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祖母您先别急,孙儿这就去马太医家守着祖父。”甄焕出声道。

    老夫人知道自己不能乱,点点头:“好,浩哥儿你去吧,多带些人和银两,有事赶紧派人回来禀告。”

    “老夫人,晚辈也和焕表哥同去。”蒋宸道。

    眼看着二人出去,室内一片沉默,家宴,也没心思开了。

    良久,老夫人忍不住迁怒道:“平安,老伯爷从哪里寻来的白鹅,受伤了还要去医治,这不是荒唐么,你也不拦着点儿?”

    平安觉得无比冤枉,狠了狠心道:“老夫人有所不知,阿贵是老伯爷专门跑到丰荷淀买的,专为了过些日子的斗鹅用的。花了,花了一百两银子。”

    听到这句话,整个屋子的人脸色都不好了。

    一种叫草泥马的生物,一头接一头的从众人眼前晃过。

    特别是李氏,都快哭了。

    要知道伯府的公子娶妻,公中出两千两,姑娘出嫁,出一千两。

    这数目在京城勋贵中算不上多的,但也说得过去了。

    可老伯爷居然,居然买一只鹅花一百两银子!

    这一两年,二姑娘、三姑娘、四姑娘都接连出嫁了,她一双女儿才十二岁,等过个三四年出嫁,照老伯爷这样糟蹋下去,公中到时候别嫁姑娘的银子,还买不起一只鹅!

    这老货,干脆被马踢死算了!

    李氏不敢吭声,心里不停咒骂着。

    几个姑娘,心情也不大好。

    她们身为伯府的姑娘,月钱不过四两,祖父的一只鹅,抵她们两年的月钱还多!

    这实在不是什么好对比啊。

    “老夫人,要媳妇说,也该好好整治整治府里了,好好的一只金鹅,怎么就被人打伤了,到底哪个奴才这么大胆子!您想想,要不是金鹅被打伤了,老伯爷也不会去太仆寺,不去太仆寺,也不会被马踢昏,至今生死不明了。要我说,罪魁祸首就是那打伤鹅的人,大嫂,您说是不?”

    蒋氏听着心中来气,李氏这话里话外的,就是说她管家不力。

    “二弟妹说的不错,只是当务之急,是老伯爷的伤势,别的,先放放再说,老夫人,您看呢?”

    李氏撇了撇嘴:“大嫂这话就说的不对了,老伯爷的伤势当然是顶要紧的,但把事情查明白也同样要紧。不然今个儿伤了一只鹅,明儿说不定就伤人了,那些个奴才可不能纵着。”

    说到这里,似乎想起来什么,一拍额头:“哎呀,说不定是那年纪小的不懂事做的!”

    这话一出,蒋氏面色微变。

    李氏这话,其心可诛,要知道能进内院园子伺候的下人,都是调教好的,有谁敢做出这种事来。说起来几房的主子,只有她的涵哥儿年纪小,还是孩子心性。

    她这话,不是明摆着往涵哥儿身上引么。

    正待说什么,三姑娘甄静忽然抬了头,轻声道:“母亲,女儿一直想给涵哥儿做双鞋,今日还在他那里呆了好一会儿呢。”

    坐在蒋氏身旁的涵哥儿听不懂大人间的言语交锋,听了甄静的话,随口道:“是啊,三姐真是的,我今日还想去园子里看四姐练功夫呢,害得我没去成!”

    众人不由向甄妙看去。

    甄静嘴角含着淡淡笑意,很是自然的问:“四妹一直在园子里练功,没有看到什么情况么?”

    甄妙抿紧了唇。

    她也不知道,事情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

    如果没有后来的事,她可以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比起一只鹅,虽然是一百两银子买来的,可她还是觉得自己皮肉金贵些。

    可现在建安伯受伤了,很可能丢了性命。

    她还能逃避么?

    甄妙心里很是纠结。

    她知道一旦承认了,无疑又把自己推到了风口浪尖上,可若是不承认,又有悖做人的原则。

    正犹豫着,虞氏出声道:“我身子不便,没练多久就和四妹回房了,我们倒是没看到什么。”

    “大嫂和四姐不顺路啊,四姐是送大嫂回去的么?”甄玉凉凉问道。

    “好了,老伯爷还没清醒,你们说这些有的没的做什么,难道还要自家给自家定罪么!”老夫人威严尽显,扫视众人一眼。

    多少人家的衰败,都是从内斗开始的,平日里妯娌间姐妹间的小算计不算什么,都是过来人,这些谁都经历过。

    可事关老伯爷生死,还是这么一件荒唐的事,查清楚了又如何,平白再伤了自家元气罢了!

    “行了,再怎么说,饭还是要吃的,白芍,吩咐下去,开饭吧。都沉住气,老伯爷吉人自有天相。”老夫人挥挥手。

    一顿饭吃的悄然无声,众人不过略吃几口,就又静静坐着等消息。

    “虞氏,你有着身孕,先回去歇着吧。”

    虞氏垂下头:“祖母,孙媳惭愧。”

    老夫人慈爱的拍拍虞氏的手:“这是什么话,你怀着的是伯府的金孙,保重身体才是顶重要的。”

    虞氏看了甄妍甄妙一眼,道:“祖母,如今父亲母亲都不出屋,大郎他又去了祖父那里侍疾,两个小姑都是姑娘家,孙媳论理,也不该独享清闲的。”

    老夫人闻言顿了顿。

    甄妍小心翼翼的接话:“祖母,不如您放母亲出来吧,等祖父回来休养,母亲也要带我们去侍疾啊。”

    “是啊,老夫人,三弟妹也能给儿媳搭把手,再说,妍儿的亲事也快了。”大夫人蒋氏道。

    她是看出来了,李氏是没事也要挑点事的,没了三太太,她就只盯着跟大房较劲了,还是以前那样好。

    沉默了半天,老夫人终于点了点头。

    直到七日后,老伯爷才一顶软轿抬了回来,轿中还跟着一只精神抖擞的大白鹅。

    三房人轮流去侍疾。

    知道老伯爷性命无碍,甄妙狠狠松了口气,极为耐心的熬了鸡汁粥,每日一碗的往宁寿堂送。

    等老伯爷渐渐精神了,喝光了鸡汁粥,享受的咂咂嘴,对老夫人道:“咱府里的厨子是不是换了?这鸡汁粥做的,味道又好又养人。”

    看着胖了一圈的建安伯,老夫人总算松了口气,道:“什么厨子,这鸡汁粥是三房的四丫头做的。”

    “是四丫头做的啊——”建安伯拉长了声音想了想,发现完全想不起几个孙女的模样,不由讪笑道,“四丫头倒是有孝心,让那丫头过来,我看看是不是该赏点什么。”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