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甄妙乘坐的是女眷出行常坐的油壁车,青幔四垂,白兰雕花,小巧轻快,不过行驶了一炷香的工夫,就到了宝华楼。

    银楼伙计忙把甄妙引到了雅间里。

    按惯例,富贵人家女眷买首饰,或是请了人去府里挑,或是夫人太太过来选,那才是大生意。

    见甄妙虽带着两个丫头,却年纪轻轻,银楼伙计料想不过是哪家姑娘出来顽,买几件精致小巧又不算贵重的首饰罢了,便把那些小娘子们卖得好的首饰呈了上来让甄妙过目。

    琳琅满目的首饰摆在一个垫着深蓝色细绒布的大托盘上,多而不乱。

    甄妙捡起一朵牡丹吐蕊珠花来看,暗暗点头。

    不愧是宝华楼出品,虽只是小玩意儿,却精巧无比,碎米珍珠攒的珠花栩栩如生。

    “这珠花怎么卖?”

    “三两银子。”伙计笑道。

    若是往常,听到一朵小小珠花要价三两银子,甄妙早丢到一旁了,但她刚刚有了大笔银子,总觉得是笔横财,不花出去点儿心里不踏实。

    兴致勃勃的选了几朵珠花,并一对石榴果耳坠,一对雪兔耳坠,一个金镶玉发箍放在一旁的托盘里。

    想了想,又挑了一对小金球刻常春藤耳坠,两对三叶草金耳钉,四对扭丝银耳环。

    见甄妙停下,伙计甚有眼色的道:“姑娘,您挑好了,小的给您装起来吧。”

    说着飞快扫了托盘一眼,心里默算:“呃。刚好是五十两银子。”

    五十两银子!

    青鸽眼睛都直了,呆呆看了甄妙一眼。

    阿鸾倒是一脸平静。

    伙计心里有些打鼓。这小娘子,该不会没带这么多银两吧。

    “先不急。有没有更精致些的,最好是成套的?”

    “姑娘要成套的首饰?”伙计有些迟疑。

    在宝华楼做事,见的富贵人多了,像甄妙这样年轻的小娘子来买成套贵重首饰的虽不多,倒也不是没有,见她一脸平静,很快满脸堆笑道:“自然是有的,烦请姑娘移步。”

    甄妙被引进了一个更宽敞雅致的房间,换了一个面貌端庄的中年妇人接待。

    “奴家姓张。姑娘称我张七娘就成了。”

    甄妙暗道这宝华楼确有独到之处。

    买贵重首饰的往往是大家的夫人太太,需要精挑细选,花费时间长,自然不乐意和男子打交道。

    而随便买些小首饰的客人,便无所谓了。

    “麻烦你,帮我拿些成套的头面看看。”

    “姑娘是打算自戴,还是送人的?”张七娘轻启朱唇,声音柔和婉转。

    甄妙忍不住多看了几眼,才道:“送人的。”

    “那是送长辈还是平辈呢?”张七娘又问。

    “是家姐要出阁了。送她的新婚贺礼。”

    “这样啊。”张七娘沉吟一下,起身转去屏风后面,片刻转回,手里托着一个花梨木匣子。

    张七娘把匣子打开。甄妙立刻被里面的首饰吸引了。

    就听张七娘浅笑道:“姑娘请看,这是一大套的红宝石蝴蝶头面,共计五十件。当作新婚贺礼最合适不过了,您看这做工。”

    说着用手帕托着一支压鬓簪让她看。

    “很漂亮。”甄妙由衷赞道。

    一套五十件的红宝石头面。想必价钱也是相当漂亮的。

    一问,要价一千两银子。

    青鸽听得发晕。庞大的身子晃了晃差点栽在阿鸾身上。

    阿鸾悄悄拧了她一下。

    张七娘含笑看甄妙脸色,见她面无窘色,倒是有些纳罕,莫非这小娘子能买得起?

    要知道一千两银子的一套头面,那些夫人太太们舍得买的也不多。

    这是哪家的小娘子?

    张七娘暗暗打量着甄妙衣着,却看不出端倪。

    “这头面值得起这个价格,只可惜我买不起呢。”甄妙有些遗憾的道。

    在她看来,买得起就买,买不起就是买不起,没有什么丢人的。

    她说的这么坦然,张七娘反而高看了一眼,心道这小娘子倒是好气度。

    心中存了好感,语气就真诚了些:“这里还有一套小头面,也是红宝石蝴蝶的,用的是同一批宝石,打完这套大头面后选了剩下小颗的制成的,奴家拿给姑娘看看。”

    这次张七娘拿出来的头面少了许多,只有三只蝴蝶发梳,一对蝴蝶钗,一对蝴蝶步摇。

    看红宝石品质,倒是和那套不相上下,只是宝石个头小了些。

    “这套小头面,只要两百两,奴家看姑娘还挑了些小首饰,姑娘若是都拿了,奴家做主,再送姑娘一对金葫芦耳串如何?”

