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蒋贵妃脸色顿时变了,狠狠剜了小太监一眼,又换了笑脸快步迎上去,优雅地施礼:“给皇上请安,给皇后请安。”

    往日,不等皇上吩咐,蒋贵妃便可以起身了,今日她心中打鼓,不知刚才情形昭丰帝看进去了多少,便一直维持着半蹲的姿势不动。

    赵皇后悄悄翘起了嘴角。

    昭丰帝定定看着蒋贵妃发顶那朵耀眼的粉宝石攒珍珠米牡丹花,许久才缓缓道:“起身吧。”

    蒋贵妃起了身:“今儿怎么皇上和皇后一起来了。”

    这也不过是一句家常话,昭丰帝却看她一眼:“怎么,朕来不来,还要跟你打招呼吗?还是说,朕不能跟皇后一起来?”

    “皇上!”蒋贵妃霍然抬头,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臣妾没有那个意思,您误会了。”

    赵皇后紧紧抿着唇,恨不得大笑出声。

    蒋贵妃啊蒋贵妃,你也有今天!

    让你优雅,让你妩媚,蛇蝎面孔被皇上看到了,你便是个天仙又如何?

    后宫里,最不缺的就是美人啊。

    “父皇,您怎么一来就训母妃嘛——”方柔公主跑过来,撒娇般拉着昭丰帝的手,然后瞪了赵皇后一眼。

    眼中的意思很明显。

    昭丰帝皱了眉。

    若是以往,他不过觉得方柔公主有些任性,可生在天家,任性也是一种难得的天真。

    身为一国之君,已经是高处不胜寒,那些儿女哪一个又纯粹的把他当成父亲?

    方柔是他的女儿,若是不能护着最疼爱的小女儿保留这份天真,又有什么意思?

    这是昭丰帝内心深处不可对人说的一点执念,更是他对方柔公主疼爱纵容的原因。

    可看着生死不知的甄妙,怒而不发的建安伯老夫人,哭肿了眼睛的温氏。昭丰帝忽然明白,生在天家,无论是谁,都不需要这种天真的,也没有资格拥有。

    包括他的女儿。

    昭丰帝第一次挥开方柔公主的手。

    “父皇?”方柔公主怔住了,随即泫然欲泣。

    昭丰帝没有理会,大步走到甄妙面前看了看。

    那一次进宫还是机灵纯真,带着股子生机勃勃劲头的少女,如今竟有种油尽灯枯的感觉了。

    见惯了生死的昭丰帝心底都忍不住生了一丝怜惜,扬声道:“传太医!”

    随后走到老夫人面前。面带歉意:“老夫人,你放心,朕定会命太医全力医治甄四的。今日的事,还望勿怪。”

    “老身不敢。”

    昭丰帝嘴角翘了翘:“老夫人是不敢,不是不怪,是不是?”

    老夫人抬头,视线落在昭丰帝鼻梁处,好一会儿吐出一个字:“是。”

    “老夫人放心,今日的事。朕定会给建安伯府一个交代。”

    “谢皇上。”老夫人跪地施礼,低垂的眼帘遮蔽了眸中情绪。

    昭丰帝的脾气……果然如太妃说的那样。

    昭丰帝负手而立,君王威严尽显。

    室内一片静默,谁都不敢出声。便是方柔公主都敏锐的察觉了今日昭丰帝对她的不同。

    虽然委屈,可不知为何,竟不敢胡乱撒娇了。

    不多时一个御医匆匆赶来,才打破了沉默:“臣参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啰嗦什么,快去给甄四姑娘看一看。”

    甄四姑娘?

    那太医一时没反应过来。

    像建安伯府这种门第,平日是请不动御医的。这太医根本不知道甄四姑娘是谁家的,但听皇上这么说,却明白这一次必须拿出看家的本事来。

    匆匆走到甄妙面前,看清她的样子吓了一跳,忙伸手把脉,又翻看了一下舌苔。

    “回皇上,这位姑娘应是中了温毒,臣这就开一个清燥祛热的方子来。”

    昭丰帝眼皮不抬:“怎么治由太医定夺,但必须把甄四姑娘给朕治好。”

    太医眼皮子跳了跳:“遵命。”

    老夫人忽然出声:“皇上,老身还有话说。”

    “老夫人但讲无妨。”

    “回皇上,太医刚才说出的情况,和伯府请去的十数位大夫所说别无二致,我家四丫头吃的方子也是清燥祛热的,可她偏偏病情急转直下,成了如今这副模样。”

    “呃?”昭丰帝脸色微臣,看向太医。

    太医额头冷汗流了下来,硬着头皮道:“皇上,臣看甄四姑娘的病况,确实如此啊。”

    盯着神色忐忑的太医,昭丰帝不悦的拧眉:“把甄四姑娘移到清心殿,传众太医会诊。”

    老夫人眼中多了些光亮。

    太医会诊,想来四丫头有救了吧。

    “贵妃,从今日起,你的对牌便交给皇后吧,今后少见外人,修身养性!”

