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罗天珵看着六皇子的背影,眼神格外幽深。

    谁又能想到,**倜傥、看起来狂放不羁的六皇子,将来在废太子后脱颖而出呢?

    罗天珵默不作声的跟了上去。

    魏公公把甄妙带到了御花园的听风轩。

    “皇上,甄四姑娘到了。”

    魏公公侧身恭退一旁,把位置让了出来。

    甄妙跪下,头垂得很低:“民女参见皇上。”

    银铃般的笑声传来:“皇上,您瞧瞧,这位甄四姑娘,倒是个懂礼的。”

    这声音慵懒中又有几分活力,很是撩人,甄妙不敢随意抬头,只看到一丈开外绣着紫色鸢尾的水缎长裙逶迤落地。

    单看那抹紫,就已经有了种惑人的味道。

    “起来吧。”低沉的男子声音响起。

    “谢皇上。”甄妙直起身子,依旧垂着头。

    未经允许直视天颜,是极为失礼的。

    她自然牢牢记得这一点。

    昭丰帝看着静静垂首而立,犹如初开小荷般的纤纤少女,眼中闪过兴味:“建安伯府的甄四姑娘是吧,叫什么名字?”

    “民女单名一个妙字。”

    “甄妙?”昭丰帝喃喃念着,哈哈大笑:“阿云,你听这名字,是不是很妙?”

    被唤作阿云的女子跟着轻笑:“确实是妙,甄四姑娘倒是人如其名,能雕刻烹炸出那样精妙绝伦的巧果花瓜来。”

    甄妙知道这女子是何人了。

    最受今上宠爱的蒋贵妃,闺名中便有一个云字。

    蒋贵妃是方柔公主的生母。

    甄妙这才明白这趟进宫之旅是怎么来的。

    “抬起头说话吧。”昭丰帝脸上带着笑意,声音听起来就没了那种压迫感。

    甄妙从善如流的抬起了头。

    含羞带怯什么的,那不是她的风格,再者说,皇上说的话,就是金口玉言,照着做,至少是不会出错的。

    甄妙总算看到了昭丰帝的模样。

    他不过四十出头,身材没有走形,龙章凤目,自有一股卓然天成的气势。

    身侧坐着的女子容貌极艳,有几分方柔公主的影子,目光落在甄妙脸上,眼中仿佛蒙了一层又一层轻纱,看不出真切情绪。

    昭丰帝看清甄妙的脸,却怔了怔。

    好一会儿,昭丰帝才开口:“阿云,怎么眹看着甄四姑娘有些眼熟?”

    甄妙大大松了口气。

    吓死她了,还以为皇上对她一见钟情了。

    看来有时候太自信了也不好……

    甄妙深刻检讨着。

    蒋贵妃娇笑一声:“皇上莫不是忘了,丽太妃就是出自建安伯府,说起来,还是甄四姑娘嫡亲的姑奶奶。”

    蒋贵妃口中的丽太妃,是老建安伯的幼妹,早年便进了宫的。

    可哪个侯门将府三代以内没有女儿进宫的,建安伯府又不是什么显赫门第,蒋贵妃连这个都一清二楚,足见心思缜密。

    “难怪。”昭丰帝点点头,随手指着玉石桌上的果盘,“甄四,你可否当场制作一个巧果,让眹看看?”

    “是。”甄妙施了一礼,没有犹豫的走到玉石桌前,仔细看了看果盘中的水果。

    果盘里有切好的西瓜,成串的葡萄,还有桃子杏子之类应季的水果。

    甄妙沉吟了一下。

    皇上虽然表达了一定的好奇心,但是圣心难测,谁知道是否有耐心等着她雕完,那还是雕个既简单,看起来又赏心悦目的玫瑰花好了。

    甄妙有了主意,看向昭丰帝:“皇上,民女需要一个刻刀,还要净手。”

    昭丰帝暗暗点头,这小姑娘看着年纪不大,在他面前能如此沉稳,倒是不简单。

    更难得的是人很纯粹,自己说了什么便回答什么,一点心思花样都没出。

    给了展示才艺的机会,也不见什么复杂念头,倒好像坐在她面前的不是皇帝,只是一个普通的看客。

    昭丰帝觉得这种感受很新奇,对甄妙接下来的表演兴趣更浓了些。

    早有宫女在昭丰帝的眼神示意下把甄妙需要的物件捧了过来。

    甄妙在琉璃面盆里洗了手,拿起帕子擦拭干净,挑了个硬度适中的桃子雕刻起来。

    每当做吃食时,甄妙就会全身心投入,神情显得格外认真。

    昭丰帝不自觉点头。

    身为一个勤政自律的帝王,他对认真的人天然有好感。

    这倒是无关风月。

    蒋贵妃在一旁冷眼看着,笑意却渐渐淡了,出声问道:“甄四姑娘打算雕刻的是什么?”

    没有人回答,只有风过蝉鸣的声音,让蒋贵妃觉得更挂不住脸。

    这丫头,是不是故意给她难堪?

    蒋贵妃蛾眉蹙起,不满的咳嗽了几声。

    甄妙依然低着头,专注雕刻着。

    她雕刻前,脑海中已经有了成品的模样,此时依着脑海中的成品一点点把手中桃子琢磨成型,哪里还听得到外界的声音。

    “阿云,莫要急躁,甄四心神专注,在她这个年纪倒是难得。”昭丰帝安抚的拍了拍蒋贵妃的手。

    蒋贵妃听了展颜一笑,捏起一个葡萄剥了,塞入昭丰帝口中,柔情款款的道:“皇上说的是。”

    心中却依然不满。

    早前见了女儿带回的巧果花瓜,她无疑是惊艳的,可听女儿讲了这位甄四姑娘的事,她对未见面的甄妙却没了好感。

    不巧那巧果花果被皇上看见了,竟起了见一见甄四的兴趣。

    若不是知道甄四亲事已经定下,她还以为这宫里,又要多一个花骨朵似的姐妹了。

    昭丰帝虽然勤政自律,在女色上却不是克制的,准确的说是无情,除了寥寥几人,对哪个的宠爱都不长久,也因此,看哪个顺眼了,随意就收用了。

    蒋贵妃这边心思百转,甄妙那边运刀如飞,已经刻到桃子内部。

    一刀进去再出来,甄妙怔住。

    谁能告诉她,刻刀上,为什么有半个虫子!

    看到甄妙怔住的动作,蒋贵妃抿起唇角,笑意一闪而逝。

    那些水果里,西瓜已经切好,葡萄也不适合,杏子之类的又太小。

    说起来,最适合雕刻的就是桃子了,不是么?

    想必一个小姑娘见到突然钻出的虫子,表现一定会很有趣吧?

    蒋贵妃含笑向甄妙看去。

    ps:早上五点多就起床考试去了,下午五点多才回来,老胳膊老腿累个半死,好艰难。童鞋们不要大意的把推荐票扔过来吧。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