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宁坤宫金箔贴壁,玉柱雕凤。

    赵皇后今日穿了一身月白宫装,看着和她的气质有些相左,眉宇间的疲惫哀伤更是令姿容黯淡了几分。

    大宫女初雪站在赵皇后身后,替她按摩着眉骨。

    “初雪,别按了,把镜子拿来。”

    初雪捧来一面一尺长短,背面镀着玫瑰藤的西洋镜。

    赵皇后睁了眼,对着镜子打量自己的脸。

    雪白无瑕的肌肤,明艳的五官,眼角的纹路淡得几乎看不见。

    说起来,她看着并不比蒋贵妃显老。

    可是皇上,为什么就是不愿意在宁坤宫多留宿呢?

    她是皇后!

    如今,哥哥突然去了,偌大的侯府,她又能否帮侄儿撑得起来?

    纤细的手指缓缓滑过镜面,赵皇后叹了口气:“收起来吧。”

    “娘娘,您节哀。”初雪默默收起西洋镜,轻声劝道。

    赵皇后抚了抚额:“本宫明白,这个时候,谁都能倒,本宫不能!”

    “娘娘,甄太妃求见。”水晶宫帘挑起,大宫女晚霜走了进来。

    “甄太妃?”赵皇后一时有些没反应过来,想了想,还是道,“请她进来。”

    说起来,对建安伯府,她并没有什么好感,但是甄太妃的脸面还是要给的。

    宫中的老太妃不多了,甄太妃和太后相处的还不错,且对六皇子有过救助之恩。

    六皇子虽没有母族支持,但皇上对他还是可以的,封王是迟早的事。

    身为皇后,太子不是自己所出,且无子,性子直爽如赵皇后也被磨平了许多棱角。

    一个深衣宽袖的女子款款走了进来。

    说是女子,是因为乍一看。根本看不出来人的实际年纪,只觉得容光逼人如皎皎月光,令人望之生惭。

    她走起路来环佩不响,步履从容,明明是端庄大气的风度,却偏偏给人步步生莲的美感。

    待走进了,才看到女子的眉梢眼角已经有了岁月的痕迹,并不显老,反而多了种年轻女子没有的韵味。

    每见一次甄太妃,赵皇后就会感慨一次。

    若是甄太妃生在这个时候。哪还有蒋贵妃什么事!

    “太妃怎么得空过来了?”赵皇后起身迎了上去。

    “我是有事来求皇后了。”甄太妃笑道。

    “太妃快请坐,说什么求不求的,不知是何事?”

    甄太妃敛了笑,神情有些萧索:“我听说昨儿个京城不太平,家兄至今重伤昏迷,心里实在忧心,想找皇后娘娘讨个情,传建安伯老夫人进宫来见一面。”

    太妃虽是长辈,想传召宫外的人却是不能的。

    整个皇宫。除了太后,就是皇后和蒋贵妃有这个权利了。

    蒋贵妃那,却是昭丰帝特许的。

    听甄太妃这么说,赵皇后面露凄容:“太妃说的是。是该召来见见。”

    她身为皇后,胞兄去世也只能召来母亲和嫂嫂痛哭一场,想出宫拜祭,却是不能了。

    “晚霜。去取牌子,传建安伯老夫人进宫。”

    “是,娘娘。”

    晚霜出去不多久又折返。神情有些怪异。

    “怎么了?”赵皇后抬了抬眼。

    “娘娘,太玄门当值的公公说,建安伯老夫人刚刚已经进宫了,进出宫名录上有记呢。”

    “呃,竟有此事?”赵皇后不解的蹙眉。

    晚霜迟疑了一下道:“是去了玉堂宫。”

    一听这三个字,赵皇后火冒三丈,腾地站起来,凌厉的扫了甄太妃一眼:“太妃,您若是找了蒋贵妃传召家人,又何必再来找本宫?”

    一拂衣袖,竟是要送客了。

    “娘娘。”晚霜忙唤了一声,语气有些无奈。

    他家娘娘平日什么都好,就是一遇到有关玉堂宫那位的事,就成了炮仗性子。

    这事还没禀告完呢,就摆脸子,把甄太妃也得罪了。

    忙道:“娘娘,蒋贵妃传唤的是甄四姑娘,建安伯老夫人是陪着来的。”

    赵皇后拧了眉:“晚霜,你都把本宫说糊涂了。怎么蒋贵妃无缘无故的就召唤甄四姑娘了。便是如此,建安伯老夫人怎么还陪着来了。”

    晚霜看甄太妃一眼,附在赵皇后耳边低语了几句。

    赵皇后眼睛蓦地亮了:“果真?”

