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初霞郡主直接把酒坛开了封,浓郁的酒香味传来。

    甄妙和赵飞翠不由自主深吸一口气。

    初霞郡主跑进屋子,片刻后托着三个白玉杯出来了。

    赵飞翠一点不奇怪的样子,掩口笑道:“初霞,这是放多久的了,你洗了么?”

    初霞郡主白她一眼:“这里每日都有人清理的。”

    说着把托盘放在石桌上,一一倒入美酒。

    甄妙这才发现,这酒居然是绛红色的,且看着很浓稠,散发着诱人的香味。

    “尝尝吧。”也不知道是不是初霞郡主在跟甄妙较劲,她首先便把酒杯递给了甄妙,还一直等着她的动作。

    甄妙接过酒杯,先是晃了晃浓稠的酒液,这才凑到唇边喝了一小口。

    入口香醇清爽,还带着淡淡梅子味道。

    “是放了杨梅吗?”甄妙看着初霞郡主真心赞道,“很不错。”

    “真的?”初霞郡主扬了眉想笑,又想到这是向来看不顺眼的人,收了笑意,一脸别扭的道,“比起你的烤肉如何?”

    这郡主,还真是个争强好胜的性子。

    “都很好,要是梅子酒配烤肉,那就更好了。”甄妙笑眯眯的道。

    瞧着甄妙的笑脸,初霞郡主本能的皱皱眉,可想起那美妙的烤肉味道,不由暗暗咽了口水,别别扭扭的冷哼一声:“行,我们这就回去吃烤肉,喝梅子酒,飞翠你来评判,看到底是她的烤肉好,还是我的梅子酒好。”

    “没问题。”赵飞翠答应的飞快,一副迫不及待的样子。

    甄妙暗暗翻个白眼,心道这有可比性吗?

    “快点。”初霞郡主一手抱着酒坛子,一手拖甄妙。

    “郡主。我自己走——”

    三人拉拉扯扯走了一会儿,甄妙猛然停住脚步。

    “哎,你干嘛?”初霞郡主差点撞上甄妙,急忙收住脚,不满的道。

    “就是,冒冒失失的!”赵飞翠瞪了甄妙一眼。

    不知为何,她隐隐觉得初霞郡主对甄妙不一样了,而这种改变,让她本能的觉得不痛快。

    “都噤声。”甄妙紧蹙眉头,“你们难道没听到什么声音吗?”

    “哪有什么声音啊。你少故弄玄虚!”赵飞翠推了甄妙一把。

    甄妙反手抓住赵飞翠手腕。

    “哎,你放开,痛死啦!”

    “甄四,你想做什么?”初霞郡主警惕的道。

    这里就她们三个,她该不会想打她们一顿吧?

    她敢!

    初霞郡主脸色彻底冷了下来。

    甄妙却顾不得这些,压低声音道:“有什么事以后再说,你们难道听不见,前边声音有些不对劲吗?”

    被甄妙严肃的模样弄懵了,初霞郡主侧耳仔细听了听。

    赵飞翠却拍向甄妙手臂:“初霞。别听她的,她就是故意找我们麻烦!”

    初霞郡主神情严肃起来:“好像是有些不对劲,飞翠你听,前面声音好乱。似乎还有哭声。”

    “有哭声有什么奇怪的,初霞你又不是不知道,那些人喝醉了,哪次没有放声大哭的。还有唱歌打架的呢。”赵飞翠不以为然的道。

    听她这么一说,初霞郡主稍微放了心。

    却见甄妙忽然蹲了下来,把耳朵贴在地上。

    “你这是做什么?”二人大为惊讶。

    这姿势。未免太不雅了!

    甄妙站了起来,脸色相当难看:“你们在这等等,我去看一下。”

    说着就要走,一把被赵飞翠拉住:“你这人到底怎么回事啊,莫名其妙的,先是说不对劲,现在又让我们留下来,你到底有什么企图?”

    见赵飞翠拉着不让走,甄妙看向初霞郡主。

    初霞郡主淡淡道:“甄四,你还是把话说清楚的好。”

    甄妙叹口气:“郡主,赵七姑娘,不是我不想说清楚,只是我们离那儿甚远,我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只是听声音觉得不大对劲,那分明是打斗和哀嚎的声音,这恐怕不是纯粹为了宣泄情绪发出来的。倒像是——”

    “倒像是什么?”初霞郡主紧盯着甄妙问,不知不觉也紧张起来。

    “倒像是厮杀!”

    “什么?不可能!”初霞郡主先是满脸震惊,随后勃然大怒,“甄四,你知不知道这是哪里?这可是我父王的别庄!”

    “郡主,争论这些做什么呢,到底什么情况,去看一看就知道了,你们在这里等我——”

    “不,要去一起去,难道你觉得你比我们强?”初霞郡主扬起了下巴。

    甄妙只得叹气:“好吧。”

    她本来是想探查一下情况,若是不对劲,就小心退回来,有初霞郡主这位主人在,好歹能寻个地方躲起来。

    可若是她们也去,谁知道会不会保持冷静。

    但看这架势,不让她们去显然是不可能的。

    “那要是有什么情况,你们一定要冷静。”甄妙还是忍不住提醒道。

    “这个不用你说。”初霞郡主绷着脸走了过去。

    随着渐渐靠近,声音越来越大了。

    三人互相看看,脸色越来越凝重。

    果然有问题!

