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阿鸾捧着个刻西番莲花纹的红酸枝木小匣子过来递给甄妙。

    “紫苏,这是给你的。”甄妙挑出那对小金球刻常春藤耳坠递给紫苏。

    紫苏有些意外。

    她从老夫人那也得到过金饰的打赏,但从未出阁的姑娘这得到,却是罕有的。

    建安伯府毕竟不是豪富之家,更不是皇亲贵胄。

    一个姑娘,月银不过四两罢了。

    “多谢姑娘赏。”紫苏双手接过金耳坠,面上没有什么表情,心中却很有触动。

    四姑娘,是个厚道主子。

    只是……手有些松了些。

    紫苏觉得,等会儿她又要忠言逆耳了。

    “阿鸾,百灵,这个你们一人一对。”甄妙把两对三叶草金耳钉拿出来。

    满屋子丫鬟都有些意外,她们本以为刚才的花钗戒子紫苏没有拿,这是姑娘特意赏的,没想到两个二等的也有份。

    这可是金的!

    阿鸾面上有些动容,却只是垂了头,低声道:“谢姑娘赏。”

    百灵则欢快的笑了起来,娇声俏语道:“多谢姑娘打赏,姑娘又好看又心好,跟着姑娘真是婢子们的福气。”

    甄妙愕然:“这关好不好看什么事?”

    百灵俏皮的眨眨眼:“风景如画,赏心悦目嘛,婢子们天天看着像画上人一般的姑娘,可不是福气。”

    甄妙大笑:“说的是,所以你们也要打扮的漂漂亮亮的,让姑娘我看着顺心。”

    说着指指扭丝银耳环:“这耳环。你们几个三等的一人一对。”

    小丫头们大喜,一人分了一对。

    雀儿单纯又聪慧。见姑娘高兴,当场就戴了起来。

    其他人见了忙照做。

    甄妙笑眯眯点头。瞥一眼小匣子中孤零零的一对扭丝银耳环,顿了顿,问紫苏:“小蝉怎么样了?”

    屋里欢快的气氛一滞。

    “婢子让她在房里冷静几日,然后去耳房看炉火。”

    小蝉有可用之处,若是懂得了进退,明白什么是该做的,什么是身为丫鬟不能打听的,将来会是姑娘一个得力的帮手。

    现在,就要好好磨一磨性子。单看什么时候磨出来吧,不成的话,一直看炉火也成。

    紫苏本以为甄妙心软,听了她的安排会说什么,没想到甄妙只是点点头,就让阿鸾把小匣子收了起来,示意丫鬟们都散了。

    阿鸾留下,轻声道:“姑娘,婢子给您捏捏肩膀吧。”

    甄妙靠在椅子上。由着阿鸾给她捏肩,随口道:“阿鸾,你会的还挺多的,以前是哪里人啊?”

    阿鸾手一顿。好一会儿才道:“婢子曾在一户大户人家当小丫头的,后来那家人犯了事,我们这些小丫头就被发卖了。”

    “这样啊。”甄妙说完不再作声。

    阿鸾再一看。人已经睡着了,当下取了披风替她披上。继续按捏着。

    甄妙醒来,收拾一番去了甄妍那。

    甄妍正在用点心。见甄妙进来,忙唤小丫头取了帕子给她拭汗,嗔道:“怎么这个点儿过来了,正是热的时候,用过点心了么?”

    甄妙任由甄妍给她拭汗,扬着脸笑道:“还没呢,这不来二姐这讨吃的了。”

    “我这哪有什么好吃的。”甄妍扫一眼碟子里的绿豆糕,皱皱眉。

    她苦夏,府里到了中午就是些点心汤水,天天那几样,就更没食欲了。

    “四妹要是得闲,再做些翡翠凉果来吃吧,也让我沾沾光,等以后,再想吃可就难了。”

    “这还不简单,回头我把方子写给你不就成了,以后想什么时候吃什么时候吃。”甄妙不以为意的道。

    甄妍却板了脸:“我要你方子做什么,这些你都好好留着,手别那么松,谁想要就给。”

    “你又不是别人,你是我亲姐姐嘛。”甄妙笑道。

    她从来不觉得一张方子有多珍贵,就是同样的食材和方子,不同的人做出来的味道还不一样呢。

    再说她又不准备开酒楼什么的,吃个开心而已。

    看着甄妙笑靥如花的模样,甄妍眼圈不自觉红了,忙别过头去。

    甄妙很理解甄妍的心情,不都说,快嫁人的女人都有那么点悲伤忐忑吗,更何况盲婚哑嫁的年代了。

    呃,想到这个心情有点不好了。

    她倒是不盲婚哑嫁了,结果还不如人家!

    姐妹两个苦着脸相对坐着,甄妍先收拾好了心情,伸手捏捏甄妙的脸道:“也是奇怪了,你这身上瘦的跟柳条似的,怎么脸上这么多肉?”

    说着,颇为担心的扫了甄妙胸口一眼。

    甄妙恨恨瞪着甄妍。

    她连初潮都没有,能发育才怪呢!

    甄妍不再逗她,笑问:“说吧,大热的天跑过来,有什么事?”

    甄妙把花梨木小匣子推过去:“二姐,送你的新婚贺礼,先说好了,等添妆那日,妹妹就随便送些小玩意儿了。”

    甄妍把小匣子打开,金光闪烁,红芒流转,端的是令人目眩神迷。

    不由骇了一跳:“这是宝华楼新出的?”

