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四妹,今儿就练到这吧。”群花灿烂的园子里,虞氏坐在树荫下藤编的椅子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摇着团扇。

    甄妙穿了件利落的碧色骑装正蹲着马步,虽同样躲在树荫下,鼻尖冒出的汗珠却如珍珠一样不停滚落。

    “大嫂,我还不累。”甄妙扬着脸,冲虞氏灿烂的笑。

    虞氏站起来,手下意识的抚着微隆的腹部向甄妙不紧不慢走来。

    看着甄妙认真的模样笑着摇头:“四妹,你刚练不久,过犹不及,这蹲马步是根基功夫,当循序渐进。”

    虞氏怀孕已经过了三个月,没了厉害的妊娠反应,双颊丰腴,沐浴着阳光,显得气色极好。

    这方面,虞氏是行家,甄妙闻言就直起了身子。

    双腿站得发麻,她边揉边往藤椅那走:“大嫂,我先歇歇脚,您要是乏了,就让玉儿扶您回去。”

    虞氏笑着走过来坐下:“我有了身子不敢用冰,呆屋里也是气闷,这树荫下倒是阴凉。”

    看着甄妙发红的脸蛋,忍不住道:“四妹,恕我直言,练武呢,你这个年纪有些晚了,再说你是伯府的姑娘,也不必把自己累成这样,要是晒黑了肌肤,娘可会怪我的。”

    “大嫂,我又不指望练成绝世高手,飞檐走壁的,只希望强身健体就行,那些日子一直躺在床上都怕了。”

    自从知道镇国公世子那心比想象的还要黑,甄妙就开始琢磨了。

    她对古代女人宅斗这种天赋技能实在是不大具备,想学总得有个过程吧,估计她还属于事倍功半那一类。

    既然这样,不如选个实在的,先把身体练好了再说。

    “这倒也是。”虞氏认可的点点头,“有个强健的身体还是顶重要的,我也幸亏底子好,才熬过前三个月。”

    说到这里眉头一皱,有些迟疑的道:“也不知道娘如何了,我和画壁打听了一下,娘似乎很不开怀。”

    婆婆这次行事虽有些冲动,但身为正室,虞氏显然是站在婆婆这边的,觉得公公实在闹得不像话了。

    只不过子不言父过,何况她一个做儿媳的。

    甄妙听了情绪也有些低落。

    老夫人还没解了三老爷和三太太的禁足令,也不许他们这些晚辈去探望。

    不用想也知道,温氏的日子是极难熬的。

    “今儿个晚上是家宴,大嫂不如和祖母求求情,说不定祖母看在您有了她重孙的面子上,就松口了。”

    老夫人定的规矩,每逢初一十五的晚上是家宴,几房人都聚在一起,而平时都是各自用饭的。

    “这是自然,四妹放心吧。时候不早了,我先回去收拾一下,去迟了不大好。”

    甄妙起身相送:“大嫂慢走,我再略坐坐。”

    见玉儿扶着虞氏缓缓远去,甄妙又坐了下来。

    下午的阳光虽艳,但被浓密的树叶过滤的只剩下淡淡的暖意在肌肤上跳动。

    “雀儿,你去采些荷叶来,回头我要做荷叶鸡。”

    她是无肉不欢的人,只是到了夏天也吃不下油腻的,这荷叶鸡油而不腻,最适合这个时节吃。

    听到姑娘又要做新菜,小丫头眼睛亮亮的,欢快的应了一声就跑着去了。

    “小心别掉水里去。”甄妙嘱咐着。

    “不会的,姑娘,我水性好得很。”

    甄妙笑笑,觉得阳光越发暖人,不知不觉闭了眼,享受着难得的宁静。

    就在昏昏欲睡时,她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儿,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拉扯她的脚。

    难道是蛇?

    甄妙有些不耐烦的睁开眼,整个人一下子僵住了。

    一只白白的,看起来很是健壮的大白鹅正欢快的啄着她的绣花鞋。

    感觉到动静,那大白鹅也抬起脖子,一双黑溜溜的小眼和甄妙对视。

    甄妙头皮都要炸起来了,这到底是神马情况!

    谁能告诉她,为何风景这么美丽的伯府大花园里,会有一只鹅!

    这么绿草葱葱的地方,正常出现的,不应该是一条蛇么!

    甄妙把躲起来偷懒的蛇腹诽了一百遍,盯着那只鹅却不敢动。

    上辈子和甄妙熟悉的人都知道,这货最怕的就是鹅,据某人有次喝醉了自曝,是小时候住在乡下时,被隔壁邻居家的大白鹅围追堵截,啄了长达半年之久留下的严重心理阴影。

    大白鹅歪着脖子盯了甄妙一会儿,觉得没有威胁,顿时恶向胆边生,挥着肥短的翅膀窜起来,伸着脖子要啄甄妙的脸。

    甄妙连尖叫都忘了,生死关头发挥了惊人的潜力,瞬间跳到藤椅上,接着一扑抱住藤椅后面的树干,三两下爬了上去。

    大白鹅伸着脖子,气的喔喔直叫。

    甄妙长舒一口气,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然后愤怒了。

    这畜生,简直欺人太甚!

    她眼一瞥,发现不远处树杈中间有个鸟窝,里面躺着几颗鸟蛋。

    没有多想,抓起一颗鸟蛋就砸了下去。

    啪唧一声,鸟蛋砸中大白鹅的头,蛋液顺着鹅嘴往下流。

    那凶鹅大叫着往上扑腾。

    甄妙一紧张,把几颗鸟蛋全丢了下去。

    那鹅性子又凶又狠,剧烈扑腾下鹅毛掉了一地,窜起的速度太快一下子撞到了树干上。

    看着大白鹅踱了两步栽倒在地,甄妙总算放了心,正准备下去,忽然听到急急的脚步声传来。

    甄妙下意识的往后一躲,隐蔽在繁茂的枝叶后面透过缝隙往外看。

    就见一个身穿赭色道袍的老者大步流星的赶来,嘴里还呼唤着:“阿贵我的乖乖,我听到你的声音了,别调皮了,快出来。”

    老者四处张望着,忽然脚步一顿,接着脸色有些扭曲的往这边飞奔而来。

    到了跟前,看着躺在地上被蛋液糊了一身,奄奄一息的大白鹅,哭嚎道:“阿贵啊,我可怜的阿贵,你这是怎么了!”

    老者说着小心翼翼的抱起大白鹅,目光像刀子似的来回扫视,咬牙切齿的道:“到底哪个混蛋把阿贵弄成这样,让老子知道,非宰了他!”

    看着放狠话的老头儿,甄妙像被雷劈了似的。

    那大凶鹅,它,它凭什么叫阿贵啊,还,还是祖父养的!

    ps:可能童鞋们看到女主怕鹅觉得难以理解,其实,我能说,这是柳叶的真实经历么,鹅很欺小的,我小时候,邻居家的鹅见我就啄。就是前两年有一次走在路上,忽然觉得有东西扯我裤腿,回头一看是一只鹅,而且我就看着它,它还不松口。那时正赶上我心情不好,觉得太委屈了,一只鹅都这么欺负人,就边给老公打电话边哭了,俺家那位在电话那端一脸黑线。

    感谢酥?乞儿打赏的香囊,琉年似水梦璃华打赏的平安符。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