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俗话说的好,宁当穷人妻,不为富家妾。

    哪一个出身良好的小娘子不是这么想的。

    不说远的,大伯身为建安伯世子又怎么样,明明疼爱岚姨娘,可敢在大伯娘面前露出半点?

    便是甄静的亲事,不也得哄着求着的让大伯娘抬手。

    这些当官的、袭爵的,有几个敢公然的宠妾灭妻?

    笑话,不知多少人盯着你的位子呢。

    再说父亲,是个糊涂的,那青/楼出来的自以为有手段,挺着肚子进门有父亲护着又怎么样,真拧着脾气,还不是说卖就卖了。

    父亲官位丢了,整日流连花街柳巷,但也没敢动过母亲一个手指头。

    至少,不敢因为这个动手,祖母的小桌子砸不死他!

    甄妍思绪从远处回来,又想到甄静的事上,越寻思越来气,骂道:“真是个下作的,好好的青年才俊不稀罕,上赶着当妾去!”

    便是皇子又如何,只要不登上那个位置,除了正妃,其他的还不是让人看不起的妾,从此生的儿女从血脉上就低了人一等,一辈子翻不了身。

    可以想见,等甄静进了六皇子府,真正的清贵人家该如何看建安伯府笑话了。

    甄妙默默把那支金镶宝珠的蝴蝶簪拣出来,又添上一根和姐妹们一样的金钗,道:“等会儿我遣小丫头给三姐送去。”

    甄妍扫一眼,淡淡道:“本就是她应得的,送去就送去吧,只是有一点,四妹,日后你可离她远着点,我下个月就要出阁了,再顾不上你。”

    甄妙点头:“二姐放心吧,无论长辈们打算如何安置三姐,近来定是不会让她踏出房门的,我就是想去探望,也没门儿。”

    甄妍抿了唇角:“你想都别想,只要一想到我们府上出了个当妾的姐妹,我就呕的不行。”

    “是,是。”甄妙忙点头,想到甄妍很快要出阁了,从手腕上把白玉镯子褪了下来,“二姐,你马上要出阁了,妹妹也没什么好东西,这镯子你拿着吧。”

    甄妍推拒不收:“这镯子无论好坏,都是祖母赏给你的,哪有转手送给我的道理。我这不是已经得了一支金钗吗。若是你还嫌不够,等给我添妆那日,做些香囊帕子之类的就成了,你的手艺可比我强多了。”

    甄妙吐吐舌头:“我可不敢再做帕子了。”

    依着惯例,给姐妹添妆,未出阁的姐妹们都是送些香囊帕子或是算不上贵重的小玩意儿。

    她提前把东西给甄妍,就是想着添妆那日若是出手太贵重了,既让长辈难做,又让平辈不痛快。

    见甄妍执意不收,甄妙也没强求,心道过几日出门,去宝华楼挑几件首饰就是了,到时总没有再推辞的理由。

    听甄妙提起帕子,甄妍对甄静更恼了几分,不再提她,说了会儿闲话就起身告辞了。

    甄妙吩咐小蝉把首饰给甄静送去。

    小蝉蹦蹦跳跳去了谢烟阁,拦着的竟是老夫人院子里的刘嬷嬷。

    “是四姑娘院里的小蝉啊,可是有什么事?三姑娘病了,不能见客。”

    刘嬷嬷虽比不上王嬷嬷体面,在宁寿堂也是说得上话的,能走到这一步的嬷嬷自然是精明干练的,对每位主子身边有等级的丫鬟都有所了解。

    心道四姑娘院子里的这个小蝉,很有一股机灵劲儿,难道四姑娘听说了什么,派她来打探消息了?

    想到这里暗暗摇头,觉得甄妙有些不懂分寸了。

    一个未出阁的姑娘,长辈们不想让你知道的事,千方百计的打听,心思未免多了些。

    面对刘嬷嬷,小蝉老实许多,捧着小匣子道:“刘嬷嬷,是七夕那日我家姑娘参加比试,有人和姑娘打赌,几位姑娘都添了彩头,二姑娘、五姑娘、六姑娘她们都把首饰拿回去了,这是三姑娘的,我家姑娘让我送来。”

    “是这样啊,那交给我吧,我替你拿给三姑娘。”

    “呃,那多谢刘嬷嬷了。”小蝉甜笑着把小匣子递给刘嬷嬷,见她进去,眼珠子转了转。

    三姑娘七夕那日还好好的,怎么就病得见不了人了呢,莫非有秘密?

    想着把锦言搞丢了,得在姑娘那将功补过,小蝉四下看看,悄悄溜到了谢烟阁后面。

    那里,她记得有个狗洞来着。

    刘嬷嬷托着匣子开门进去,甄静正坐在梳妆台前,一遍一遍,细细描绘着眉毛。

    不知怎的,看她一身红衣,细细描眉的样子,刘嬷嬷心底就升起一股寒气来。

    “怎么了?”甄静缓缓回了头,望着刘嬷嬷。

    夏日天热,窗子是支起来的,躲在窗下的小蝉悄悄探了头,看清甄静的模样死死捂住嘴,差点惊呼出声。

    三姑娘把额发全梳拢上去,露出光洁的额头,额头正中点了梅花妆,眼尾带着淡淡嫣红,配着一身大红衣裳,有种妖艳的美感。

    这哪是人们口中说的病重的三姑娘,不,不,就是往日,三姑娘也没有这么好看。

    若不是在这里看到,她根本认不出来!

    三姑娘,活脱脱换了个人!

    刘嬷嬷同样短暂失神后,把匣子捧到甄静面前:“三姑娘,是四姑娘遣小丫头给您送首饰来了,说是彩头。”

    “放着吧。”甄静说完背过身去。

    刘嬷嬷把匣子放下,看了甄静挺直的后背一眼,悄悄退了出去。

    甄静打开匣子,见除了自己的蝴蝶簪,还多了一支分量十足的金钗,把它拣了出来。

    甄妙,你真好,一次次的压着我出风头呢。

    那人,那人那种时候,居然还问被评了绝品的那个是不是她的姐妹!

    她忘不了那人说这话时眼中的光芒,那是男人感兴趣的眼神,虽然他那样的身份,不可能是动了心,顶多是起了玩性罢了,便如对她一样的。

    可就是当玩物,甄妙的分量难道也要排在自己前面吗!

    她怎么甘心!

    为了那一日,她下了怎样的决心,又付出了怎样的代价!

    还有姨娘,老夫人居然命人在她眼前,把姨娘打了二十板子!

    甄静越想越恨,手一扬把金钗向着窗子丢去。

    变故突如其来,小蝉吓得惊叫一声。

    “谁!”

    ps:感谢总小悟打赏的香囊,了如嫣打赏的平安符。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