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甄妙一回府,就去了宁寿堂给老夫人请安。

    “祖母,孙女回来了。”甄妙伏在地上磕了一个头。

    这个时辰,各房已经请了安回去,老夫人正盘腿坐在罗汉床上用早饭。

    大丫鬟白芍站在下首,给老夫人布菜。

    见甄妙一进门就跪了下来,老夫人忙道:“白芍,快去把四姑娘扶起来。”

    微凉的手把她挽住:“四姑娘,快起吧。”

    甄妙顺势站了起来,目光落在白芍脸上。

    白芍脸上被碎瓷片划出的伤口不少,大多已经淡了,唯有一条从眼角斜飞到鬓边,看着依旧触目惊心。

    触及甄妙的目光,白芍移开了眼睛。

    看着那张如花似玉的脸有了瑕疵,本来活泼的少女也转了性子,甄妙回府的好心情淡了些。

    暗暗叹口气,才坐到老夫人下首。

    老夫人放下筷子,仔细打量着甄妙,一脸欣慰的点点头:“倒是胖些了。”

    甄妙立刻就想到了太妃那句“小牛犊子”,抽了抽嘴角。

    老夫人伸手拉住她的手,露出笑意:“到底是年轻,身子恢复的快,你病的那两日,现在想着还心惊肉跳。”

    “让祖母担心了。”

    老夫人拍拍她的手:“这么早回来,还没吃饭吧,赶紧吃点儿,就去给你母亲请个安,你在宫里这几日,她惦念的很。”

    “嗯。”甄妙看了看床上的小桌子,伸手向肉包子抓去。

    老夫人打了她手一下:“你身子刚好,吃这么油腻的东西哪受得了,喏,这白米粥味道还不错,鸡蛋煎的也正是火候。”

    甄妙讪讪的缩回手,可怜巴巴的吃着白粥。

    她好想吃肉!

    老夫人完全无视了甄妙那双会说话的眼睛,边咬了一口肉包子。边问:“在太妃那里,住的可还习惯?”

    甄妙连连点头:“太妃极好的,给孙女讲了许多道理。”

    “呃,那就好。”老夫人深深看了甄妙一眼。

    甄妙总觉着,老夫人那眼神格外有深意。

    祖母,您眼底深处的同情,到底是怎么回事?

    老夫人又咬了一口包子,小汤包汁水流出来,忙用帕子托住,待吃完又道:“太妃是罕有的风雅人。你也不必多学,只学的一成半成,我就放心了。”

    甄妙觉得,老夫人说“你也不必多学”这话时,格外加重了语气,不由咳嗽了起来。

    祖母,您是一定要我笑场吗?

    甄妙终于明白,太妃某方面的爱好,老夫人似乎不那么欣赏。

    不过这姑嫂二人的关系。据说还是不错的。

    建安伯老夫人和太妃,是截然不同的两种女人,一个风雅脱俗,活得寂寞妖娆。一个睿智现实,活的有滋有味,甜也好,苦也好。都找到了最适合自己的土壤。

    甄妙想了想,其实她最适合的就是生在小富之家,将来嫁个小地主。后院的女人除了婆婆,最好只有她,过着想吃鸡腿吃鸡腿,想吃包子吃包子的小日子。

    啊呸,美不死你,你说的这事谁不想啊。

    唾弃完自己,甄妙收起了一脸傻笑。

    老夫人见状小心翼翼的问:“四丫头,这几日太妃没带着你干什么吧?”

    老夫人陷入了回忆。

    那时候她刚嫁过来,小姑子美貌绝伦,性子虽有点过于讲究,对于未出阁的娇贵女儿家来说倒也不足为奇,平日也不多事,她做嫂子的还是挺喜欢的。

    直到那一次,二人不知怎么就谈到一处,小姑子说到美白肌肤的法子,她迷迷糊糊的就答应了。

    结果用蜂蜜、牛乳并几样稀奇古怪的汁液搅成糊糊涂了全身数个时辰,沐浴后第二日浑身还泛着奇怪的香甜味儿。

    然后,然后她逛了花园子!

    老夫人到死都忘不了那一天她和小姑子两个人被数十只蜜蜂追着抱头鼠窜的情形。

    小姑子是娇女也就罢了,她可是儿媳妇啊!

    过了很久,只要一想到那夺命狂奔的样子被公公婆婆看个正着,她就觉得没法活!

    老夫人的血泪史当然没法和小孙女讲,她只是担心和太妃住了几日,本来还算可心的小孙女可别留下点什么后遗症!

    “呃,太妃就是带我去赏了昙花。”甄妙想了想,太妃除了爱教育人些,似乎也就带她干了这一件稍微出格的事,为什么老夫人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啊?

    “赏昙花?”老夫人惊得不行了。

    昙花总要亥时以后才开,太妃竟然熬夜!

    “祖母,太妃是不是做了什么让您忌惮的事啊?”甄妙忍不住问。

    老夫人忙板起脸,口是心非的道:“说什么呢,我们姑嫂向来和睦,太妃又是神仙般的人儿,我忌惮什么?倒是四丫头你,以后可要和太妃学着点儿。”

    甄妙笑着连连点头:“是,孙女一定不多学,只学太妃一成半成就顶够了。”

    “你这个贫嘴的丫头啊。”老夫人笑了起来。

    “呃,对了,你二舅母带着儿女们过来了,有你一个表兄,一个表姐,一个表妹。你早点去你母亲那请完安,也要去拜见一下。”

    甄妙有些意外:“海定府远在东禹,二舅母竟然来了?呃,是为了二姐姐的婚事吧?”

