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老夫人心中一沉,面上却不动声色:“四丫头,那日落水后,你还记得发生了什么事么?”

    甄妙闻言抿了抿唇。

    早就说过,这货虽然有点二,但并不蠢。

    自从被告知镇国公府请了官媒过来定下了亲事,她就琢磨了一下。

    按理,镇国公府那样的门第,遇到这种事就是拒绝了,女方也只能认了。

    可对方那么快有了行动,实在不像占上风一方的行事。

    想想自己脖颈上的淤痕,还有消失了的丫鬟婆子,她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么。

    对方爱惜羽毛,他家却已经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大不了这个姑娘舍弃了呗。

    既然达成了协议,那么真相,是无论哪一方都不想提起的。

    甄妙垂了头,声音软软的:“祖母,那日落水,孙女早吓得什么都不知道了,哪还记得发生了什么事。只是不知为何,总是做梦有人掐我脖子。到了祖母这里,心里才算安稳了。”

    老夫人松口气,眼神慈爱起来:“唉,你这是惊着了。素月,把我常看的那本妙法莲华经拿来。四丫头,你婚事已经定下,闺学就不用去了,在家多抄抄经书。现在时辰不早了,去陪陪你娘吧,这些日子她没少操心。”

    说到这顿了一下:“还有三丫头一直病着,你做妹妹的也要去看看。”

    “是。”甄妙退了出去。

    等甄妙一走,老夫人就招来王嬷嬷:“紫苏怎么说?”

    王嬷嬷一边给老夫人捏肩一边道:“紫苏说四姑娘这些日子话不多,大多时间都在看书。”

    “呃,看的什么书?女儿家,不能让一些乱七八糟的书带坏了。”

    “多是女戒、列女传之类。”

    “素月,你觉得四姑娘怎么样?”

    王嬷嬷忙低了头:“姑娘的事,婢子不敢妄议。”

    老夫人叹口气:“让你说,你就说。旁观者清,许是年纪大了,有时候也会看走了眼。”

    王嬷嬷头垂得低低的,恭敬道:“婢子以前冷眼看着,四姑娘还有些心浮气躁,许是年纪小,心性不稳的缘故。自落水后,倒如璞玉待琢。”

    “璞玉待琢?但愿吧。素月,我让你打听的韩进士一事,如何了?”

    老夫人打听韩进士,却是为了被退亲的三姑娘甄静。

    韩进士名志远,二十出头,寒门出身,今春新出炉的进士。

    因着三姑娘被退了亲,就入了世子的视线,打算把庶女许给他。

    王嬷嬷把打听来的消息一一道来:“是寡母拉扯大的,很是孝顺,人才也是好的,就是底下还有两个弟弟一个妹子……”

    老夫人听了就皱了眉:“那就再看看吧。”

    只是她也心知,甄妙的亲事已经定了下来,甄静排在前面,等不得了,又是退了亲的,这恐怕已经是最好的了。

    想着那一直安安静静的三姑娘,老夫人叹了口气,到底不再费神。

    总归是庶女。

    甄妙一路碎步,跟在甄妍后面。

    “你竟然敢请安睡着了!”甄妍放慢脚步,把声音压得极低,听起来却咬牙切齿的。

    甄妙忙求饶:“好姐姐别再恼了,没看妹妹眼圈还是青的么,实是这些日子睡不安稳,总做噩梦来着。”

    甄妍仔细看了一眼,到底信了她的话,叹口气:“你总要长进些,别让娘操心。”

    “娘现在好些了么?”

    “被你气得不轻,你说呢?”甄妍翻个白眼。

    甄妙小媳妇似的跟在甄妍后面,进了和风苑。

    见甄妍进来,温氏脸露喜色,可转眼看到跟在身后的甄妙,立刻变了脸色:“谁让你来的?”

    “娘——”甄妙甜甜喊了一声,跪下请安。

    温氏别过脸:“我可没你这样的女儿!”

    在原主记忆里,温氏是泼辣厉害的,对她也严厉,并无多少喜爱。

    可甄妙旁观者清,却从回忆里看出温氏不过刀子嘴豆腐心罢了。

    本就是有错在先,还把娘气吐了血,她认起错来毫无压力。

    一把抱住温氏大腿,脑袋在腿上一蹭一蹭的:“娘,女儿真的错啦,您要是还气恼,就打女儿几下。女儿皮厚,不怕揍的。”

    温氏彻底愣住了。

    这,这话本有点不对啊。

    一时之间,竟然忘了该怎么反应。

    一屋子的丫鬟也愣了。

    四姑娘,以往夫人说这种话,您不是该摔门出去么?

    甄妍看妹子这样,觉得无比丢脸,冷脸看着丫鬟们:“你们都出去。”

    一众丫鬟走了出去,紫苏一脸淡定的跟在后面,心中却在狂吐槽。

    第三次了,自从跟了这位姑娘,她听到最多的话就是“你们出去”。

    温氏被二姑娘这话提醒了,立刻腿往外抽:“没听我说么,你这样的女儿我可不敢要,出去。”

    “不出去。”甄妙把大腿抱得更紧,一脸坚定。

    “出去。”

    “不出去。”

    “出去。”

    “不出去。”

    “出去。”

    然后,就见甄妙站起来,真的出去了。

    一群支起耳朵听墙角的丫鬟摔倒。

    这也行!

    温氏脸色由白转红,又由红转青,身子气的晃了几晃,实在受不住,狠狠哭了一场。

    甄妍也气的心疼,想冲出去找甄妙算账,又怕娘气出个好歹来,只得在一旁劝解着。

    没想到小半个时辰后,甄妙又返了回来,手中端着个托盘。

    温氏正哭着,见二女儿进来,差点噎住,一开口说话竟然打起了嗝。

    甄妙忙冲到温氏身边坐下,一手按着她大拇指,一手拍着她的背:“娘,您深呼吸。”

    温氏深呼吸几次,打嗝真的止住了,恨声道:“你不是出去了么,还回来做什么!”

    只是因为刚才打嗝的狼狈,气势到底没有那么足了。

    甄妙完全无视温氏的冷脸,捧着玲珑的影青瓷罐:“娘,女儿今早做的红糖桃花粥,最是补血润肤的,您趁热尝尝可好?”

    说着揭开盖子,只见米粒微粉,桃花瓣掩映其间,衬着白中透绿的小罐,煞是好看,还传来一股淡淡的香甜气。

    看一眼睁着大眼,巴巴看着她的二女儿,温氏到底是松动了,用勺子舀了尝一口,居然发现味道极好。

    一连喝了几口才道:“这桃花,也能煮粥?”

    这就算是原谅了。

    甄妙松口气。

    她前世到处晃荡,每到一个新地方就要大街小巷的把美食尝遍,遇到特别好吃的,还非要想法子学到手,倒是练就了一手好厨艺,如今总算派上点用场了。

    与甄妍一同离开和风苑,姐妹二人向三姑娘住处走去。

    一般来说庶女是没资格单独住一个院子的,但建安伯府只有一个庶女,就暂时占了一个小院,谢烟阁。

    刚行至谢烟阁前,一个身穿银红比甲的丫鬟就和甄妙撞了个满面。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