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宸……宸表哥,你吐血了,你也要死了吗?”涵哥儿愣了一下,吓哭了。

    蒋宸自己也骇了一跳,那隐秘晦涩的心思直接坦露在旁人面前,哪怕只是个孩子,也足够他羞愧无措。

    从没经历过情事的少年有些慌乱的用袖子擦掉嘴角血迹,勉强冲涵哥儿笑道:“涵哥儿,我没事。”

    “可是,可是你吐血了啊,我要去告诉娘,娘不是要找好多好多大夫来吗,正好给宸表哥分一个。”

    涵哥儿说着转身就要往外跑。

    蒋宸羞得脸通红,一把抓住涵哥儿道:“涵哥儿,我真的没事!之所以吐血,是因为……是因为前些日子中了蛇毒,身体还有些虚弱的缘故。把淤血吐出来,反倒是好事。”

    “真的?”涵哥儿不解地瞪大了眼睛。

    他不明白怎么吐血了反倒是好事了。

    “真的。”蒋宸强自恢复了镇定,哄道,“所以这事,涵哥儿千万不要告诉你母亲了。你祖父和四姐姐都病着,我再给添乱,到时候你母亲该累坏了。”

    “真的不告诉我娘吗?”涵哥儿还是有些迟疑。

    “真的不能告诉,涵哥儿答应我,这事谁都不能说好不好,不然让别人担心,表哥会心里不安,心里不安,说不定就又会吐血了。”蒋宸温柔地哄着涵哥儿。

    涵哥儿总算点头:“好吧,那宸表哥你要答应涵哥儿,千万千万不能死哦。”

    “当然。”蒋宸淡淡笑了笑,嘴角的血迹衬得这个笑容格外凄艳。

    等涵哥儿懵懵懂懂的走了,这才收了笑意,整个人倚在门框上,失去了力气。

    好端端的,她怎么就病重了呢?

    那日。不还做了藕夹和山楂糕给他吃吗。

    转眼间,大夫竟然会说出无能为力这种话!

    他不是涵哥儿那个半大孩子,当然明白这话代表了什么意思。

    可是——他却连难过的资格都没有,便是伤心的样子,都不能被人看到!

    蒋宸看着衣袖上淡淡的血迹,自嘲的笑了笑。

    他才不喜欢订了亲的表妹呢。

    他喜欢的……只是表妹啊。

    无论她定没定亲,他都不小心喜欢了,怎么办?

    蒋宸还是忍不住,抬脚向宁寿堂老伯爷休养的地方走去。

    到了门口,深吸一口气。暗暗告诫自己千万不要露出异样神色。

    自幼成名,十三岁中秀才,他一直活在族人的期待、世人的赞叹中,但他其实从不在乎这些目光和评价。

    一直按着众人期待的样子走下去,不过是这样省心省力而已。

    他不怕世人异样的目光,但他怕那份目光投注在他在乎的人身上,给她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甄焕正在给老伯爷擦身,见蒋宸站在门口,有些讶然:“宸表弟。你怎么来了?”

    老伯爷这次遇刺伤得不轻,又一直昏睡着,如今天热,片刻都离不开人伺候。擦身翻身更是少不了。

    蒋宸虽是亲戚,但住在建安伯府久了,对此不好置之不问,之前才和甄焕一直伺候着。离开不久而已。

    是以甄焕有此一问。

    “焕表哥,我听涵哥儿说,四表妹病得挺重的。”蒋宸开了口。声音有些暗哑。

    甄焕却没注意,脸色不大好的道:“是啊,昨日下午四妹突然发了伤寒,病情重得令人措手不及,也不知道今日再请王大夫来问诊,到底如何了。”

    蒋宸暗暗吸口气,才控制住自己的情绪,表现的是恰到好处的关心:“我听涵哥儿说,大夫诊治后说无能为力——”

    “什么!”甄焕手中布巾掉落,整个人都愣了。

    蒋宸没再说话。

    他怕自己一开口,便控制不住那份忧心了。

    甄焕回过神来:“怎么会这样,四妹年轻,又一直好端端的,那大夫他定然是看错了!”

    直到此时甄焕才骤然发现,那个他一直冷淡疏远的,总以审视目光打量的小丫头,是他嫡亲的妹妹。

    他们的血缘,是割舍不断的。

    不然为什么听到这个消息,心里是钝钝的疼和懊悔呢。

    艳阳下,少女回了头,抿唇一笑:“大哥,我是看你眼睛里有东西呢。”

    “什么东西?”他问。

    少女一双大而黑的眸子璀璨生光,温温柔柔的道:“大哥的眼睛里,有着偏见!”

    甄焕收回回忆,霍然起身:“走,我们去看看四妹。”

    说完叮嘱一旁伺候的丫头:“等会儿世子该过来了,在这之前,小心伺候着老伯爷。”

    “是,大爷。”

    “宸表弟,我们走。”

    “浩哥儿、言哥儿,你们怎么来了?”老夫人颓然坐在贵妃椅上,整个人像老了数岁。

    下首坐着的温氏,眼睛哭得通红,甄妍立在身后,同样是刚哭过的样子。

    再看蒋氏,一脸凝重,而昨日就去老伯爷那看了看就再未露面的李氏也在,只是神色看不出什么悲喜。

    甄冰甄玉姐妹站在李氏身后,头都垂得低低的,半点不惹人眼。

    甄焕心中有些不妙,问:“祖母,孙儿听说四妹的病加重了,如今究竟如何了?”