    “二姐也知道?”

    甄妍抿唇。

    她能不知道么,前些日子温氏带她去宝华楼挑首饰,这套红宝石蝴蝶的小头面当时也看过了。

    说实话,无论是温氏还是她,对这套精致喜气的头面都非常喜欢,只是两百两银子的价格让人望而却步,最终也没有买。

    当时的她,未尝没有遗憾的,女人一辈子也就嫁这么一次,谁不想打扮的漂漂亮亮的。

    建安伯府只是个中等勋贵之家,嫁女儿公中出的银子不多不少。

    温氏更是不容易。买了这套头面,别的地方就要温氏拿私房钱贴。她怎么忍心。

    特别,是在那个爹越来越胡闹的情况下。

    没想到甄妙送给她的。正是她看中而不得之物。

    “这太贵重了,我不能要。”甄妍把小匣子推了回去。

    “二姐——”

    甄妍摇头:“这个我真的不能收。我知道你因为七夕会赶巧得了些银子,可将来你花钱的地方多着呢,且你是要嫁进镇国公府的,不多点银子傍身怎么行。这套头面,你正好添在自己嫁妆里,到时也体面。”

    见甄妙一脸不快,怜爱的摸摸她鬓角垂落的发丝:“妹妹的心意,我领了。”

    甄妙抿唇:“二姐。我的心意,比这可要贵重多了。”

    说着望着甄妍笑,眼神清澈,笑容纯净。

    没有内院里的勾心斗角,没有妇人言语间的交锋。

    在她看来,这是她嫡亲的姐姐,是来到这里,主动给她关爱的人。

    那些金银首饰,确实还不及她的心意。

    甄妍攸地明白了甄妙的意思。飞快眨眨眼把泪意逼退,笑道:“行,二姐就收下了。”

    姐妹二人又叙了会儿话,甄妙才返回沉香苑。

    接下来两日天气格外的热。便是屋里放着冰,也觉得心里发燥。

    甄妙决定做些冰碗来吃。

    只是这个季节,府里是不供应牛乳羊乳的。只得差人去外面买。

    “姑娘,只得了这一小罐。还是那家新生了牛崽子,现挤出来的。”百灵捧着一个小瓷坛子进来。

    “够用了。”甄妙把牛乳放到小炉子上去煮。吩咐青鸽搅拌白砂糖和蛋黄液。

    等火候差不多了,开始做细乳沙冰,等成了,又放上切好的西瓜块。

    “百灵,把这些分好,用冰镇着给老夫人和各房送去。”

    甄妙是想让温氏和甄妍尝尝的,只是都在一处住着,别处不送会被说闲话,她自然不愿落下这种把柄。

    亲自提着冰碗去了和风苑,正看到三老爷匆匆进门。

    “父亲。”甄妙客气而疏远的行了一礼。

    三老爷上下打量甄妙一眼,一开口,还带着酒气:“大热的天,跑来做什么?”

    甄妙听的心中来气,暗暗翻个白眼道:“母亲这些日子吃睡不好,女儿怕她一个人太闷了,过来陪陪。”

    “你先回吧,今儿我找你母亲有事。”三老爷打着酒嗝道。

    甄妙侧开身,眼中闪过嫌恶。

    她真的不懂,三老爷怎么变成这样了,就为了一个青楼女子?

    记忆里,三老爷虽不是多么出色的男子,甚至有点庸碌,但对温氏还是不错的。

    难道——人到中年遇到了真爱?

    甄妙觉得自己要吐了。

    “女儿做了冰碗,带回去怕化了。”甄妙说完不再搭理他,抬脚走进去了。

    “太太,四姑娘来了,呃,三老爷也在外面。”锦屏道。

    “妙儿,你怎么来了,快去给四姑娘打水来。”温氏说着瞥门外一眼,“跟三老爷说我睡下了,让他回吧。”

    “这——”锦屏有些迟疑。

    若是四姑娘不来还好,四姑娘前脚到了没出门,就和三老爷说太太睡下了,这明显不对劲啊。

    她倒不是畏惧三老爷,只是看太太和三老爷闹得这么僵,将来该如何是好呢?

    “怎么,我说的话不管用了,跟他去说,我睡下了!”温氏抬高了声音。

    “是。”锦屏忙走到门外,还没张口就被三老爷一把推开:“让开,我倒是看看,你们太太怎么睡下了!”

    一股酒气扑面而来。

    温氏嫌弃的拿帕子掩了鼻子,仿佛没有看到三老爷这个人:“妙儿,你提的这是什么?”

    “是女儿做的冰碗,带来给您尝尝。”甄妙说着把冰碗取出来。

    巴掌大小的翡翠琉璃碗,盛着乳白色的牛乳沙冰,上面撒着大红的西瓜瓤,看着就令人食指大动。

    “瞧着就不错。”温氏伸手把冰碗接过来,拿起银勺舀了一口送入口中。

    刚要开口赞,手臂一疼,冰碗被扫落在地。

    三老爷酒气冲天的道:“温氏,你当我是死人吗!”(未完待续。。)

    ps:感谢豆扣打赏的香囊,妍冰潋滟打赏的平安符,123456水、惊雷声声、红颜行云流水、nno、teddyla、天一生水88、兰灵狐等童鞋们的粉红。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