    “嗯。”晚霜郑重点头。

    赵皇后冷笑一声,对甄太妃缓了脸色:“太妃,请随本宫去玉堂宫走一趟。”

    甄太妃面色淡淡的拒绝:“皇后,如今太后不在宫中,我一个太妃有事求到皇后这里来也就罢了,若是还到处乱走,被皇上知道,岂不是给太后丢脸,等太后回来,定会怪罪的。”

    “皇上?”赵皇后似乎只听到了这两个字,随后脸色变得兴奋,“对,对,太妃说的不错,本宫应该先去皇上那里一趟!呃,太妃若是觉得不便,就先在宁坤宫等着,本宫到时领着建安伯老夫人来见你。”

    “那就多谢皇后了,我先回去等着就是。”

    赵皇后满脑子都是晚霜刚才说过的话,对甄太妃说什么已经不上心了,随便点点头,带着两个大宫女,一个老嬷嬷直奔御书房。

    玉堂宫。

    蒋贵妃看着被抬进来、看不出死活的甄妙,脸色陡然变了。

    方柔公主也是吓了一跳,不由握住蒋贵妃的手。

    传话太监还一脸邀功的表情:“娘娘,甄四姑娘奴才给您带来了。您是不知道,他们伯府架子大得很,死活不想来——”

    啪的一声,传话太监被蒋贵妃扇了一个耳光,因为力气过大,被扇得原地打了两转。

    “哎呦,娘娘,您——”

    蒋贵妃面若冰霜,怒斥道:“蠢货,你抬一个半死不活的人进来。是给我添晦气吗?”

    传话太监捂着脸讷讷不语,心道不是您交代,就算甄四姑娘病着也要请进宫的吗?

    蒋贵妃深吸一口气,压下怒火,对建安伯老夫人露出个笑脸:“老夫人,本宫实在是不知贵府四姑娘病得这么重,都是这奴才自作主张。您快带四姑娘回去好好治病吧。”

    建安伯老夫人本是低眉顺眼的站着,听了蒋贵妃的话慢慢抬头,语气沉缓,不怒自威:“娘娘这话。老身不大明白,这么说,让我们伯府嫡出的姑娘病成这个样子进宫,是这位公公自作主张,娘娘不知情了?”

    听着老夫人带刺的话,蒋贵妃有些恼了。

    哪家命妇,敢这样对她说话!

    可看一眼甄妙要死不活的样子,又有些忐忑。

    就这么留在她宫里,万一有个好歹。传扬出去还真的不好听。

    缓口气把怒火压下,道:“本宫是传甄四姑娘进宫的,因着今日本来就是定好的日子不是。只是这奴才不懂事,分不清轻重。曲解了本宫的意思。”

    “娘娘——”传话太监脸色煞白,欲言又止。

    触到蒋贵妃凌厉的目光,深深低下了头,双腿却筛糠般抖着。

    完了。完了,娘娘若是把这事怪罪在他身上,推他出去当替罪羊。那他这条小命可就交代了!

    老夫人笑了:“老身听闻,贵妃娘娘还替皇后娘娘分担着宫中事务,却原来,尊贵如娘娘连一个奴才都管不住?”

    这话噎得蒋贵妃说不出话来,脸色一青,见老夫人那笑容分明有嘲弄的意思,不由着恼:“老夫人是在质疑本宫的能力,羞辱本宫吗?”

    “老身不敢,只是实在不解罢了。”

    “你!”蒋贵妃气得说不出话来。

    若是承认是传话公公自作主张,那就是她无能,传扬出去,她还怎么打理宫务,和皇后一较长短?

    名声,对后宫中人是顶重要的。

    若是那起子眼皮浅的宫妃觉得她连一个太监都管不住,私下里定会小动作不断,给她添堵,说不得还会站到皇后那边去。

    可若是否认,那让重病的伯府姑娘进宫,就是她的意思了。

    略一思索,即便是她的意思,现在赶紧打发出去也无妨,他们总不敢四处宣扬她的不是吧?

    “本宫虽传了甄四姑娘进宫,却不知她病得这么重,怎么,老夫人,要本宫向您赔罪吗?”

    “老身不敢当。只是我们早已把我这孙女的病情说明白了,这位公公却说娘娘吩咐了,便是病了,爬也要爬进宫里来!我们伯府虽不是什么高贵门第,可也没有这样糟蹋孩子的道理,不敢违命,只得抬着进来了。等我家姑娘好了,再让她来给娘娘赔罪。还望娘娘莫怪罪她没有听从娘娘的吩咐。”

    “老夫人,你这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蒋贵妃彻底恼了。

    她本以为建安伯老夫人总要顾忌一下,给她几分面子,没想到对方这是要撕破脸了。

    一直挨着蒋贵妃坐的方柔公主突然出声:“哼,就算是要她爬着进来怎么了?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她没照做,本来就是你们的不是,我母妃没怪罪不但不知恩,还要气我母妃,你们哪来的胆子,不怕我禀告父皇么?”

    说着扭头对蒋贵妃道:“母妃,您理她作甚,直接赶出去不就得了,病得那么重,谁知道传不传染!”

    这话一出,蒋贵妃顿时色变,勃然大怒道:“老夫人,我倒是纳闷好端端的,你怎么不把令孙女抬回去了,原来是打得这个主意。怎么,建安伯府是要谋害皇室吗?”

    “呃,朕不知,建安伯府如何谋害皇室了?”昭丰帝淡淡的声音传来。

    站在一旁的小太监这才苦着脸扬声道:“皇上驾到,皇后娘娘驾到——”(未完待续。。)

    ps:感谢love八戒的悟空、秋天的梦里、了如嫣、花夏眠。。。、琉年似水梦璃华、咸菜姐姐几位童鞋的打赏。这一章,献给所有给柳叶投粉红的童鞋们。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