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太后的目光落到甄四身上,见她衣衫松散,显得整个人格外单薄,手中还捏着个湿嗒嗒的腰带,越发不喜。

    “你便是建安伯府的甄四?”

    “民女正是。”

    “不是病了么,好端端的怎么出来游湖?”

    甄妙心底叹口气。

    她完全是祸从天降啊,不过是在太妃庭院内透了口气,就遇到了前去拜访的太子妃,被硬拉着来了御花园。

    想到这里心中懊恼,还是太大意了,自己身份低微,面对太子妃的邀请无法拒绝,若是老老实实呆在室内,有太妃在,替自己挡一下,想来太子妃也不会驳了太妃脸面的。

    事已至此,懊恼也没用了,甄妙规规矩矩的磕了头,声音轻柔却坚定:“是民女思虑不周。只是初霞郡主落水时,公主可能太慌乱看岔了,民女绝对没有失手推初霞郡主落水。”

    “什么,你的意思是说本公主冤枉你了?”

    甄妙显得相当沉稳,声音冷静从容,就给人一种可信的感觉:“民女没有这个意思,想来是公主看错了。“

    方柔公主猛的扭头看向太子妃:“皇嫂,你说呢?”

    太子妃看向太后。

    太后打量着甄妙,忽然道:“甄四姑娘,是甄太妃的嫡亲侄孙女吧?”

    “是。”甄妙身子跪得直直的。

    太后笑了笑:“难道有这份沉稳劲儿。”

    甄妙垂头不语。

    “舒雅,你来说,当时可是甄四姑娘不小心碰着了初霞?”太后看向太子妃。

    太子妃施了一礼:“太后,当时事情发生的太突然,孙媳在船头,妹妹们在船尾,并没有看清楚。只是她们三人,确实是站在一起的。”

    太子妃这话。真真是滴水不漏,却隐隐把矛头指向了甄妙。

    若是初霞郡主醒来记得清清楚楚,那她也不算妄言,若是初霞郡主自己也糊涂着,那么——

    方柔公主得意一笑。

    太子妃的立场,早在甄妙意料之中。

    最初的懊恼过后,她反倒格外的镇定。

    不管怎么样,方柔公主也说是自己失手把初霞郡主推下去的,最差的结果也就是太后这么认定。

    方柔公主想借着这件事让太后不喜自己,但其实。对于以后鲜少再会入宫的她来说,太后喜爱与否,真的没有这位公主想得那么重要。

    像太后这样的身份,不喜一个年轻的姑娘冷淡着就是了。

    呃,冷淡就冷淡吧,她又不入宫为妃。

    甄妙自我安慰的想着,然后心平气和的向太后解释:“太后,当时虽然慌乱,民女能肯定自己没有失手碰到初霞郡主。是有缘由的。”

    “呃,什么缘由?”

    “民女能不能叫一个宫人一起演示给太后看。”

    太后点点头,一个梳着飞仙髻的宫娥走了出来,站到甄妙身边。

    甄妙站起来。一手抓住宫娥右手,另一只手伸到她背后,摆出环抱她的样子,然后松开。对太后道:“太后您看,当时方柔公主没有站稳,民女是这样拉住她的。两个手都占着,就算再慌乱,也不可能再有第三只手把初霞郡主碰下水的。”

    “你!”方柔公主气得瞪大了眼睛。

    她自己也说了,当时甄妙是去扶她的,现在却有种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憋屈感。

    刚想说甄妙只是伸出一只手拉住她,就听甄妙又道:“当时太子妃在船头,有公主和初霞郡主遮挡了视线,可能没有看清楚。但六皇子从岸边飞渡而来,想来是看得分明的。太后若是觉得民女是为了逃脱责罚而狡辩,不妨请来六皇子问一问。”

    她在赌,赌一个皇子不屑于陷入这些宫闱阴私。

    他只要把自己看到的说出来就够了。

    “你以为,六皇兄会袒护你吗!”方柔公主色厉内荏的喊道。

    甄妙微微一笑,没有作声。

    方柔公主,你又凭什么认为你指鹿为马,她就会乖乖认了呢。

    六皇子就算偏向公主,也不可能说是自己把初霞郡主推下去的。

    因为他赶来时,初霞郡主已经落水了!

    最不利的局面,就是六皇子也如太子妃一样说没看清楚。

    “皇祖母。”六皇子已经换了一身靛蓝色薄绸直裰,显得人风度翩翩。

    “六郎,初霞当时落水,是个什么情形?”

