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老夫人垂下眼帘,眼皮抖个不停,手微微颤着握紧雕刻着仙鹤图案的桃木拐杖,强行压下了怒火,再次求道:“这位公公,我家四丫头,实在病得太重,若是再挪动恐怕会不成的,求公公抬手,回去好生跟贵妃娘娘说说。”

    蒋氏忙把一个荷包塞给传话太监:“公公的情,我们建安伯府定会铭记于心的。”

    传话太监拿惯了的,一入手掂量重量,再看这荷包大小,就知道里面放的是金子没错。

    暗暗惋惜的叹了口气,把荷包往外一推,皮笑肉不笑的道:“咱家可不敢当。老夫人,世子夫人,想来你们也是知道贵妃娘娘的分量的,且甄四姑娘本就定好了按日子进宫去陪方柔公主,今儿是头一天,怎么就称病不去了?方柔公主可是皇上最疼爱的公主,惹她不开心,将来——”

    蒋氏暗暗咬牙,面上却没有反应,只悄悄瞥了老夫人一眼。

    老夫人眼帘微抬,给了她一个隐晦的眼神。

    蒋氏先是一怔,心念急转,随后脸色一变,冷声道:“公公这话我们伯府却是不敢当了。让我们四姑娘定期进宫,是皇上定下的,我们伯府就是有一千个胆子,也不敢让她称病不去。公公这话,是说我们建安伯府藐视皇权,欺瞒皇上吗?这个罪名,我们伯府可不敢当!”

    传话公公见惯了笑脸,哪被当家的夫人这样说过,当下就恼了,一拂衣袖,声音由于激动显得格外尖利:“哟,这话咱家可没说过,至于贵府到底有没有这么做,咱家就不知道了,只好让皇上和贵妃娘娘定夺。”

    “我家四姑娘。真的病得起不来床,公公就没有一点怜悯之心吗?”蒋氏怒道。

    传话太监一声冷笑:“怜悯?咱家一个奴才,哪敢怜悯贵府姑娘。世子夫人,把甄四姑娘请出来吧。”

    一直扶着温氏的甄妍悄悄攥了拳头。

    皇室之人,实在是欺人太甚!

    “你,你们这是要我闺女的命啊!我跟你拼了!”温氏挣开甄妍的手,往传话公公的方向撞去。

    甄妍死死把温氏抱住,低声道:“娘,您冷静点。”

    “冷静,我怎么冷静。你四妹都那样了,还要她进宫,不是要她命是做什么!呜呜,反正你四妹若是有事,我也不活了,那还不如今天拼了,一命抵一命,也算赚了!”温氏哭着使劲往传话太监方向挣扎。

    传话太监皱着眉往后退两步,讽刺道:“哟。这是贵府的哪位夫人,竟是一副泼妇样子,咱家真是长见识了。”

    蒋氏目光深沉的瞥了甄妍一眼。

    甄妍心里一动,拼命抱住温氏。贴着温氏耳朵道:“娘,大伯娘那样做一定有深意的,您别一时冲动,坏了她的谋算。”

    温氏挣扎的手一顿。甄妍继续道:“您想,大伯娘平时何等稳重,怎么会这样不管不顾的和宫中太监吵起来呢?”

    温氏渐渐停止了挣扎。只是胸脯起伏不定,死命压抑着自己的情绪。

    传话太监见温氏老实了,得意的一笑,高抬着下巴道:“今儿咱家不妨说实话,甄四姑娘,就算是爬,也得爬到皇宫去见贵妃和公主!”

    “你们欺人太甚!”甄焕冷着脸,大步流星的走过来。

    老伯爷昏迷不醒,世子在侍疾,二伯在外做官,父亲……昨日轮着守了祖父半日,出门后至今未归。

    堂堂一个伯府,能站出来的男儿竟只有他了。

    “娘,您放心,儿拼死也会护着妹妹周全的。”甄焕安抚了温氏一句,抬脚向传话太监走去。

    老夫人突然出声:“浩哥儿,回来。”

    “祖母?”

    “我让你回来,贵妃娘娘宣四丫头进宫,你一个小郎掺合什么?”老夫人威严尽显。

    甄焕不得已收回脚步,回到了老夫人身后。

    老夫人拄着拐杖站到传话太监面前,眼中有种说不出的决绝:“既然公公这么说,那我们伯府遵命就是。请公公稍作休息,老身亲自带我那孙女进宫给贵妃娘娘赔礼!”

    “老夫人!”

    “祖母!”

    数人愕然抬头,不可置信的惊呼道。

    唯有蒋氏似是早有准备,神色依旧平静。

    “怎么,老伯爷还没死,你们就连我的话都不听了吗?”老夫人拿拐杖重重杵地。

    众人都噤了声。

    “都跟我来,白芍,给公公上茶,别怠慢了!”老夫人转了身,头也不回的离去。

    其他人见状,或是担心,或是疑虑,忙跟了上去。

    转眼间,厅里就只剩了传话太监傻站着,并几个低眉顺眼的小丫头。

    “公公请喝茶。”白芍双手奉茶,看似恭敬,可眼中流露的却是冷然。

    传话公公劈手把茶打翻:“好,好,这就是建安伯府的待客之道,咱家记下了!”

