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这个时候,甄妙强悍的身体素质就体现出来了。

    她手一撑地跳了起来,随后一手拉着一个往上提。

    初霞郡主气喘吁吁的站了起来。

    赵飞翠哎呦一声,哭道:“我不行了,我脚崴了!”

    “你想死吗!”初霞郡主又气又怕,伸手死命拽她。

    “别碰我,疼,就让我死在这里好了,不然也要疼死了!”赵飞翠断断续续哭着,大滴汗珠儿从额头滚落下来。

    看这样子,真的崴得不轻。

    甄妙焦灼的看了后面一眼,牙一咬,俯下身子把赵飞翠背了起来。

    “你——”

    初霞郡主二人都吓了一跳。

    “带路。”甄妙喘着大气。

    “好。”初霞郡主神色凝重的点点头。

    “注意别折了花枝草茎,发现痕迹,那些杀手会追上来的。”甄妙叮嘱道。

    “嗯。”初霞郡主走在前面带路。

    多了一个人,甄妙吃力起来,浑浊沉重的呼吸声萦绕在耳畔,赵飞翠神色怔怔的。

    “你,你还坚持的住么?”不知走了多久,看着脸色已经白的有些透明的甄妙,初霞郡主气喘吁吁的问。

    甄妙平缓着呼吸,一时没有做声。

    赵飞翠眨眨眼,猛然想起来什么,一脸惊恐的道:“不要丢下我!”

    “你闭嘴!”初霞郡主狠狠瞪了赵飞翠一眼,这才看向甄妙,咬唇道,“你要是不行,就换我来。”

    “初霞——”赵飞翠再次怔住了。

    初霞郡主像是没听到赵飞翠的话,只是盯着甄妙。

    甄妙摇摇头:“还是我来吧,郡主带路就好了。”

    一个同龄人的重量,又是体力已经耗了大半的情况下。不是小郡主想的那么简单的。

    她若不是每日坚持锻炼,又懂得一些呼吸的技巧,早就吃不消了。

    “坚持不住了你就说话,别嘴硬!”初霞郡主丢下硬邦邦的一句话,继续往前走。

    穿过一片桂树林,初霞郡主跑到一棵足有两人手臂粗的老榕树下,绕到它后面喊甄妙:“到了。”

    三人停住脚,初霞郡主把爬满井口的杂草蔓藤拨开,指着下面道:“就是这里。”

    废井倒是不深,能一眼看到井底。

    里面铺着一层枯叶杂草。看起来倒是干燥的,但气味并不好闻。

    初霞郡主和赵飞翠不由犹豫起来。

    “不能犹豫了,要是杀手追来,我们想躲进去也来不及了。”甄妙虽然也怕这狭窄逼仄的空间,还是咬着劝道。

    回头看一眼桂树林,初霞郡主下定了决心:“好,我们下去。

    见她往里面跳,赵飞翠忍不住喊:“初霞——”

    “嗯?”初霞郡主拧眉。

    赵飞翠悄悄瞥了甄妙一眼。

    初霞郡主一怔,随后大怒:“这是我家。我最熟悉,要是下去,自然是我先下去!”说完嘲讽的看了仍在甄妙背上的赵飞翠一眼。

    赵飞翠变了脸色,讷讷道:“我。我不是这个意思。”

    初霞郡主早已跳下去了。

    甄妙放下赵飞翠,深深看了她一眼,转身就跳。

    赵飞翠完全慌了,哭道:“你们都跳下去了。我怎么办?”

    初霞郡主凉凉的声音传来:“你脚崴了,难道没有手吗?跳下来又不用脚!”

    “你跳吧,我们两个在下面。可以一起接住你。”甄妙淡淡道。

    赵飞翠这人,果然是自私凉薄,倒是初霞郡主令她大为意外。

    不过这种时候,三人是一体的,怎么也不能不管她。

    赵飞翠知道再没有置喙余地,狠狠心,双手并用扒着井沿儿翻了下去。

    甄妙和初霞郡主伸手接住她,三人一起跌坐到地上。

    “我们,我们会被发现么?”赵飞翠怯怯的问道。

    那般惨象,似乎把这个飞扬跋扈的女孩子的胆气都吓没了。

    沉默许久,初霞郡主从腰间掏出一把匕首,脸色苍白的看二人一眼,道:“听天由命吧,若是发现了,我有这个!”

    “这个有什么用,那些可是杀手!”赵飞翠反驳着,忽然脸色一变,明白了初霞郡主的意思,不由惊呼一声,一脸惊惧的看着她。

    初霞郡主微抬了下巴:“怎么,被人发现,你还想独活,被人凌辱吗?”

    “我……”赵飞翠不知道怎么回答。

    从来没有一刻,觉得生命这么宝贵过,她不想死,她才十三岁呢!

    初霞郡主收回目光:“随你好了。”

    然后看向甄妙:“你呢?”

    平日她再怎么骄纵,也是堂堂郡主,皇室一员,怎么能被贼人凌辱。

    那是她以郡主之尊,必须捍卫的底线!

