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罗天珵一出现,场面就是一静。

    甄妙下意识的打了个冷战,明媚的笑容黯淡了。

    “天珵表哥,怎么不妥了?”方柔公主声音还带着女童特有的清脆,可是娇嗔的模样已经有了少女的样子。

    罗天珵温和的道:“公主的饰物,自然不能流传在外。若是公主想要,用银子买下来就是了。”

    “那你带了银子吗?”

    “带的不多,不过稍后把银子送到建安伯府上就是了。”罗天珵说着看向甄妙,“不知甄四姑娘这巧果花瓜,售价如何?”

    甄妙每次见了罗天珵,都会条件反射的害怕,可现在,看着他对方柔公主一派温和的模样,却有些愤怒了。

    这个混蛋,对着公主就装温润如玉了,对自己却屡次三番的下杀手,真是欺软怕硬的小人一个!

    心里有了怒气,语气就硬了:“罗世子是要替公主买下来吗?”

    罗天珵看着甄妙冷冰冰的模样,心中来气。

    这个女人,抛开前世不说,刚才还和别的男人谈笑甚欢,怎么,她还有理了不成?

    真是不知羞耻!

    而且,她这么问是什么意思,是要自己承认给公主买礼物吗?

    方柔公主虽然年幼,但男女有别,七夕这种特别日子,他再怎么样也不会买礼物送给公主。

    罗天珵前世,在世人面前就是温文尔雅的贵公子形象,今世为了不过早引起二叔的警觉,自然维持那个样子。

    他心中虽恼怒,还是深吸口气平复了情绪,不带任何感情的道:“这个就不劳甄四姑娘操心了,甄四姑娘请说个价钱,稍后在下会派人把银子送到贵府。”

    围观的人看着罗天珵对甄妙冷淡有礼的样子,个个像打了鸡血似的。

    镇国公世子,果然不待见他的未婚妻啊。

    哼,凭那种下作手段攀上人家,若是还能待见,那镇国公世子才是瞎了眼了。

    不知多少少女这样想着,看着罗天珵清俊卓绝的模样,望着甄妙的目光更加不善。

    真是,好白菜都让猪拱了!

    感受到众女深深的恶意,甄妙心中一酸。

    她也不过是被人欺上头来应下了这场比试,凭什么像个小丑似的站在这里让人们看笑话。

    甄妙深深瞥了罗天珵一眼,嘲弄和蔑视一闪而过。

    好一个嫉恶如仇的镇国公世子。

    如果原主的记忆没出差错,那一日,原主行为固然失当,可你堂堂镇国公世子,就是问心无愧的么?

    那首暗示思慕佳人的诗句,又是什么?

    想着被原主珍而重之的放在首饰盒最深处的信笺,甄妙凉凉一笑。

    若是没有那首诗,想来原主胆子再大,再不知羞耻,也不敢拉着你一同落水吧?

    她不过是以为你襄王有意,才用了非常手段,想拉平二人之间身份地位的鸿沟而已。

    “罗世子觉得值多少,就送多少吧。”甄妙欠身施礼,“公主,世子,小女告辞了。”

    女儿会虽会持续到夜晚,她却片刻不想呆了。

    罗天珵被甄妙那一眼看得也快气炸了,若不是这么多人看着,真想拎着她问问,到底知不知道什么叫心虚,什么叫悔过!

    眼睁睁看着甄妙离开,罗天珵一张脸都是黑的。

    方柔公主却眉开眼笑的拉着罗天珵衣角:“天珵表哥,多谢你啦。”

    甄妍盯着方柔公主的手,眉头一皱,转身去追甄妙。

    “二姐,你怎么跟来了。”离开了是非之地,甄妙觉得呼吸都顺畅了,脸上又有了笑意。

    “不是要回去吗,一起走吧。”

    “二姐不参加接下来的才艺比试了?”

    甄妍摇摇头:“我马上就要出阁了,参加这些本来也没什么意思。”

    甄焕几人跟了上来。

    因为上次虞氏的事,甄焕和甄妙之间还有点别扭,他就看着甄妍道:“二妹,你们若是先回去,就让宸表弟送你们吧。”

    “那不是扫了蒋表弟的雅兴。”甄妍道。

    华灯初上,月上梢头,清泠月光下,蒋宸的笑容显得格外温柔:“二表姐哪里话,是我有些累了,正好和二表姐……”

    说到这里轻柔瞥了甄妙一眼:“还有四表妹,一起回去。”

    甄妍蓦地瞪大了眼。

    蒋表弟,他,他看四妹的目光,怎么有些不对劲儿?

    想到这里心中一跳,小心翼翼的瞥了甄妙一眼。

    见甄妙毫无反应,才松了口气,再看蒋宸,还是挂着温雅的笑。

    甄妍摇头失笑,自己真是多心了。

    他们二人,连话都没说过几次,蒋表弟明知四妹的事,又怎么会生出旁的心思。

    姐妹二人上了马车,蒋宸骑马跟在旁边,缓缓向建安伯府行去。

    车轴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单调而枯燥。

    蒋宸望着夜空中的半月轻吁了口气。

    为什么表妹露出来的那抹白袜子在脑海中挥之不去呢?

    少年表示很苦恼。

    女儿会各项才艺比试一结束,就会有专人向取得好名次的小娘子府上报喜。

    建安伯府早知道了甄妙制作巧果花瓜评了绝品的消息,一进府,甄妙就被老夫人请了过去。

    宁寿堂,一屋子女眷都到齐了。

    “四丫头,好,好,好,祖母没看错你。”老夫人一连说了三个好,表达自己的喜悦之情。

    由不得她不激动,绝品已经许多年没出现过了,如今落在建安伯府,那是极好的名声。

    大夫人自然也是笑容满面的夸赞着甄妙。

    建安伯府说到底,还是大房的。

    就连一贯爱拈酸吃醋的二夫人李氏今日都给了个笑脸。

    虽然绝品不是她一对女儿拿的有些可惜,但出在建安伯府,证明伯府对小娘子教养的好,对今后女儿婚嫁是有利的。

    “哎呦,妙丫头,你那被评为绝品的巧果花瓜呢,快拿出来,也让我们都瞧瞧。”李氏眼睛来回扫着。

    老夫人连连点头:“对,对,四丫头,东西放哪儿了?今日祖母便去给你供上,也让祖宗看看,伯府的女儿有出息了。”

    温氏并没有催促,却是一扫往日的阴翳,笑容满面的望着甄妙。

    甄妙求救的看向甄妍。

    甄妍给了个爱莫能助的眼神。

    甄妙勾了勾笑得有些僵硬的嘴角:“祖母,巧果花瓜,我给卖了……”

    ps:感谢w唯唯w打赏的平安符。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