    “皇上!”蒋贵妃脸色迅速变得惨白,身子晃了晃。

    赵皇后忙低下头,用尖利的指甲死死掐着自己的手背,才克制住大笑出声的冲动。

    交出对牌,意味着蒋贵妃没有了插手宫中事务的权利,也不能再随意传召宫外的人。

    失去了这两样权利,蒋贵妃的超然地位就不复存在了。

    这一局,虽不是有意为之,她实在是赢得漂亮啊!

    赵皇后只觉胸口浊气都吐了出来。

    这样想着,再想到甄妙,原本的恶感淡了不少。

    这丫头实在是她的福星!

    要知道她好久没这么扬眉吐气了!

    “父皇——”方柔公主不大不小的年纪,虽不大懂昭丰帝的话意味着什么,可看母妃脸色也知道事情不好,把之前的那点畏惧抛开了,拉住昭丰帝的衣袖,“您不理会儿臣了么?”

    其实人的疼爱和厌恶,都是有惯性的,会下意识的保持下去。

    像昭丰帝,虽下定决心改变方柔公主。可见她这样爱娇的唤着父皇,还是有一瞬间的心软。

    不过帝王之心,非常人可比,他很快压下那丝疼惜,冷着脸道:“方柔,君让臣死臣不得不死,这话是你说的?”

    方柔公主咬了唇:“父皇,儿臣说的有什么不对吗?”

    昭丰帝笑了:“单论这话,当然没有什么不对。可是你年纪还小,还分不清什么是君。什么是臣。”

    蒋贵妃听了脸色变得更难看。

    方柔公主却依然懵懂:“父皇,儿臣不明白您的意思。”

    “呵呵,方柔,所以父皇才给你找了伴读,命你好生读书。读书明理,你要学的还很多,若是还有不懂的,也可以让你母妃教你,今后少出去。”昭丰帝淡淡看蒋贵妃一眼。大步离去。

    片刻后人都走的干干净净,空荡荡的玉堂宫,只剩下蒋贵妃母女二人。

    “母妃,父皇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蒋贵妃花容惨淡。紧紧搂着方柔公主:“方柔,你个傻孩子,面对你父皇,你怎么自称?”

    “儿臣呀。皇兄皇姐们不都这么叫么?”

    蒋贵妃惨淡笑笑:“是啊,儿臣。你是公主,可在你父皇目前。依然是臣啊!”

    从此以后,方柔公主从皇上那里得来的特权,恐怕都不在了!

    君臣君臣,这世上,除了皇上,谁不是臣呢!

    蒋贵妃深深懊悔起来。

    她不应该太过宠爱方柔,失了分寸的。

    若是,若是没有传召甄四进宫,就没这场无妄之灾了!

    甄四,建安伯府,本宫不会放过你们的!

    传旨太监从玉堂宫离开后,快步奔向太医院,带着几位当值的太医匆匆赶向清心殿。

    从太医院到清心殿,有一段距离,来来往往的自然不少人。

    见到这么多太医一同出现,个个心生好奇,悄悄议论着。

    “这是怎么了,莫不是哪位贵人病了?”

    “不知道啊,这么多太医,估计是病得厉害。”

    两个侍卫闲聊着,心里都有些打鼓。

    能让这么多太医同时去诊治,事情有些不同寻常。

    他们这些值班的侍卫,可是最不愿意遇到不寻常的事了。

    特别是昨日还发生了明馨庄刺杀的事。

    “都在瞎议论什么?”巡视过来的罗天珵冷着脸问道。

    经历了昨日的事,罗天珵在龙卫中威望高了许多,两名侍卫忙站直身子,把情况说了一下。

    “皇上并没有吩咐什么,做好自己的事就好。”罗天珵听了面无表情的道。

    宫闱之事最是难说,他们这些侍卫就是保护贵人们的安全,至于其他的,就轮不到他们操心了。

    罗天珵正这么想,就见一个太监匆匆奔来,喘着气道:“罗,罗卫长,皇上宣您去清心殿。”

    罗天珵有心问问皇上突然宣召是何事,但不合规矩,只得默默无言的跟着传话的太监走。

    反倒是那太监走在罗天珵身边,压低声音道:“罗卫长,您知道么,皇上宣您去,是因为甄四姑娘在清心殿。”

    罗天珵微怔,莫名的想到两个侍卫说的话,心中不由一沉。

    果然就听传话太监道:“甄四姑娘病情危急,许多太医都束手无策,甄四姑娘的母亲已经哭的昏了过去,老夫人也有些受惊了。皇上想起您是甄四姑娘的未婚夫婿,宣您过去见见。”

    罗天珵脚步一软,身子晃了晃。

    “罗卫长?”

    罗天珵恢复了从容神色,脸上看不出任何端倪,淡淡道:“无事,多谢公公告知了。”

    罗天珵跟着传话太监一路飞奔到清心殿,一眼便看到了躺在榻上的甄妙。(未完待续。。)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