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赵飞翠吓得尖叫起来。

    初霞郡主颤巍巍的握着匕首,举到胸前。

    “千万别站起来!”甄妙低喝了一声,身子往井壁靠去。

    二人见状,忙跟着照做。

    赵飞翠吃痛,可是连尖叫的勇气都没了,挣扎着挪动到井壁,无声哭泣起来。

    蒙面人探头俯视着她们,声音冰寒充满杀气:“哪个是郡主?”

    三人互视一眼,时间有短暂的凝滞。

    不耐烦且充满杀意的声音再次响起:“哪个是郡主?”

    三人依然沉默。

    就见黑衣人忽然举起手中尖刀往井口刺下,冰冷声音直戳三人心口:“若是不说,那你们就一起作伴吧!”

    “啊,不要!”赵飞翠捂着脸大喊起来,手胡乱指着:“是她,她是郡主!”

    气氛一片死寂,赵飞翠指的,刚好是甄妙和初霞郡主中间的方向!

    “到底是哪个?”蒙面人追问,声音听起来更加冰冷,毫无温度的目光落在初霞郡主和甄妙身上。

    赵飞翠满脸涕泪,手指伸出不停抖着,最终指向甄妙:“是她。”

    此话一出,初霞郡主蓦地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喊道:“你,你,我……

    那边甄妙眼前一黑,身子腾空而起,再睁眼,已经到了上面。

    “我才是郡主。”初霞郡主后面的话终于磕磕绊绊的说了出来。

    可是上面已经没有了动静。

    初霞郡主死死瞪着赵飞翠。

    井下一片沉默。

    许久,就听啪的一声,初霞郡主扬手打了赵飞翠一个耳光。

    蒙面人一走,那股令人窒息的杀意跟着褪去,赵飞翠恢复了胆子,捂着脸大叫:“初霞,你,你为什么打我。要知道,是我救了你!”

    啪得一声,赵飞翠另一边脸也肿了起来。

    初霞郡主高仰着头,神情怔忪:“对,是你救了我。可你让我觉得自己很无耻!”

    她觉得心里好乱。

    那种绝境下,她居然活了下来,可她之所以活下来,是因为杀手抓错了人!

    两个耳光打得赵飞翠已经披头散发,听了初霞郡主的话,双手猛摇着她的肩膀:“初霞。你给我醒醒吧,什么无耻,能活着才是最重要的!”

    初霞郡主回神,冷笑起来:“可是我们活着,她死了!”

    听到这,赵飞翠眼中飞快闪过羞愧,可随后硬着头皮道:“不是她死,就是你死的,初霞。难道你不想活着吗?况且,你,你不是一直讨厌她吗?”

    初霞郡主咬唇盯着赵飞翠,直到她心虚的低下头去。才一字一顿道:“赵飞翠,她救了你。”

    赵飞翠头垂的更低了,手死死绞着衣服不说话。

    初霞郡主气势一松,再忍不住哭了起来:“我是讨厌她。可我从没想过要她死啊——”

    “郡主。”一个清冷声音传来。

    “啊!”赵飞翠吓得猛然抱住初霞郡主。

    初霞郡主同样吓得僵住了。

    二人竟没有勇气抬头。

    “郡主,在下是龙卫第七卫长,罗天珵。现在救您上去。”

    这话落入二人耳中,无疑是一阵仙乐。

    二人同时抬头,就看到一个眉目清绝的蓝衣男子纵身跃了下来。

    随后各自手腕一紧,整个身子腾空而起。

    瞬息间三人到了上面,同时落地。

    赵飞翠脚一沾地,顿时疼的身子向罗天珵栽去。

    罗天珵身子一旋,只用一只手把赵飞翠撑住,待她站稳,沉声道:“得罪了。”

    乍然被救,二人还有些发呆。

    “在下听说甄四姑娘也和郡主二人在一起,不知——”

    初霞郡主和赵飞翠对视一眼。

    “她——”赵飞翠刚开口,就被初霞郡主打断。

    “刚才有个蒙面人发现了我们,以为甄妙是我,把她截走了!”

    这话一出,二人顿觉周身一冷。

    初霞郡主咬咬牙:“罗卫长,你快去救她吧!”

    罗天珵紧绷了脸没有理会二人,四下扫视一番才抱拳道:“郡主,前面已经被在下带来的人控制了,救援的队伍很快就到,你们先过去吧,在下去寻甄四姑娘。”

    话音刚落,人就如矫健的豹子,几步蹬起消失在二人视线里。

    良久,赵飞翠喃喃道:“他能找到甄四吗?”

    “不知道,我们在井下,连蒙面人去了哪个方面都不清楚。或许罗卫长有别的办法吧。”初霞郡主说完再懒得理会赵飞翠,抬脚往回走去。

    赵飞翠脚踝肿得老高,一动弹就疼得死去活来,不由大喊:“初霞,扶一扶我啊,我走不了路。”

    “我不敢!”好一会儿,传来初霞郡主凉凉的回答,人慢慢消失在赵飞翠眼前。

    赵飞翠强撑着挪动几步,最终跌坐在地上,想着一连串的变故,心中五味杂陈,也不知是羞是恼还是悔,捂着脸大哭起来。

    “父王!”初霞郡主返回,见多了许多身穿龙甲的侍卫围着永王,声音哽咽着扑了上去。

    “初霞,太好了,你没事,担心死父王了!”永王见初霞郡主回来,心总算落了地,连肩膀上的伤都不觉得疼了。

    初霞郡主抬起头:“父王,您快派人去追,有一个杀手把甄四截走了!”

