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小蝉吓得脸色煞白,迅速矮下身子。

    甄静已经大步向窗口走来。

    小蝉回头看看,路还长,想跑根本来不及了。

    急中生智下,直接把身子缩成一团,躲在了外侧的窗沿底下。

    听到脚步声在窗前停了下来,小蝉闭了眼睛暗暗祈祷。

    老天保佑千万千万不要被发现,否则她就完了。

    想想四姑娘的宽厚,和其他丫鬟虽有些较劲儿,却还算融洽的关系,还有隔三差五能吃到的美食,小蝉第一次为自己的好奇心后悔了。

    甄静探着头四下看看,并没有任何发现,只有栽在小径旁的几棵柳树迎风摇曳着枝条,知了一声声叫得恼人。

    不可能,刚才她绝对没有听错,是女子的叫声!

    怎么一下子就不见了?

    甄妙寻思片刻,冷笑出声。

    难道一个明面上的刘嬷嬷还不够,又派了人暗中监视她的一举一动吗?

    重重把窗子放下,甄静上了床榻,把纱帘放下了。

    小蝉连大气都不敢喘,又等了片刻,见确实没有动静了,这才弓着腰,蹑手蹑脚的离开了。

    一进了沉香苑,百灵就啐道:“你个小蹄子,姑娘让你去送个东西,居然去了这么久,是不是躲哪里偷懒了?”

    青鸽和小蝉两个三等的归百灵管着,跑腿的事儿一般都是遣小蝉去。

    小蝉双手合十,连连讨饶:“好姐姐,以后再不敢了,就饶了我吧。”

    得了姑娘的许诺,等银簪打好后就能分上一两支,百灵今儿个心情格外好,又说了几句就把小蝉放过了。

    小蝉进了门做着事,却有些心神不安。

    三姑娘居然把那么大一支金钗扔了,老天,那支金钗能把她买下来十次了。

    能毫不犹疑的把金钗扔了,三姑娘是不是……非常讨厌姑娘?

    甄静满脸戾气的模样不停在脑海中浮现,小蝉犹豫起来。

    到底告不告诉姑娘呢。

    良久,小蝉终于敲响了甄妙的房门。

    “进来吧。”

    小蝉推门而入,见紫苏也在里面,条件反射地缩了缩脖子。

    “小蝉,你这是什么样子,畏畏缩缩的,不是丢了姑娘的脸面!”紫苏斥道。

    “紫苏姐姐,我,我错了……”小蝉其实性子很跳脱,只是面对一手把她们教导出来的紫苏,却免不了心存敬畏。

    “姑娘,东西婢子已经送过去了,只是婢子还有事想向姑娘禀告。”小蝉鼓足勇气道。

    “什么事,说吧。”

    小蝉悄悄瞄一眼紫苏,不吭声。

    “有什么事就直说吧。”甄妙道。

    心想小蝉还是年纪小了些,看着伶俐却不够妥当,紫苏是管着她们的大丫鬟,当着她的面作出要她避嫌的样子来,日后不是凭生间隙。

    听甄妙这么说,小蝉也隐隐明白了,狠了狠心,扑通一声跪下:“姑娘,婢子又犯错了。”

    甄妙一惊,看着低垂着头跪地的小蝉,太阳穴突突直跳。

    “到底怎么了,别吞吞吐吐的让姑娘着急。”紫苏沉着脸道。

    小蝉吸了口气,连珠炮似的说了出来:“婢子把东西给三姑娘送去,发觉是宁寿堂的刘嬷嬷守在那里,觉得有些奇怪,就,就去听墙角了。”

    甄妙来了疑问:“听墙角?刘嬷嬷既然守在那里,你怎么进得去?”

    “是婢子前段时间闲逛,无意见发现谢烟阁后面的院墙上有个狗洞,就从那里溜进去了。”

    甄妙扶额,良久才道:“看不出,你还是个人才啊。”

    “姑娘,婢子可不敢当!”小蝉连连摆手。

    甄妙气乐了:“我说的是反话,你千万别当真。”

    小蝉……

    “婢子溜到三姑娘房外,发觉窗子是开着的,就探头看了看,结果,结果正看到三姑娘把您送去的金钗扔了。婢子琢磨着,三姑娘恐怕很不喜姑娘,怕姑娘没有防备,就,就来告诉姑娘了。”

    甄妙冷了脸:“小蝉,你这好奇心未免太重了些。紫苏,你告诉她,像她这样的行为,主子会怎么惩治?”

    紫苏面无表情的道:“偷窥主子**,自是打杀一通再卖了。”

    “姑娘!”小蝉身子晃了晃,摇摇欲坠。

    甄妙看也不看小蝉,淡淡问道:“还有旁的么?你可不能瞒着,不然就按紫苏说的去办!”

    这丫头有可用之处,却也太不知分寸了。

    “还有……还有三姑娘是把金钗从窗子扔出去的,婢子,婢子当时受惊,忍不住叫了一声。”

    “什么,你被三姑娘发现了!”甄妙猛地转身,这一次,脸色真正的难看了。

    甄静发现了小蝉,定会以为是她借着送首饰的名义打探消息,对她的恨,恐怕更深一层。

    除此外,长辈们也会怪她不懂事。

    再有这丫头,性命恐怕保不住了。

    一时想了这么多,看着不过十岁出头的小丫头,甄妙心中虽恼,又有些不忍了。

    这到底是一条鲜活的性命,放到那个世界,还是个孩子。

    “没有,婢子及时躲了起来,三姑娘并没发现婢子,只是她肯定知道有人在偷听了。”见甄妙脸色难看,小蝉老实地道。

    甄妙沉入谷底的心一下子又升起来了,看一眼小蝉,沉默了许久。

    这种时候,紫苏不敢做主,无声立在甄妙身边。

    小蝉垂着头,觉得时间仿佛凝固了,格外难捱。

    良久,甄妙出声:“紫苏,你把小蝉带下去,重新教导她,什么时候懂得规矩了,什么时候再出来做事,再扣半年的例银。”

    紫苏眼底闪过异色,却规矩应了声是。

    小蝉深一脚浅一脚的跟着紫苏走出房门,只觉做梦似的。

    姑娘居然这样就放过她了!

    出了房门,再也控制不住那种情绪,放声大哭了起来。

    紫苏安排好小蝉,不久后返回:“姑娘,婢子不太明白,像小蝉犯下这样的错,最好的下场,也是打发出去,您怎么——”

    紫苏那眼神,完全是在看一朵硕大的白莲花。

    甄妙露出悲天悯人的表情:“唉,得饶人处且饶人嘛。”

    一阵静默,紫苏面瘫着脸道:“姑娘,您在开玩笑吧?”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