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大哥这时过来,有什么事么?”甄妙刚用过晚膳,正喝茶消食。

    甄焕有些不自在,还是道:“不知四妹那薄饼卷菜怎么做的,晚上小厨房也用了那些食材,却总调不出那个味来。”

    虞氏自从有孕后因为孕吐严重,特设了小厨房。

    今日大厨房送去的晚膳果然又没吃下,听丫鬟说中午四姑娘送来的薄饼大奶奶吃了个干净,甄焕忙令小厨房照做了,谁知虞氏只尝一口就放下了。

    为了妻子和肚里孩子,甄焕再不待见这个妹子也只得厚颜求了来。

    对这个哥哥,甄妙心中无感,自然无喜无怒,听他一说就命丫鬟拿来笔墨,直接写了做法递过去。

    “多谢四妹了。”甄焕僵着脸道。

    甄妙直接无视,端了茶。

    甄焕有些尴尬的离去。

    紫苏跟了甄妙这些日子,虽然面瘫,甄妙也没嫌弃,有好吃的还记得赏她一份,多少有了些主仆情谊,忍不住道:“婢子多嘴说句不该说的,姑娘对大爷,何不和软些,日后,总是要仰仗大爷的。”

    媳妇在婆家硬不硬气,要看娘家,而娘家给撑腰的就是弟兄了。

    甄妙眯着眼笑。

    她能仰仗谁呢,镇国公府比建安伯府门第高了许多,大哥是三房的不能袭爵,至今还在读书,而镇国公世子已经在亲卫军中任职了。

    想起那双满是仇恨厌恶的眼睛,甄妙不自觉打了个寒颤。

    她也不知道未来会怎样,一想起来心里其实怕的不行,只能控制自己不去想,尽量把现在的日子过好。

    说到底,她谁都仰仗不了,也没人让她仰仗。

    前世她上学比旁人早了几年,到这里时不过二十来岁,那种甜蜜的爱情还没尝过,有些好奇,却也并不是特别向往。

    要知道她那二十年可是过得乐颠颠的,她现在不求那个男人的喜爱,只要让她安稳的活下去就好了。

    之后的日子风平浪静,甄妙每日抄抄佛经看看书,偶尔弄些美味打牙祭,又过了个端午节,很快天就热了。

    三夫人温氏想着两个女儿许久没出门,很快今年一个明年一个都要出阁了,就带着姐妹二人去宝华楼看首饰。

    宝华楼是京城最好的银楼,母女三人坐在二楼包间里兴致勃勃的挑选首饰。

    小半个时辰后温氏的贴身丫鬟锦屏进来,附在温氏耳边说了几句。

    温氏脸色微变,站起来道:“妍儿,你和妙儿先在这里挑选,喜欢的就记下让银楼送到府里去,挑完娘若是还没回,你们就自行回去,可不要在外头多呆。”

    姐妹二人互视一眼,齐齐称是。

    只是待温氏一走,甄妍就支开丫鬟对甄妙道:“今日母亲带的画壁出来,锦屏是留在家里的,她这时过来恐怕有什么急事,我不放心母亲跟去看看,你别乱走。”

    甄妙觉得温氏没带她们去,恐怕是不想她们知道,只是二姐自幼是有主意的,她也拦不住,刚要点头却觉脖颈一凉。

    她不由向窗外望去。

    一个蓝衣青年坐在马上,一动不动的盯着她。

    那感觉,就好像是一把冰冷的匕首逼在脖子上,只要一动,就会血流如注。

    是他!

    明明是俊朗如清风明月的男子,悄然坐于马上驻足街头,不知吸引了多少小娘子放慢了脚步。

    还有大胆的小娘子抓起篮子中的樱桃掷去,他端坐不动,樱桃砸在衣角流出鲜红的汁液。

    衣角被汁液染湿,随风扬啊扬,像是风干了的一抹暗血。

    甄妙心一紧,砰地一声取下了支起窗子的叉竿。

    甄妍骇了一跳:“四妹,怎么了?”

    甄妙抓住甄妍的衣袖,声音有些抖:“二姐,带我一起去。”

    她怕留下来,那个男人会忍不住上楼掐死她。

    他的眼神就是这样告诉她的。

    甄妍怕跟不上温氏,无意纠缠,立刻允了甄妙的要求,二人带好帷帽匆匆下楼。

    出了宝华楼,街上人群熙熙嚷嚷,那清冷如高山白雪的男子早已不见。

    甄妙大松一口气,紧跟着甄妍寸步不离。

    以后再也不出来了好不好,外面太危险了,她要回家!

    温氏七拐八拐,进了一个胡同,在一座民宅前停下来。

    “给我踢门!”

    今日因为带了两个女儿出来,温氏特意带了几个身材壮实的婆子,此时正派上用场。

    砰地一声,大门就被个五大三粗的婆子踢开了。

    温氏冲了进去,不一会儿就传来男女的惊呼声。

    接着是男人的怒吼声:“温氏,你这泼妇,不要闹的太过分!”

    “啊,我过分?你半点体面都不讲,养个外室在这里是怎么回事?真当我是死人啊!来人,给我把那贱人狠狠的打!”

    “谁敢,我告诉你温氏,婉娘她已经有了我的孩子,今日,今日我是再不怕你闹了!”

    胡同口渐渐有人围观。

    甄妍狠狠跺脚。

    她早就察觉父亲的异样,怕将来闹出事端来这才提醒了母亲,却不想母亲这样沉不住气,把事情闹成这样。

    正常的主母,难道不是该悄悄劝了夫君把人接回来,日后搓扁揉圆还不方便?

    甄妙揉了揉额头,看围观的人都是小老百姓,应该不知道父亲的身份,微松口气,却也明白不能再拖,拉着甄妙走了进去。

    见两个女儿进来,三老爷和温氏同时愣了。

    随后三老爷更加暴怒,指着温氏骂:“泼妇,你,你竟然还带了——”

    甄妍忙道:“父亲,您是要让全京城的人都知晓么?”

    三老爷如戳破的皮球,禁了声。

    甄妍长眉一挑,扫一眼仆妇们:“都愣着干什么,还不请婉姨娘回府!”

    一群人离去,来得快去的也快,寻常百姓并不知道这里住了何人,来捉/奸的又是哪家贵妇,只是兴致勃勃议论着,为平淡生活添了点谈资。

    可这件事还是很快在上层传开了,速度快的令建安伯府措手不及。

    说的很是难听,建安伯府的三夫人去捉老爷的奸,还带着两个女儿!

    老夫人气的心口疼,连道几声孽障,长叹道:“这是有人在算计我们伯府啊。”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