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呈上来。”

    昭丰帝打开奏折看了一眼,啪的一声合上,脸色沉了下来。

    朝堂上一静,显得两个小御史声音更大了,滔滔不绝的就把蒋贵妃的事说了出来,且比昭丰帝了解的还要多得多。

    比如传话太监怎么趾高气扬,扬言“贵妃娘娘发话,爬也要爬进宫里去”啊,什么传话太监无故打伤伯府丫鬟,致使人家容颜尽毁啊,啪啦啪啦说了一大堆。

    昭丰帝脸色越来越铁青。

    甄妙的事,他虽然对蒋贵妃产生了不满,但夺了她的特权并责令闭门思过,已经是做出了告诫。

    毕竟她是方柔公主的生母,且其父正在东泠剿匪。

    退一步说,昭丰帝对蒋贵妃,到底还是有些情分的,非寻常宫妃可比。

    要是照着两个御史再说下去,蒋贵妃的性命都堪忧!

    昭丰帝张了张口,眼角余光就瞄到侍立殿中的左右史同样正瞄着他。

    昭丰帝顿时内伤了。

    即便他是皇上,对待这些刺头的御史也不能随心所欲!

    历来御史上奏时,没有打断的规矩!

    他要是一开口,那两个左右史立刻就要记录下来了!

    昭丰帝觉得很憋屈,没好脸色的盯着两个小御史。

    偏偏两个御史不看眼色,一唱一搭的足足说了一刻钟还多,这才意犹未尽的停了下来。

    昭丰帝嘴角已经僵硬了,心道以后再选御史,话唠的绝对不能要!

    “皇上,臣等恳请严惩蒋贵妃,以肃内宫正气!”

    昭丰帝暗暗顺了口气,这才开口:“二位爱卿所奏之事,朕已经知晓了,且对蒋贵妃已经做出了惩戒。此事就此作罢。”

    “臣斗胆,敢问皇上如何惩戒的贵妃娘娘?”鲁御史看着倒是笑眯眯的,可话说得一点不客气。

    昭丰帝冷下脸来:“处置蒋贵妃,乃内宫之事,怎么,这些还要朝上议论吗?”

    石御使扑通一声再次跪了下来:“皇上此言差矣。贵妃娘娘强令勋贵之女以病危之身入宫,是为不慈;无视建安伯府满府哀求之声,是为不仁;纵奴行凶,致使韶华女子容颜尽毁,却无任何抚恤之举。是为不义!内宫娘娘,乃是选取天下端良淑惠之女充任。如此不慈、不仁、不义之人,怎堪当贵妃之位!又怎能成为天下女子表率!”

    昭丰帝嘴角不停抽搐着,他很想说一句,他拿蒋贵妃当宠妃不成么?

    又不是皇后,天下女子表率什么的,用不着吧?

    他是皇上,对她都没这个要求。

    昭丰帝腹诽着,可看石御使硬邦邦的模样。愣是没敢吱声,暗暗扫了左右史一眼。

    这个石御使,长的就是一副死谏的模样,他要是一开口就一头碰死在金銮殿上。那他这个皇帝非憋屈死不可!

    不管怎么勤政爱民,英明神武,将来史上记上一笔御史碰死在金銮殿上,这是抹不去的污点啊!

    昭丰帝在臣子面前算是强势的。偏偏对御史有些无可奈何。

    心中郁闷,还要用和煦的语气问:“那依爱卿之见,该如何处置此事?”

    两位御史对视一眼。道:“蒋贵妃品行不端,应废之。传话太监仗势欺人,伤害无辜,应处以极刑以儆效尤!”

    这话一出,昭丰帝脸色微变,扫了群臣一眼。

    有懂眼色的大臣忙站了出来:“皇上,蒋贵妃乃龙虎将军之女,而今龙虎将军正率兵在东凌剿匪。若是废除贵妃娘娘,恐令将士寒心,于剿匪不利!”

    昭丰帝微微点头,刚要说张侍郎所说有理,就见石御使腾地站了起来,就差指着张侍郎鼻子骂了:“张侍郎此言差矣!蒋贵妃失德,若是不处置,才会让天下子民寒心,与朝廷社稷不利!”

    鲁御史更是不紧不慢的来了一句:“张侍郎难道是说,龙虎将军会因为皇上的秉公处置,而心存不满么?”

    “龙虎将军当然不会如此……”张侍郎有些无力的道,暗恨那些又把脚缩回去的同仁们。

    “既然不会如此,又哪来的将士寒心?再说皇上仁慈,没有追究龙虎将军教女不严之过,龙虎将军对皇上感恩还来不及呢!”鲁御史步步紧跟道。

    昭丰帝咳嗽一声,原本的话也不能说了。

    再扯下去,恐怕连龙虎将军,也要被这两个小御史参上一本。

    目前,他可没有动龙虎将军的打算。

    知道不拿出点实际的惩治,这事就没完没了了,昭丰帝快刀斩乱麻地道:“蒋贵妃处事不当,难当四夫人之首,降为昭仪,传话太监杖毙,去传旨吧。”

    见两位御史还待再说,冷着脸道:“后宫之事不必多谈,此事不得再议!”