    尽管只有十三岁,这个道理自幼她便懂得的。

    看着初霞郡主一脸决然的神色,甄妙笑了笑,一伸手,手心上竟然是一块碎瓷片。

    “我本来准备了这个,没想到郡主有匕首。”

    这碎瓷片,是酒坛子跌落碎裂时,她趁乱收起来的,不至于手无寸铁。

    当然,她没想着像初霞郡主那样为了避免被凌辱而自杀,而是想寻最好的时机拼一拼。

    若是走运捞个垫背的,死的也没那么憋屈不是。

    初霞郡主却误会了甄妙的意思,露出赞许的目光,瞥一眼赵飞翠道:“果然,传承几代的侯门勋贵,到底是不同的。”

    赵飞翠脸涨得通红,可现在的她完全没有顶嘴的底气,只是默默低下了头。

    “我们还是都安静的休息会儿吧,若是有人追来了,听到我们说话就糟了。”甄妙提醒道。

    三人都不再言语,时间仿佛凝固了般,缓慢流淌着。

    “卫长,这几个人都是高手,兄弟们快顶不住了!”

    举办酒宴的地方,一个满脸是血的年轻男子对正舞着刀和一个黑衣人交手的蓝衣青年喊道。

    蓝衣男子刀一扬。震飞了对手手中的刀,在对方惊愕之际刀落下直刺过去,刺入了对方的小腹。

    刀利落的拔出,身子往旁边一侧避开飞溅的鲜血,顺势抬脚,踹中正和满脸是血的男子缠斗的黑衣人手臂。

    只听咔嚓一声,黑衣人手臂竟然骨折了!

    面对这种情况,黑衣人只是闷哼一声,手中尖刀竟然向自己腹部刺去。

    竟然是要自尽!

    蓝衣男子竟似早有准备,手中刀再次抵住那人武器。冷声对满脸是血的年轻男子道:“想活命,就给我坚持住!留下活口!”

    “是!”年轻男子见卫长大发神威,顿时来了精神。

    蓝衣男子匆忙向别处赶去。

    在他游走攻击下,黑衣人一个个倒下。

    不知过了多久,形势终于被彻底掌控。

    蓝衣男子看着站成一排的年轻男子们,沉声道:“龙三去送信,龙四看好俘虏,剩下的都去看一看,把受伤的人集中起来。”

    “是!”

    几个年轻男子都散开。蓝衣男子这才走到肩膀被血湿透了的永王面前,躬身施礼道:“永王受惊了。”

    “你是?”永王有些迟疑。

    罗天珵虽然是镇国公世子,又是宫中侍卫,可永王素来是不务正业的。心思都放在了玩乐上,加之站在面前的男子浑身浴血,一时竟没认出来。

    “臣乃龙卫第七卫长,罗天珵。”

    “是镇国公世子?”永王总算反应了过来。心下一松,身子不由软倒。

    罗天珵忙把永王扶住:“永王,臣护送您回府。”

    “嗯。好,好。”永王连连点头,抬脚欲走忽然僵住,脸色难看的道,“罗世子,本王的女儿还不知去向!”

    “郡主也在这里?”

    “对,对,还有沐恩候世子的闺女和建安伯的孙女!”永王有些急了,“罗世子,烦请你快点找一找!”

    罗天珵也怔了,不由自主的问:“哪一个?”

    “什么哪一个?罗世子,你发什么呆啊,快去找她们!”

    罗天珵深吸一口气:“哪一个孙女?”

    “什么哪一个?呃,呃,就是做烤肉特别好吃那一个!本王听沐恩候世子的闺女喊她甄四。”

    说不出为什么,听到这话,罗天珵心狂跳了一下,随后才冷静下来,手指放到唇边吹了个响亮的口哨。

    呼啦一声,几个年轻男子站到了面前。

    罗天珵指着一人道:“去看一下死去的女子中,有没有不是侍女打扮的。”

    然后看向剩下的人:“所有受伤的人都集中在一起了么?”

    “卫长,在这边。”

    罗天珵快步走过去,看着受伤的男男女女。

    男子虽然一身狼狈,仍可以看得出是锦衣华服,女子则通通是侍女打扮。

    “你们谁看到郡主了?”

    惊吓过度的人全都茫然摇头。

    “卫长,死去的女子,皆是侍女打扮。”前去查验的侍卫来报。

    罗天珵看向幸存的侍女们:“你们身为侍女,居然不知道郡主的去向?”

    这话杀意腾腾,包括勋贵们在内,不由自主的头皮一冷。

    良久,一个侍女怯怯道:“婢子好像看到一个黑衣人,往那个方向去了。”

    “你们在这里保护永王,守着伤者,我去那边看一看。”

    罗天珵几个起落,消失在众人眼前。

    另一边,甄妙三人背靠背无声坐着,只觉度日如年。

    忽然有细微的声音传来,三人同时身子一僵。

    都是小姑娘,耳聪目明,再仔细听,确认了那声音就是脚步声!

    三人紧张的大气不敢出,俱都仰头死死盯着井口。

    不多时,看到一个蒙面人缓缓往井底探头。(未完待续。。)

    ps:感谢大侠一个个粉红,花夏眠。。。、lonchocarpus、我喜欢莫染衣的平安符。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