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锦言,你快说‘姑娘您回来啦!’”小蝉急得跳脚。

    她好不容易不用看炉火了,改为照顾锦言,结果锦言成了个地痞!

    那她以后恐怕连看炉火的差事都轮不到了。

    锦言看也不看小蝉,亲昵的啄啄甄妙头发:“美人儿,我可想你啦!”

    甄妙被啄散的头发随风飘啊飘,真有种风中凌乱的感觉。

    小蝉都快哭了:“姑娘,真的不是婢子教的啊!”

    甄妙看着一排貌美如花的丫鬟,抽了抽嘴角:“无妨,锦言就爱说实话,进屋吧。”

    众丫鬟……

    坐在玫瑰椅上,百灵捧了香茗来。

    甄妙吩咐道:“青鸽,去一趟宁寿堂,和白芍说一下,把我从宫中带回的包袱拿过来,并请她一道过来。”

    “是。”青鸽领命出去了。

    甄妙又看了看四周。

    桌椅床柜俱是一尘不染,看来她不在的这些日子,丫鬟们并没有懈怠。

    满意的点点头,吩咐百灵:“遣几个人,去请二姑娘、五姑娘、六姑娘还有两个表姑娘过来。”

    甄妍和甄妙都是三房的姑娘,两人的院落离的也近,不多时就先到了。

    一进屋,就过来挽了甄妙的手,上上下下打量着她。

    “好姐姐,你放心,我没少块肉。”甄妙笑道。

    “那就好。”甄妍坐了下来。

    “倒是二姐,看着清减不少。”

    姐妹二人说着话,其他人陆续到了。

    甄妙忙招呼众人坐下,把青鸽带回来的包袱解开,打开里面的匣子:“临出宫时,皇后娘娘赏了些珠花绢花,姐妹们一人挑几支。”

    温雅琦眼睛都移不开了,盯着满匣子的珠翠发呆。

    “四姐进一趟宫。倒是收获不小,那妹妹就不客气了。”甄玉率先站起来,过去挑选。

    甄妙还在宫里时,赵皇后就给了不少赏赐,直接送到了伯府里,现在这匣子珠花,就是赏给小姑娘们戴着顽的了。

    说不上贵重,却胜在精致新巧。

    甄玉挑了一串紫丁香的绢花,看着跟真的似的,又挑了一朵珍珠攒的珠花。

    甄妙拣出一朵酒杯大小的栀子花。簪到甄玉发间:“这个挺适合你。”

    甄玉别扭的皱了皱眉,又忍不住问甄冰:“是么?”

    “嗯。”甄冰点点头,神色却有些不济。

    “五妹怎么了,没睡好吗?”甄妙有些纳闷。

    甄玉恨铁不成钢的瞪了甄冰一眼,道:“五姐没事。”

    甄妙便不好再多问,招呼温雅涵姐妹来挑珠花。

    温雅琦立时站了起来,温雅涵扫她一眼,随后对甄妙道:“多谢二表妹了,我和妹妹那还有。尽够戴了,这些表妹自己留着吧。”

    甄玉看不惯的撇了撇嘴。

    温雅涵仿若未见,脸上挂着客套的浅笑。

    甄妙笑了:“三表姐这话就不对了,我刚刚还收了表姐的香囊呢。姐妹间互赠些小玩意儿,不是常事吗?你要是执意不肯要,回头祖母母亲知道了,才会骂我不懂事呢。”

    甄妙这么一说。温雅涵才勉强挑了两朵不起眼的,温雅琦却选了里面最大一朵珠花,被甄玉悄悄瞪了好几眼。

    挑完珠花。又闲聊了一会儿,几人都起身告辞。

    “三表姐,等会儿我让丫鬟们把你和四表妹住的地方收拾出来,今晚你们就搬过来吧。”

    “多谢二表妹了。”察觉到甄冰甄玉姐妹的诧异目光,温雅涵面上有些尴尬,匆匆拉着温雅琦告辞了。

    甄玉撇了撇嘴:“真是小家子气。”

    甄妍沉下脸:“六妹,你说话这样刻薄,又是哪里学来的规矩!”

    甄玉还待再说,甄冰拉住她:“二姐,四姐,我们也该回了。”

    二人出了沉香苑,甄玉甩开甄冰的手:“五姐,你就会做好人。既然如此,放下也就是了,又何必整日茶饭不思?”

    甄冰脸刷的涨红了:“六妹,我,我没有——”

    “唉!”甄玉跺跺脚,跑了。

    沉香苑里,甄妍甄妙还在闲聊。

    “二姐,我怎么觉得五妹和六妹都有些奇怪,我不在的这几日,家里又发生什么事了吗?”

    “并没啊。”甄妍想了想,随后道,“我听母亲说了,表姐她们要在府里长住的,有些和我们行事不大一样的地方,你也别和她们计较。”

    说着叹口气。

    甄妙点头:“二姐放心,我知道的。表姐是个好的,只是自尊心强了些,这也没什么,外祖家那个境况,有自尊总比没有的好。”

    等甄妍走了,甄妙又选了几支珠花,命小丫鬟给大嫂虞氏送去,然后招呼丫鬟们都进来,指着匣子道:“你们这些日子都辛苦了,紫苏和白芍一人挑一支珠花一朵绢花,二等的挑一支珠花,三等的挑一朵绢花吧。”

    话音未落,丫鬟们的欢呼声就传来,可还没等凑上去挑选,就见锦言飞落到匣子上,引起一片尖叫声。

    “锦言!”小蝉要去抱它。

    锦言躲过去,口中衔着朵绢花就飞了起来,落到甄妙面前:“美人儿,给你的!”

