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甄妙得到消息时,正在低头绣玫瑰花瓣上的露珠儿,神情认真而专注。

    针尖刺破手指,血珠立刻滚了出来,落在洁白的帕子上,氤氲成一片淡淡的红。

    她只是愣了愣,忙把绣绷放到一旁,带着阿鸾和小蝉匆匆去了虞氏的院子。

    进门时,甄焕正侧坐在塌旁喂虞氏吃药,夫妻间,流动着显而易见的情谊。

    见甄妙进来,虞氏脸上一红,示意甄焕不要再喂,甄焕却不以为然,直到药碗见底儿才转身淡淡道:“四妹来了。”

    甄妙屈膝一礼,问候虞氏:“大嫂,您怎么样了?”

    虞氏脸色倒是还好,笑道:“没什么事,可能是昨个儿贪凉开窗,胃口有点受凉,都是你大哥儿,太大惊小怪了。”

    “那就好。”甄妙松了口气。

    姑嫂二人又聊了一会儿,甄妙怕打扰虞氏休息,起身告辞。

    甄焕站起来道:“四妹,我送你吧。”

    “多谢大哥。”甄妙灿烂一笑。

    甄焕神情有些奇异,抿了抿唇,当先走了出去。

    路上兄妹二人默默无言,走了好一会儿,甄焕才忽然停下来,望向甄妙。

    甄妙有些不解:“大哥是有话要说么?”

    甄焕迟疑了一下,还是道:“四妹,你大嫂怀着身孕,以后指导你练武之类的,就停了吧。”

    “嗯,好。”甄妙虽不觉得虞氏怀孕和指导她练武有什么冲突,既然人家夫君都这么说了,还是点点头。

    见她应的痛快,甄焕微怔。

    甄妙就浅笑道:“大哥,若是没有旁的事,我就先回了。”

    见她屈膝一礼,随后转身步履轻盈的离去,甄焕还是把话说了出来:“四妹,以后,就不要给你大嫂送什么吃食了。”

    甄妙霍然转身,脸有异色。

    原来,原来她的大哥是这个意思。

    她是不是……太后知后觉了?

    或者说,甄焕对她根深蒂固的看法,从没改变过,只是没有冲突时,被深深埋了起来,维持着表面的兄友妹恭。

    在甄妙的静静注视下,甄焕有些狼狈的微微偏了头:“四妹,我要说的就这些,你慢走。”

    见甄焕匆匆转身,甄妙开口:“大哥,请留步,妹妹也有话对你说。”

    甄妙快步走了过去,站在甄焕面前,却没有说话,脸忽然靠近。

    甄焕吓了一跳,后退两步道:“四妹,你这是何意?”

    甄妙抿唇一笑:“大哥,我是看你眼睛里有东西呢。”

    “什么东西?”甄焕下意识的问。

    甄妙一双大而黑的眸子璀璨生光,仿佛刚才对方的质疑和羞辱从不曾存在过,温温柔柔的道:“大哥的眼睛里,有着偏见!”

    说完干脆利落的转身,带着两个丫鬟快步离去。

    留下的甄焕盯着甄妙渐渐消失的背影,半天没有回神。

    本来前来探望的蒋宸掩映在扶疏花木间,把兄妹二人的谈话尽收耳底,自然不便再出现,悄悄转身走了。

    他和甄妙离去的方向有一段同路,只隔着浓稠花木,便把脚步放的极轻。

    甄妙在甄焕面前表现的云淡风轻,其实心里又气又恼,她不是城府深的人,脸上就带了出来。

    小蝉顺着她的心思,快言快语的道:“大爷真是太过分了,大奶奶不舒服,和姑娘有什么关系!”

    甄妙沉默,走得更快了。

    小蝉继续道:“姑娘可是大爷的嫡亲妹子呢。”

    甄妙依然沉默。

    小蝉又添油加醋的说了一句:“哪有怀疑自己亲妹子的,姑娘又不是庶出的。”

    甄妙沉默着,走的飞快。

    哥哥神马的,果然最讨厌了!

    她泄愤似的狠狠踢了小径上的石子。

    然后,那只绣着黄鹂鸟的淡绿色绣鞋就飞了出去,在半空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没入了繁茂花树中。

    甄妙僵在那里。

    小蝉本来要说的话堵在了喉咙里。

    一直安安静静的阿鸾,沉静的面庞有了皴裂的迹象。

    花木另一端,蒋宸捧着从天而降、差点砸在他头上的绣鞋目瞪口呆。

    本来一贯云淡风轻的脸,渐渐染上了绯红。

    那边传来一直很聒噪的小丫鬟的惊叫声:“啊,姑娘,婢子去给你把鞋捡回来!”

    “闭嘴,你嚷得那么大声,是恨不得昭告天下么?”甄妙咬牙切齿的声音传来。

    “那,那——”

    “那什么,快去啊——”甄妙无奈的声音透过枝叶间隙传来,轻柔又无奈。

    传入蒋宸耳中,好像一根羽毛,挠的耳廓痒痒的。

    他有些发傻的盯着手中的绣花鞋,忽然觉得鞋面上站在枝头的那对黄鹂鸟,说不出的灵动可爱。

    拨弄花木的窸窸窣窣声传来。

    蒋宸猛然回神,如烫手山芋般把绣鞋甩了出去,干脆利落的躲入了草木深处。

    然后就看到一个青衣小丫头蹑手蹑脚的钻出来,灵动的眼睛四下望望。

    只是那绣鞋是淡绿色的,落在草丛里,小丫头根本没发现,只得猫着个腰,耐心找着。

    眼看小丫头离自己越来越近,蒋宸冷汗都快流下来了。

    他发誓,这辈子都没这么尴尬过!

    看着离自己咫尺之遥的小丫头,蒋宸欲哭无泪。

    自己钻到草丛里是为什么啊,早知道刚才就大大方方的给她送出去了。

    所谓死道友不死贫道,让对方尴尬总比让自己尴尬好。

    反正,反正那丫头更尴尬的事,自己又不是没见过……

    少年,你这样想,真的好么……

    总之在世人面前温润如玉的少年,对上甄妙的事,开始悄悄长歪了。

    “呀,可算找到了。”小蝉眼睛一亮,把绣鞋捡了起来,裙角飞快淹没在花丛里。

    欢快而刻意放低的声音传来:“姑娘,可算找到了,您不知道,这鞋飞的可远了,它是不是长了翅膀啊。”

    “小蝉——”

    “嗳,姑娘怎么啦?”

    甄妙气急败坏的道:“你知不知道,你的声音,依然很大!”

    她到底倒了什么霉,挑了个聒噪又大嗓门的丫头!

    还好,还好四下无人。

    甄妙松口气,这一次再也不敢随便泄愤,穿好鞋,带着两个丫鬟飞奔离去。

    良久,躲在草丛里的蒋宸才敢笑出声来。

    他钻出来,拍打了身上、头上的草屑,脸上又恢复了淡然的笑容,这才施施然离去了。

    ps:感谢书友140526224959619打赏的平安符。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