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甄妙早就把**汁粥的方子告诉了小厨房的人。

    只是说来也怪,明明是一样的食材调料,小厨房生生做不出那个味来。

    甄妙去了,也不过是把几样调料搭配好,放进已经熬得差不多的粥里罢了。

    老伯爷眯着眼睛喝了一口粥,露出享受的表情:“四丫头,这鸡汁粥啊,我就喜欢你做的。”

    甄妙露出个灿烂的笑脸:“祖父喜欢,以后孙女经常给您做。”

    老伯爷摆摆手:“非也非也,这好东西啊,尤其是吃食,那不能多吃,一次就吃够了,以后就没有美食可吃了,岂不可惜?”

    老伯爷的话听着虽有几分怪诞,仔细一想又有些道理。

    相处久了,甄妙对这位祖父倒是真的喜欢,当下点头道:“祖父说的是呢,那以后祖父什么时候想吃了,就差丫鬟去跟孙女说一声。”

    老伯爷听得高兴,看甄妙越发顺眼起来。

    这么多孙女,可没一个跟他谈论吃喝的。

    老妻自不必说了,几个儿子小时候,他若是来了点谈天的兴致,老妻就盯得死死的,生怕他把儿子教歪了。

    到后来儿子长成了,他再谈论,儿子们就用那种“你不务正业”的眼神看他了,别以为他看不出来!

    倒是有几个老家伙和他谈得来,可那几个老货,能像小孙女一样顺着他说,让他听得这么高兴吗?

    老伯爷感慨着,忽然来了个想法,四下看看,神神秘秘的对甄妙道:“四丫头,来祖父身边坐,祖父和你说点事儿。”

    “祖父,什么事?”

    老伯爷压低了声音:“我告诉你的事儿,你可千万别跟别人说,尤其是别和你祖母说,知道么?”

    “嗯,祖父您放心吧,孙女肯定守口如瓶,什么事呀?”

    “过两天啊,在明馨庄举办一场斗鹅比赛,祖父带着阿贵参加,到时候祖父带你去开开眼界啊。”老伯爷露出一种你走运了的表情。

    甄妙当场就差点哭了。

    祖母,您在哪儿,孙女要去告密!

    “你这孩子,怎么还高兴成这样?”

    “祖……祖父,您去斗鹅比赛,孙女一个女孩家,跟着去哪合适?”甄妙拼死挣扎。

    老伯爷一拍甄妙肩膀:“没事儿,祖父到时候给你准备一套男子衣衫就行了。那些人也没少带自己闺女、孙女去过,都是这么办的。如今又不像前朝了,女儿家多见见世面,有好处,省得将来到了婆家畏手畏脚的。”

    “祖父,您知道的,孙女以后每隔十日就要进宫的,这日子万一撞在一起……”

    “你进宫是哪一日?”

    “也说不好,只说让孙女每隔十日进一趟宫去陪方柔公主,至于这第一次是哪一日算起,还得等着宫里传话。”

    老伯爷摆摆手:“四丫头你放心吧,那肯定早不了。公主不是要招伴读了吗,总要等几个伴读招好了才会唤你的。”

    不过半日的工夫,皇上要给方柔公主招伴读的事儿就传遍了,有人打听到四丫头的事,竟还到他这里来探话,倒是让他手头宽裕了不少,那日看中的那只翡翠蝈蝈终于有钱买下来了。

    “行了,四丫头,时辰也不早了,快去你祖母那边请安吧,记着,可千万别说漏了嘴,不然咱俩都去不成了。”

    “孙女知道了。”甄妙有气无力的道。

    进了宁寿堂,请安的人早都到了,蒋氏正用帕子拭着眼角对老夫人说话:“好端端的,就被蛇咬了,老夫人您是没看见言哥儿那张脸肿成什么样子了。”

    坐在李氏身边的甄冰把头压得低低的,纹丝不动。

    甄妙请了安,挨着甄妍坐到温氏下首。

    老夫人露出忧心的表情:“这是怎么说的,言哥儿被蛇咬了,你怎么也不早说?脸都肿了,那蛇岂不是有毒的,人现今如何了?可请了大夫?”

    蒋氏放下帕子:“请了乐仁堂的伍大夫,大夫说幸亏毒吸出来的早,人倒是没什么大碍了。”

    老夫人点点头:“乐仁堂的伍大夫最擅长治偏科杂症了,他说无大碍那定会无事的。照这么说,言哥儿是被蛇咬在脸上?好好的这是怎么弄的,又是谁及时帮他吸得毒液啊?”

    蒋氏露出得意又懊恼的表情:“那孩子调皮,非要跑到竹林里去作画,说是那样才能画出竹子的韵致来。我素来是知道他的,一旦读书作画起来,最是个心无旁骛的,被蛇咬了脸,一点不奇怪。亏得吉祥机灵,帮他吸了蛇毒,不然……我可怎么和哥嫂交代!”

    甄妙和甄冰对视了一眼,神情都有点奇异,又匆匆错开视线。

    甄冰低了头,用手绞着帕子。

    蒋表哥作画既是心无旁骛的,怎么那时偏巧就出现了,还为了救四姐被毒蛇咬伤?

    他……真的是吉祥替他吸出的蛇毒么?

    表哥他……是心悦四姐的吧……

    敏感的少女得出这个结论,觉得心尖像是被什么突然扎了一下,疼得突然又迅疾,再深究,却又了无踪迹。

    姐妹几个出了门,甄妍停下来,冲甄妙三人道:“四妹五妹六妹,既然蒋表弟受了伤,又在一个府里住着,于情于理,我们都该去探望一下,不如就现在一同去吧。”

    “不用了!”甄妙和甄冰异口同声的道。

    “嗯?”甄妍有些诧异。

    甄妙忙道:“大伯娘不是说了,蒋表哥如今脸还是肿着的么,他这个样子,恐怕不一定想见客。”

    “我,我也是这个意思。”甄冰有些紧张的道。

    “二姐,不如我们姐妹凑份子给蒋表哥买些补品什么的,让人送去就是了。”甄妙道。

    甄妍寻思一下点头:“这样也好。”

    甄妙松口气。

    她如今,真没有想见蒋宸的打算。

    昨日的事儿,怎么想怎么尴尬,想必对方也是不想见到她的。

    回了沉香苑,风平浪静的过了两天,甄妙没等到进宫的传唤,也没有老伯爷的邀请,心情陡然好了不少,得了温氏的同意,带着两个丫头出门,去给甄妍挑首饰去了。

    ps:感谢月下無美人打赏的桃花扇,了如嫣、a司芳打赏的平安符。妙偶明天就上架了,请大家多多支持。

    推荐薛行衣大大的《闺趣》。

    简介:陆思琼出身高贵,容姿绝色,满腹医经,是京城最拽最傲娇最牛掰的姑娘,

    这开了挂的人生本该冲锋陷阵,杀遍宅门无敌手的。

    奈何起点太高,对手自动和谐,生活了无生趣。

    终有一日,那个更高贵更绝色更拽更牛掰更傲娇的男人出现了!

    这日子啊,才算是有趣了起来。

    一句话简介:牛掰男女,闺中逗趣,相爱不相杀……

    [bookid=3211529,bookname=《闺趣》]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