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这丫鬟是三姑娘的贴身丫鬟红梅。

    甄妍沉下脸来:“慌慌张张的这是做什么?”

    红梅支支吾吾的不说,甄妍的贴身丫鬟莲叶冷声道:“主子问你话,藏着掖着是哪门子道理?”

    红梅都快哭了:“二姑娘,是三姑娘,她,她投环自缢了!”

    甄妍和甄妙脸色顿时变了。

    “三姑娘人怎么样了?”甄妍厉声道。

    “救……救下来了……”

    红梅这话还没说完,甄妍脸色已经恢复了平静,拧着眉道:“既如此,给我收起你那慌慌张张的样子,悄悄去禀了世子夫人。”

    “是!”红梅在甄妍的镇定下,稍稍恢复了二等丫鬟的一点样子。

    “记住,今日碰到我和四姑娘的事,不许和旁人提一个字,知道的人越多,越没有你们的好处!”甄妍沉声道,拽着甄妙就走。

    穿山绕池,行过竹林丛萃,姐妹二人在一处水榭坐下,默默无言。

    好一会儿,甄妍开口:“四妹,你对不住三妹妹。”

    “嗯。”甄妙点头。

    甄妍却语气一转,冷笑道:“可是三妹寻短见,却是把我们架在火上烤。”

    名门世家的小娘子,好端端的寻了短见,不知让世人揣测出多少事端来,进而连累族中姐妹的名声。

    先是甄妙落水,后是甄静投缳,传将出去恐怕建安伯府的姑娘就没有半点名声可言了。

    特别是已经订了亲的甄妍和甄妙,说不定也落得被退亲的下场。

    可以说三姑娘这是拿自己的死拉两个垫背的,足见心中之恨。

    “四妹,你怎么看?”

    甄妙沉默良久,很认真的道:“有因才有果。”

    不管三姑娘心中抱着怎样的恶意,一个弱女子,如果只能以自己的死为代价来报复,已经足够可悲了。

    说到底,是甄妙先欠了她。

    甄妍长叹口气:“四妹,你自落水后,通透多了。今日的事,老夫人和世子夫人定会瞒得死死的,无论是你、我,还是三妹,这一两年陆续都会出阁,将来,一笔写不出两个‘甄’字。”

    若是以往,这话她是懒得说的,二人虽是嫡亲姐妹,自幼总好像隔着什么,现在却轻而易举说出口了。

    “行了,这事你也别搁在心里,明日去给祖母请安,别露出端倪来。”

    姐妹二人叙了会儿话,各自散了。

    明华苑碧梧青青,叶生婀娜,大夫人正临窗看账,听了丫鬟的禀告命红梅进来。

    见红梅神色慌乱,连鬓角都有些乱了,不由面色微沉:“这是怎么了,慌慌张张成何体统!”

    红梅扑通一声跪下:“世子夫人,三姑娘她,她投环自缢了!”

    “什么!”大夫人手中账本掉落,站了起来。

    红梅忙补充:“三姑娘被救下了,婢子们不敢瞒着,请世子夫人做主。”

    听说三姑娘没事,大夫人神情微松,目中却闪过冷意:“这事儿,还有谁知道?”

    “就婢子和绿萼,还有张妈妈知道。一救下姑娘,张妈妈就命绿萼守着门,让婢子来禀告夫人了。”

    “行了,你回去守着三姑娘吧,记得不要透露半点风声,便是岚姨娘那也不成。”

    红梅心中忐忑,却再不敢停留,忙退了出去。

    “尽是添乱的!”大夫人冷哼一声,起身去了宁寿堂。

    甄妙回了沉香苑,想着三姑娘自缢的事越来越烦躁,又想起老夫人的吩咐,干脆铺纸磨墨,练起字来。

    原主习的是簪花小楷,很是有几分功底。

    甄妙虽继承了原主的本事,一时却写不流利,越写越心烦,索性丢开了笔。

    “四姑娘。”紫苏不动声色的把笔捡起来,递给她。

    甄妙瞪着紫苏。

    紫苏面不改色,满是坚持。

    甄妙摇摇头,如实道:“我不成的,我心里没法静下来。”

    她不是牛叉的女特工,明知道有个人的生死与她相关,还能心如止水的习字。

    “姑娘不如先读读经书吧。”

    甄妙站了起来:“紫苏,我得去看看。”

    “姑娘,您应该听二姑娘的。”

    甄妙盯着自己的鞋尖看:“我知道二姐说的都对,但我还是想去看看。”

    看看又能改变什么呢?紫苏心中这么想,可不知为何,规劝的话却没有说出口。

    甄妙取了一块碎银子给紫苏:“紫苏,让个小丫头跑趟大厨房,拿些葛粉、白豆沙并硙茶粉来。”

    除了老夫人的宁寿堂,日常各院的吃食都是大厨房送过来的,若是想吃别的或者用食材,就要格外给打赏。

    甄妙的院子里没有小厨房,却在耳房弄了个小炉子,能够煮茶或者热一些吃食,其他各院也是如此。

    甄妙记得,三姑娘甄静很喜欢吃甜食。

    有一年宫里赏了桂花糕,老夫人给几个孩子分了,原主欺负甄静是庶女,就抢她的。

    那是唯一一次,素来安静顺从的三姑娘死活不放手,两个小姑娘打在了一起。

    两个人都挨了戒尺,自幼就两看相厌。

    甄妙翻着以前的回忆,把小丫鬟带回的白豆沙和硙茶粉仔细拌揉。

    她打算做一种叫翡翠凉果的点心。

    这种凉果是半透明的,看起来如翡翠般,入口滑凉软糯,甜而不腻。

    上学时,有个婆婆推着小车卖的凉果味道一绝,她每天蹲点守着,屁颠屁颠的给老婆婆买水喝,死皮赖脸的花了半年时间,终于把秘方学到手。

    一直忙活到晚膳时分翡翠凉果才算做好,用过膳正好冷却下来。

    看着如半透明翡翠的点心,紫苏那一成不变的表情都出现了裂缝,悄悄扫了甄妙好几眼。

    早就听说四姑娘在闺学里就争强好胜,琴棋书画哪一门都要做到最好,没想到厨艺也是顶好的。

    甄妙把翡翠凉果分成十数份,老太爷老夫人,大房、二房、三房各人都没落下,命小丫鬟送了过去。

    自己则带着一份翡翠凉果去了谢烟阁。

    “四姑娘。”红梅见到甄妙,惊讶极了。

    “我来看看三姐。”

    红梅面露异色,却不敢多问,行礼道:“容婢子去禀告。”

    片刻折返回来,有些赧然的道:“四姑娘,我们姑娘已经睡下了。”

    甄妙便明白,这是甄静不想见她。

    这年代人们用晚膳都早,现在刚到酉时,天还是大亮的。

    “三姐她,病好了么?”

    这些日子三姑娘都是称病的,老夫人免了她的请安。

    此时甄妙这样问,红梅心知她问的是什么,忙道:“劳四姑娘惦记,我们姑娘已经无碍了,明日就要去给老夫人请安的。”

    “那就好,劳烦红梅姐姐把这个带给三姐吧,是我亲手做的。”甄妙把装有翡翠凉果的食盒递给红梅,转身离去。

    路过花园,正看到大少爷甄焕带着虞氏散步。

    见是甄妙,甄焕眼中闪过嫌恶,冷声道:“四妹怎么出来了?”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