祖母这里,不知怎么心一松,就睡着了。”

    她说的是实话,自从知道和镇国公世子订了亲,那日的情景就总出现在梦中,睡不好是真的。

    “睡不好?”老夫人仔细打量着甄妙,果然发现眼底有淡淡的青色。

    声音当下就沉了下来:“怎么睡不好,丫鬟们都是怎么伺候的?素月,把紫苏叫进来。”

    “不关紫苏姐姐的事,是孙女总是,总是梦到有人掐我脖子。”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