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人多才热闹……

    甄妙悄悄撇了撇嘴。

    她脸上写着个傻字吗,会相信生母由贵妃降为昭仪的方柔公主有和自己泛舟同游的心情?

    “不敢打扰公主的雅兴。民女出来有一会儿了,也该回去了。”

    方柔公主脸立刻冷了下来:“怎么,甄四,你现在难道也病了吗?”

    “承蒙天家厚爱,民女的病已经大好了。”

    方柔公主上前一步:“既然没病,本公主邀请你一起游湖,怎么还不答应呢,莫非——你看不起本公主?”

    “民女不敢!”甄妙抿了抿唇。

    “那么,便是甄四姑娘架子太大了,本公主也请不动你?”满意的看着甄妙为难的脸色,看向太子妃,“皇嫂,这次您也在,我可没欺负她吧,到时候再闹腾起来,您可要给我作证啊。还有初霞姐,你也是。”

    一直没做声的初霞郡主挑了挑眉:“这小舟再上二人也有些挤了,依我看,我们二人加上皇嫂,刚刚好。”

    对这位公主堂妹,她是不大亲近的,偏偏母妃说什么如今正是蒋贵妃母女不如意时。

    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这时候前来示好,她们定会把这份情记在心里的。

    结果,方柔公主就借着来看她的由头,出来游湖了。

    也不知这游湖,到底是有心,还是无意呢?

    “怎么会呢,这小舟可不小呢。再者说了,我们摇船都累了,正好换皇嫂和甄四来呀。只有皇嫂一个人可摇不动,累坏了皇嫂,到时候太子哥哥要找我们算账的。皇嫂,你说是不是?”

    太子妃冲方柔公主笑笑,扫了甄妙一眼。用微不可察的声音问:“刚才的话,甄四姑娘有没有想起来些什么?”

    甄妙眼睛都瞪圆了。

    这简直是明晃晃的威胁!

    冲着太子妃轻轻摇了摇头。

    太子妃笑了:“皇妹说的是呢,四个人刚刚好,甄四姑娘觉得呢?”

    甄妙无可奈何的点了点头。

    上一次把蒋贵妃弄的那么惨,那是伯府情理都占全了,可现在她一味拒绝太子妃和公主,却是不识抬举了。

    到时候方柔公主说是想和自己摒弃前嫌才邀自己游湖的,再有太子妃附和,那自己都没地方说理去。

    说是帮理不帮亲,真正能做到的有几人。更何况本就掌握着无上权力的皇帝了。

    上了小舟,甄妙特意去了船尾,和初霞郡主站在一方。

    太子妃坐在船头,二人一前一后划着小舟。

    这种小舟很轻便,划起来又简单。平日勋贵官宦家的女儿参加各式聚会,一起泛舟也是一大雅事,是以会划舟的不少。

    甄妙以前处处好强,自然也是会的。

    没想到太子妃却有些手忙脚乱。

    “皇嫂,不对。不对,应该是这样划。”方柔公主在旁边跟着着急。

    “太久没碰这个,有些生疏了。”太子妃脸上露出歉意。

    “没事,没事。我来教你。”方柔公主一副娇憨无邪的样子,不停指点着太子妃。

    太子妃似乎找不到诀窍,带着小舟乱转。

    “哎呀,我说不明白啦。初霞姐,你来告诉皇嫂嘛。”

    初霞郡主刚开始本来有些怀疑方柔公主的用心,此刻见她这样子。把那点怀疑就忘了,起身走到了船头。

    方柔公主让开位置,自然的就走向了船尾。

    甄妙立刻警觉了。

    她心思不多,看不透太多的弯弯绕绕,却明白方柔公主拉自己上船,必定是针对她。

    既然是想算计她,那就必定要接近她了,除此之外,所有的言语举动,统统都是障眼法!

    有的时候人不需要想太多,只要懂得什么是最关键的就行了。

    甄妙正是如此。

    所以从方柔公主上了船就开始说这说那,落在甄妙眼里,和猴子蹦跶没有什么区别。

    她根本就没打算听她说些什么,免得被分去了注意力。

    只要方柔公主靠近她,那么这场硬仗就开始了。

    甄妙心里早想好了方柔公主可能的举动。

    一种是把自己推下水。

    她本就是寒症,还没好利落,若是这时候再落了水,恐怕一条命就去了半条。

    还有一种,是方柔公主落水,然后咬定是她推的。要是不能证明自己的清白,恐怕整条命就交代了。

    而这种事,本来就是说不清的。

    方柔公主是昭丰帝的爱女,她落水了,昭丰帝心里不怒是不可能的,哪怕真的察觉是她有意为之,恐怕自己也逃脱不了责罚。

    甄妙很快想好了应对之法。

    很简单,无论是她,还是方柔公主,统统不能落水,那么方柔公主便是巧舌如簧,能颠倒黑白,也奈何不了她了。

    方柔公主走了过来,冲甄妙诡异一笑,随后借着身形的遮挡猛然抓住她的手腕,然后再松开,自己直挺挺往后面仰倒。

    尽管在心中谋划了千百次,这个时候,方柔公主还是本能的尖叫起来。

    刚刚走到船头的初霞郡主下意识的跑了过来。

    这边,早有准备的甄妙脚步轻巧一移成了稳稳的八字状,一只手反手抓住方柔公主手臂,另一只手伸在后面把她牢牢挽住。

    而初霞郡主这么一跑,船尾这边失去了平衡,摇晃颠簸之下,只听扑通一声巨响,水花四溅。

    甄妙抓稳了方柔公主,正听到这声响,不由呆了呆。

    她在船上,方柔公主也在船上,那什么东西掉下去了?