    老夫人叹口气,没有力气言语。

    蒋氏接口道:“把京中医馆有些名气的大夫都请过来了,看了妙丫头的病,争论不休,最后谁都不敢下结论,只是摇头。妙丫头她——”

    说到这里看了温氏一眼,说不下去了,话中意思却不言而喻。

    “咳咳。”死寂的室内,传来蒋宸压抑不住的咳嗽声。

    蒋氏不由向蒋宸看去,目光中有些忧心:“言哥儿,怎么咳嗽了,莫不是也染了风寒?”

    蒋宸把手缩回衣袖中,冲蒋氏淡淡笑了笑:“姑母,侄儿没事,是刚才走得有些急了。气没喘顺。”

    甄妙如今生死不明,蒋氏再关心侄子,也不好过分表露出来,便收回了目光。

    “祖母,孙儿想进去看看妹妹。”甄焕道。

    “你四妹现在的样子也不大好,你做哥哥的,就别看了吧。”老夫人叹道。

    蒋宸缩在衣袖中的手握成了拳。

    他本就是跟着甄焕来的,想不落人口舌的跟着去见一见她,若是甄焕都不能见,那他也不可能见到了。

    甄焕微微红了眼:“祖母。四妹和孙儿,是一母同胞的兄妹。”

    说到这里停顿一下,有些艰难的道:“总要,总要让孙儿见一见。”

    这话一出,温氏突然痛哭出声:“老夫人,浩哥儿说的对,就让他见一见吧。”

    “罢了,你去吧。”老夫人摆摆手。

    拦着不让他们兄妹见面,倒并不是顾忌男女大防。毕竟什么礼数终究抵不过一个情字,更何况是嫡亲的兄妹。

    只是想着四丫头是女儿家,现在仪容不佳,被男子见了。将来恐要羞恼的。

    可如今一想,四丫头有没有将来还不一定了,若是拦着不让他们兄妹见面,万一天人永隔——

    老夫人不敢深想下去。冲甄焕连连摆手示意他进去。

    蒋宸见状,默不作声的跟在了甄焕身后。

    甄冰霍然抬头,看着蒋宸的动作有些欲言又止。

    甄玉拧了眉。心道大哥进去见四姐是理所当然的,怎么蒋表哥也跟着进去了。

    如今四姐正病得厉害,仪容不整,被蒋表哥见到,那成什么样子。

    家里长辈都被四姐来势汹汹的病弄得有些糊涂了,竟忘了拦一拦蒋表哥。

    甄玉刚要开口提醒,却被甄冰拉了一下。

    不解的看过去,甄冰冲她缓缓摇头。

    “为什么?”甄玉虽然没有说话,眼里却明白流露了这个意思。

    甄冰眼中有些哀伤,又带了说不出来的怅然,拉过甄玉的手在她手心悄悄写字:“就让他见见吧。”

    甄玉愣了愣,随后像是猛然懂了甄冰的意思,说不清是气是叹,紧紧抿了唇。

    “大爷,蒋公子?”侧坐在床边伺候甄妙的紫苏起了身出来,看到来人有些惊讶。

    甄焕脸色阴沉:“我看一看四姑娘。”

    “是。”悄悄瞥了跟在身后的蒋宸一眼,虽觉得有些不合适,因是跟着大爷一起进来的,且外面还有一屋子主子,断没有她一个丫环多嘴的道理。

    青纱糊扇,四柱雕花,甄焕走进去,就看到甄妙撒了头发,在床榻上沉沉睡着,露出巴掌大的脸。

    本来是有些婴儿肥的脸,如今却瘦的只剩了尖尖下巴,看着就令人心中发慌。

    露在外面的手臂无力垂着,整个人像是失去了所有生机一般。

    “四妹!”甄焕一个箭步走过去,紧紧握住了甄妙的手。

    甄妙睫毛颤了颤,并没有睁开。

    蒋宸默默走到甄焕身边,视线牢牢落在甄妙脸上。

    “姑娘她,醒来过吗?”

    “夜间时睡时醒的,今儿白天却一直未醒。”

    甄焕向紫苏问着甄妙的病情,忽听外边传来哗然的声音,还有隐隐的哭声。

    “怎么了?”甄焕起了身向外走去。

    紫苏送甄焕到门口。

    留下蒋宸看着甄妙,伸手想摸摸她红得有些骇人的脸颊,终究是没有动作,只是低低说了一句话。

    “表妹,那日的画,没有拿错的。你快点好起来,我重新送给你,好不好?”

    蒋宸没有理由再多呆,深深看了甄妙一眼,脚步沉重的走了出去。

    “什么,蒋贵妃要招我家四丫头进宫?”老夫人脸上掩不住的怒气,“这位公公,我家四丫头病重,今早已经去禀告过了。”

    传话的太监一声冷笑:“我家娘娘说了,就算是病了,也得把甄四姑娘请进宫里!老夫人就别难为咱家了。”(未完待续。。)

    ps:感谢琉年似水梦璃华的桃花扇,love八戒的悟空、咸菜姐姐的平安符,落风如影、天一生水88的粉红。卖力求粉红,让阿妙恢复活蹦乱跳。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