    帝王的威严显露出来。

    罚也罚了,名也扬了,两个御史见好就收的站了回去。

    蒋贵妃本来就在郁闷,心想等来日皇上再来,定要想个法子哄得他服服帖帖,早晚出了那口恶气才是,没想到皇上的旨意就来了。

    蒋贵妃瘫倒在地,对拖出去的传话太监的哭嚎声恍若未闻,长长指甲深深陷入肉里。

    建安伯府,我蒋玉环和你们势不两立!

    “母妃,儿臣去找父皇!”方柔公主哭着道。

    “方柔,你给我站住!”

    “母妃——”

    蒋贵妃神情变得冰冷:“方柔,你记着,你的父皇不再是以前那样对你的父皇了,你也该长大了!”

    “母妃——”方柔公主毕竟才十岁,被蒋贵妃说的话弄的不知所措。

    “方柔,你若是再不懂事,去找你父皇歪缠,恐怕连这玉堂宫,我们都不能住了。”

    九嫔虽然能入主一宫,但玉堂宫这样的规格,显然超了。

    唯一庆幸的是,昭丰帝并没有提搬离玉堂宫的事。蒋贵妃心里仍隐隐存了几分希望。

    宁坤宫那边赵皇后听说了,抚掌大笑,对引发此事的源头,甄妙的好感度那是嗖嗖往上涨,带着嬷嬷宫女亲自去了清心殿探望一番。

    得知昭丰帝赏了不少东西给建安伯府和甄妙,很是大方的手一挥,又赏了无数东西过去。

    要知道赵皇后出身沐恩候府,沐恩候府别的不多,就是钱多,皇后的小私库估计皇上看了都眼红。

    蒋贵妃倒了霉。她心里痛快了,哪里还在乎这点身外之物。

    更别提当晚,昭丰帝罕有的不是初一,也不是十五,却踏进了宁坤宫的门口。

    后宫的妃子们便知道,皇后得势了。

    另一边建安伯老夫人前脚回府,后脚就得知了蒋贵妃被免了妃位的事,同样是心中大快,对皇上和皇后娘娘流水般的赏赐。反倒有些波澜不惊了。

    老夫人出身不错,富贵是自小见惯了的,建安伯府这些年虽一直不上不下,眼皮子却没那么浅。

    跟着接旨的李氏却被一连串的赏赐给砸晕了。

    老天。这么多赏赐,将来伯府分家,他们二房也能占上一份,等将来冰儿玉儿出阁时。还能有御赐之物压箱底,该是多么风光!

    连日来,因为被嫡姐坑的多年积蓄都打了水漂的心结登时解了。

    “蒋氏。把金银玉器登记入库,那些人参燕窝、阿胶灵芝并珠宝首饰、绫罗绸缎等物,一并送到沉香苑去。”等传旨太监走了,老夫人淡淡吩咐道。

    “老夫人!”李氏忍不住尖叫起来。

    “嗯?”老夫人扫她一眼。

    李氏急得脸有些发红:“那些,那些您怎么能都送到沉香苑去?”

    金银什么的当然好,可是那些极品的人参燕窝,才是真正的有价无市,价值千金。

    老夫人气极反笑:“怎么,李氏,不送到沉香苑去,送到哪里,芳菲苑么?”

    “老夫人,儿媳可没这么想,这些御赐之物,当然是放到公库里去呀!”李氏理所当然的道。

    老夫人懒得再多理会李氏,看了蒋氏一眼。

    蒋氏嘲弄的勾勾嘴角,才道:“二弟媳,皇上赐给伯府的物品,当然是归到公库里去。但那人参燕窝等物,是指明了说给妙丫头调养身子的,那是赐给妙丫头个人的,和伯府无关,当然要送到沉香苑那边。至于那些珠宝首饰并绫罗绸缎,皇后娘娘是直接点了名赏赐给妙丫头的啊。”

    “是,是么?”李氏有些尴尬的问。

    她当时听了那些赏赐,已经激动不已,其他的话压根没听进去。

    这么说,那些赏赐,岂不是大半都归了四丫头一个人?

    这样一想,李氏又是嫉妒又是不甘。

    若是四丫头不在了——

    李氏忙收回这个骇人的念头,可人的贪念一起,就像心中住进了一个魔鬼,压都压不住了。

    “老夫人,四丫头什么时候回府啊?”

    老夫人扫她一眼,淡淡道:“皇上说了,命四丫头在宫中养病,估计近几日都不会回府的,或许等病好了大半再回也不一定。你当伯娘的,四丫头还生死不知,别总惦记些有的没的。”

    “儿媳知道了。”李氏悻悻的道。

    两日后的黄昏,马蹄声打破了皇城的寂静。

    一个衣服已经看不出颜色的青年男子扬着马鞭赶着车疾行,到了不能乘车的地方翻身下来,挑开车帘背起一个年过半百的男子向着清心殿狂奔而去。

    “皇上,罗卫长回来了。”

    “摆驾清心殿!”(未完待续。。)

    ps:感谢童鞋们的打赏和粉红。明天柳叶准备双更,提前让童鞋们有个心理准备。

    推荐烟青色大大的《医锦》,很有意思的文哦。

    简介:自动进化,还分配任务的药田空间是咋回事?任务还是干掉万能女配,然后和男主配对!!能不能干掉男主,然后靠着药田衣食无忧啊?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