    老夫人点点头,没有再说这事。

    甄妙又问起了老伯爷的情况,得知老伯爷早已清醒,只是每日总念叨着短命的阿贵。

    老夫人说这话的语气,格外咬牙切齿。

    甄妙忙转移了话题。

    祖孙二人其乐融融的聊着,等甄妙吃得差不多了,老夫人看白芍一眼:“白芍,去沏一壶花茶来。”

    等白芍出去,才道:“四丫头,你看白芍如何?”

    甄妙笑道:“祖母调教的,自然是极好的,远的不说。看紫苏就知道了,现在可是沉香苑的顶梁柱了。”

    “那祖母把白芍也一并给了你可好?”

    甄妙一愣。

    老夫人叹口气:“你看白芍那张脸,虽用了宫内御赐的雪肌膏,恐怕那疤还是消不掉了。她前两日和我表明了心意,要自梳。”

    “自梳?”甄妙心里一惊。

    白芍如今正值妙龄,若是终身不嫁,那太可惜了。

    这个年代,一个女人不嫁意味着无子,无子到老了是很凄凉的。

    像白芍这样伺候贵妇人的丫鬟,若是跟对了主子。且主人家富贵绵延,那晚年光景也还好说,怕就怕所跟非人。

    “白芍这丫头,是我们对不住她。她若是不打着自梳的主意,祖母也没想着把人给了你,自当像嫁半个孙女一样把她嫁了。可她要自梳,我却没松口。祖母这个年纪,都是半截身子入土的人了,她才十几岁。等我百年之后,谁又能容了她。祖母把她给了你,无论是等她慢慢解了心结也罢,自梳也罢。总归你们岁数相仿,也算是个好归宿了。”

    甄妙抱着老夫人胳膊蹭了蹭:“祖母,您放心,孙女会好好待白芍的。”

    “老夫人、四姑娘请喝茶。”白芍端着茶壶进来。把茶水奉上。

    甄妙冲她笑笑,喝了几口茶这才起身:“白芍姐姐,这包袱麻烦帮我放到碧纱橱里吧。”

    老夫人以为里面只是些换洗衣裳。也没多问。

    甄妙带着阿鸾和青鸽一同向和风苑走去。

    两个丫鬟因为甄妙的归来,脸上都带着喜色。

    阿鸾只是淡笑着,青鸽却眉开眼笑的道:“姑娘,等您回了宁寿堂,婢子想去沉香苑一趟,告诉姐姐们您回来了。”

    阿鸾跟着道:“姑娘,这几日,紫苏姐姐她们确实惦念极了,一日三遍派小丫鬟来问。”

    甄妙含笑点头:“便是你们不说,等我回去也要去一趟沉香苑的,那儿好歹是咱的窝。”

    两个丫鬟都笑了。

    “娘,妙儿回来了。”还没进门,甄妙就欢快的喊道。

    立在门口的丫鬟挑了帘子,甄妙快步走了进去,不由怔住。

    屋内除了满脸惊喜的温氏,还有一个穿紫红色衫子的妇人,下首坐着两个少女装扮的姑娘。

    那紫红色衫子的妇人就是甄妙的二舅母焦氏,两个少女她也是有印象的。

    鹅蛋脸的那个是三表姐温雅涵,桃心脸的那个是四表妹温雅琦,一个十七岁,一个十三岁。

    甄妙很快反应过来,盈盈施礼:“二舅母。”

    然后冲两个少女微微欠身:“三表姐,四表妹。”

    温氏已经扑了过来,一把抱住甄妙:“我的儿,你可算回来了。”说着忍不住拭泪。

    那鹅蛋脸的少女不着痕迹的打量着甄妙。

    这个表妹,和印象中似乎不一样了。

    这些年,温氏也回过几次娘家,二表妹每一次看破落户的眼神,她可忘不了。

    桃心脸的少女却是看着甄妙身上的裙衫露出了羡慕的眼神,被温雅涵狠狠瞪了一眼才垂下了头。

    “娘,二舅母——”见温氏过于激动,甄妙小声提醒了一句。

    温氏这才收敛了情绪,拿帕子拭拭眼角,转身冲焦氏歉然笑笑:“二嫂,实在不好意思。”

    焦氏忙道:“这是说的什么话,见着妙丫头,我都激动的不行了,何况你这当娘的。妙儿,快过来,让二舅母看看。”

    说着从手腕褪下一个金镯子给甄妙带上:“二舅母没什么好东西,这个带着顽吧。”

    金镯子是空心的,甄妙看一眼焦氏鬓角的银丝,暗暗叹了口气。

    外祖母家,日子似乎越发不好过了。(未完待续。。)

    ps:推荐雨夕颜大大的《嫡姐》,简介:永宁侯府的六小姐肤白貌美身材正,是白富美中的战斗机。可她却是庶女奋斗史里,体弱多病早死短命,被庶妹取而代之的炮灰嫡姐。炮灰虽易,逆袭很难,且行且登位!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