    “初霞——”太子妃的惊叫声传来。

    甄妙再次懵了。

    这,这不在计划中啊。

    谁能告诉她,好端端的初霞郡主是怎么掉下去的?

    “初霞姐不会水!”方柔公主猛然反应过来,推甄妙一把,“你快去救她!”

    甄妙脸色发白,摇了摇头:“我也不会。”

    她前世,其实是会的。只是不精通。自从穿来那日在水中险些被掐死,就对入水产生了极大的恐惧。

    看着初霞郡主在水中挣扎,甄妙忙解了腰带抛向她,想把她拽上来。

    只是腰带毕竟是软的,情急之下哪里抛得远。

    方柔公主再顾不得其它,放声道:“救命啊,初霞郡主落水了!”

    荷花深处出现一叶小舟,两个宫人飞速划着奔来。

    而另一边,传来涉水的声音。

    甄妙回头望去,就见一个玄衣男子张开双臂保持平衡。然后脚踏水面如凌波飞渡般奔了过来。

    到了近前,才看清男子面容,竟然是六皇子!

    六皇子不由分说下了水把初霞郡主抓住,然后爬上了驶过来的那叶小舟。

    初霞郡主已经昏迷不醒了。

    六皇子把她身子翻转,拍着后背让她吐出几口水,然后看向对面船上的人。

    太子妃的难堪,方柔公主的错愕,最后看向甄妙,目光不经意扫过她手中的腰带。嘴角忍不住翘了翘,才出声道:“赶紧上岸!”

    甄妙觉得这个世界好玄幻。

    六皇子他,他居然会凌波微步!

    这边的动静早已惊动了不少来御花园散步的妃子驻足观看。

    一上岸,就听一个威严声音传来:“这是怎么了!”

    众人忙散开。跪拜道:“太后千岁!”

    身穿暗绿色绣金线霏缎宫袍的太后看着很精神,显得威严更甚,没有理会众人就走了过去。

    方柔公主眼睛一亮,猛然扑过来跪下:“皇祖母。您可回来了!”

    其实自从罗天珵把张院判从五德山请回来,太后便也启程了,只是太后的凤驾走得慢。昨日才到。

    太后又乏了,就免了众人这两日的请安。

    方柔公主见了太后,眼中闪过意外之喜。

    “初霞怎么样了?”太后把方柔公主拉了起来,看向扶着初霞郡主的宫人,“傻愣着干什么,还不把初霞郡主安置好,传太医!”

    又看一眼浑身湿透,玄色衣衫紧贴在身上,挺拔身姿尽显的六皇子,微微蹙眉:“六郎快去把衣服换了吧。”

    六皇子似笑非笑的眼风扫过那些羞红了脸的宫娥们,随后冲太后行礼:“那等孙儿收拾妥当了,再来给皇祖母请安。”

    等六皇子也离去后,太后这才看向太子妃:“舒雅,你说说看,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孙媳——”太子妃张了张口,有些为难。

    方柔公主抢白道:“皇祖母,是我们见天气好一起游湖,结果孙女没站稳,差点摔下去。初霞姐跑来扶我,甄四姑娘也伸手扶我,大概是两个人太慌张了,甄四姑娘不小心,就把初霞姐推了下去!”

    看到太后迅速冷下来的眼神,方柔公主心中冷笑。

    虽然事情没按她原本计划的那样演,但不管甄四是有意也好,无心也好,只要太后相信初霞郡主是她推下去的这个事实,她就别想讨到好!

    当时那么混乱,就算是初霞郡主,恐怕都不太清楚自己是怎么掉下去的吧?

    就算她心有怀疑,难不成不站在自己这个堂妹一边,站到一个外人那边不成?

    方柔公主心中笃定不会被揭穿,神色更哀戚了:“皇祖母,都是我不好,害得初霞姐落了水,您罚孙女吧。”

    看着方柔公主无比自然的说出这番话,甄妙心中发寒。

    这还是一个只有十岁的小姑娘么!

    想着初霞郡主的落水,甄妙诡异的想到一句经典台词。

    “我猜中了开头,可是我猜不着这结局……”

    所以坑死她了啊!(未完待续。。)

    ps:柳叶白天工作忙,没有时间码字,晚上更两章,是拼了老命的,就是希望新书期这个月求一下粉红。希望童鞋们多多支持,如果票票多,明天柳叶还会努力加更的。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