    “我,我们……”赵飞翠哆哆嗦嗦的张口,已经带了哭腔。

    “赵七姑娘,你在这等我们吧。”甄妙见她腿脚哆嗦,怕得实在不像样子,开口道。

    “飞翠,你留下。”初霞郡主脸上没有一丝血色,强自镇定道。

    赵飞翠眼泪已经流了下来,猛摇头:“我……我父亲还在那里……”

    除了甄妙,二人都是真正的十三岁小姑娘,可她们已经明白事情真的不好了。

    一只带着暖意的手握住了赵飞翠,另一只手拉住初霞郡主:“那我们走,记住,等会儿无论见到什么,千万别发出声音。”

    “嗯。”

    这一刻,无论是身份高贵的郡主。还是自幼受尽宠爱的赵飞翠,都只是一个六神无主的小姑娘,而那双带着暖意的手,让她们心底安定了些。

    三人脚步放得极轻,一步步靠近。

    隔着丛花疏木,终于看清了那一边地狱般的惨象。

    几个黑衣蒙面的人,身若游龙,穿梭于人群中,每经过一处,就是血花飞溅。伴随着令人战栗的惨呼声,一个人便轰然倒下。

    幸存的人还在惊慌逃窜,处处是断臂残肢,高雅的流觞曲水,早已成了血河一片。

    “爹——”赵飞翠的声音憋在了喉咙里。

    甄妙惊得看过去,就见初霞郡主用手死死捂住赵飞翠的口,而捂住口的那只手,还是不停颤抖的。

    被捂住口的赵飞翠双目圆睁,直直看着前方。泪水如珠子般滚落。

    与此同时,咣当一声,初霞郡主一直抱着的酒坛子跌落在地,瞬间粉身碎骨。酒香四溢。

    初霞郡主脸上瞬间没了血色。

    她忘了自己还抱着酒!

    “快走!”甄妙猛然拉了初霞郡主一把,然后便哭了。

    她看到老建安伯仰倒在地,怀中还抱着已经变成红毛的阿贵。

    “他们,他们是杀手。我们快走。”甄妙根本控制不住汹涌而出的眼泪。

    也许是场面太混乱,各种惨呼声此起彼伏,酒坛跌落的声音。居然没惊动那些杀手。

    初霞郡主绝望的寻觅着永王的身影,听了甄妙的话,下意识的点头,手不自觉收得更紧了。

    赵飞翠拼命挣扎起来。

    “郡主,再不放手,她要闷死了!”

    初霞郡主猛然回神,同样带着哭腔:“我,我放手,你千万别出声!“

    赵飞翠拼命点头。

    初霞郡主手一松。

    赵飞翠推开她,大口喘着气。

    “我们快走,刚才那些杀手虽然没听到动静,但酒香味瞒不住的!”甄妙心跳如雷,脑子却异常冷静下来。

    三人正要悄然退走,忽见一个黑影飞来,抬头一看,竟然是一颗双目圆睁七窍流血的头颅。

    “啊——”

    赵飞翠控制不住的尖叫出声。

    而初霞郡主,则是把手放在唇边死死咬着。

    甄妙也是吓得瞬间懵了,一脸呆滞的看着在自己脚下打转的那颗人头。

    那一刻,她恨不得放声尖叫,可喉咙偏偏像堵了棉花,半点声音发不出来。

    那边一个黑衣人,目光冰凉的往三人藏身的地方看了一眼。

    糟了,被发现了!

    甄妙陡然回神,推一把瘫软的二人:“快,快走!”

    初霞郡主双手撑地,想要站起来。

    赵飞翠如被抽去骨头般软倒在地上:“没,没用的,他看到了,他看到了……”

    啪的一声,甄妙打了赵飞翠一个耳光,边打颤边冷冷道:“他是看到了,可他现在顾不上杀我们,怎么,你要在这等着他吗?”

    说完也不理她,向初霞郡主伸出手。

    初霞郡主颤抖着握住甄妙早已冰凉的手,使劲站了起来。

    赵飞翠张了张口:“带着我……”

    二人一左一右,把赵飞翠拽了起来。

    “你们跟我来。”

    初霞郡主当先,三人互相扶持着,深一脚浅一脚的向花丛深处跑去。

    “初,初霞,我们躲到哪里?”赵飞翠神情都是木的,分明一副再受刺激就要崩溃的样子。

    “你还记不记得我们小时候捉迷藏,不小心掉进去的那个废井?我们去那里。”初霞郡主一时紧张,猛然忘了路。

    “那边。”赵飞翠哆嗦着伸出手指。

    三人顺着赵飞翠指的方向狂奔,不知是哪个突然绊了一脚,顿时一起跌倒。(未完待续。。)

    ps:感谢童鞋们的打赏和票票,昨天飞机晚点,汽车堵车,到家好晚了,没有存稿君的我好悲催。欠一章加更要过几天再说,厚脸皮求粉红。pk票和评价票童鞋们不要浪费钱投了,那个对上架的我来说没什么用的,每次看你们投,都好心痛好心痛,再次谢谢大家。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