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吃饱喝足,六皇子提出了请辞。

    “太妃,我也告辞了。”初霞郡主跟着站了起来。

    甄太妃并不是多热络的人,对六皇子倒是难得的和颜悦色:“路上注意点。”

    六皇子和初霞郡主不紧不慢的顺着抄手游廊走着。

    天色还未黑透,琉璃宫灯已经亮了起来,偶有宫人经过,默默行了礼,继续去忙自己的事。

    这时候的皇宫,便显得格外静谧。

    六皇子淡笑着开了口:“今日是初一,堂妹不回去陪着王妃用膳么?”

    “昨日落了水,母妃怕我受凉,让我在宫里住两日,明日才回去呢。倒是六皇兄,今日又来陪太妃了。”

    现在的几位皇子,都还没有封王,全都住在宫里的,不过平日里各有各的居所,逢初一十五,会陪着自己的母妃用膳。

    六皇子自幼丧母,初一这日常来甄太妃这,宫中人已经见怪不怪了。

    六皇子挑眉笑笑:“我这是老习惯了,倒是堂妹,怎么也过来了呢?呃,是甄四姑娘邀请的你吧?”

    初霞郡主想反驳,可事实又是如此,别别扭扭的咬着唇。

    甄妙在京城未出阁的小娘子这个圈子中,名声并不大好,初霞郡主素来是看不惯她的。

    二人关系忽然好了起来,对这个年纪的小姑娘来说,心里一会儿半会儿的很难扭过弯来。

    六皇子了然的呵呵笑起来。

    初霞郡主冷哼一声:“六堂兄,我可警告你,别乱打主意。”

    六皇子性情风流又开朗,对兄弟姐妹们向来都是一张笑脸,又因为没有母族支持不给人威胁感,跟他说话,大多都比较随意。

    “我乱打什么主意了?”六皇子摸摸鼻子,一脸无辜。

    初霞郡主白他一眼:“六皇兄。少装糊涂,吃饭的时候,你总看甄四做什么?你素来是放肆惯了的,但也不是谁的主意都能打的。”

    六皇子气乐了:“初霞,这是做妹妹的和哥哥说的话吗?”

    “那要哥哥做得好,当妹妹的才不敢乱说。强抢民女什么的,你又不是没干过。”初夏不以为意的道。

    六皇子眼中瞬间一沉。

    强抢民女么?

    说起来也算是吧。

    那一年他刚刚长成,文韬武略,算是兄弟们中的翘楚,又会哄得父皇开心。一时间风光无限。

    若不是太妃不经意的提醒,又吃了太子母族一个暗亏长了记性,恐怕现在早没了六皇子这个人了。

    经历了那事他更深刻的明白,皇上的宠爱固然重要,其他势力的支持同样不能忽视。

    没有权势,哪怕高贵如皇子,出色也是一种罪过!

    借着醉酒轻薄了一名女子,把她纳入府中,到如今世人记得的只是六皇子的风流不羁。又有谁还记得当初的出类拔萃呢?

    自嘲的光芒隐忍在眸中,六皇子笑得更温柔:“堂妹的好友,为兄哪里敢抢?”

    初霞郡主跺了跺脚:“六皇兄,你故意的!人家和她才不是好友呢!”

    见六皇子要说话。忙道:“她是订了亲的,堂兄乱来,会对自己名声不好。”

    “呃——”六皇子拉长了话音,“原来堂妹是担心我的名声啊。那为兄就听堂妹的话好了。”

    六皇子轻易答应下来,初霞郡主反而不放心了,又问了回去:“那六皇兄为什么总盯着甄四?”

    六皇子头疼的抚了抚额:“堂妹。你不觉得,甄四和太妃长得有些像吗?”

    “呃,确实是的。”初霞郡主这才放下心来。

    六皇子走在前面,看着碧瓦廊檐挂着的大红宫灯一排排,如火龙般蜿蜒到远方。

    天际霞光如火,像是一汪流动的彩画。

    他无声笑了笑。

    真是奇妙,这世间会有一个女子和太妃如此相像呢。

    太妃这边,宫女们已经把杯盘狼藉收拾的干干净净,并点上了熏香。

    精致的纯铜莲花香炉,袅袅散着清雅莲香。

    甄太妃吁了口气,捧着清茶慢慢喝着。

    等一杯茶喝完,向甄妙伸出手:“妙丫头,随我一起去园子里逛逛。俗话说饭后百步走活到九十九,这活到什么岁数是天命,但吃完了多走动就不易发胖,保持身姿窈窕倒是真的。”

    甄妙摆出认真聆听的样子。

    甄太妃满意的点点头,更来了谈性:“小姑娘家多走动,血气旺,肤色就好。不然惨白着一张脸,别人看了也晦气,做婆婆的更是不待见。”

    甄妙嘴角抽了抽。

    太妃,您一辈子呆在宫里,也懂得婆媳间的那些弯弯绕绕?