    甄妙不由看了张七娘一眼,心道这女子好会揣摩人心思。

    单看了她之前挑的首饰,就知道她对耳饰情有独钟,且喜欢样式有趣的,送的金葫芦耳串正对她的心思。

    “那帮我装好吧。”

    张七娘把首饰收拢好,交给阿鸾拿着,欠身施礼道:“姑娘慢走。”

    “有劳。”甄妙含笑看了她一眼,带着阿鸾和青鸽下楼。

    宝华楼的二楼只接待女客,且下楼后就直达侧门,不需经过大堂的。

    甄妙出门后向停在路旁的马车走去,就听一个女子娇嗔道:“讨厌,我要的才不是这嵌东珠的金钗,是上次看的那支点翠簪!”

    “好妹妹,这东珠金钗比那点翠簪还好看些。”

    甄妙脚一顿。

    这男子声音,听着怎么有那么一点耳熟?

    抬眼看去,就看到了一张有点眼熟的脸。

    甄妙凝眉思索。

    阿鸾忙拉了她一把,低声道:“姑娘。快走,七夕会您忘了!”

    甄妙猛然回神。

    可想起来了。这不是那个登徒子么!

    当下提着裙角就加快了脚步。

    只可惜她们本就是路过男子那里,甄妙又往那边看了一眼。

    男子一眼看到甄妙。先是神情巨震,呆呆道:“梦中人?”

    见甄妙提着裙角快走,如梦初醒,一个箭步冲过去拦在前面,喝道:“站住。”

    阿鸾大急,忙挡在了甄妙前面,看着男子警惕的道:“你要做什么?”

    男子没有回答阿鸾的话,反而揪住身边的小厮问:“阿旺,你看。她们是真的吧?是真的吧?两个人,都和梦里一模一样的!”

    “公子,是真的,那日,那日根本不是做梦!”阿旺激动的道。

    甄妙不解的看了这小厮一眼,心道他到底激动什么?

    然后冷眼看着男子。

    在大街上,不到万不得已她可不想和一个男子拉扯起来。

    “不是做梦?”男子回了头,“小丫头,你一边去。”

    阿鸾紧抿着唇不做声。一动不动站着。

    “呵呵,你若是不怕我当街拉扯起来,让大家都看到我调戏你家姑娘了,你就拦着。”

    “你。无耻!”阿鸾恨声道,看了甄妙一眼,见甄妙点头。这才移开身子。

    甄妙板着个脸,露出鄙夷的神情。

    她就说嘛。这人要是想不到这么缺德的事儿,那她就真是认错人了。

    “庆哥哥。她是谁?”手拿东珠金钗的女子走了过来,皱着眉看着甄妙。

    “好妹妹,你等会儿,哥哥办完正事再说。”

    说着冲甄妙冷笑:“姑娘,你不觉得在下有些眼熟吗?”

    青鸽挤了过来:“姑娘,要揍人么?”

    男子脸色一僵,恨声道:“我就说,上梁不正下梁歪,阿旺,过来!”

    叫阿旺的小厮往前一凑。

    一个五大三粗,一个三粗五大,两个人倒是瞬间把方向堵死了,也遮住了路人的视线。

    甄妙反而松口气,冲青鸽道:“就站那吧,不用揍人。”

    然后冲男子抿唇笑笑:“公子是不是认错人了?”

    男子睁大了眼,不可思议的指着甄妙:“你,你竟然睁眼说瞎话!”

    甄妙噗嗤一笑:“公子真的说笑了,这怎么能叫睁眼说瞎话?那你肯定是没见过真正的睁眼说瞎话是什么样的。”

    “真正的睁眼说瞎话?”男子困惑的眨眨眼。

    他觉得又被这个丫头片子带到沟里去了。

    心中有个声音提醒他:不能顺着她的话说,这丫头一肚子的鬼心眼。

    可一眼望去,正看到甄妙露出不屑的、果然如此的表情。

    当下头脑一热,问:“什么叫真正的睁眼说瞎话?”

    “真正的睁眼说瞎话啊——”甄妙向男子靠近。

    “你要干嘛?”女子一脸警惕的凑过来,紧挨着男子站着,语气里满是醋意。

    甄妙已经靠近了二人。

    脸不红气不喘,在相当淡定的表情中,猛然伸手,揪了女子辫子一下,然后放开喉咙大声道:“快来人啊,有登徒子非礼小娘子啦!”

    说着往外狂奔,还不忘提醒阿鸾和青鸽。

    于此同时,女子相当惨烈的尖叫声传来。

    刚才几人围在一起,本就有行人目光不时的飘过来,只是碍于青鸽和那叫阿旺的小厮块头太大,看不清里面状况。

    听到甄妙这么一喊,八卦之心高涨的人们呼啦一下围了上来。

    见女子鬓发散乱,痛哭流涕,旁边还站着个一看就有些轻浮的年轻男子,当下就认定了真相。

    有为人仗义的几个汉子,立刻抡起拳头向男子打去。

    男子被甄妙这一举动气的要背过气去了,雨点般的拳头落下来,护着脸大声道:“别打,别打,你们误会了——”

    我的亲娘,俺终于明白什么叫真正的睁眼说瞎话了。

    被揍成猪头脸的男子临昏迷前,迷迷糊糊的想到。(未完待续。。)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