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老夫人今儿戴的这抹额,看着真精神,颜色绿的说不出来的好看。”那位九婶又窜了出来。

    甄宁本来不以为意,迎上去喊了祖母,然后一惊:“祖母,这抹额,是冰绡碧罗做成的吧!”

    这话一出,惊叹声此起彼伏的响了起来。

    有些见识的贵妇也认了出来,低呼道:“可不是,我说怎么看着眼熟,那年贵妃游菱角湖,穿的可不就是这料子做的衣裙!啧啧,这绿色,真是无法形容,见过的人很难忘得了。”

    一些没见过却听说过冰绡碧罗大名的妇人低低议论着。

    “我听说这冰绡碧罗万金难求,伯府居然有这种奇珍?”

    许多人心中对建安伯府有了新的认识,一些本来是冲着大姑娘甄宁来的,暗道来对了。

    老夫人自今早戴了这抹额,额头一片清凉,还凉而不寒,格外清爽,再看众人艳羡神情,不由对甄妙更加满意,拍拍甄宁的手道:“还不是沾了你四妹的光。”

    “四妹?”

    “可不是,冰绡碧罗是皇上赏给你四妹的,她才从宫里回来,就紧赶慢赶出这条抹额来。”

    “四姑娘真是孝顺。”

    “恭喜老夫人了,四姑娘得了天家的青眼,日后可有大造化呢。”

    赞叹声一片。

    众人心里对甄妙的认识,都有了微妙的变化。

    本来接二连三发生的那些事,给甄妙的名声还是带来不小的影响,许多人都认为无论是在伯府,还是将来嫁入镇国公府,甄妙都是会受冷落的,可看如今这情形,老夫人这哪里是冷落,完全是当最疼爱的孙女了。

    大姑娘甄宁想得更深了些。

    为了安抚被蒋贵妃强行召进宫的事。皇上给了赏赐很正常,可居然赏给甄妙冰绡碧罗,那就绝对不止是安抚了。

    冰绡碧罗的贵重,她身为长公主府的长媳,比在场这些妇人可要清楚的多。

    这位四妹,定是有什么地方入了皇上的眼了。

    大姑娘甄宁不知道甄妙在明馨园刺杀那件事上的功劳,就这么默默的误会了。

    添完妆,众人闲聊了起来。

    有人指着温雅涵姐妹问:“老夫人,这两个花骨朵似的姑娘是哪家的啊,怎么没见过?”

    “是我三媳妇娘家的两个侄女。”老夫人心情极好。笑眯眯的道。

    “哦。”

    想起刚才添妆时,那位说是二姑娘舅母的妇人添的物件,说话的妇人语气淡了下来。

    早有眼睛尖的看清温雅涵姐妹的穿戴,视线根本就没往这边落过。

    却也有一个妇人见温雅涵十七八岁模样还是姑娘家打扮,暗暗有了想法。

    她娘家侄子自幼体弱,当地门当户对有女儿的人家都不愿意嫁的。

    这姑娘年纪大了,看着又是端庄好生养的,看样子家里虽不富裕,但毕竟是温氏的娘家。又跟伯府沾着亲的,说起来也不亏……

    不提这妇人心中的算计,又有人提起甄静来:“怎么不见府里三姑娘?”

    甄妙几个都看向老夫人。

    老夫人收了笑意,带了愁容:“唉。我那三孙女,一个月前本来染了风寒还未好利落,又强撑着去了女儿会,回来当天就起不来床了。如今日日养着也不见好。想起她来,我这心啊,就难受的不行。接着我家四丫头又病了。去鬼门关走了一圈,要是她也有个好歹,我也没法活了。”

    “老夫人,四姑娘福气大,这不是好好的,三姑娘吉人自有天相,也会好起来的。”妇人们劝道。

    甄静染了重病的事,就借着给甄妍添妆这日传了出去。

    不几日这个圈子的人都晓得建安伯府的三姑娘病得不大好了。

    很快就到了甄妍出阁的日子。

    出嫁酒设在中午,邀请的都是女方的亲朋好友。

    这一日讲究热闹喜庆,酒宴就设在大堂里,男女宾客只以一排屏风相隔。

    甄妙上身穿了对襟鹅黄衫子,下身则是桃红色的挑线裙,鬓间插了八哥锦言那日衔给她的桃花绢花,显得喜庆又俏丽。

    只是面对满桌的佳肴,难得的没了食欲,心里有些惦记甄妍。

    也不知二姐这个时候……紧不紧张。

    坐在她一旁的甄玉忽然神神秘秘的道:“四姐,五姐,韩进士今日也来了呢。”

    韩进士便是与甄静定亲之人。

    甄静的事,伯府几位姑娘都是心知肚明的,这门亲,成不了。

    是以对就隔着一排屏风的韩进士,姐妹几人很有几分同情和好奇。

    “不如,我们悄悄去看一眼?”甄玉提议。

    “这不好吧,被别人看到也不像话。”甄冰摇头。

    甄妙其实也很想看看,但甄冰说的,也是她担心的。

    “这有什么,今日本就是大喜的日子,谁会太计较这些。我带你们从那边绕过去,那的隔间里有窗,正对着大堂呢,不会有人发觉的。”

