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什么?”甄妙觉得一个晴天霹雳,就这么落在了她的头上。

    她不过是逛了一次七夕女儿会,惹了一身麻烦不说,回家了还要面对如此艰难的局面。

    见甄妙发愣,紫苏以为她忘了阿贵是哪个,隐晦的提醒着:“姑娘,阿贵就是老伯爷花一百两银子买来的那只白鹅,呃,在花园子里不知被谁揍晕的那个……”

    甄妙狠狠抽动了一下嘴角。

    她能忘了么,阿贵就是她揍晕的!

    看着一脸茫然的小蝉,甄妙气急败坏:“小婵,你怎么行事如此毛躁,一只八哥都看不好,今晚,今晚你别吃饭了,回屋好好反省一下!”

    对甄妙来说,不给饭吃是很严重的惩罚了。

    毕竟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

    不管你是皇亲贵胄,还是平头百姓,搁谁身上都一样。

    跟了甄妙有一段时间的小蝉从没见甄妙发这么大的火,一害怕把实话说了:“姑……姑娘,婢子,婢子已经吃过了……”

    说着小心翼翼看甄妙脸色,解释着:“已经,已经过了饭点了……”

    甄妙一口老血闷在了心里,拂袖进门,嘱咐了紫苏一句:“紫苏,让小蝉回屋反省去,别跪在这碍眼!”

    紫苏听了,一贯没有表情的脸柔和了一下。

    心道这位四姑娘,心地倒是罕见的好。

    若是这样,就这么一直跟着她也不错。

    只是她这性子,将来恐怕很容易吃亏的,自己以后,更要打起精神来了。

    不提紫苏心思的微妙转变,甄妙进了房,去净房洗漱一番,整个人扑到榻上不动了。

    这一天,太累了!

    “姑娘,可不能这么睡,头发没干,明早要头疼的。”百灵带着夜莺进来,一人拿着一块干毛巾,给她绞头发。

    甄妙躺在榻上不动,任由她们伺候着。

    不一会儿收拾好的阿鸾也进来了,闷不作声的坐在榻前一只小杌子上,给甄妙捏手。

    甄妙迷迷糊糊的睁眼,看了阿鸾一眼。

    阿鸾头发还是半湿的,就这么安安静静坐着,湿发如海藻般垂落下来,衬得肌肤胜雪,容颜如玉。

    真真是个美人啊。

    甄妙心中低叹了一声。

    不能否认,看美丽的人物和景色,是令人赏心悦目的。

    这也是她挑了清一色的美人当丫鬟的原因。

    将来的日子还不知多么灰暗无趣,天天看着美丽的风景,好歹能舒缓一下心情。

    “阿鸾,你今个儿跟我出去也累了,就不用伺候了,早些歇着去吧。”

    阿鸾低着头,揉捏的极为认真:“婢子不累。”

    就再没有旁的话了。

    甄妙对几个丫头已经有了些了解,知道阿鸾不爱言语,也就不再多说。

    倒是百灵扫了阿鸾一眼,悄悄撇了撇嘴。

    真不知阿鸾到底哪好了,之前不言不语的,姑娘去七夕女儿会偏偏带了她去。

    要知道这一日丫鬟们虽可以探望父母亲人,可这是对那些家生子来说,像她们从外面买来的,哪还有什么父母亲人啊。

    能跟着姑娘出去,才是又开眼界又长脸的事儿。

    难道,难道因为阿鸾长得好?

    看着甄妙的绝色容颜,百灵觉得自己的想法有些荒唐。

    姑娘又不是那些爷们,难不成哪个丫头长得最好,就最宠哪个不成?

    绝对是自己想多了。

    却不知一脸老实的夜莺心中也在碎碎念。

    姑娘果然是偏爱相貌好的丫鬟,没见阿鸾和百灵两个二等的,恰恰是这些丫鬟中容貌最出挑的。

    不行了,以后她也要把梳妆打扮什么的学起来了。

    不知道自己已经成功激发丫鬟们爱美心思的甄妙,已经舒坦的睡着了。

    可睡了一半,就被人唤醒。

    “紫苏?”甄妙睁开眼。

    阿鸾几个不知何时早退了出去,发现喊醒她的人是紫苏,甄妙有些诧异。

    揉了揉眼睛,问:“紫苏,这都什么时辰了,有什么事么?”

    紫苏处事沉稳,眉宇间虽有焦灼,怕惊吓了甄妙却没有急着说,而是扶她起来半靠在秋香色的弹墨靠枕上,待甄妙眼中朦胧渐渐退了,这才压低声音道:“姑娘,出事了。”

    甄妙心中一沉,这才真正清醒了,一双明亮眸子紧盯着紫苏。

    紫苏低声道:“三姑娘失踪了。”

    “什么!”甄妙骇了一跳,“紫苏,到底怎么回事儿?好端端的,三姑娘怎么会不见了?”

    紫苏摇摇头:“具体的婢子也不清楚,这事儿老夫人定然是要死死瞒住各院的,只叫了各房夫人太太过去商议。”

    甄妙明白,府上姑娘失踪,是天大的事,比起她当初落水那事,对府上名誉损害还要大得多。

    这事她能得到一星半点的消息,还是紫苏的功劳。

    毕竟紫苏是从老夫人院子里出来的,有自己打听消息的渠道。

    却没想到,她第一时间就和自己说了。

    这个样子,倒不像以往是被老夫人派来监督管制她的了。

    来了这里,甄妙从没想着和丫鬟做朋友、当好姐妹之类的,大家只要守着各自的身份,本分过日子就好了,她也会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对她们优待点,不随意难为人。

    紫苏丫头什么时候对她这么上心了?

    甄妙有点困惑,总觉得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混进来了。

    “说是三姑娘在穿针乞巧的才艺比试上得了上品中等,之后大爷带着姑娘们去葡萄园,不知怎的,三姑娘就不见了。”

    七夕,有躲在葡萄架下偷听牛郎织女约会的习俗。

    “姑娘知道了这事,心里有数就行。”

    甄妙点点头:“那三姑娘有消息了么,老夫人那边派人去寻了吗?”

    紫苏神色凝重:“好像还没消息,世子那边也不敢派太多人去找,怕走漏了风声。”

    “好,这事儿我知道了,紫苏,多谢你提醒了。”甄妙示意紫苏退下,想着府内这些乱糟糟的事,叹了口气。

    明华苑梧桐叶子飒飒有声,主室一派灯火通明。

    建安伯世子甄建文神情阴郁的走来走去。

    大夫人蒋氏端坐在太师椅上挥着扇子,神色倒是看不出多少端倪。

    ps:感谢花姷姎、w唯唯w打赏的平安符,machan打赏的香囊。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