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老夫人招了三老爷的长随甄安问话,只问出那婉姨娘是楚潇阁的清倌人,三老爷去了几回就把她赎身,养了外室。

    这事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上层贵族们私下里玩乐,民不举官不究。

    可事情坏就坏在因为三夫人带着女儿去捉/奸,三老爷逛青/楼的事传得满城风雨。

    御史一个折子递上去,三老爷这芝麻大的闲职就被革了。

    三老爷成了个白丁,三夫人也成了三太太。

    看着跪了满地的人,老夫人气得手直抖:“来人,给我把这贱人拖下去打死了事!”

    “老爷——”婉姨娘小脸煞白,惶恐的喊着看向三老爷。

    三老爷眼中闪过心疼,竟一改往日的懦弱,鼓起勇气道:“娘,您就看在那未出生的孙儿份上,饶了婉娘吧。”

    老夫人啐了一声:“畜生,你还敢开口!”

    可到底没再说把人拖下去。

    两个婆子架着婉姨娘不动。

    婉姨娘忽然嗯的一声,捂着肚子缓缓蹲下去。

    “婉娘!”三老爷吓了一跳,忙扑了过去。

    素来泼辣的三夫人今日有种反常的安静,几乎是冷笑着看着三老爷的举动。

    甄妍脸色一直是白的,和甄妙一起跪在三夫人旁边。

    “罢了,把她带下去找个大夫看看,在生产前,别让她出房门一步。”老夫人摆摆手。

    见婉姨娘要被带下去,甄妍挺直了身子,接着重重磕了一个头:“祖母,请容孙女说几句话。”

    老夫人看她一眼:“二丫头,你可知自己犯下了大错?”

    甄妍抬起头来,声音像冰晶一样:“妍儿知道,妍儿一时糊涂,害了父亲母亲,也害了妹妹,更令伯府蒙羞,所以祖母无论怎么处置妍儿,妍儿都心甘情愿。只是有一句话妍儿不得不说。”

    “什么话?”

    甄妍抿了唇,一字一顿道:“婉姨娘不能留!”

    “什么!孽障,你知不知道在说什么!”三老爷火冒三丈,几乎是跳了起来。

    老夫人抄起小桌子上的碟子就砸过去。

    碟子砸偏了,切成薄薄一片的西瓜却糊了三老爷满头满脸。

    “你给我跪下!”老夫人厉声道。

    对老夫人的话三老爷不敢不听,一双眼却死盯着甄妍。

    甄妍仿佛没有察觉三老爷的目光,继续道:“祖母,原本孙女以为婉姨娘是清白人家的女儿,这才带回了府。谁想她是,是……这样的身份,进我们伯府的门,还要生儿育女,是要满京城的人都笑话么?”

    说到这里极为轻蔑的扫了婉姨娘一眼:“更何况,她这样的身份,孩子到底是不是父亲的还未可知……”

    “老夫人,妾跟着老爷时还是清清白白的,姑娘这样污妾,妾情愿一死以证清白!”婉姨娘说着挣扎开婆子的束缚,一头向墙壁撞去。

    两个婆子自然不敢让她撞墙,忙死死拦住。

    甄妍冷笑一声:“祖母,无论如何,孙女绝不要一个从青/楼女子肚中爬出来的弟妹,若是如此,孙女也没脸嫁到侍郎府,情愿青灯古佛一辈子!”

    “你!”三老爷恨不得把女儿的嘴堵上,一副要杀人的样子。

    在甄妙记忆里,三老爷一直有些懦弱,被泼辣的三夫人管得死死的,这样横眉怒目的样子还是头一次见。

    再瞥一眼哭得梨花带雨的婉姨娘,果然每一朵小白花的身前,都有一个自以为是的大英雄护着么?

    “娘,是媳妇蠢钝,媳妇自请下堂,只求您好好照顾媳妇的三个儿女,别把二丫头的胡言乱语放在心上。”三夫人眼神都是灰暗的,重重磕了一个头。

    老夫人变了脸色:“胡闹,你们一个个的,还嫌闹得不够么!”

    甄妙看看这个,看看那个。

    呃,事情有点复杂,她得好好捋一捋。

    这货一思考,就烦了老毛病,把手握成拳头放在嘴边当猪蹄啃着。

    老夫人那眼风正四下扫射着,见到甄妙那模样胸口一滞,斥道:“四丫头!”

    甄妙忙往前凑了凑:“祖母,孙女有件事不懂。”

    “呃?”老夫人挑挑眉。

    “祖母,如果孙女把您最喜欢的花瓶打碎了或者丢掉了,您很生气,会气得要打死孙女或者把孙女赶出家门么?”

    老夫人气笑了:“当然不会,你这丫头怎么这么问,一个花瓶而已,祖母再稀罕也就是个物件,还能为了它这样罚你么?若是如此,祖母成什么人了,不但让旁人戳脊梁骨,就是列祖列宗在地下也要怪祖母刻薄啊!”

    甄妙看了三老爷一眼,满是不解:“所以孙女才纳闷啊。妾通买卖,货物耳,因为她,姐姐要青灯古佛,母亲要自请下堂,这样的麻烦人,为何不卖掉呢?难道她腹中的孩儿,比大哥、二姐还要稀罕么?”

    她这样就事论事,轻飘飘的说出来,却理直气壮的让人说不出话来。

    老夫人心中一凛,忽然想通了。

    不错,建安伯府虽然男丁稀少,先不说婉姨娘腹中是男是女,就算是男丁又如何,一个**女子所生的孩子,白白拖累了其他孙子孙女。

    人丁兴旺,是为了互相扶持,好让家族更加繁盛,可是这个孩子的出生带来的只会是耻辱和内斗,是乱家的根源!

    “带下去吧。”老夫人想看着家族枝繁叶茂的天性到底被理智压过,看一眼王嬷嬷。

    王嬷嬷会意:“是。”

    “娘,不能啊,婉娘腹中的是儿子的骨肉,您的孙儿啊!”三老爷紧紧搂着婉姨娘。

    老夫人不为所动:“浩哥儿、妍儿、妙儿才是你的骨肉。”

    “老爷,老爷救救妾啊——”婉姨娘哭得再婉转哀怨也没顶用,被拖了出去。

    三老爷心疼的脸色铁青,终究没敢忤逆老夫人的意思。

    老夫人的处置下来,三老爷请了家法被禁足,三夫人同样被禁足,甄妍和甄妙则被罚去跪祠堂。

    夜间祠堂阴冷,姐妹二人靠得极近。

    “这一切,都是我的错。”自从跪下就一直沉默着的甄妍,忽然道。

    甄妙眨了眨眼。

    甄妍似乎想寻个宣泄的途径,自顾自的说下去:“是我,是我多嘴提醒了娘,娘这才盯着父亲,还是我自作聪明要去跟着娘,还把你带了去,结果把事情弄的不可收拾,还连累了你的名声。呵呵,我只想着娘容易冲动,却把自己看得太高了,以为自己能解决一切——”

    见甄妍额头渗出豆大的汗珠,整个人都似魇住了,甄妙忙抓住她的手:“二姐,你才比我大两岁呢,已经好厉害了。有心算无心,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呀。”

    甄妍回过神来,眼中闪过冷光,喃喃道:“不错,你说是谁在算计我们伯府呢?”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