    看着手心那朵水灵灵的桃花,甄妙大笑:“少侠,那就多谢啦。”

    锦言腾地飞起来,落到窗檐下的栖木上老实了。

    小蝉期期艾艾的道:“姑娘,锦言,锦言是母的……”

    满屋子的丫鬟大笑起来。

    甄妙厚着脸皮道:“我给锦言起个小名不成啊,怎么,再有意见珠花你们也不用挑了,都散了吧。”

    这下谁也不敢再笑,赶紧挑珠花去了。

    只是以后,可怜的小八哥,再也没有丫鬟们叫它锦言,都改叫少侠了。

    “紫苏,今晚表姑娘她们就要住过来。你把住处安排好,以后也好生伺候着,别怠慢了。”

    紫苏应了一声是,取了名册来:“姑娘,您在宫里的时候,皇上和皇后娘娘赏了不少东西,有些是点名给您的,您看看。”

    甄妙扫一眼名册,有些目眩。

    她这是一夜暴富的节奏啊!

    “把紫灵芝取两朵出来,我给老伯爷老夫人带过去。”

    “是。”紫苏应着。心里暗赞。

    御赐的紫灵芝统共四朵,姑娘就不眨眼的拿出两朵孝敬长辈,这份大气和孝心,是难得的。

    “咦,这冰绡碧罗怎么还是一整匹,不是说要给二姑娘做一套衣裙吗?”

    “老夫人本来是跟二姑娘提了。只是二姑娘说她嫁的是文官家,穿这冰绡碧罗过于打眼,还要平白惹人闲话,不如给姑娘留着。将来到了镇国公府穿。”

    想着一心为她着想的甄妍,甄妙心里暖暖的,吩咐紫苏道:“把冰绡碧罗裁些下来,我准备做些小玩意儿。”

    等紫苏把裁下来的冰绡碧罗包好。甄妙这才带着白芍并阿鸾、青鸽二人,一起回宁寿堂了。

    直到离开,锦言都没再搭理她,只是甩了个白眼过来。

    甄妙大笑着走了。

    没事调戏一下爱耍流氓的小八哥。真是不错啊。

    回了宁寿堂,甄妙又去了老伯爷那,伺候他用了晚膳才回去歇着。

    接下来几日。甄妙就整日窝在屋里做活儿。

    冰绡碧罗夏日穿着清凉无汗,甄妙打算做一个抹额给老夫人,三套里衣,一套给温氏,一套给甄妍,一套自己穿,再做几块帕子给伯娘和姐妹们。

    因为冰绡碧罗珍贵的特性,并不需要绣些花啊朵儿的在上面,只要裁剪出来,再细密的锁了边就是了,所以一个人做这些,倒也挺快。

    都忙完那一日,也到了给甄妍添妆的日子。

    这一日,甄妙见着了嫁入昭云长公主府的大姑娘甄宁。

    甄宁相貌集合了大老爷和蒋氏的优点,额头饱满,肤色白皙,看着就端庄贵气。

    来的不少贵妇们,若有若无的围着她转。

    甄宁一出手,就是一对翡翠镯子,翠色水润欲滴,看着就价值不菲,引来女眷们的赞叹声。

    甄妙随着几个姐妹放了一朵珠花。

    甄宁不着痕迹的看甄妙一眼,微微摇头。

    嫡亲的姐妹,只送一朵珠花,虽然看着精致难免有些薄了。

    她可是听闻,这次皇家因为蒋贵妃的事,赏了不少好东西。

    想想这位堂妹自小到大的行事做派,甄宁挑了挑眉,不再理会。

    却有懂眼色,历来不喜甄妙为人的妇人道:“哟,我可是听闻,甄四姑娘得了不少御赐的宝贝呢,今儿怎么不拿出来让我们开开眼界儿?呀,这珠花也是宫里的吧?”

    甄妙莫名其妙的抬头看过去,心道这是谁呀,跑到主人家说三道四,典型没事找抽啊。

    这妇人却是甄家旁支的一位婶子,惯会看人下菜碟的。

    因不是什么上得了台面的人物,原主也没放在心上过,现今的甄妙自然是没什么印象了。

    本来一直含笑道谢的二姑娘甄妍看了过来,淡淡道:“九婶好眼光,这珠花是皇后娘娘赏的。”

    听说珠花是皇后娘娘赏的,本来心存轻视的一些人也收了心思。

    甄妍却还嫌不够,手腕一抬状似无意的划过插在发间的红宝石蝴蝶钗上:“我这妹子太实在,本来已经提前送了一套宝华楼的红宝石头面,怕现在送了,让有的长辈为难。”

    一番话说的那妇人脸色青白,讪讪的躲到后面坐着去了。

    甄宁却是挑了挑眉。

    二妹和四妹的关系,似乎大不一样了啊。

    这时两个丫头扶着老夫人进来了,戴的绿色抹额登时吸引了人们的目光。(未完待续。。)

    ps:感谢童鞋们的大力支持,继续求粉红,今天还会有一更。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