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甄妙不以为意,再次推了一下,窗子被推开了。

    带着暖意的风吹进来,衣袍发丝都随之飘动,吹的人面颊痒痒的。

    夏日的天空格外高远,夜幕如质地最佳的藏青色天鹅绒,一寸一寸披满了苍穹,无数的星子点缀其中,闪着微光。

    虽还是暖意熏人,甄妙却吐出一口浊气,趴在窗口望着夜空出神。

    细碎的星光把她的脸映得有些透明,晶莹如上好美玉。

    隐在暗处的人抿了抿唇,盯着那格外清晰的倩影一动不动,眸中是深深浅浅、晦暗不明的波动。

    过了很久很久,久得暗处的人都以为那个倩影睡着了,忽见她起了身,也没关窗就折了回去。

    罗天珵微松口气,收起不耐的神色,轻手轻脚走了过去。

    到了窗前刚想探头,忽见那女子又返了回来,手里还多了一个鸟笼子。

    罗天珵飞快的错身,紧贴着墙壁站好。

    二人一个屋里一个屋外,只隔着一面墙的距离,他甚至能听到对方浅浅的呼吸声。

    “你好。”清甜的声音传来,罗天珵面色微变,以为被发现了。

    “你好。”

    又是一声,罗天珵稳了心神看去,才发现甄妙是对着笼中的八哥说话。

    “锦言,原来你不会说话啊。”甄妙语气中倒没有多少失望,伸手把鸟笼子挂在了窗前。

    于是八哥那双小眼,就对上了罗天珵的。

    一人一鸟对视,罗天珵嘴角抽了抽。

    这到底是神马情况,那个该死的女人,和大多数女子一样多愁善感的赏星星赏月亮也就罢了,为什么她好端端的又提来一只鸟儿!

    幸亏,这是只不会说话的八哥。

    罗天珵心中刚划过这个念头,就见那白嘴八哥头动了动,接着嘴一张,尖利的喊道:“救命啊——”

    卧槽!

    罗天珵脸都青了,忍不住把前世充军时学来的粗语在心中爆了出来。

    接着脚尖一点,利落的窜到了窗边的一棵树上。

    甄妙同样骇了一跳,发觉是八哥开口,松口气,惊喜的道:“锦言,原来你会说话,来,再说一声我听听。”

    细碎的脚步声传来,紫苏披着衣服走了进来:“姑娘,怎么了?”

    “没事,是这八哥开口说话呢。”甄妙笑道。

    紫苏沉着一张脸:“姑娘,这么晚了喊救命,是要吓死人的!”

    甄妙尴尬的笑:“我是教它说‘你好’的,谁知它说这个,可能是以前学的吧。行了,紫苏,你下去睡吧,今儿个有些闷热,我等等再睡。”

    “那我把八哥放回去吧。”

    “不用了,等会儿我自己放。”甄妙摆摆手。

    等紫苏走了,又兴致盎然的逗着八哥说话,八哥再次三缄其口。

    甄妙渐渐失去了兴趣,伏在窗台上,有一搭没一搭的道:“锦言,你看天空,是不是很广阔很广阔?”

    八哥看也不看甄妙,一双小眼向窗外扫来扫去。

    罗天珵心中暗恨,这贼鸟,是找他吧?

    “母亲一点不快活,祖母也不快活,我也不快活,这大院的女人,有谁是快活的……”甄妙喃喃的说着。

    自来了这里,一直是人嫌狗厌的身份,和她以前单纯自由的生活完全不一样,可这种郁闷又不能对任何一个人说,只能压在心里,日积月累,沉甸甸的。

    也只有面对一只不通人事的鸟儿,她才敢透露一丝半点儿。

    甄妙托着腮伏在窗前,眉梢眼角有种难言的寂寥。

    躲在树上的罗天珵把她的表情看的清清楚楚,不自觉皱了眉。

    现在的甄妙,有这样不为人知的一面,到底是他从未了解过,还是因为也如他一样,多了一世的经历?

    罗天珵有种一探究竟的冲动,而他今日,本也是为了这个来的,可偏偏那只鸟正堵在窗口!

    “我和你一样,都是这笼中鸟……”

    甄妙喃喃说着,得不到回应。

    夏夜的暖风醺人欲醉,她渐渐低了头,睡着了。

    罗天珵见状悄悄下了树,蹑手蹑脚的来到窗前,刚想无视那只八哥翻窗而入,就听一声尖利的救命声传来。

    甄妙一个激灵清醒过来,随后拍拍鸟笼子:“锦言,你不要吓人行么。”

    其实要是这八哥表现的惊慌点儿,说不定甄妙还能想到外面是不是有什么情况,偏偏这鸟也是个奇葩,它连续两次只是喊了一声就老神在在的没有任何反应了,难免让人觉得它喊“救命”和“你好”是一个意思。

    饶是如此,甄妙还是探着头四下望了望

    贴墙站着的罗天珵已经在考虑要不要一掌把人劈昏了。

    所幸甄妙没有任何发现,收回身子关了窗,提起鸟笼向里走去,随手挂在了堂屋的梁上。

    良久,罗天珵确定那个多事的女人真的睡着了,这才悄无声息的从窗子翻了进来。

    一落地,视线就落在临窗桌案铺开的宣纸上。

    上面的字迹比他熟悉的要稚嫩些,却少了些匠气,多了些随意。

    都说字由心生,若是甄妙也如他一般重生而来,那她的字不该是这样的神韵。

    也许,是他多虑了吧。

    是的,如果这个女人和他同样是重生的,他不打算让她活着嫁到国公府去。

    让她在出嫁前悄无声息的死掉,无疑比嫁到国公府再死,他更容易置身事外。

    那样不堪的过往,有他一个人知道就够了!

    夜深人静,只有甄妙清浅的呼吸声传来。

    她满头青丝堆在锦被上,露出白皙的面庞和纤细的脖颈。

    那脖颈,只要轻轻一折,就会断了。

    罗天珵不由自主伸出双手,蛊惑般搭在那纤细优美的脖颈上。

    突出的锁骨硌着他的手。

    她比印象中的,还要瘦。

    莫名的,罗天珵就想起她刚刚说的话。

    “母亲一点不快活,祖母也不快活,我也不快活,这大院的女人,有谁是快活的……”

    “我和你一样,都是这笼中鸟……”

    这个贪慕虚荣,水性杨花的女人,也知道什么叫不快活么?

    罗天珵说不出心中什么感觉,手却不由自主收紧。

    然后,羽扇般的睫羽掀起,一双眼睛静静看着他。

    那双眸子还带着朦胧睡意,星光月色中却格外的清亮。

    罗天珵因这意外的情况愣住,一时之间忘了反应,只是与那灿若明星的眸子对视。

    ps:感谢海雁123打赏的香囊。

    重感冒,已经两天没吃饭了,还好有存稿君帮忙,挣扎着起来上传,让童鞋们久等了。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