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李氏这话一出口,屋里就是一静。

    甄冰看着李氏急切的样子,眼都气红了,看也没看那素未谋面的表哥,拉着甄冰就到了老夫人面前:“孙女给祖母请安。”

    二人同样是一一见礼,等轮到蒋宸这里,一个温和,一个冷淡,全然没有李氏那急切的样子。

    老夫人那不悦就压了下去。

    这种场合,到底是不好不留情面的训斥,至少这两个孙女的表现没丢了伯府的脸面。

    蒋氏意味深长的瞥了一眼李氏,嘴角勾了勾。

    她当然明白李氏打得什么主意。

    其实二老爷一直在外任职,将来仕途应是不错的,给侄儿做亲不是不可以,只是李氏这性子实在上不得台面,到底是庶女出身。

    想着那位出身良好,气质高雅,当年处处压她一头的二弟妹,再看看小家子气尽显的李氏,蒋氏一时之间说不出是什么心情。

    老夫人端起茶杯,抿了一口。

    天青色的细纱帘晃动,先是浅蓝色的马面裙漾起褶皱,碧波层层滑落,露出粉蓝色绣着鹅黄迎春的鞋尖,接着是素手拨开纱帘,三姑娘甄静走了进来。

    她整个人都笼罩在深深浅浅的蓝色中,配着厚重的额发,小巧的下巴,整个人显得精致而沉郁。

    甄妙视线不由自主的随着甄静走。

    她已经有日子没有见过甄静,只恍惚听说她的亲事定下了,是今科的进士,寒门出身。

    甄静似乎感觉到甄妙的注视,微抬了眼帘,与她的视线飞快碰了碰,接着是中规中矩的请安。

    不知为何,甄妙就觉得那目光令人隐隐发凉。

    大夫人蒋氏不悦的拧了眉,沉声道:“怎么这时候才来?”

    甄静低了头:“母亲见谅,做绣活忘了时辰。”

    蒋氏还待再说,老夫人出声道:“好了。”

    说着扫视一圈,问:“老伯爷呢?”

    二老爷常年在外,大老爷今日有事未回府,三老爷又被禁足,说起来出席家宴的男性长辈就老伯爷一人。

    立在老夫人身后的白芍有些犹豫。

    “说吧。”提起老伯爷,老夫人习惯性的抚了一下额头。

    “呃……婢子派人去请了老伯爷,回话说……说老伯爷去了太仆寺还没回来。”

    “去太仆寺?”

    白芍神情更显为难,还是如实道:“说是老伯爷新寻来的白鹅在园子里不知被何人打伤了,老伯爷情急之下去太仆寺找马医医治去了。”

    室内明显一静。

    老夫人嘴唇抖了抖。

    这个老混蛋!

    心里狠狠骂了一声,明面却不好说什么,只是问:“谁跟着老伯爷一起去的?”

    “是平安。”

    老夫人沉稳的又喝了一口茶:“那大家就等等吧。”

    太仆寺的人,也该下衙了吧。

    “言哥儿,你祖母可还好?”老夫人转了话题。

    蒋宸的祖母贾氏,是当年京城出名的闺秀,和老夫人交情还不错。

    “多谢老夫人关心,祖母她老人家身体康健的很,这次晚辈进京,还特意叮嘱晚辈向您问好。”蒋宸从容不不迫的道。

    “那就好,那就好。”

    一屋子长辈,为了打发时间围着蒋宸问这问那,尤以李氏问的最多。

    蒋宸不露半点不耐之色。

    甄玉却沉不住气了,拧着帕子,恨恨对甄冰低声道:“娘这是做什么!”

    甄冰无奈叹口气:“娘也是为我们操心,算了。”

    甄玉低着头,泪都要流下来了:“这算是什么,活像我们嫁不出去似的,平白惹人笑话!便是继室所出,我们也是嫡女,哪里又低人一等了!”

    蒋宸这样才华横溢,君子如玉的少年郎,其实没有哪个少女会厌恶,只是李氏这般急切,甄玉又是个心气高的,反而被激起了逆反心理。

    甄冰却不一样了,她性子本就温和些,虽不赞同李氏做法,抵触却没有这么大。

    再者她心里也明白,她是姐姐,李氏若是谋划,也是先为了她……

    想到这里,眼尾余光悄悄扫了一眼长身玉立的白衣少年。

    看着他眉眼含笑,一派从容的模样,心头突然就跳了几下。

    却又听甄玉低声道:“又有哪里好了,还不是以貌取人的,五姐你是没看到,我进来时,正瞧见那位表哥瞧着甄妙不错眼呢!”

    甄冰脸色顿时白了一下。

    姐妹二人来得晚,靠墙角站着,离着最近的甄静听到“甄妙”二字,眼珠动了动。

    甄妙这时候也没心思听众人讲话,她一想到老伯爷抱着半死的白鹅去太仆寺看病,就有一种不妙的预感,心里一直祈祷着,可别再出什么乱子才好。

    谁知好的不灵坏的灵,过了不到一刻钟,跟着老伯爷的小厮平安就面如土色的来禀告:“老夫人,大事不好了!”

    “老伯爷怎么了?“老夫人手端着茶蛊,见怪不怪的问。

    平安拭了一把汗,磕磕绊绊的道:“老伯爷,被马踢昏了!”

    老夫人手一抖,茶蛊中的水洒了出来,浸湿了衣袖。

    她却顾不得,忙问:“说,到底怎么回事,老伯爷人呢!”

    平安不敢耽搁,急切的道:“老伯爷去太仆寺病马监找人医治阿贵,正好是牛太医当值,谁知牛太医说他只会医马,不会医鹅。老伯爷不干,非要牛太医治,牛太医就说阿贵那个样子,直接宰了吃肉才是正经。老伯爷听了气坏了,顺脚就踢了牛太医正医治的一匹黑马,谁知,谁知那黑马明明半死不活的躺着,居然一下子跳起来给了老伯爷一脚,老伯爷就昏过去了!”

    听到这荒唐的情节,老夫人气的心尖疼,却知道老伯爷再不济也是伯府的支撑,忙压下心中闷气问道:“老伯爷到底如何了,人怎么样?”

    “牛太医把老伯爷抬到马太医家了,马太医说情况不大好,目前不好再挪动,让小的先回来禀告。”

    甄妙听了,手死死抓着裙面。

    完了,完了,难道真因为她揍了一只鹅,就搭上了祖父的性命?

    这到底是走了哪辈子霉运啊,她当时只是在树荫下打个盹儿而已!

    ps:感谢晚照晴空打赏的香囊,coolsake打赏的扇子和香囊,120920222214973打赏的平安符,多谢你们的支持,么么哒。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