    姐妹三人起了身。

    离得稍远些的温雅琦不明所以,想要跟着一起站起来,被温雅涵拉住。

    到了隔间,果然有窗,不是那种向着外面可以支起来的,而是为了屋子透亮,糊的一层纱窗。

    甄玉很是老道的捅了一个小孔,示意二人过来看。

    甄冰老老实实的等着甄玉先看,甄妙见状,干脆也捅了个洞出来。

    甄冰这才开了窍,跟着照做。

    姐妹三人一人对着个小洞看得不亦乐乎。

    “四姐,罗世子也来了呢,还和韩进士挨着坐。”甄玉笑嘻嘻的道。

    甄妙目光不由就落在罗天珵身上。

    几日不见,这人似乎晒得更黑了。

    罗天珵似有所感的往这个方向看来,吓得甄妙忙躲到一旁,心里乱跳许久才平复,这才敢继续趴在小孔那里看。

    这边的罗天珵,嘴角不由抽了抽。

    对面隔间那纱窗上,明晃晃的三个人头影子是怎么回事儿?

    为什么他又联想到那个爱惹事的女人了呢?

    难道——她躲在那里看男人!

    罗天珵越想脸色越黑了。

    “罗世子。久仰大名,在下敬你一杯。”蒋宸不知何时走到这一桌,手中端着白瓷杯,脸上挂着一抹浅笑,“先干为敬。”

    罗天珵跟着仰头喝干杯中的酒,问:“不知兄台是?”

    “在下蒋宸,是大夫人的侄儿。”

    “可是南淮蒋家?”罗天珵问。

    “正是。”蒋宸说着,端着空酒杯无意的转头,正好是隔间的方向,被罗天珵猛然拉了一把。

    “呃。罗世子?”蒋宸有些意外。

    罗天珵笑的嘴角有些僵硬:“蒋兄,来坐,我们再喝一杯。”

    身子有意无意的挡住了隔间那个方向。

    蒋宸却抽出了手:“世子,在下不胜酒量——”

    这也没位置好吗?

    蒋宸心中苦笑。

    这一桌,安排的都是建安伯府的姻亲男客,哪有他的位置。

    再者说,他是实在奈不住心中好奇,想要和镇国公世子说上一句半句的话,可也没有促膝长谈的打算啊。

    只要一想到眼前的男子是表妹的良人。蒋宸心中就隐隐抽痛,却是没勇气再待下去了。

    冲罗天珵拱拱手,转身欲走,却又被他一把拉住:“蒋兄。在下觉得和你很是投缘,我们再喝两杯可好?”

    说着目光一扫身边的人,那人极有眼色的站了起来,冲二人笑笑:“二位慢慢喝。我正巧要去那边敬酒。”

    罗天珵不由分说拽着蒋宸坐了下来,暗暗咬牙。

    那个蠢女人,以为躲在隔间没人看到吗!

    隔间里甄妙却惊的瞪大了眼睛。

    她一直在纳闷。为什么罗天珵对她态度总是那么复杂,一会儿想要她的命,一会儿又救她。

    现在终于想通了!

    原来,原来他好这一口!

    想来先前被原主赖上,不好女色的他定是恼羞成怒,到了想杀人的地步。

    是了,后来定是想通了,总要有个妻子掩饰一下。

    原主本就算计他在先,他拿自己当掩护,也就没有心理负担了,这才有了救人之举。

    这个混蛋!

    甄妙咬咬牙。

    你看上谁不成,也别祸害表哥呀!

    姑娘,你担心的重点有点不对吧?

    甄玉也觉得不可思议,喃喃道:“怎么蒋表哥还去找罗世子敬酒,他们看起来很亲近啊——”

    这完全没道理啊,蒋表哥不是喜欢四姐吗,情敌相见,怎么还亲亲热热的坐一起喝酒了?

    小姑娘深深觉得男人的世界太复杂了。

    甄妙同情的看了蒋宸一眼,这才把视线落在韩志远身上。

    韩志远二十出头的年纪,穿着文士青衫,显得斯文儒雅,眉宇间又比寻常文人多了一抹坚毅。

    哪怕罗天珵一直拉着坐在另一边的蒋宸喝酒,也没有被冷落的不满,嘴角一直挂着笑意。

    甄妙惋惜的摇摇头。

    大伯父的眼光,还是不错的。

    这样的人才甄静不要,上赶着去给六皇子当小妾,脑子真是被屎糊了啊!

    罗天珵和蒋宸说着话,脸却黑了。

    前一世他是从死人堆里爬过的,大大小小的战争经历了不少,一旦注意到了,对这种暗中的窥视远比常人敏锐。

    那个蠢女人,躲在那里看他也就罢了,她居然还敢看别人!

    还敢一直看!

    趁罗天珵咬牙切齿的工夫,蒋宸终于脱身走了。

    而隔间那边的三个人影不一会儿也消失了。

    罗天珵从怀中抽出一方帕子,用筷子蘸上桌上那道番茄鱼的汤汁,草草画了几笔,命小厮给甄妙送了去。(未完待续。。)

    ps:感谢书友140121184934099、tangxiao818、沈君卿打赏的平安符,感谢投粉红的童鞋们,继续求粉红。

    明天我家胖儿子生日,可能只有一更了,不过下周还会努力加更的,为了新书期这一个月的粉红榜,请大家多多支持。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