    白芍低呼一声,用帕子按了按手上迅速起来的水泡,俯下身默不作声的收拾碎瓷片。

    太监之流心态本就有些扭曲,见这丫头处变不惊,仿佛眼前没他这个人一样,那种被轻视忽略的感觉令他一下子暴怒,抬脚就踹向白芍。

    另一边,老夫人进了内室站定,示意众人别说话,深沉目光扫视众人一眼,缓缓开口道:“我知道,你们想的是什么,可如今看来,四丫头不进这趟宫,是不行了。”

    “老夫人,妙儿都病成这样了,再进宫,绝对会没命的!”温氏忍不住哭道。

    老夫人看她一眼,淡淡道:“那温氏你说,四丫头现在这个样子,不进宫就能活命吗?”

    满屋子人默然。

    建安伯府已经请遍了京城医馆有些名气的大夫,这些人如今大半还在府里未走。

    可那些人得出的结论,和乐仁堂王大夫的如出一辙。

    病症确定,药方没错,偏偏这四姑娘就病得不好了。

    一帮大夫百思不得其解。

    “说不得,进宫反而是四丫头唯一的机会。”老夫人一字一顿的道。

    “老夫人?”温氏有些傻了。

    蒋氏却是立刻明白了过来。

    其实早前老夫人对她使眼色。她就明白该如何做了,但对于老夫人为什么要如此,一时还没想通。

    但此刻老夫人这么一说,却是立刻想到了。

    甄妙这病来的蹊跷,大夫们束手无策,若是能进宫——呵呵,还有哪里的名医比皇宫多呢。

    老夫人把缘由一说,果然和蒋氏想的一样。

    “只是这进宫,也要分怎么进。”老夫人抬了抬眉毛。

    就这样悄悄的抬甄妙进去,她病得这么重。说不定连蒋贵妃的面都见不着,就被打发回来了,将来提起,蒋贵妃还能得个体恤人的好名声。

    蒋贵妃……

    老夫人一声冷笑:“蒋氏,去给我准备进宫的衣裳,马车要安排妥当,就用那辆八轮双马、刻有我伯府标志的香樟木华盖马车。温氏,你随我带四丫头进宫。”

    老夫人正安排着,忽听外面喧哗声传来。刚要命人去问,就见阿绸匆匆走到门口:“老夫人,白芍姐姐出事了。”

    “什么事?”

    阿绸脸色惨白,隐隐带着哭腔:“白芍姐姐给那位公公上茶。结果那位公公劈手把茶水打落,烫得白芍姐姐手上起了水泡。这也倒罢了,白芍姐姐一声未吭的蹲下收拾,那位公公竟然踹了白芍姐姐一脚。白芍姐姐她。她一摔倒在地,脸正好摔在了碎瓷片上!”

    这话一出,满屋子人脸色一变。

    白芍虽只是一个丫环。但伯府历来没有苛待下人的,尤其她这样老夫人身边的贴身大丫头,和寻常人家的姑娘也差不多了。

    再者说,哪怕只是一个小丫头,身为女子被毁了脸,那也太残忍了!

    “好,好!”老夫人重重杵着拐杖,怒极反笑。

    “蒋氏,你来。”老夫人把蒋氏叫到一旁,细细叮嘱了几句。

    蒋氏连连点头:“老夫人放心,儿媳知道怎么做的。”

    “那好,其他人都各自去忙,温氏,你随我出去。”

    老夫人带着温氏返回厅里,白芍正好被几个丫头婆子抬着出去。

    见到白芍脸上触目惊心的血痕,老夫人面上一派平静。

    传话太监见状暗松一口气。

    他虽是宫里出来的,可因为泄愤把一个女子弄成这个模样,确实有些过了,本来还有些心虚,见老夫人这样,又暗自得意。

    是他多虑了,不过一个丫鬟,建安伯府还敢为此难为他不成?

    就是他们堂堂的四姑娘,不也得乖乖进宫去。

    “公公再稍等片刻,府里正准备马车。”

    “准备什么马车,宫轿在外面等着呢。”传话太监皱眉。

    老夫人解释道:“老身和三儿媳,要陪四丫头一起进宫。”

    传话太监本想再说什么,见到老夫人面无表情的神色,这才作罢。

    又等了一会儿,温氏护着甄妙上了软轿,接着从伯府大门走了出去,上了停在外面的八轮双马马车。

    传话太监见状有些不解,转念一想,能从大门出去,定是建安伯府向自己服软了,得意之下,那点不解又丢到了脑后。

    随着华丽的马车缓缓启动,看着大开的建安伯府大门,来往的行人不由驻足,纷纷打听建安伯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未完待续。。)

    ps:感谢晚照清空、书友131020142411162、了如嫣、lonchocarpus、咸菜姐姐打赏的平安符,w唯唯w、琉年似水梦璃华打赏的香囊,感谢wylmrich、roshy、小宝丽水投的粉红。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