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杨嬷嬷好。”甄妙微微福了福,声音轻柔,随后大大方方的回视。

    老夫人暗暗点头,四丫头倒是没有失态,再怎么样,她是主,来人是仆,低眉敛目的难免让人笑话小家子气。

    杨嬷嬷侧身避开,接触到甄妙纯净如水的眼神,心中微怔。

    那么多甄四姑娘的传闻,她心中早已对四姑娘什么样有了个勾画,却没想到真人和她想象的有那么点不同。

    这样一想,心中顿时有了几分好奇。

    “四姑娘好,老奴是奉了老镇国公夫人的吩咐来伺候姑娘的,还望四姑娘不要嫌老奴嘴拙手笨。”

    面对这种情况,接受了无疑是耻辱,开口拒绝,对方是代表着老镇国公夫人,也不合适。

    甄妙觉得这次没时间让她好好捋一捋了,福至心灵想起一句话:若是有人说的话让你不想回答或者不会回答,那就保持微笑,让会回答的人回答好了。

    于是这货淡淡一笑:“杨嬷嬷客气了,长辈的事,我听祖母的。”

    老夫人大奇,心道谁说四丫头落水后没有以前伶俐了啊,简直是有眼无珠!

    再也没有比这更合适的应对了。

    杨嬷嬷亦是深深看了甄妙一眼。

    于是甄妙笑得更淡定了,心中小人却捶地道:“别看我啊,你们该干嘛干嘛,这样笑太他妈累了。”

    老夫人终于接话道:“杨嬷嬷太过谦了,京城谁不知道您是曾经伺候过太后的,伺候四丫头这种话可万万说不得,太折煞她了。”

    “四姑娘到了哪儿都是主子,老奴在哪儿还是奴才,老夫人这么说才是折煞老奴。”

    二人你一言我一语交锋十数回,老夫人渐感无力。

    这老嬷嬷,不愧是在宫里混了那么多年放出来的,说话真是滴水不漏,寸步不让。

    步步紧逼之下,老夫人暗叹一声,刚想不情愿的点头,就见甄妍对着杨嬷嬷端正一福:“杨嬷嬷,请恕我失礼了,母亲那边有点急事要向祖母禀告,就让四妹陪您稍坐片刻。”

    说完冲老夫人伸出手。

    老夫人就势把手递给甄妍,道声失礼,由甄妍扶着转进了内室。

    刚坐定,几乎是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笑道:“二丫头,还是你机灵。”

    甄妍脸色无比郑重:“祖母,孙女是真有事。”说着把字条递了过去。

    老夫人纳闷的打开,见上面歪歪扭扭一些字,是几个人名和关系图。

    “这是?”

    “父亲、婉姨娘、楚潇阁、请喝酒的同僚、妾、镇国公府的丫鬟。祖母,孙女觉得这是一条线,连起来的结果,就是父亲丢官,伯府名誉受损。”甄妍说着,声音更冷,“这一次若不是祖母快刀斩乱麻把婉姨娘解决了,以后还不知道惹出多少事来,那镇国公府就不是派教养嬷嬷来,而是名正言顺的退亲了!”

    对方真是算准了,知道建安伯府子嗣稀少,等婉姨娘怀了三月身孕才在恰当的时候把事情爆出来,料定老夫人舍不得婉姨娘肚中的孩子。

    只是四妹一番话,歪打正着改变了老夫人的想法,这也是天无绝人之路了。

    老夫人敛了笑:“这事,你可有证据?”

    甄妍摇头:“孙女并没有切实证据,却知道很多事过程并不重要,结果才最说明问题。”

    说着把自己当初怎么无意间听到仆妇谈论三老爷的反常,事发那天甄妙怎么无意间看到世子这些都细细说了一遍。

    “冤孽,真是冤孽,镇国公世子就这么嫌弃四丫头?”老夫人连连叹气。

    她最担心的,是老镇国公夫人那些女眷会因为这些事挑剔四丫头,却没想到镇国公世子对四丫头厌恶到这种地步。

    先前在水中想要掐死四丫头还可以说是一时冲动激愤,可这样处心积虑的要退亲,却实在令人心寒。

    这镇国公世子心狠的哪像个少年郎啊,特别是四丫头容貌还是顶尖的。

    “祖母!”甄妍扑通一声跪下,“这门亲,不如不结了吧。”

    老夫人神色颓然:“这世道,做人难,做女人更难,你四妹经不起这些磋磨了,我们伯府也经不起,她是定要嫁的。”

    说到这里嘴角抿了起来:“只是他们镇国公府欺人太甚,这样挖了坑让我们跳,总不能让他们以为我们就是糊涂的。”

    “二丫头,扶我出去。”

    祖孙二人折返,发现甄妙正兴致勃勃的向杨嬷嬷介绍蓑衣黄瓜的做法,杨嬷嬷居然还尝了一口,吃的可不就是甄妙早上刚送过来的。

    这是神马情况?

    老夫人觉得她那口气又憋在喉咙里了。

    转念一想,四丫头无论如何是要嫁过去的,能结个善缘也是好事,又把那口气压下去,咳嗽一声。

    “祖母,您回来啦。”甄妙听到动静回眸一笑,很是自然的站起快步走去,挽住老夫人另一只胳膊把她扶回座位。

    杨嬷嬷看着甄妙行事暗暗点头。

    大方有礼又不失纯真,对长辈的恭敬也是自然流露,这样的小娘子,怎么也不像做出那种事情的人啊。

    出自镇国公府,对落水的内情比旁人清楚,杨嬷嬷就想,莫非是这位四姑娘对世子情根深种,才情不自禁做出那番举动?

    她在宫中那么多年,自认看人还是很准的,怎么看,觉得甄妙也不像传言的那样为了攀高枝使出那种手段的人。

    于是更加肯定了自己的猜测,看向甄妙的眼神就多了一丝隐晦的怜悯。

    见惯了为权力地位使手段的女子,纯粹为了感情,虽然与理不容,宫中打滚多年的杨嬷嬷却莫名多了几分宽容。

    “杨嬷嬷,我这里还有封信要带给老镇国公夫人,那些小丫头毛毛躁躁的我都不放心,还得劳烦你带回去。”老夫人自衣袖中抽出一封描金信笺。

    杨嬷嬷敏锐的察觉这其中有什么隐情,就应了下来。

    等杨嬷嬷一走,甄妙看着老夫人咬了咬唇:“祖母,父亲的事,是不是和镇国公府有关?”

    “你这丫头怎么乱说,哪有的事。”老夫人道。

    这也是她和甄妍心照不宣的决定,甄妙知道的少些,将来嫁过去或许还能过得更好。

    甄妙理所当然的道:“因为镇国公府想退亲呀。”

    这事,她连捋都不用捋,两次见镇国公世子,他的眼神足以说明一切。

    老夫人却觉得这丫头聪慧的过头了,叹口气,把事情细细讲给她听。

    甄妙越听眼睛睁得越大,心中暗道:艾玛,原来情况这么复杂,不行了,她得好好捋一捋,顺便给那个混蛋点根蜡!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