    六皇子似笑非笑的瞥了方柔公主和甄妙一眼。

    方柔公主有些紧张,咬着唇道:“六皇兄,你当时隔得远,有没有看清楚初霞姐到底是自己没站稳落水的,还是甄四不小心碰到了她?当时太害怕了,皇妹没有注意呢。”

    六皇子看向甄妙。

    甄妙明白自己可没公主的地位,这时候随便开口,说不准还会招来太后的呵斥,便低下了头。

    六皇子收回视线,对太后道:“皇祖母,皇妹说的不错,当时孙儿离得确实有些远,且开始时并没留意到那边的动静。听到皇妹呼救声才过去。”

    说到这里停了下,继续道:“所幸正好有宫人驾着小船过来,不然孙儿恐怕要带着初霞游上岸呢。”

    听了这话,太后眼神一紧。

    坐到太后这个位置,哪有简单的。

    初霞郡主刚落水,就有宫人驶着小船来救,倒好像早有准备似的。

    一个暂居宫内的勋贵之女,哪有这个能力。

    六皇子虽没有明确说什么,太后对这件事却有了别的看法。

    而方柔公主根本没想那么多,还暗暗高兴六皇子果然没有说些不该说的,朝着他灿烂一笑。

    六皇子同样回以温柔的笑容。

    太后有了别的看法,就不愿再深究下去,正好有宫娥回禀:“太后,初霞郡主醒了。”

    “初霞既然没事,你们又都没看清楚,此事便作罢了。”太后说着转身欲走。

    “皇祖母——”方柔公主凑过去。委屈的道,“这事,就这么算啦,那初霞姐不是白白受罪了么?”

    “那依方柔的意思呢?”太后不动声色的问。

    “自然是要奖惩分明了。”方柔公主理直气壮的道。

    太后沉吟一下,道:“如此,你们就随哀家一同去看看初霞好了,听她怎么说。”

    “皇祖母。”初霞郡主裹在锦被里,支撑着半坐起来。

    太后握住初霞郡主微凉的手:“好生呆着。现在水已经凉了,染了风寒就麻烦了。”

    “孙女已经喝了姜汤。”

    “改日皇祖母带你去大福寺拜拜,先是你父王遇到那事。你跟着受了惊吓,现在又落水。”

    “皇祖母,孙女听说明馨庄那事,甄四也在呢,今儿初霞姐落水她也在,倒是巧了。”方柔公主貌似无意的提起。

    她可记得清楚,七夕那日初霞郡主对甄妙的反感。

    今儿这事,说不准初霞姐还要感谢她。

    太后皱了皱眉,淡淡扫了甄妙一眼。

    心道这小丫头虽和甄太妃有几分神似。奈何性子到底是差了许多。

    甄太妃,可是轻易不沾是非的。

    甄妙垂着眼帘,悄悄撇了嘴角。

    方柔公主经历蒋贵妃降位一事,瞬间黑心了啊。挖坑挖的真到位。

    难怪说皇宫是个大染缸呢。

    对太后这个身份年纪的人来说,恐怕最烦小姑娘总和是非沾边,无论是不是你的错。

    听方柔公主提起明馨庄的事,还扯上甄妙。初霞郡主嘴唇动了动,终究没有说什么。

    “初霞姐,你还记得当时是怎么落水的吗?”方柔公主说着扫了甄妙一眼。“那时慌慌乱乱的,我好像看到甄四不小心碰了你一下。”

    初霞郡主眨了眨眼,仔细想了想道:“呃,好像是有人碰了我一下。不过我当时看得清楚,甄四两只手都扶着你呢,我和她之间还有你隔着。啊,当时碰我的人可能是方柔你呀!”

    “什么!”方柔公主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她想过初霞郡主会借着这个机会给甄妙难看,最不济了也会像太子妃那样说没看清。

    可她,她居然说是自己碰的!

    关键是,她根本没碰!

    觉得委屈无比的方柔公主脱口而出:“怎么可能,当时甄四双手揽着我,我两只手都没法动弹呢!”

    这话一出,室内静了静。

    方柔公主猛然反应过来,咬唇看向太后。

    初霞郡主揉了揉额头道:“当时太慌乱了,船又晃得厉害,我其实没太注意,可能是自己不小心掉下去了。方柔,你可别生我的气。”

    方柔公主暗暗吸了口气,强扯着嘴角笑笑:“怎么会呢。当时确实是太惊慌了,我也没看清楚,还以为是甄四不小心碰着你了呢,原来都是误会。”

    “是呀,也幸亏甄四扶住了妹妹,不然六皇兄来救人,恐怕要为难先救哪一个了。”初霞郡主很是自然的道。

    太后终于开口:“你们这些丫头,真是胡闹,游个湖也惹出乱子来。方柔,看来你要好好谢谢甄四姑娘了。”

    方柔公主这个气啊,可看初霞郡主坦然的样子,倒不像有意为之。

    而且,她没有理由帮着甄妙啊!

    百思不得其解又郁闷得半死的方柔公主憋屈的向甄妙道了谢。

    “不敢当。公主和郡主都没事,就是最好的了。”甄妙克制着自己想笑的冲动。

    原来郡主对她是真爱……

    “太后,甄太妃过来了。”(未完待续。。)

    ps:柳叶现在有87票粉红,如果今天满了100票,就努力再更一章表示感谢。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