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甄妙蹲在树上,只盼着盛怒的老头儿赶紧走人,却发觉远远的有个小丫头跑了过来。

    那小丫头被怀里抱着的大片荷叶遮掩了半边脸,可不就是去采荷叶的雀儿。

    甄妙暗道一声糟,看着越跑越近的雀儿,冷汗流了下来。

    雀儿抱着荷叶跑来,发觉树荫下的自家姑娘换成了个背对着她的老者,嘴里还不停咒骂着,不由轻咦了一声。

    建安伯听到动静,立刻回了头,见是个发愣的小丫头,立刻吼道:“小丫头,是不是你打的阿贵?”

    “老,老伯爷?”雀儿迷惑的眨眨眼。

    “说,是不是你打的阿贵?”

    雀儿吓得扑通一声跪下,头死死低着:“老伯爷,您,您说什么,婢子听不明白。”

    看小丫头吓得发抖的模样,建安伯丝毫不为所动,怒道:“小丫头,别嘴硬,若不是你打的阿贵,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雀儿小心翼翼抬起眼帘,飞快瞥了一眼,试探的道:“老伯爷,您说的阿贵,是,是您怀里的白鹅么?”

    “正是!看来阿贵确实是你打的了,说吧,你是哪里的丫头?”

    雀儿心中一紧,忙道:“老伯爷误会婢子了,婢子才采了荷叶回来,您看这荷叶上水珠还在呢。”

    建安伯瞥了一眼荷叶,果然见到一颗一颗的露珠在脉络分明的荷叶上滚动着,被阳光一射,闪着七彩的碎光。

    没有找到真凶,建安伯有些泄气:“这么说,果然不是你?”

    雀儿拼命摇头:“老伯爷明鉴,真的不是婢子。”

    建安伯拧了眉,不做声。

    雀儿垂着头,小心翼翼的问:“老伯爷,若是没有别的吩咐,婢子就退下啦。”

    见建安伯半天没有回答,似乎默认,雀儿松口气,慢慢站起来,弓着身子小步倒退。

    “等等!”退出数丈时,建安伯忽然出声。

    雀儿骇了一跳。

    建安伯眯了眼,看着垂首的小丫头一字一句的问:“小丫头,你刚刚说采了荷叶回来,来这里干嘛?这么说,这里是有人在等你了?”

    本来也松口气的甄妙差点从树上掉下来。

    祖父,您怎么还能想到这么高深的问题?

    雀儿也傻了,支支吾吾半天没有说话。

    “说,原来谁在这里?”建安伯沉下脸来。

    他还不信,一个小丫头能无视他的威严。

    “是——”雀儿吓得战战兢兢后退一步。

    甄妙心也提了起来,捏着树枝的手不由发紧,树叶沙沙作响,掩埋在风动蝉鸣之中。

    “快点说,不然把你卖到楼里去!”

    “是,是……”雀儿缓缓直起身子,眼一闭心一横。

    看着雀儿的表情,甄妙绝望的叹口气。

    完了,她将会成为大周朝第一个因为打死了祖父的鹅,被祖父揍死的小娘子!

    建安伯满意的翘了翘嘴角。

    就在祖孙二人各异的表情中,雀儿低着头,站直了身子,然后,然后就转了身,飞快的跑了。

    什么!

    建安伯和甄妙一个树下一个树上,同时瞪大了眼。

    甄妙有些想笑,却不敢,又有些不可思议,那丫头,她,她哪来这么大的胆子!

    换她……

    甄妙仔细的想了想,换她她也跑……

    真正觉得荒谬的是建安伯,他真的没想到一个小丫头,是真正的连等级还轮不上的小丫头,居然敢不回答他的话,还跑了!

    这打击,比发现阿贵的惨样,似乎还严重了那么一点儿。

    许久,建安伯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可雀儿早已跑得不见人影了。

    他气得直跳脚,这一折腾,怀里的大白鹅发出了微弱的叫声。

    “阿贵,你,你还没死!”建安伯欣喜地喊了一声,抱着阿贵匆匆去找大夫去了。

    等了好久,甄妙确定建安伯不会再折返了,这才狠狠松口气,坐在树上,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见时候已经不早,不敢再耽搁,小心转了身子抱着树干往下挪。

    这时她才发现因为上树时太干脆利落,腿上被划了不知几道血痕,一动就是钻心的疼。

    无法,只得一寸一寸的往下挪。

    当甄焕和一位身穿月白直裰的十五六岁少年轻声谈笑着转过假山,二人同时脚步一顿,看着不远处抱着大树缓缓往下挪的倩影对视一眼,从对方眼中同时看到了深深的震惊。

    甄焕死死盯着那背影,脸色一下子黑了。

    强行收回目光,抽着嘴角冲白衣少年道:“现在的小丫鬟越来越调皮了,宸表弟,我们走吧。”

    白衣少年目光在甄妙的碧色骑装上停了停,随后淡淡笑道:“嗯,焕表哥,请。”

    二人说话声音很轻,又离着有一段距离,甄妙专心致志的爬树并没有听到。

    只是人若倒了霉喝凉水都塞牙,正巧她一脚踩在朽了的枝杈上,脚一滑牵扯到伤口,钻心疼痛袭来,手一松扑通一声摔到了地上。

    甄焕二人已经抬起的脚就这么僵在半空。

    甄妙掉下来时已经离地面很近,摔得并不严重,只是当她从倒着的角度看到凭空多出的二人时,脑中嗡的一声,情愿摔昏过去算了。

    甄焕大步流星的走来,俯下身压低声音,咬牙切齿的道:“回头再找你算账!”

    说着把甄妙背起来,走到白衣少年面前尴尬的道:“让宸表弟见笑了,今日之事还望不要外传。”

    少年保持着完美的淡笑,微微颔首:“那是自然。”

    目光从甄妙脸上一触即走,却含着不易察觉的促狭。

    甄妙什么反应都没有。

    人要是有点尴尬了会脸红,再尴尬了会羞涩忸怩,要是还尴尬,可能会羞愤的哭了。

    可像她这样尴尬到极致,只能是麻木了,也就是传说中的死猪不怕开水烫。

    甄焕背着死猪不怕开水烫的甄妙与少年匆匆告辞,做贼似的专拣着偏僻小径走。

    所幸这个时候人不多,总算有惊无险的把她送回了沉香苑。

    自从甄妙落水打发了一院子的丫鬟婆子,沉香苑目前的丫鬟并不多,都被大丫鬟紫苏安排了事儿做。

    接甄妙进去的,只有紫苏和雀儿。

    因为赶着与少年汇合,甄焕千万句疑问只化作一句愤怒的叮嘱:“家宴要是迟了,你给我吃不了兜着走!还有,让你院子的人嘴严着点儿!”

    紫苏面瘫着脸,雀儿则是一脸纯真懵懂。

    待甄焕甩袖走后,二人利落的服侍着甄妙沐浴更衣,动作一气呵成,很快就把她从半残收拾的焕然一新。

    ps:感谢梨雪雪童鞋的桃花扇,欢乐蹦跶的桔子打赏的平安符。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