    “什么,还有漏网之鱼?”永王一听这话站了起来,吩咐道,“你们快去找人,务必把人寻回来,那杀手要留活口!”

    说到这里永王有些心虚。

    那些见人就杀的蒙面人一失手,居然全都自杀了,只有罗世子先前逮的那人还活着,他因为愤怒提来审问,居然被他咬破口中毒牙自尽了!

    要是最后一个杀手也死了,那他这场祸事算是白遭了,更无法向皇兄交代!

    这里可是京城,且是权贵云集的西城。出了这么大的事,可不是他一个人的事儿。

    更何况还有好几个惨遭毒手的勋贵,要是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家里人也不会罢休的。

    永王心情沉重的坐下来,整个人都没精神了,瞬间仿佛老了十岁。

    “王爷,死者名单出来了,皇上招您速速进宫。”

    “知道了。”永王站起来,叮嘱道,“好生护送郡主回王府。呃。初霞,沐恩候世子的闺女呢?”

    初霞郡主垂着眼皮,不冷不热的道:“她脚崴了,可能还在来这的路上。”

    永王忙吩咐两个侍卫去接赵飞翠,侧头对初霞郡主道:“那丫头可怜,沐恩候世子没了。”

    “是么?”听了这话,初霞郡主怔怔的,也说不出是讨厌赵飞翠,还是可怜她了。

    甄妙被蒙面人夹在腰间。耳边风呼呼的响,觉得快喘不过气来了。

    她悄悄把手缩回衣袖,探到装有碎瓷片的暗袋里,又停了下来。

    不行。现在还不是时候!

    她虽然日日锻炼,会几手出其不意的招式,可比起专业的杀手来差的太远了。

    这人没有马,又是见人就杀。应该是特意培养出来的杀手,潜入明馨园进行刺杀。

    可他居然留下活口,带着自己逃跑。这说明什么?

    甄妙快速思考着,心中一喜。

    是不是说明——

    有人发现明馨园被袭了,且控制住了局面!

    随后,甄妙又沮丧起来。

    就算如此,她被冷血的杀手劫走,也只是当个挡箭牌,若是不见追兵来追,他恐怕不会带着自己这个累赘。

    正想着,忽听一个声音道:“站住!”

    这声音,似乎有些熟悉。

    蒙面人身子一顿,随后奔的更急。

    破空声传来,蒙面人揽着甄妙迅速避开,继续飞奔。

    又是破空声传来,这次蒙面人没有躲避,反而手往外一推,用甄妙挡住了暗器袭来的方向。

    罗天珵脸色都变了,手一扬又是一物射出,叮咚一声响,撞飞了先前那物。

    蒙面人带着甄妙又拉开了一段距离。

    罗天珵再不敢使用暗器,加快了脚步。

    蒙面人多带了一个人,渐渐被罗天珵追上。

    “你看看前面,还要跑吗?”罗天珵停了下来。

    蒙面人看一眼身后的悬崖,再看一眼罗天珵,把甄妙拉在身前。

    “放了她,我留你个全尸。”罗天珵看也不看甄妙,步步逼近。

    蒙面人沉默不语,忽然一声冷笑,竟抱着甄妙纵身往下跳去。

    甄妙吓得半点声音都没发出来。

    罗天珵急的喊了一声,跟着跳了下去。

    甄妙紧闭双眼,以为这次要粉身碎骨了,却发觉自己悬在了半空中。

    睁开眼往上一看,才发觉罗天珵双手拉住她的脚,同样是倒挂的姿势。

    他的双腿,竟然缠在悬崖侧壁伸出的树干上!

    再看看下方,那蒙面人一只手死死抓着她的手在空中晃荡,另一只手则握着一柄尖刀,趁着身体晃动的机会,竟然探出尖刀,想刺入悬崖侧壁的缝隙里。

    甄妙怒了。

    这个杀人魔,拉着自己垫背不说,现在居然还想借着机会逃跑?

    休想!

    甄妙伸出另一只手使劲掰蒙面人那只手。

    蒙面人只是冷笑一声,手上一用力,甄妙顿时疼的流下泪来。

    甄妙狠狠瞪着蒙面人露出来的一双眼睛。

    那眼睛里,居然有嘲笑和得意。

    似乎在说,就你这力气,能拿我怎么样?

    甄妙冷笑一声,从衣袖里掏出那块碎瓷片来。

    蒙面人眼神顿时变了。(未完待续。。)

    ps:感谢360可爱、晚照清空、了如嫣、琉年似水梦璃华、花夏眠。。。的平安符,簪花少年的香囊,感谢我乃大罗金仙、辛你一腳、大侠一个几位童鞋的粉红。新书期,粉红对柳叶非常重要,有粉红的童鞋们如果喜欢妙偶,请支持一下吧,谢谢。

    推荐总小悟大大的《侯门福妻》,很肥了,可以杀了。

    她从未想过自己耗尽了一生只对两个人好,却落得最终被二人一同背叛的下场。

    眼一闭,本以为会魂归黄泉,

    却不想已是重活一世……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