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甄妙疼的呲牙咧嘴。

    紫苏面无表情的道:“姑娘爬树时,怎么不觉着疼呢?”

    说着转身去隔壁间取药膏。

    甄妙讪讪一笑,看着打开花梨木嵌螺钿梳妆盒认真挑拣首饰的雀儿,忍不住问道:“雀儿,你那时……怎么就跑了?”

    雀儿有些惶恐:“姑娘,您,您不会怪婢子吧?”

    “没有,我只是纳闷你哪来的胆子。”甄妙道。

    雀儿放松下来,一脸羞涩的坦言:“婢子胆子小的很,实在不知道怎么回答老伯爷,才,才吓跑的。”

    说到这里小声补充:“反正,反正老伯爷又不认识婢子……”

    甄妙默默为老伯爷点了根蜡。

    紫苏拿来药膏,挽起甄妙裤腿为她敷药。

    几条纵横交错的红色划痕落在雪白的肌肤上,看着触目惊心。

    紫苏拧了眉,一边上药一边道:“姑娘这样,怕是要落疤的。婢子记得老夫人那里,有宫里赐的上好雪肌膏。”

    甄妙疼的抿紧了唇,一声未发,等紫苏都上完了才道:“算了,没必要惊动老夫人。”

    比起落疤,她更怕被老伯爷发现她是伤鹅凶手。

    收拾利落了,又喝了几口热茶,眼见时辰不多了,甄妙这才扶了紫苏的手,因为腿疼,身体大半重心落在她身上,缓缓向宁寿堂走去。

    路上,就遇到了甄冰甄玉姐妹。

    甄冰性子温和,虽和甄妙关系一般,该有的礼数却不缺,当先打了招呼:“四姐姐好。”

    甄妙浑身疼,声音不自觉就柔弱了:“五妹、六妹好。”

    听着她的话,甄玉一声冷笑:“四姐今日怎么弱柳扶风起来了,莫不是又想惹人怜惜来着?可惜现在就做出这副样子,心急了点儿。”

    说着,一双眼紧盯着甄妙,满是不屑。

    “六妹这话,我听不大懂。”

    甄玉微扬了下巴,正等着甄妙说完再讽刺一番,没想到甄妙只轻飘飘的说了这一句,就扶着紫苏,更加弱柳扶风的走了。

    甄玉像一拳头打在棉花上,胸口发闷,盯着渐渐远去的背影狠狠跺了跺脚。

    “六妹,你何必总和四姐争执?”甄冰拉了拉她。

    “五姐,难道你喜欢她?”

    甄冰替甄玉理了理衣裳,淡淡道:“谈不上喜不喜欢的,都是一府的姐妹,闹得太厉害了,平白要外人笑话。”

    甄玉轻哧一声:“五姐放心,在外面我自然知道分寸。再说,我们顾念着是一府姐妹,她哪里顾念这些了,几个月前做下那种事不说,前些日子又做了那荒唐事,真真是把伯府的脸面丢尽了。如今三叔三婶还在禁足呢,就迫不及待的装模作样起来了,还不是为了那什么新来的表哥!”

    甄冰瞠目结舌:“六妹,这话可不能乱说。”

    “且看着吧。”甄玉冷笑道。

    路上,甄妙又遇到了二姑娘甄妍。

    甄妍狐疑的看了甄妙几眼,问:“四妹怎么了?”

    面对嫡亲的姐姐,甄妙不好敷衍,支支吾吾的道:“身上不大好。”

    甄妍却是误会甄妙葵水来了,脸色一正:“这可是第一次来?”

    “啊?”甄妙有些愣了。

    甄妍却以为她不好意思,安慰道:“四妹别担心,这说明你长大了,回头我把该注意的细细说给你听。”

    说着扫一眼紫苏,甚有威严的道:“紫苏,这几日照顾好四姑娘,不要让她受凉。”

    “是。”紫苏悄悄抽动了一下嘴角。

    甄妙已经反应过来了,虽有些好笑,心下却觉得暖暖的。

    她虽有着原主的记忆,但并没接收她的情感,而且记忆里,原主对这些亲人的感情也被争强好胜冲淡了。

    可现在,那种叫做亲情的萌芽却渐渐在心里苏醒,也不知道是她的,还是原主曾经忽视的。

    管它呢,只要顺着心意走就是了。

    进了宁寿堂,屋里的谈笑声缓了缓,老夫人面色不变的道:“二丫头四丫头来了。”

    “给祖母请安。”姐妹二人从老夫人开始,对屋里的长辈一一请安。

    等给甄焕请过安,看着站在他一旁的白衣少年,姐妹二人反应各异。

    甄妍先是一怔,很快又恢复了自然神色,冲少年大大方方的颔首,随后目光询问似的看向老夫人。

    甄妙则面无表情的看了少年一眼,随后平静的垂下头,一副我绝对不认识此人的模样。

    她这样子落在旁人眼里本来是正常的,可少年却震惊了。

    这姑娘,心理素质不是一般的好啊。

    不由得就多看了一眼,正看到一双微微泛红的耳朵被青丝拂弄着。

    “二丫头四丫头,这是你们大伯母娘家的侄子,日后要在府中住下的,也算是你们的表哥。”老夫人解释道。

    甄妍倒是不觉得奇怪,能出现在这里,还一起参加家宴的,必然是亲戚,当下端庄大方的一礼:“见过蒋表哥。”

    甄妙跟着照做。

    “二位表妹不必多礼。”

    少年正客气着,就听大夫人蒋氏对老夫人道:“老夫人,言哥儿他刚十五,比妍儿还小点儿。”

    蒋宸面上云淡风轻,冲着甄妍含笑一礼:“二表姐。”

    甄妍一贯端庄的表情难得出现裂缝,瞥了一眼老夫人。

    收到孙女嗔怪的眼神,老夫人咳嗽一声,冲蒋氏笑道:“看我,见这孩子稳重,还以为他比二丫头大呢。”

    这时二夫人李氏一脸的笑,插嘴道:“大嫂,我听说言哥儿前年就考中了秀才了吧。啧啧,十三岁的秀才,真是了不得,将来恐怕不比昭云长公主家的二公子差呢。”

    虽是夸自己的侄子,但拿长公主家的公子说事,到底不妥,蒋氏淡淡道:“二弟妹过奖了,言哥儿还差得远,这才来国子监求学。”

    蒋氏出身南淮大族,南淮蒋家传承数百年,历代都有出仕的,现今虽没有身居高位者,族中子弟出众的却不少,蒋宸更是其中佼佼者,承载着族人的期望。

    南淮读书风气重,十三岁的秀才虽少见,但也不算什么,若是放在京城就有些打眼了。

    蒋氏可不想侄儿木秀于林遭人嫉恨。

    蒋氏不领情,李氏罕见的没有阴阳怪气,反而看着蒋宸的神情更加缓和。

    见甄冰甄玉两姐妹携手进来,眼睛一亮,忙招呼道:“冰儿玉儿,快来拜见你们表哥。”

    ps:感谢王宴宴打赏的香囊。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