    甄太妃仿佛能猜到甄妙想什么似的,哼了一声:“这宫里,但凡有一点身份地位的人,哪一个不比婆婆难伺候?姑祖奶奶这话你且听着,总没有坏处。”

    “是。”甄妙乖巧的应道。

    “再说嫁了人,夫妻间总有个不对付的时候,身为女子该软和的时候就要软和,只是你想想,那身姿轻盈弱柳扶风的女子撒娇是什么效果?那壮实的跟小牛犊子似的女子撒娇又是什么效果?”

    小牛犊子……

    甄妙总觉得太妃看她的眼神有些担忧。

    “退一万步,便是不为了别人,单为了自己,多走动身体好了,将来是有利于生养的。懂了么?”

    “懂了。”甄妙泪流满面。

    甄太妃这才满意的停下了。

    其实说起来,甄太妃对甄妙的感情甚至还不及幼时常来陪她的伯府大姑娘甄宁深厚,但面对着这张和自己有几分相似的脸,就忍不住多说两句。

    甄妙也察觉了甄太妃对自己的不同,真心实意地感激着:“太妃的教导我会好好记住的,绝不辜负太妃的厚爱。”

    明日就要离开了,这几日太妃对她照顾有加,她也不是没心的人。

    “那就好。”太妃点点头,嘀咕道。“看着和自己面容相似的人将来长成小牛犊子那么壮,只要这么一想,我饭都吃不下了。”

    甄妙一口血憋在了喉咙里。

    太妃,保持您慈爱光辉的形象,就这么困难么?

    二人慢慢在小园子里踱步,随意闲聊着。

    绿廊下,有一架木秋千,看着有些年头了。

    甄太妃却并不嫌破旧的坐了上去,晃了几晃,开口道:“这架秋千。还是六皇子小时候亲手做的。”

    “啊?”甄妙表示意外。

    甄太妃看向远处,叹了口气:“那时候盈月也不大,他们姑侄,常玩作一处的。”

    甄妙默默听着。

    不知为何,自从知道六皇子和甄太妃如此亲近,想到甄静的事,就觉得心情复杂。

    那事,究竟是谁算计了谁,还不一定吧?

    甄妙心思浅。凭着直觉,却隐隐觉得六皇子对建安伯府有些不同。

    或许,是看太妃的面子,所以甄静的事便顺水推舟了?

    毕竟皇子屋里多个人。不是什么大事。

    “妙丫头?”甄太妃喊了一声。

    甄妙回了神。

    算了,那是甄静自己的选择,便是她曾经欠了她,该讨还的。她也讨回去了。

    甄太妃却担心起来。

    本来昨日甄妙提出回府,她留到明日,就是为了今晚能有这次和六皇子接触的机会。

    甄妙先前的落水是满京城皆知的。再加上明馨庄的事,太后看着自己的面子,不刻意为难她就是好的了,想要有好印象,却是不能了。

    皇后无子且不提,至于六皇子——

    她不求六皇子能对甄妙另眼相待,只是结个善缘,将来对建安伯府、对甄妙自己,都是有益无害的。

    想到已逝的元后所出的太子,甄太妃微不可察的摇了摇头。

    可若是甄妙对六皇子有了别的心思,那就不是结善缘,而是孽缘了。

    心细过于细腻的甄太妃深深忧虑了,装作漫不经心的问:“妙丫头觉得六皇子怎么样?”

    “六皇子?”甄妙想想甄静的糟心事,再想想初次进宫遇到六皇子的不愉快,表情非常纠结。

    “嗯,这么为难么?”

    “噢,六皇子英明神武,风姿不凡。”甄妙昧着良心道。

    “你真这么认为?”甄太妃更忧心了。

    甄妙有些汗颜,犹豫了一下道:“其实我和六皇子罕有交集,根本不熟,太妃要想知道别人对六皇子的评价,不如……找别人问问?”

    不熟?不熟好啊。

    甄太妃盈盈一笑:“走,我带你去看昙花。我最爱的便是它,只可惜平素都不敢熬夜的,总碰不到它开。今日既然吃食上破了例,也不在乎这一回了。”

    看着甄太妃抓着自己的手露出的那截皓腕,甄妙悄悄掐了自己一把。

    这种闺蜜相约一起去看电影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昙花至美,一夜无话。

    甄妙晨起收拾妥当,去向太妃辞行。

    “姑娘,太妃昨日睡得晚了,说今日要补回来,您就不必去辞行了。”

    甄妙拎着个小包袱跟着宫人去了太后那里。

    她这种特殊情况在宫里休养,是皇家的恩典,出于最起码的礼仪,太后、皇后这里都要打声招呼。

    意料之中,太后没有见她,派宫女送了对镯子当做打赏。

    皇后那里倒是见了,对她的态度竟还不错,甄妙又得了一匣子的珠花。

    于是甄妙小包袱换成了大包袱,相当顺利的回到了建安伯府。(未完待续。。)

    ps:感谢萌喵~打赏的财神罐,会加更一章表示谢意,尽量今晚写出来。感谢沈君卿打赏的香囊,了如嫣、晚照清空、哝哝公主、我喜欢莫染衣打赏的平安符。感谢投粉红的童鞋们。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